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聊城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被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七年山東省聊城地區各縣市,一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離世,七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庭審,被騷擾或非法抄家的法輪功學員達二百八十八人次,三人被迫流離失所。

聊城市是山東省的一個地級市,有五百九十七萬人口,包括東昌府區,臨清,冠縣,陽谷,東阿,茌平,莘縣,高唐等行政區縣。由於中共對迫害事實的掩蓋和消息的封鎖,有些迫害沒能及時報導出來,本文涵蓋的是目前所知的部份迫害事實。

二零一七年聊城地區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情況統計

縣市區 被騷擾或非法綁架人數 被非法判刑人數 流離失所人數 被非法庭審人數 死亡
東昌府 133 3
臨清 58 2
冠縣 15 4 1 1
陽谷 1 2
東阿 2 1
茌平 72
莘縣 5
高唐 2
合計 288 7 3 3 1

一、冠縣郭振梅被迫害離世

冠縣辛集鄉法輪功學員郭振梅,多次遭受綁架迫害,在不斷的騷擾中,於二零一七年臘月二十九日悲痛離世,時年六十四歲。

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七日,郭振梅在定遠寨鄉千戶營村講真相散發真相資料時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誣告,被綁架到定遠寨鄉派出所,隨後被非法抄家,所有大法書籍被抄走,然後對其迫害,強行送聊城看守所,因血壓高看守所拒收,被放回家。

在此期間已到了中共邪黨的十九大,不法警察們又聯合辛集鄉政府和村委會人員守在她家看管,連吃飯也在她家孩子開的小賣部吃都不離開。

不久,定遠寨鄉派出所又把郭振梅起訴到冠縣檢察院並給予批捕,後來他們又把她三四次強行拉到冠縣檢察院、法院進行了非法審問和開庭,但都以身體不合格而告終。

中共不法人員並不死心,他們又繼續恐嚇她的丈夫和孩子,讓她放棄煉功和寫保證書,最後都沒得逞。由於多次的綁架和對家人的騷擾,對郭振梅的精神和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郭振梅於二零一七年臘月二十九日離世。

二、被非法判刑、庭審案例

1.臨清市康宗峰、位鳳芹夫婦被非法判刑

二月十八日上午,康宗峰在德州夏津白馬湖貼法輪功真相展板時,被人舉報,被綁架到夏津公安局國保大隊。他妻子位鳳芹在二月二十日上午到夏津公安局國保大隊要人。回家後,下午夏津公安局國保大隊夥同山東臨清公安局國保大隊警察綁架位鳳芹。

家人請來兩位律師介入。後來夏津公安局國保大隊把陷害夫妻倆的材料遞交夏津檢察院,被檢察院退回。但夏津公安局國保大隊還是不放人,後來國保大隊又把陷害他夫妻的材料遞交夏津檢察院訴訟科。七月四日構陷到法院。

八月十一日,康宗峰、位鳳芹被非法開庭。在庭上,兩位律師全面講述了煉法輪功合法,講真相合法。院方沒有任何從法律上反駁的理由,又把法輪功學員康宗峰、位芹非法關押到德州看守所。

十一月二十二日,康宗峰被非法判刑二年並罰款一萬元;位鳳芹被非法判刑十一個月罰款一萬元,現在兩人都向德州中級法院上訴。

2.東阿縣王會傑被非法判刑一年

王會傑,女,聊城市東阿縣銅城鎮宋樓村人,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受益。隨著不斷修心,以往的鬱悶、怨恨、氣憤等等不良情緒逐漸改善,不僅身體健康了,心情也經常處於輕鬆愉悅的狀態,簡直是變了一個人。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開始後,王會傑堅信法輪大法是正確的,不放棄信仰。二零零零年她曾被警察蔡謙幾番毒打,先打爛了一把尺子,又打爛了兩把掃帚,王會傑在床上趴了三天不能動,多日不能活動。

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晚九點左右,王會傑在東阿縣魚山鎮南田村發放講真相救人的資料時被魚山鎮派出所人員綁架,第二天,警察在家非法抄走了部份法輪大法書籍和部份救人的真相資料。六月二十三日王會傑被非法批捕,被非法關押在聊城市看守所。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星期二)王會傑被非法開庭。王會傑被非法判刑一年。

