濟鋼命運由盛轉衰 迫害好人葬送未來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九日】山東濟南,是以七十二名泉著稱於世的「泉城」,有上千年孔孟文化的蘊教,齊煙鵲華,古風悠悠。在泉城東部,有一家建於大煉鋼鐵時代的特大型國企──濟南鋼鐵集團(簡稱濟鋼)。

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改革開放以來,領導、員工齊心協力幹事創業,以廠為家,兢兢業業、不計名利地為廠子發展貢獻著力量。

濟鋼,這個曾以年產千萬噸鋼、利稅數百億元的傲人業績居全國同行業第六名的「省企四強」,卻自二零零八年開始走下坡路,在二零一七年因連年虧損加上環境污染問題,該廠不得不關門停業,部份生產線轉到日照運營。

曾經的創效納稅大戶,命運何以發生逆轉?

除去市場、環境等表象因素的掩蓋,根本原因就是濟鋼的領導多年來一意孤行地執行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迫害政策,棄法律公理於不顧,肆意殘害修心向善的職工,所作所為無不傷天害理、損德折運。

而且濟鋼把迫害當作比經營更重要的事來抓,致使這個相對封閉的小社會黑白顛倒、惡浪滾滾,從上到下不務正業、離心離德。所以,企業走到窮途末路是必然的結局。

法輪功修煉者對濟鋼的發展起到了積極作用

一九九二年法輪大法洪傳於世,如春風吹遍了泉城的每一個角落,無數淳樸善良的民眾爭相走入法輪大法的修煉中來。幾乎濟鋼的每個分廠、車間都有大法修煉者。修煉大法後提高思想境界,勤勤懇懇、無私奉獻的好人好事層出不窮。他們有連續多日加班作業的,有看守倉庫材料不貪不昧的,有返還曾拿廠裏的公物的……數百位法輪大法學員幾乎每人都有修煉後愛廠敬業的事例,為濟鋼的發展發揮了積極作用。

但一九九九年中共頭目江澤民以「法輪功發展太快、同黨爭奪群眾」為藉口,違反憲法、人權與國際公約,綁架黨政軍企各部門,發動了滅絕法輪功信仰群體的全國範圍的大迫害。

濟鋼雖然正紅紅火火創建千萬噸大型鋼廠,但同樣受中共脅迫,不分青紅皂白積極加入了對職工家屬的迫害中。

迫害一開始,濟鋼以工會、團委、公安處與各二級單位的書記、工會主席成立了濟鋼610,專門對濟鋼的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洗腦、施壓、轉化(放棄信仰)。

濟鋼三級管理層(公司、二級廠、車間)的黨委、工會、團委、黨團工各支部均把轉化職工信仰工作當作「首要任務」,不惜人力(佔全廠二萬人的百分之十)、物力,積極投入到迫害中來。

據粗略統計,遭受不同程度迫害的濟鋼職工、家屬達四百多人。這場迫害涉及的面、危及群眾之烈,由此可見一斑。

濟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

以下列舉的是部份迫害手段:

──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圍追堵截;強制要求定期談話、掌握動向;指定多人對其看管、跟蹤。

──持續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施壓。不轉化就長期不准正常上班,甚至關洗腦班、勞教所、非法判刑。濟鋼汽運公司一名三十多歲的女學員,單位對她多次進行利誘恐嚇,甚至在公共會議場合污衊逼迫,致使其精神失常,至今十六年之久未癒。

──安排多人夜間巡查,阻撓法輪功學員張貼傳單、標語,每人每晚一百元(僅此一項濟鋼一年就需支付幾十多萬元)。

──組織人力配合回收銷毀真相材料,一張傳單三元、小冊子五元、光盤或書籍十元。有的單位出錢二萬元脅迫家人誘惑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不達目的就以精神病為由送到精神病院長達四、五個月。

──不斷召開誣陷法輪功的各種會議,多次舉辦洗腦班轉化法輪功學員,同時安排專人陪讀監視。如二零零零年十月濟鋼配合當地公安局對去北京上訪的七十多名法輪功學員,以誘騙、強迫等手段送到洗腦轉化班強制轉化,每天一百元;在職法輪功學員都被無理處罰(開除廠籍、留廠察看一年、拿二百四十元生活費且必須堅持工作),一年後不寫認識的法輪功學員還延期撤銷處分。

──強制增加工作量,肆意更換工作崗位。原料處楊自國與老伴劉英都修煉法輪功,迫害前是原料處的一名科長。濟鋼就撤銷其科長職務和管理崗位,調到球團廠從事一個普通辦事員工作。後來老楊被勞教,也沒有轉化,濟鋼就將其安排到球團廠生產線一個又熱又髒又累的崗位。劉英原來在濟鋼汽運公司科室工作,因不放棄信仰被迫從事打掃衛生的工作。

──強制簽署轉化書。濟鋼鮑山分局何玉東和610頭目劉紅給濟鋼各個單位施加壓力,讓在濟鋼各單位的修煉法輪大法的職工簽署轉化書。濟鋼總醫院黨委書記李茜,頻繁騷擾法輪功學員(包括已經退休的),派四、五人到法輪功學員家裏去,藉口關心職工,實是逼迫簽署所謂「轉化書」。

