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34例冤案(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綜合報導)遼寧省女子監獄(前身是瀋陽大北監獄女子監獄,簡稱大北女子監獄)是遼寧省唯一的一所女子監獄,位於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自一九九九年以來,在中共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對法輪功學員實施「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下,遼寧省女子監獄使用陰毒的手段摧殘、虐殺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被中共惡黨授予「國家部級監獄」。

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被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的部份法輪功學員

本文從明慧網公開發表的遼寧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進行了整理,從這些案例中折射出中共迫害的邪惡程度。

一、孫宏豔被強行注射藥物、身體潰爛,回家十多天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七月末,瀋陽市遼中縣(現遼中區)法輪功學員孫宏豔女士被綁架到瀋陽龍山教養院迫害。

'孫宏豔生前照片'
孫宏豔生前照片

二零零一年二月,孫宏豔被劫持到瀋陽大北監獄醫院,被關押在單人的地下室裏迫害,被強行注射藥物。期間家人去看幾次,發現孫宏豔已被折磨得坐不起來,每次都是被人從地下室抬出,大小便失禁,半個月後孫宏豔全身癱瘓。

二零零一年三月中旬,被迫害奄奄一息、全身潰爛的孫宏豔被家人接回,十多天後含冤離世。

二、劉麗雲被關「小號」四天打死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葫蘆島市楊家杖子經濟開發區的法輪功學員劉麗雲女士在天津被綁架,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六日枉判四年,後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劉麗雲生前照片'
劉麗雲生前照片

七監區七小隊獄警王治曾把劉麗雲關進小號,安排八名犯人分兩班輪流迫害。犯人將劉麗雲放在牆根邊,坐在水泥地上,雙手橫向吊起,兩腿分開後固定,人被固定成「大」字形,劉麗雲身體非常虛弱,連抬頭都十分困難,只要閉眼或低頭就被毒打,口、鼻等處被打出血;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三日,劉麗雲被關小號四天就被迫害致死,年僅四十四歲。

三、孫玉華入獄不到一個月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三年三月,家住鞍山市鐵東區解放辦事處五金委,原鞍鋼建設汽運公司職工法輪功學員孫玉華女士被枉判四年,後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孫玉華生前照片'
孫玉華生前照片

在二監區二小隊的二十多天時間裏,白天孫玉華被迫幹活、不讓坐下、不讓吃飽;晚上收工回來,被綁在光板床上不讓睡覺;在二大隊大隊長王秀紅、二小隊隊長陳雪娜指使下,孫麗傑等犯人有時把孫玉華綁在光板床上,把大便往她嘴裏塞;有時把她綁在床頭,拳打腳踢、瘋狂折磨;

有一天,孫麗傑等犯人把孫玉華打得昏死過去,等天亮時抬到監獄裏的醫院時,人已經不行了;兇手們還踢她,說她裝死;就這樣,年僅三十七歲的孫玉華在獄中不到一個月,就被活活打死。

四、鄒清雨入獄十三天被摧殘致死

二零零二年一月四日,瀋陽市鐵西區工人村法輪功學員鄒清雨女士遭綁架,被非法判重刑;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鄒清雨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在女子監獄老殘隊被獄警強行灌食、上老虎凳、掛大掛、不准睡覺、棒打、電擊、被逼做奴役,手刮傷化膿,打完點滴,仍被逼迫長時間幹活。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

二零零三年四月十六日,鄒清雨被迫害出現頭痛,脖子麻木,雙手發抖等症狀。監獄耽誤救治,抬到醫院時,已不省人事;二零零三年四月十七日凌晨,被迫害致死。時年六十三歲。監獄掩蓋真相,以減刑三個月作為獎勵,找了三名刑事犯人做假證。

五、李洪增入獄不到一週被迫害致死

據一犯人偷偷透露:有一位叫李洪增的法輪功學員,三十多歲,長得漂亮、文靜。約於二零零三年六月左右,被關入大北女子監獄,還不到一週就被迫害致死。因監獄封鎖消息,外界至今不知她被迫害的經過。

六、於鳳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回家五天含冤離世

二零零一年一月,丹東鳳城翰墨小學音樂教師於鳳華女士遭綁架,被枉判八年。她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於鳳華生前照片'
於鳳華生前照片