3.趙岳雲被冠縣法院冤判四年

冠縣桑阿鎮大法弟子趙岳雲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十點在桑阿鎮集市買東西時,被桑阿鎮派出所、冠縣610、公安局警察帶走後,被非法關押。二零一七年被冠縣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4.孫秀英被冠縣法院冤判三年

冠縣清水鎮小郭寨村法輪功學員孫秀英的丈夫二零一六年四月因講真相被抓走,被非法關押在冠縣看守所時,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下午,孫秀英去北陶鎮派出所要人、要車,被北陶派出所所長麼廣民和指導員非法扣押。

在北陶派出所裏,國保警察一劉濤曾打孫秀英幾個耳光,抓住孫秀英的頭髮往牆上撞。在路上,劉濤又打了孫秀英的臉幾下。到萬山派出所,劉濤又打了孫秀英的臉幾巴掌,抓住孫秀英的頭髮往牆上撞,約撞了七、八下。警察將孫秀英劫持到聊城市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孫秀英被冠縣法院、聊城市中級法院非法判決三年。

5.許繼梅、陳秀梅遭非法判一年和半年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上午,冠縣法輪功學員許繼梅(六十八歲)、陳秀梅(四十八歲)被冠縣法院刑庭法警、甘屯派出所警察騙說去法院談話,卻被非法逮捕扣留,並強行送去聊城醫院做了體檢,在體檢不合格情況下,強行送入聊城看守所非法關押,說擇日宣判。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三日上午,冠縣甘屯鄉法輪功學員許繼梅、陳秀梅被冠縣法院非法庭審。為了在法庭上徹底闡明法輪功學員無罪的法律真相,他們的家人為他們請了律師辯護。庭上律師們有理有據的依法正義辯詞,讓所有公檢法人員佩服。

令人遺憾的是,在中共「610」的操控下,公檢法人員仍然跳不出「你辯你的,我判我的」怪圈,做出了違背良心和枉法的冤判。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六日,許繼梅被冠縣法院非法判刑一年,許繼梅決定二次上訴。陳秀梅被冠縣法院非法判刑半年。

6. 劉慶雷被濟南市平陰縣法院非法開庭

聊城東阿縣法輪功學員劉慶雷在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傍晚被非法抓捕後,濟南市平陰法院通知家人定於十一月二十八日對劉慶雷開庭。

十一月十七日,律師在家人的陪同下,到平陰縣看守所會見當事人劉慶雷時,沒想到看守所人員告訴他們劉慶雷已經被平陰縣法院的相關人員帶走開庭審理了,他們急忙追趕至法院,當時劉慶雷正在正念抵制非法的審判。他說:「我的代理律師不來,你這個庭開不了。」劉慶雷的家人正告主審的法官,讓他正視自己的責任,依法行事,他卻不知好歹的說是家屬威脅他。當事人的家屬質問:讓他為審判負責,怎麼就威脅到他這個法官了呢?!

劉慶雷的律師依法告知主審法官和在場的所有參與人員說:「按照中國的現行法律,法輪功是合法的,我的當事人無罪。」法官說:「我按照《刑法》條例……」律師又大聲說:「中國的法律規定的十四中邪教中沒有法輪功,這是違法審判!」主審的法官和在場人員一個個啞口無言,甚麼話也說不出來。最後他們不得不停止非法行為,告訴家人定於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開庭。但是兩天前,法院再一次通知家人,改期審理,日期另行通知。

此外,聊城市高新區韓集鎮法輪功學員王會冬、顧官屯鎮法輪功學員劉海蘭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七日在趕集講真相時被當地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劫持到聊城市看守所非法關押,至今未放人。聊城市法院於一月十六日對兩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庭審。

三、被綁架或騷擾案例

二零一七年,中共邪黨公安部統一部署,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搞違法的所謂「敲門行動」,基層人員按照事先掌握的名單,假借「十九大」「維穩」的名義,上門騷擾、綁架法輪功學員。明真相的警察私下相告:從四月份到九月份,聊城市各「610」、公安分局、派出所將對法輪功學員分期分批騷擾,搞所謂「回訪」、「調查」、簽名、拍照等。

聊城東昌府區「610」與各派出所等 「敲門」騷擾法輪功學員情況

二零一七年四月份以來,聊城市經濟開發區北城辦事處派出所警察對本轄區內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普遍的登門騷擾犯罪活動。三、四名警察開車按照名單逐個登門騷擾。有的法輪功學員遭騷擾了三次之多;有的被進門恐嚇;有的被多個方位拍照;有的被搶走了大法的書籍、資料及師父的法像等。北城派出所所長尹鵬:18678503099,副所長:13806358382