──二零零五年初,原濟鋼總經理李長順暗中布置繼續對法輪功進行迫害,煽動群眾對法輪功的仇視,要求發現法輪功光盤、傳單等資料上交家委,各單位對法輪功學員嚴密監控。要求職工家屬、學生回家看濟鋼電視台每天晚上播放的誣蔑法輪功的電視片,學生還要寫作文批判法輪功,並選送到區裏參加「比賽」。

──二零零七年,李長順聯合王舍人鎮的邪惡勢力發放通知,叫囂「不使社會面上出現一張真相資料;不讓一張真相資料帶到二零零八年」;並用金錢利誘人作惡。李長順揚言,不讓濟鋼留下一個法輪功弟子。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總公司副書記譚慶華召開各單位邪黨書記會議,對國內外法輪功學員長期以來堅持不懈打真相電話、發真相資料的正義之舉大為惱火,叫囂嚴加排查監控。濟鋼宿舍區居委會派專人到宿舍樓的每個單元、門洞不停的巡邏,甚至連自行車筐都不放過,一一用鏟子在裏面翻攪。對上交真相資料的按大小給錢,甚至鼓動檢舉修煉者。

──二零一二年四月至六月三十日期間,鮑山分局(原濟鋼公安處改制)夥同濟鋼集團公司黨委繼續助紂為虐,迫害法輪功,欺騙民眾,在所在轄區(濟鋼集團)內,大搞「家庭承諾」活動,要求百分之九十的家庭簽字。

典型迫害案例:

修法輪大法恢復健康,崔建英被迫害去世

退休職工崔建英,曾是拄雙拐行走的殘疾人,煉功後很快扔掉了雙拐正常行走。一九九九年六月《齊魯晚報》曾登門採訪,但不顧事實,炮製謊言污衊法輪大法,包括她在內的數百名學員進報社澄清事實,最終報社登報承認報導失實並致歉。

單位為了迫使她放棄修煉,安排了八、九個人每天二十四小時輪流盯在家裏,晚上在她家裏打地鋪睡,白天吃飯、洗澡也在他家裏,歷時近一個月。

家人實在忍無可忍,再三向單位主管人申明其行徑違法侵權,單位才不得不撤人,改為樓外監視。崔建英已在迫害中離世。

精神正常的張春傑被強制送精神病院

張春傑,今年六十七歲,退休女職工。一九九九年濟鋼家委、派出所聯合原單位領導六個人多次進家裏脅她放棄修煉,丈夫很煩惱又無可奈何。

為了迫使張放棄信仰和不被勞教,家屬無奈同意這夥人的安排:送進精神病院,給她不斷打睡眠針、吃一種出現幻覺的藥片。

半年後接回家中,張仍然時不時地出現幻覺。回家後濟鋼原單位也安排多人輪番開車蹲在她家門口監視控制,持續了三年以上。

父母住院遭強制看管,長期被跟蹤監控

張偉女士因堅持真善忍信仰曾被非法勞教三年,並數次被濟鋼惡警綁架。

一九九九年張偉去北京上訪被單位派車強制劫回,非法關押在廠部會議室內一個多月,安排人員三班倒看管,大冬天也不給送暖氣。期間廠裏去北京用車的費用包括路費、飯錢、煙錢、還有名目奇怪的票據共三千多元都強制從張偉工資中扣除。

隨後廠裏要求她天天上班,連續三個多月,過年也不讓回家。父母過生日,也是廠裏用車用人看管著去(押去押回)。

有一次父母住院無人照顧,張偉請假去醫院,中午十二點多剛到醫院,車間領導高建華就跟到醫院,接著高建華就接到書記趙新華的電話,讓他問張偉還煉不煉;一說「煉!」那電話裏就傳出一句「把她弄進去。」這樣在父母最需要張偉的時候,她又被強制看管。

二零零零年前後有半年多的時間(包括敏感日),她家樓下都有人盯點,不時地到家裏看看人是否在家。

濟鋼領導一直派人監控她,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張偉外出時,被惡黨指使監控她的人舉報,後被濟鋼鮑山分局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劉長山看守所時遭到惡警惡人的暴打。

脅迫李孝民的父母給兒子下跪

李孝民,原濟鋼球團廠檢修車間一名電焊工,現年四十六歲,因一直堅持修煉被多次拘留、勞教,至今仍流離失所。

一九九九年迫害發生時,該廠工會主席萬××多次找他談話,以扣工資、開除工作逐步逼迫李孝民放棄修煉;車間主任在會議上也公開顛倒黑白地污衊法輪功的精神追求。

後李孝民去北京上訪、公車接回濟鋼後,濟鋼團委書記杜××出面談話以北京「六四」槍殺請願學生為例加大威脅份量:不放棄信仰就會實施鎮壓。

他們達不到目的,廠裏就安排了二個人全天跟蹤,同時還送李孝民到鋼廠派出所關禁閉、送到洗腦班強制洗腦。過了幾天發現沒有效果,就又安排車輛將孝民父母、妹妹從三百里外的老家接到濟鋼,讓家人不停地勸說、哭求孝民寫保證放棄修煉。