在近三年的殘酷迫害,於鳳華被折磨得奄奄一息。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大北監獄通知家屬接人。接人時,於鳳華被人用擔架抬出。回家近五天,即五月十日晚六時左右,於鳳華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七歲。

七、李廣珍入獄被打人事不省,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十月,朝陽市建平縣馬廠鄉中心小學優秀教師李廣珍女士被綁架,二零零三年三月,被枉判三年,後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李廣珍生前照片'
李廣珍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監獄,李廣珍遭獄警拳打腳踢;被十幾個犯人蒙上被子打得人事不省;被迫害到不能吃東西,體重由一百五、六十斤下降到八十多斤。

二零零三年十月五日,李廣珍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家;二零零四年六月十八日,李廣珍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二歲。

八、李凌被惡人扣在床上,用被子捂頭窒息害死

錦州市法輪功學員李凌女士曾任錦州市古塔區勞動局局長,供暖公司副經理,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二年兩次被綁架、枉判;在大北女子監獄身體和精神受到極大的摧殘,最終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一歲。

'李凌生前照片'
李凌生前照片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六日,李凌第一次遭綁架,後被枉判一年半,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期間李凌被迷惑寫了「三書」。清醒後,聲明所寫「三書」全部徹底作廢。由此李凌被強行吃下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遭受了扒光衣服關「小號」、野蠻灌食等殘忍的迫害。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六日,李凌冤獄期滿被放回家時,被摧殘的骨瘦如柴,身上還長滿了疥瘡。

二零零二年五月二十八日晚,李凌再次被綁架,後被枉判四年,再次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李凌高呼:「法輪大法好!」被酷刑折磨,她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被強行灌食。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的一天凌晨兩點多鐘,目擊者看到惡人張春娥將李凌面朝下,扣在床上,然後用一床大被子捂在李凌的頭上,被子上面再壓上枕頭;張春娥兩手死摁住枕頭,李凌被窒息而死,凌晨三、四點鐘,監獄安排一丹東的女犯人將李凌遺體背出監舍。並欺騙家屬說李凌死於「心臟病」。

九、於力被吊起來毒打、開水澆身,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零年「十一」期間,大連港務局退休職工於力女士進北京依法為法輪功鳴冤,被大連海港公安局、大連市公安局網上通緝。

'於力生前照片'
於力生前照片

二零零一年五月,於力遭綁架,被劫持到大連看守所迫害,被枉判後,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繼續迫害。惡人用裹著一層膠皮的鐵棒子毒打於力,這種手段更殘酷、更狡猾、更隱蔽,採用這種酷刑手段使人從外表上看沒有傷,但是五臟六腑都能打壞。

惡人把年已六旬的於力吊起來之後,狠命的揮舞著鐵棒子打,直到將她打的昏死過去,再把她放下來,用滾燙的開水往她身上澆。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中共酷刑示意圖:熱水燙

二零零三年十月,因迫害嚴重,於力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到了家中,回家後幾次吐血。二零零五年九月末,六十多歲於力再次出現嚴重的吐血,三天之後含冤離世。

十、倪淑芹經常被毒打,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含冤離世

凌源市河坎子鄉河坎子村法輪功學員倪淑芹女士屢遭綁架、關押;二零零二年,她被枉判四年,二零零二年十月十七日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倪淑芹生前照片'
倪淑芹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監獄,倪淑芹遭受非人折磨,經常被毒打,被強行注射不明藥物,身體被摧殘至極度衰弱;二零零三年十月十六日,她以保外就醫方式回家。二零零五年三月十三日,倪淑芹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五歲。

十一、石勝英被監獄反覆迫害,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法輪功遭受迫害後,瀋陽市鐵西區法輪功學員石勝英女士先後兩次去北京為法輪功鳴冤,遭綁架;從北京被劫持回當地後,先後被劫持到瀋陽市女子自強學校、瀋陽龍山教養院,馬三家教養院迫害。

'石勝英生前照片'
石勝英生前照片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十日,石勝英在公園內講法輪功真相時遭鐵西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二零零五年一月三十一日,被鐵西區法院枉判四年,後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迫害。二零零五年八月二十五日晚七點,監獄電話通知石勝英的家屬:石勝英已死亡,遺體在瀋陽七三九醫院。等家屬趕到醫院,據大夫說:送到時人就早已死亡。遺體被送往於洪德勝營火化場。家屬見到石勝英遺體時,發現頸、胸、肋等處均有傷痕。時年六十六歲的石勝英被迫害致死。