府區610、國保大隊、古樓派出所和辦事處社區人員、柳園派出所和辦事處社區人員、北城派出所和辦事處社區人員、新區派出所和辦事處社區人員、侯營派出所、張爐集派出所非法騷擾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從4 月10 日至5 月19 日,就騷擾了至少74 名法輪功學員;初步估算騷擾的法輪功學員總數已超過一百人,並且其中有人遭騷擾四次之多。

聊城市東昌府區王口新村的大法弟子周明玉,於2017 年5 月16 日晚被古樓派出所的人員騷擾,沒給開門。

進入六月份以來,柳園派出所和辦事處社區人員仍在不斷騷擾三名法輪功學員,柳園派出所積極參與騷擾的人員有:指導員:閆廷生(音),警察:趙聯合(音))北城派出所仍在騷擾一名法輪功學員。古樓派出所警察馬姓人員和馬明(音)仍在騷擾一名法輪功學員,對學員拍照、錄音錄像,讓學員填寫帶有污衊大法內容的三張表格、按手印等。另外,國保大隊和「610」也直接騷擾了一名學員。

進入七月份以後,柳園派出所仍對多名法輪功學員打電話或上門騷擾,給學員和家屬帶來壓力。另外據不完全統計,開發區蔣官屯轄區各派出所至少騷擾24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的學員大多參加訴江,還有1999 年7月被統計過名單、後來沒有任何被迫害經歷的學員,這次也遭騷擾。有的學員在一個月之內被連續多次騷擾,他們要求學員填寫不煉功的表格,還得按手印、照相。

八月十六日上午,東昌府區柳園派出所人員白姓隊長、李澤民等三人來到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騷擾,後來又在電話中騷擾該學員。

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聊城市東昌府區城區的一個學法小組,有幾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在學法時,被非法闖入的人騷擾。他們不說是甚麼人,但法輪功學員認出其中一人是610的。

十一月十六日,聊城市開發區蔣官屯一法輪功學員在趕集講真相時遭人惡告,被蔣官屯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幾名警察在當天闖入該學員家中砸壞門鎖非法抄家:搶走法輪功書籍二十餘本,師父法像三張、身份證、老年證、現金若干;櫥子全部被翻遍,床上的被子被扔到地上,還到處照相。該學員傍晚才被放回家,家人只要回了身份證、老年證和現金二百七十六元。

冠縣法輪功學員遭騷擾或綁架情況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一日,冠縣法輪功學員陳廷祥、孫秀英夫婦的大女兒陳玲,因實名寫信給冠縣法院、冠縣政法委以及冠縣公安局警察,替父母申冤,遭到冠縣公安局清水派出所警察傳喚,當天即被非法關押至聊城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三月下旬,冠縣梁堂鎮法輪功學員杜邵勤、王保合、李增迎、趙巧聚、趙巧啟等五人因依法控告中共惡首江澤民,被冠縣梁堂鎮派出所警察非法行政拘留五天。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冠縣桑阿鎮桑橋村大法弟子張憲生、莘縣魏莊鎮信莊大法弟子王洪亮,在散發真相小冊子時,遭冠縣法院不明真相人員構陷(車牌號魯p3515p),被冠縣桑阿鎮派出所綁架到派出所,警察私自扣押機動三輪車、一千二百個真相葫蘆、四千多元錢,強行從身上把鑰匙搶走,冠縣國保大隊長劉濤、桑阿鎮派出所所長王憲營、協警張洪啟、鄭霄賓、呼姓人員共五人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抄了家,搶走師父法像、大法書、和數十份不乾膠等物品。三月二十二日,大法弟子張憲生、王洪亮已回家。

二零一七年四月冠縣惡黨610開會調集全縣警力,對全縣法輪功學員來一次集中迫害。沒有任何手續,不出示任何證件,進門手持錄像儀器,詳細錄像,認真搜查,不放過任何一個地方,並且逼迫法輪功學員在不煉功的所謂回訪表格上簽字按手印。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冠縣工業園區派出所五個警察及協警人員闖入提固村大法弟子周春明家中,威脅周春明夫婦配合他們照相和按手印,在遭到拒絕後,他們就搶走法輪大法師父法像、真善忍掛圖、真相台曆及大法真相護身符等。

