在面對面講真相中錘煉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三日】我今年六十七歲了,退休後每天上午搞好衛生、準備好一天的蔬菜水果,全天伺候老伴吃好喝好,凡事忍讓不爭吵,在日常生活中努力修心,每個週末包很多餃子送去給他孤身不太會做飯的老哥哥。每天下午擠時間出去學法或講真相救人。

修大法,身體受益、疾病消

一九九五年末,有兩位鄰居分別到我家來,向我們夫妻介紹法輪功。我一向對修煉感興趣,想知道那些修煉的人為甚麼能放下世間的一切苦苦修行?比如身為王子的釋迦牟尼;另外,還有許多醫院都治不了的病修煉都好了。於是,九六年的正月十五忙過年後,我們走入修煉。我人生有了目標,有了動力,天天煉功學法,在不知不覺的修煉中,以前的頭疼、腰疼、腳後跟疼都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丈夫是個中士,三天打魚兩天曬網。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後,丈夫害怕邪黨甚麼都幹的出來,每天找茬訓斥我,使我那一階段非常痛苦,雖然也悄悄做點講真相的事,但遠遠不夠精進。

師父《向世間轉輪》[1]發表後,我就認識到面對面講真相救度中國人是我們國內學員必須做的。於是就關注明慧網上講真相的交流文章,看《九評》、大紀元聲明怎麼寫的,看到適合自己用的語句、用詞都抄下來,改成適合自己的一套話語,並背熟。

我在常人中不太會說話,頂多會說幾句熱情話,後邊就卡殼了。我就利用這前幾句和常人大聲熱情的打招呼,先熱熱身,去掉各種怕心,然後就把背下來的後幾句話用來講真相。有的時候看到路人真不好開口,我就推著車子追幾步,提提自己的勇氣,就能講了。

給政法委的年輕人講真相

一次,我例行去同修家,看到二環邊上一個年輕人在走路,我騎車趕上他說:「哎呀小伙子,你走的太快了,我好不容易才追上你,阿姨跟你說句話,你看咱們小的時候都戴過紅領巾,有的還入過團。」小伙說:「你想說甚麼直說。」

我接著說:「你看,入過黨團隊的人都屬於共產黨的人,但中共從奪權以後,殺地主、整資本家、批老師,鬥父母,不僅整別人,連它內部的人都整,國家主席都能整死,對反腐敗的學生還用機關槍掃射,現在又迫害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殘忍的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賣錢,現在外國人都跑中國來換器官了,所以,神要清算共產黨的罪行。大災難來時,咱可不能替它背黑鍋,跟著它陪葬。神看人心,用小名、化名退出來就行。」

小伙說:「我是黨員,是政法委的。你剛才說的我甚麼也沒聽見。」說著加快了腳步。我愣了一下,眼看他走入人流,鼓足勇氣騎車又追上他。

「孩子,你聽阿姨的話退了吧。將來當你發現自己得救的時候,是無法用語言來感謝大法師父的。阿姨就用某某名給你退了吧。」他終於說「行」。一個生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還有一次,我用同樣的方式給一個年輕人講,當講到六四時,他很激動,比我話還多,他說他一個朋友就在六四現場,後來就永遠消失了。聽了半天,我也插不上嘴。後來我就說:「小伙子啊,剛才阿姨有重要的事才找你說話,讓阿姨先把話說完好嗎?」年輕人很快做了三退。他還在說:「我們六四期間的學生,不能提幹到處級以上,共產黨就這麼壞……」

監獄警察:「我給你買根冰糕,你給我詳細說說」

還有一次路過某監獄宿舍,給一個剛退下來的監獄警察講真相,他非常渴望真相,說:「天太熱,我給你買根冰糕,你給我詳細說說。」我倆一塊去小賣部買了兩根冰糕,然後找了個涼快的地方給他講。