那個書記還逼迫其父母給兒子下跪。母親在廠裏施加的壓力下,拉著老伴流著淚給兒子跪了下來,直到六十歲的父親出現抽搐、昏厥症狀危及生命。

這一幕悲劇就是邪黨書記一手導演的。前前後後濟鋼動用了八、九個人和數十個工作日、辦培訓班以及公車往返食宿等,對李孝民一人的迫害費用就有幾萬元。

高齡老翁被強判重刑

王鴻章,現年八十六歲,煉鐵原料廠工程師,退休後自願擔任法輪大法義務輔導員,後多次被非法勞教判刑。

初期在黨員洗腦班上,有退休幹部科張××召集電視台錄像人員逼迫他在電視上表態轉化,不轉就動員其親朋好友做工作,多次脅迫未成。

為實施江澤民「經濟上截斷」的迫害政策,煉鐵廠將王鴻章夫妻二人的工資卡都強行拿走,每月只給點生活費。作為重點人員,原料廠每天安排班上人員開車停在家門口盯梢,連續幾個月。後來煉鐵廠出錢雇了三個人長期監控:一個是煉鐵退休工負責跟蹤,兩個鄰居負責監控王家的來往人員。

二零零九年這名跟蹤者發現了王鴻章在貼傳單,跳出來制止,後又打電話給廠警衛,使其再次被非法抓捕判刑。而那個舉報者獲得獎金一萬元。

節日或敏感日,濟鋼還增加人員家訪甚至盯在家中,家人苦不堪言。前後監控時間約八年,各種費用估計在十萬元以上。

二零零八年八月四日,濟鋼派出所和治保會在退休工程師王鴻章的家中將其綁架。法院在不通知家人的情況下秘密開庭,非法將王鴻章判刑五年。

在山東省監獄裏,獄警們所採用的手段是卑鄙的,以加分為誘餌,讓那些心狠手辣的黑社會罪犯和貪官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

他們為達到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修煉的目的,各種酷刑折磨無所不用其極。曾半夜將王鴻章老人光著腳從床上拖下來,劈頭蓋臉的打,面部打腫都變了形;將圓珠筆夾入指縫,一個人緊握手,另一個人轉動圓珠筆,直到皮破肉爛,露出骨頭,被他們死死壓著根本動不了;還把老人壓在床上,用拖把棍子打臀部,用木製的曬衣架打手心、腳心、小腿,還用被子蒙住悶……

王鴻章老人多次遭受了殘忍的迫害,幾近被迫害致死。

酷刑演示:鑽指縫
酷刑演示:鑽指縫

技術工程師劉嗣堂兩次被非法判刑

劉嗣堂,原是濟鋼總公司設備製造公司機動科科長兼技術工程師。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底,濟鋼為了達到迫害的目的,通知已經退休的劉嗣堂去「保鮮」。劉嗣堂說:「我都退黨了,還保甚麼先?」這一句話就成了惡人迫害他的理由。

惡黨書記寇性恭、保衛科長姜錫安帶領鮑山分局六、七個警察騙開劉嗣堂家門強行非法抄家,連來串門的幾位濟鋼老職工李洪英、秦賢基、王金屏和謝愛英也被惡徒綁架。

後來劉嗣堂等人被歷城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緩刑四年。

在濟鋼惡人的授意下,二零零九年二月,劉嗣堂再次從家中被輕騎路派出所警察綁架。警察像土匪強盜一樣把他家值錢的東西席捲一空,連劉家給兒子準備結婚的近九萬元現金都搶走了。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濟南歷下區法院非法判劉嗣堂五年六個月。

劉嗣堂在山東省監獄遭到了嚴酷的迫害,數次被送武警醫院搶救,但監獄不允許家屬見面。

劉嗣堂的妻子張慧清為了營救丈夫四處奔走,歷下區610頭目李東方害怕張慧清到處去講真相要人,竟偷偷把她勞教了。

後記

濟鋼費心心機、不遺餘力地配合中共迫害善良的職工,把大量資源投入迫害,把企業的經營建設放在了後面。得投入多少人員參與迫害?對正常生產有多大影響?十幾年的迫害累計損失企業多少人力物力?恐怕數百萬元不止。

更為嚴重的是,濟鋼各級領導用邪惡的流氓手段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違背了人倫良知道德正信,做的事都傷天害理、逆天背道、損德折福。

古人云:德不配位,必有餘殃。濟鋼的歷屆領導人不但葬送了自己的未來,還把數萬無辜的職工、家屬拖入了泥潭,害人害己,最終落得如此悲慘的結局。

法輪功學員以慈悲為懷,一直在善勸民眾不要被中共的謊言所迷惑,善待法輪大法,善待法輪功學員,就是為自己及家人選擇美好的未來。但濟鋼各級領導一意孤行,最終自食其果,實在可悲可嘆!

希望泉城百姓以此為戒,不要讓遺憾一再遺憾,吸取教訓,從新認識法輪大法和法輪功學員,你就會發現,打開幸福之門的鑰匙原來就在自己的手中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