十二、王秀霞被折磨生命垂危,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二月六日,原沈鐵機務段法輪功學員王秀霞女士被綁架、抄家,後被枉判四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王秀霞生前照片'
王秀霞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監獄,王秀霞被毒打、不許與別人說話、長時間做奴工、睡水泥地、往身上澆冷水等;近四年的殘酷迫害,王秀霞被迫害的精神恍惚,骨瘦如柴,不能行走、坐立,門牙全掉,胸部全是針眼,高度腹脹,雙腿浮腫。

二零零五年十月,監獄把生命垂危的王秀霞推給家屬。經瀋陽市胸科醫院確診為:雙肺結核、胸膜炎、心力衰竭、貧血等疾病。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四日,王秀霞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一歲。

十三、劉麗華食管被切開,回家十天含冤離世

二零零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大連莊河市法輪功學員劉麗華女士遭綁架,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劉麗華生前照片'
劉麗華生前照片

在大北女子監獄,劉麗華被強迫做奴工,經常加班到凌晨一點到四點,有時甚至通宵;劉麗華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獄警王建指使犯人對她野蠻灌食,並關小號等迫害。二零零六年一月十六~十七日監獄通知家屬拿錢「保外就醫」,還不准拉回莊河老家。劉麗華從監獄出來時,食管已被切開;她被拉往家在大連的兒子家,有三個獄警沿途監控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七日,劉麗華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一歲。直到火化以後,獄警才離開。

十四、蔣秀花因監獄推諉,終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撫順法輪功學員蔣秀花女士被枉判八年,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被迫害。蔣秀花因腦瘤壓迫視神經,一隻眼睛已經視物不清,當時刑期還有二年。監獄通知家屬辦手續接人。家屬辦完手續後,監獄仍不放人。家屬到監獄去問,監獄說省裏不批,人不能放,等到期放吧。中共邪黨拿人命當兒戲。蔣秀花最終被迫害致死。

十五、叢培蓮被摧殘得身體極差,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二年,朝陽法輪功學員叢培蓮老倆口在北票被北票公安綁架,倆人被非法判十年;叢培蓮女士被劫持到大北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零五年,叢培蓮被摧殘得身體狀況極差,渾身出汗、雙手嚴重抖動;叢培蓮被以保外就醫的方式回到家中;監獄繼續騷擾,叢培蓮病情惡化。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三日,叢培蓮含冤離世,時年六十四歲。

叢培蓮老伴也被瀋陽大北監獄迫害致死。

十六、張桂芝被摧殘生命垂危,含冤離世

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本溪法輪功學員張桂芝女士被本溪平山派出所警察綁架,被枉判後,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迫害。

二零零八年正月初,張桂芝的家人接到監獄通知接人,生命垂危的張桂芝被家人送瀋陽七三九醫院搶救。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正月初六),年僅五十多歲張桂芝含冤離世。

十七、王淑霞入獄兩天被活活打死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鐵嶺調兵山市曉南鎮法輪功學員王淑霞女士再遭綁架。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五日,被枉判三年。

'王淑霞生前照片'
王淑霞生前照片

二零零八年六月三日下午四點,王淑霞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八監區,獄警管教科長李小紅、小隊長孟麗影將她雙手反銬吊在床欄杆上,指使畢波、丁美玲等六惡犯瘋狂毆打。不到十二點,王淑霞即被活活打死,凌晨四點左右被抬出監舍。當時獄警郭桂婕值班,左曉燕任監區長。兩天後家人見到王淑霞的遺體,嘴部周圍全是破傷,脖子、前胸青紫色,傷痕累累。監獄怕家屬上告,罪行敗露,拿出十九萬元私了。事後殺人兇手畢波減刑出監,丁美玲等得到減刑,指使者李小紅升遷,孟麗影調離監獄。