當時只恨自己肚裏的真相知識太少,能夠給對方倒出來的十分可憐,好在有真相冊給他,能彌補一些講真相的不足。

一次看到樹蔭下一個小伙子在那站著,我熱情的走過去打招呼:「哎,小伙子,在這乘涼呢,阿姨跟你說點事。」然後開始講真相勸三退。小伙子說:「我是610的。我姥姥也煉過法輪功。」我說:「是啊?這個工作可不好,你可別幹了,換個工作吧。既然你姥姥煉過,你應該也知道點法輪功只是叫人做好人。」他說:「我不幹這個,我幹啥?」我內心不穩,急於勸三退。他不退,我說省部級還有退的呢!用化名就行。他說:「這個我們會查,有的是手段。」他又說:「我說我是610的,你怎麼一點反應也沒有啊。」我說:「我知道你是個好人啊!」後來他說有事就走了。

回到學法小組交流,同修說:「你可以讓他還在那個工作位置上保護大法弟子。」我自己也感覺有些遺憾,表面上鎮定,內心裏十分謹慎,光考慮自己的安全了。

找差距 換思路講真相

我用上面這套內容講了很久,但發現有些人不敢聽完,現在人道德水準很低,沒勇氣正視大邪大惡。後來我就換了一套思路,熱情打招呼之後,我就說:「現在天災人禍多,地震啊,泥石流啊,恐怖襲擊啊等等,可是不管多大的災難,總是有幸運逃生的人。比如說大家在一個地方等著,到出事的時候,就有點甚麼事把這個人叫走了,從而倖免於難。神佛的法力無邊,可以以任何方式救這個人。所以,咱們都願意做個被神佛保祐的人吧。」多數都表示讚許,我接著說:「可是咱們小時候都戴過紅領巾,有的還入過黨、團,就是無神論的人,那你都不信神了,神佛怎麼保祐你啊?夠嗆吧!所以咱們得退出無神論的黨團隊,把為它效忠的毒誓取消。生命就歸神佛管了……」然後再深入講中共的邪惡和法輪大法好。這樣基本上都能聽完,勸退率就高了些。而且,對其它宗教信仰的人都起作用,大都願意退。

勸退之後,我再講法輪功基本真相:「人人都知道法輪大法,但法輪大法是甚麼,有人清楚、有人糊塗。某某啊,大姐跟你說啊,法輪大法是佛法啊!聖者(原文用的是大佛)來度人來了啊。所以,咱們平時相信法輪大法好就會有福報。平時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化解災難。誹謗佛法遭惡報,電視演的那個天安門自焚是假的,那個製片人陳虻,誹謗佛法,四十多歲就遭惡報患癌症死了。還有那個播音員羅京,用嘴一遍遍給法輪功造謠,淋巴癌,滿嘴、舌頭潰爛,喝口水都痛苦的不行,也死了。多可惜呀!這些人多傻啊,沒有自己的頭腦,共產黨讓他幹啥就幹啥,丟了自己的小命。」

面對面講真相,我用了很多心思。有時師父的法打入腦內,師父講過,「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2],於是,講真相中我就特別注意語氣和善心。有時沒詞,師父就給我智慧,腦子裏就出來一句:「一個大廈要倒了,裏面的人怎麼辦?」有時就用這句,效果也很好。有時勸退不成功,我會說:「我修的不好,講不到你心裏去,下回如果再有別人與你講這事,千萬要聽啊!」

講真相中也發現了很多不足的地方。一段時間我覺的很多人聽過真相了,就不想再耽誤時間多講了,這個急躁心、急於求成的心造成了不好的後果。急功近利的黨文化,不但沒把人救了,還給今後別人講真相造成了障礙,也給自己造成了不安全隱患。

講完後補充給真相資料。我的做法是:講完真相再給對方真相資料護身符之類的,並說我講的不全面,這冊子上說的多些,也不夠全面。以後你再得到法輪功更多真相時,請珍惜,對自己的永遠有好處。有時,我也會說:這本書看完了請再給別人看,給自己積德,給子孫造福。有兩個我講過真相的,再見我時對我說:你給的書我看完了,也給鄰居看了。我聽了真高興,眾生真是覺醒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向世間轉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