十八、王紅梅被活活打死

法輪功學員王紅梅女士,年齡未知。二零零八年五月份,在遼寧女子監獄所謂的「矯治大隊」惡警指使惡犯李秀蘭把王紅梅活活打死。

遼寧女子監獄所謂的「矯治大隊」成立於二零一零年,分為」矯治」和「集訓」兩部份。自二零一二年以來,「矯治大隊」無監控的房間被用來肆意酷刑「轉化」剛剛被綁架進來的法輪功學員。「矯治大隊」,每人一個房間,由兩個犯人看管、監控一個法輪功學員。強制法輪功學員坐小板凳,不允許睡覺,惡警採用各種方式折磨,直到「轉化」或達到惡警的要求。副監獄長李鶴翹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由犯人李秀蘭負責實施。李秀蘭迫害法輪功學員全監獄出名,心狠手辣。在二零零八年五月份,李秀蘭將法輪功學員王紅梅打死,仍逍遙法外。

十九、史迎春被八人毆打致死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日傍晚,葫蘆島市法輪功學員史迎春女士被綁架;第二天,她被非法關押到葫蘆島市看守所;後被秘密判刑七年。

'史迎春生前照片'
史迎春生前照片

二零零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史迎春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因她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二零一零年三月十七日早晨,八監區獄警劉姓科長和楊姓隊長指使犯人高鳳對她嚴加看管,強行「轉化」。當晚十一點,高鳳就帶領黃葉青、杜秀雲、呂晶、王秀娟、李莉莉、王彤、姚圓圓、方莉莉八名犯人,在404房間對史迎春大打出手,直打到深夜二點,這時候老人已被打得不行了,她們就把老人拖入水房澆水。二點三十分,高鳳一看老人已經昏迷,就和獄警隊長把史迎春送往獄中醫院,獄醫治不了;史迎春又被送到瀋陽七三九醫院,搶救半小時後,宣布死亡,時年六十歲。

二十、張鳳珍被毒打致肝臟挫裂、癱瘓,含冤離世

張鳳珍,女,年齡未知,遼寧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正信被誣判,在遼寧省女子監獄遭毒打,肝臟挫裂,心肺功能都不正常,被迫害致癱瘓。二零一零年三月九日,張鳳珍含冤離世。

二十一、丁振芳遭毒打、在暖氣管上被吊七天七夜,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六日,大連市法輪功學員丁振芳女士被大連市中山區葵英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枉判八年;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五日,丁振芳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丁振芳生前照片'
丁振芳生前照片

剛入監,入監隊的隊長親自指揮五、六個刑事犯人,把她打倒在地,扒光衣服,套上獄服強制押往九監區。獄方找了幾個獄中最惡毒的犯人每天對丁振芳非打即罵、罰站、不讓睡覺。二零零八年底約十一至十二月份之間,獄警李鶴翹親自動手把丁振芳吊在靠窗的暖氣管上,然後狠狠抽打了丁振芳,吊了七天七夜,最後打的丁振芳已是奄奄一息才放下來。丁振芳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長達一年。這期間,丁振芳被多次野蠻灌食,監獄不允許家人接見。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六日,丈夫去見到丁振芳時,已瘦的皮包骨頭,躺著起不來,說話聲音微弱,只說了一句「我要回家」。第二天早上,丁振芳已被送進了瀋陽七三九醫院。八月一日,丁振芳被迫害致死,時年六十一歲。

二十二、王春香蹊蹺死亡

二零零六年十月三十一日,丹東市振興區法輪功學員王春香女士被丹東公安局一處綁架,後被丹東振興區法院枉判八年,二零零七年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王春香生前照片'
王春香生前照片

在遼寧省女子監獄九監區一分隊,獄警指使惡犯用板鞋猛打她的頭部,踢她的下身,關入冰冷的倉庫毒打、酷刑折磨。王春香身體狀況極差,經醫院檢查診斷為:心臟病、高血壓(高壓超過二百四十毫米汞柱)、腦動脈硬化、腎功衰竭等。家屬在二零一零年給王春香辦了保外就醫的手續。因王春香不放棄信仰,監獄不放人。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中午十二點多,監獄吳姓科長打來的電話說:「王春香心臟病犯了,現在正在醫院搶救。」半個小時後即告知王春香死亡。年僅五十五歲的王春香的遺體非常消瘦。

二十三、王傑冤獄七年慘遭酷刑折磨,含冤離世

一九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大法後,瀋陽市沈河區一經街道辦事處法輪功學員王傑女士先後五次被綁架、關押遭受各種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

王傑生前照片

二零零二年十月遭到綁架,被吊在牆上兩天兩夜,枉判七年,被非法關押在大北女子監獄,王傑堅持正信,飽受折磨。七年地獄般的非法關押和迫害導致王傑身體極度虛弱,患上膀胱癌。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早九點四十五分,王傑含冤離世,年僅四十八歲。

'遭受迫害後的王傑'
遭受迫害後的王傑

王傑離世前幾天說:「瀋陽大監獄真的很邪惡啊,我被關押在九大隊,隊長叫武力是女的四十九歲,教導員叫李紅。二零零三年六月,在老大北監獄武力和李紅還有很多犯人把極度虛弱的我拉出去暴力灌食,真是往死裏灌哪。大法弟子劉霞(劉俠)被惡警和犯人們逼迫轉化,嘴被他們粘上膠帶,全身用膠帶捆住被秘密押到二樓,之後再也沒了音訊。這七年真的是太恐怖邪惡了,我都不敢再回憶下去了。」

王傑在瀋陽龍山教養院見證了,邪黨官員對還不滿十五歲的法輪功學員韓天子電擊,以及惡警把電棍插到老年法輪功學員嘴裏的酷刑折磨的場面。在瀋陽地下監管醫院曾親自見證被馬三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鄒桂榮,尹麗萍、趙素環和周豔波被殘忍折磨的慘烈事實。

二十四、吳樹豔在嚴寒天被扒光衣服、澆涼水,被迫害致肝腹水致死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四日,瀋陽市大東區法輪功學員吳樹豔女士被大東區長安派出所警察綁架;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大東區法院在瀋陽市看守所被秘密枉判七年。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四日,吳樹豔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七監區繼續迫害。

'修煉「真、善、忍」的吳樹豔'
修煉「真、善、忍」的吳樹豔

入監頭一個星期,獄警指使包夾不讓她睡覺,罰站,三九嚴寒天,只剩一個短褲,光腳站在水房的水泥地上;包夾往她身上澆涼水,用裝了水的雪碧瓶打她的眼睛,眼睛被打腫,吳樹豔往外跑時,被門框撞斷了兩顆門牙。吳樹豔被單獨非法關押三年,不讓她與別人接觸,逼她每天十二小時做奴工。

二零一二年,獄方因吳樹豔被迫害出現肝腹水的症狀,在醫院確診後,知道她活不了多久,為推卸責任,帶她住院治療,通知家屬後,隨即把她扔在醫院,揚長而去。在經歷了六年半遼寧女子監獄的冤獄迫害,吳樹豔回到久別近七年的家中。

'被中共牢獄迫害的吳樹豔'
被中共牢獄迫害的吳樹豔

近七年的冤獄,吳樹豔身心受到極大傷害。回家不久,街道、派出所的警察不斷上門騷擾,在極度驚恐中,病情惡化,腹部大的如待產的孕婦。

二零一三年六月二日上午九點五十五分,吳樹豔的心臟停止跳動,年僅四十七歲。

二十五、楊春玲胳膊被再次打斷,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五年,大連市法輪功學員楊春玲女士參與有線電視插播《九評共產黨》,被綁架;二零零六年四月,楊春玲被枉判七年,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迫害。

'楊春玲和丈夫楊本亮的結婚照片'
楊春玲和丈夫楊本亮的結婚照片

當晚,時任監獄老殘隊大隊長的叢卓指使犯人毆打楊春玲;四個包夾犯人騎在她身上毆打她,一度毆打致昏厥;犯人們打、踢、踹她的胸部並卑鄙下流的掐她的乳房。一夜之間,楊春玲腿打得不能動彈,胳膊被再次打斷(在被綁架時,胳膊曾被大連惡警打斷)。由於楊春玲右臂錯位長上,出獄後仍可看出錯位連接造成的骨頭外凸。

在獄中,楊春玲的身體被迫害的極度虛弱,營養不良、嚴重貧血(血小板一度降到危險程度)缺鋅、缺鉀,走路需人攙扶,甚至要坐在輪椅接見。因她的乳房遭受暴力毆打、犯人擰掐,出現感染流膿、流血等症狀。在楊春玲冤獄期滿前,又被檢查出右乳房有三個腫塊。

殘酷的迫害導致楊春玲精神失常出現極度恐懼,出獄後一週內不敢吃東西,不敢睡覺,半夜經常跑到外面,說有人給她飯裏面投毒,說有人要把她送去活摘器官。她的病情不斷惡化,二零一四年四月二日,年僅四十歲的楊春玲含冤離世。

楊春玲的丈夫楊本亮與她一起被綁架,被枉判十一年。婆婆曹玉珍被枉判九年。

二十六、劉路香的屍體慘不忍睹

鞍山市鐵西區法輪功學員劉路香女士,於二零一四年九月三日晚十二點多被遼寧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年僅四十九歲。

'劉路香'
劉路香

二零一二年七月十二日,劉路香被千山區唐家房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千山區法院秘密枉判三年,二零一二年十月被綁架到瀋陽遼寧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劉路香的兒子最後一次見到母親時,她已經不能走路,瘦得皮包骨。直到九月三日半夜,監獄通知家屬;九月四日,在瀋陽七三九醫院家屬看到了劉路香的屍體時,慘不忍睹;人瘦得縮成了一團,渾身上下煞白,沒有一點血色,一隻眼睛微睜。

獄警謊稱劉路香是病死的,家屬要看病歷,監獄拿不出來。家屬要求討個說法,監獄領導卻不敢露面,監獄還威脅家屬「抓人」。家屬把帶字的白布披在身上,跪在監獄管理局的大門外控訴遼寧女子監獄草菅人命的罪行,惡人攆家屬走。後監獄要求家屬簽字火化屍體,被家屬拒絕,並堅決要為親人討回公道。

二十七、王敏遭非人折磨,含冤離世

二零零一年六月十四日,瀋陽市沈北新區第一小學法輪功學員王敏女士在學校遭警察綁架,被警察陶德軍等刑訊逼供。當時新城子區「610辦」的頭子佟樹良操控沈北新區法院對王敏非法判五年。

'王敏生前照片'
王敏生前照片

王敏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遭受非人折磨,胸部乳腺出現腫物。當二零零六年王敏出獄時,胸部的腫物長大、潰破。王敏回家後,被非法開除公職。

二零一零年十月一日前兩天,王敏再次被綁架。二零一一年八月,她再次被枉判四年零六個月。因王敏被瀋陽市監管醫院檢查出患有乳腺癌,監獄拒收。沈北新區「610」指使沈北新區法院對其監視居住,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一日,王敏含冤離世,時年六十歲。

二十八、徐春霞被迫害入獄三天腸子腐爛,五天死亡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撫順市的法輪功學員徐春霞女士被瀋陽市渾南區(原東陵區)汪家派出所警察綁架,被劫持到瀋陽市看守所迫害。二零一四年五月十六日,被渾南區法院枉判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徐春霞被送到瀋陽七三九醫院。十一月二十九日,獄方通知家屬稱:徐春霞得了腸梗阻,必須做手術,讓家屬配合。

家屬趕到後,簽字做手術。 可是大夫打開腹腔,發現徐春霞腸子已經腐爛,並粘連,而且還有一個硬東西,腸子沒有一塊好地方,所以沒有動,又給縫合起來。徐春霞危在旦夕,仍然被戴上手銬和腳鐐。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徐春霞在瀋陽七三九醫院被迫害致死,年僅五十八歲。

二十九、孫敬美被扒光衣服澆冷水、被毒打昏死,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六年一月十九日,孫敬美女士和丈夫朱本富先生相繼被大連國保綁架,後來夫婦倆被枉判七年。孫敬美被劫持至遼寧省女子監獄,朱本富被劫持至營口監獄。

'孫敬美生前照片'
孫敬美生前照片

孫敬美遭暴打、被扒光衣服、關「小號」四十二天。獄警曾指使服刑犯人不許她睡覺長達半個月之久,站著睡都被打醒,多次被打昏死過去,並且長時間被罰站罰蹲,被腳踢兩腿,雙腿腳脹腫,穿不上鞋子。獄警指使犯人毒打她,右腿骨折。冬天她被捆在水房,被扒光衣服,用冷水澆全身。

二零零六年七、八月期間,七監區監區長張秀麗帶領犯人對孫敬美暴力群毆,在監獄水房,四、五個犯人拿木頭凳子從後面猛擊向孫敬美,孫敬美被砸暈在地上數小時未爬起來。期間,這些犯人說孫敬美是裝死,對其拳打腳踢,下死手毆打,導致孫敬美腰被打壞,腿被打瘸,眼睛看東西模糊,視力下降。

由於長期被迫害,孫敬美的身體十分虛弱,二零一三年一月,冤獄期滿孫敬美回到家中。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孫敬美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一歲。

三十、耿仁娥被折磨致大出血,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八日,大連市甘井子區法輪功學員耿仁娥女士因依法訴江被大連市中山區國保警察綁架,後被中山區法院枉判四年;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先後在矯治集訓監區、七監區遭受酷刑迫害,晝夜不讓睡覺和上廁所,被罰站,遭到包夾犯人的打罵,導致大出血,監區的隊長向家屬要了二萬元錢,說是治病,花了六千元,看人不行了,為了推卸責任,退給家屬一萬四千元錢。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監獄以保外就醫為名,叫家屬把人接回當地醫院繼續治療。當時家屬被告知,最多活四個月。被保外就醫後,耿仁娥直接被送到當地醫院治療,門檻費花完後回家;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耿仁娥再次入院,十月二十二日含冤離世,時年六十一歲。

三十一、王彥秋多次被毒打、關小號,被摧殘致死

二零一三年七月二十三日傍晚,錦州市法輪功學員王彥秋女士被錦州市古塔區警察綁架,二零一四年一月被古塔區法院枉判四年,後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馬三家監區繼續迫害。

'王彥秋生前照片'
王彥秋生前照片

在馬三家監區,王彥秋被獄警和犯人多次毒打、關小號等迫害摧殘。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早六點,王彥秋被迫害致腦出血了,被送到瀋陽七三九醫院;三天後一直昏迷,沒有甦醒。

'王彥秋在瀋陽七三九醫院'
王彥秋在瀋陽七三九醫院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五日,一直沒有甦醒的王彥秋冤獄期滿被送回家,在歷五個月的痛苦掙扎後,這位飽受摧殘的善良婦女,於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七點半悄然離世,年僅五十六歲。

三十二、吳業鳳被折磨、灌食不明藥物致精神失常,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瀋陽市法輪功學員吳業鳳女士被瀋陽市皇姑區亞明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皇姑區法院枉法判五年;在瀋陽市看守所遭受迫害一年後,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吳業鳳被監獄殘酷折磨、灌食不明藥物被迫害致精神失常,不吃也不喝,身體非常虛弱。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冤獄期滿的吳業鳳回到家中。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身體極度衰弱的吳業鳳含冤離世,年僅五十五歲。

三十三、冷冬梅被摧殘,回家後含冤離世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下午, 鳳城市法輪功學員冷冬梅女士被綁架,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四日被秘密誣判三年,後被劫持到遼寧女子監獄,遭受種種精神與肉體的迫害,二零一七年七月,冷冬梅以保外就醫的形式回家。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五日晚,冷冬梅含冤離世,年僅四十九歲。

三十四、孫敏入獄不到五個月被迫害致死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在遼寧省政法委「610」 的統一操控下,鞍山市優秀教師法輪功學員孫敏女士被鞍山市立山區公安分局國保警察綁架,並現場搶走六萬元現金,後被劫持到鞍山市女子看守所迫害;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她被立山區法院枉判七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

'孫敏生前照片'
孫敏生前照片

在鞍山市女子看守所,孫敏以絕食的方式抵制迫害,手腳被銬在地環上,整個身體整日整夜只能弓著,極其痛苦;看守警察王宏唆使犯人在玉米糊中加入鹽、屎、尿或藥物(具體藥物不明),然後強制灌食;孫敏被犯人毆打的渾身是傷,體重被折磨的只有七、八十斤。二零一七十月五日,孫敏開始出現嚴重的胸悶、胸痛,心律僅43次/分(正常60~90次/分),約十多個小時後才被120 急救車送往鞍山市中心醫院急診;十月六日、七日,孫敏在鞍山市長大醫院住院觀察,被診斷為竇性心動過緩和低鉀血症。

二零一七十月十日,孫敏被劫持到遼寧省女子監獄第十二監區嚴管隊繼續迫害。十月三十一日,副監區長陳碩、十二監區的分監區長胡楊來到孫敏家中,稱孫敏患有冠心病、竇性心律過緩(40次/分)、高血壓(260毫米汞柱)、心律失常和肺炎,時刻有生命危險,並哄騙孫敏的父親在她們拿來的資料上簽字。二零一八年二月七日,在遼寧省女子監獄,孫敏的父親與其妹終於見到了她,她是被人背著出來接見的,說話也不流利,身體非常瘦弱,雙腿不能走路,視力明顯下降,右耳流膿,聽不清說話。

二零一八年三月八日上午十點二十分,遼寧女子監獄打電話給孫敏的父親,說孫敏吃完早飯後暈倒,目前正在醫院搶救;中午十二點五十分左右,孫敏的父親和家人驅車趕到遼寧瀋陽監獄管理局總醫院時,見到的卻是孫敏的遺體;年僅五十歲的優秀教師孫敏就這樣被迫害致死。

'遼寧省女子監獄'
遼寧省女子監獄

遼寧省女子監獄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台村育新路7號
郵政編碼:110145
傳真電話:024-31236026
值班室電話:024-31236329
辦公電話:024-31236316 024-31236317
李愛東 紀委書記 024-31236005 15698805353
賈福軍 遼寧省女子監獄監獄長 024-31236001 15698808121
徐敏 遼寧省女子監獄政委024-31236002 15698806633
富榮 遼寧省女子監獄獄政科長 警號2105123
王麗英 紀檢監察科科長
趙文雅 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教導員 警號2105061
郭曉瑞 十二監區矯治監區監區長(負責全面工作)(主要責任人)
陳碩 十二監區矯治監區副監區長 (主管迫害法輪功)警號2105241
胡楊 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分監區長 警號2105565
孫春華 遼寧省女子監獄十二監區分監區長
監獄心理諮詢師:李豔(雁)
楊秀明 遼寧省女子監獄醫院院長
史迎春 遼寧省女子監獄政治處主任 024-31236011 15698807010
王治 遼寧省女子監獄610辦公室主任 024-31236020 15698800291
姚彬 遼寧省女子監獄副監獄長 024-31236007 15698805885
徐健美 副監獄長 024-31236006 15698806688
孫桂娟 副監獄長 024-31236008 15698806111
王麗豔 副監獄長 024-31236009 15698806006
張靜 副監獄長 024-31236010 15698806321
遼寧省女子監獄駐監檢察室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於洪區平羅鎮白辛台村育新路7號
郵政編碼:110145
電話:024-31236323 024-31236325 024-31236326 024-31236329
名單:張樹民、王麗娟、李海燕、繼龍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皇姑區崇山東路38號
郵政編碼:110032 電話:024-31967058
姚喜雙 遼寧司法廳黨組副書記、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於兆洋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總會計師
周戰傑 遼寧振興實業集團有限公司副總經理
孫國建 遼寧司法廳黨組成員、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副書記、政委負責政治工作
周春山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 負責信訪31967007 18040080007
張代書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副局長 負責教育改造、醫療衛生、刑罰執行處024-31967008 18040080008
李正良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紀委書記 分管獄政管理處、法制處 024-31967009 18040080009
沙首偉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黨委委員、政治部主任
武繼任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副巡視員
張繼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獄政處副處長

遼寧省司法廳
地址:遼寧省瀋陽市崇山東路38號甲
郵編:110033
電話:024-86892116 024-31966030(呂警察)
林志敏 遼寧省司法廳廳長、黨組書記、省監獄管理局第一政委(兼)
於大力 遼寧省司法廳副廳長、黨組副書記、強制隔離戒毒局第一政委
姚世明 遼寧省司法廳副廳長、黨組副書記和省監獄管理局局長、黨委書記
椰永濤 遼寧省司法廳政治部主任、黨組成員
郝集體 遼寧省司法廳紀檢組組長、黨組成員
孫建國 遼寧省監獄管理局政委,黨委副書記、遼寧省司法廳黨組成員
李正國 遼寧省司法廳副巡視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