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冠縣煙莊辦事處後張平村法輪功學員包志文外出講真相時,遭煙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冠縣看守所。後來被放回。

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九日,冠縣斜店鄉派出所警察非法闖入法輪功學員家中,搜走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真相資料等,具體如下:灘莊法輪功學員許麗新家中的大法書籍、週刊、師父法像及兩個小喇叭收音機、香爐及香等;許盤村法輪功學員香玲家中的四本大法書籍、香爐、香;許盤村法輪功學員蘭芳家中的師父法像;張盤村大法弟子張愛書家中的師父法像、香爐、香及《誓約》圖;後社莊村法輪功學員孫月芹家中的《誓約》圖兩張、仙女圖兩張及其他三十餘張大法掛圖;法輪功學員鄭梅香家中的大法書籍(數字不詳)。

五月二十八日,冠縣賈鎮派出所兩名警察又竄至於林頭村法輪功學員遲鳳英家騷擾:盤問、搜書、照相、錄音。隨後又竄至李林頭村法輪功學員司鳳英家騷擾。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下午,山東省聊城市冠縣煙莊鄉煙莊村法輪功學員張桂芹在煙莊鄉趙村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遭到煙莊鄉派出所綁架,十二月六日早晨被非法抄家後被非法關押。

聊城茌平法輪功學員遭騷擾或綁架情況

四月十一日下午六點半左右,山東省茌平縣賈寨鎮派出所(一個穿警服兩個便衣)三人在後寨村治保主任賈清平的帶領下,到後寨村法輪功學員賈國友家上門騷擾,進院亂翻、亂搜、錄像,搶走上網光盤一張。

八月中旬以來,聊城市茌平縣杜郎口鎮派出所、馮屯鎮派出所、樂平鎮派出所等多名警察闖入法輪功學員家裏騷擾,非法盤問法輪功學員是否還煉法輪功,還進行錄像、搜查, 嚴重干擾了學員的正常生活。被干擾的學員有杜郎口鎮:

劉桂菊、徐公民、劉兆平、張玉紅、李桂喜、李緒華、徐金鳳、靖淑紅、夢金英、劉愛英、崔秀芳、李延平、劉桂平、張紅英、董桂珍、楊存英、李愛華、崔桂英、孫懷喜、崔秀雲、孫蘭英、曲士雲、李維廷、張成瑞、崔秀菊、鄧兆紅。馮屯鎮:鄒希珍、范桂梅、劉春蘭、侯桂蘭、馬洪月、陳英、劉士榮、馬桂海、鄒尚榮、范中珍、鄒尚代、唐思秀、尹風香、朱風娥、王俊青、鄒慶虎、董紅英、史立英、鄒尚文、辛振春、楊延風、侯光金、侯光心、董桂榮、侯光新、董光榮、董廷心、董桂英、李華雲、王桂鳳、史秋環、趙西紅。樂平鎮:崔秀華、劉華、周吉香、焦金英、李桂榮、周吉蘭、郭其英(高集鄉)。

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上午十一點多,茌平縣法輪功學員周吉蘭、劉春華到東阿縣高集鄉張集村散發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惡人構陷,被高集鄉派出所警察抓走。下午二點半多被送往聊城拘留所迫害,其中周吉蘭被非法拘留十天,劉春華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九月六日東阿縣國安科科長趙勇伙、茌平國保大隊隊長馬瑞金等人到茌平縣樂平鎮萬福村法輪功學員周吉蘭家進行抄家,搶走大法書、《九評》資料、播放器、真相幣等,又到茌平縣樂平鎮王營村法輪功學員劉春華家裏搶走大法書等。

九月二十九日下午,茌平縣楊屯鄉派出所所長商景強,帶著四五個警員,由楊屯鄉畢莊村大隊書記帶領,再一次來到該村大法弟子李雪莉家中騷擾,他們沒有任何合法手續,私闖民宅,四處翻看,還打開李雪莉家中的電腦查看。李雪莉當面指出他們是執法犯法,騷擾居民,商景強恬不知恥,蠻橫的叫嚷道:「你說這是騷擾,(以後)天天來!」

九月三十日上午,茌平縣賈寨鄉政府和鄉派出所五人,闖到後寨村法輪功學員賈國友家騷擾,看賈國友不在,就問他八十歲、有病的父親:賈國友幹甚麼去了?之後就走了。

十一月二十六日晚,茌平縣法輪功學員婁保傑在回家的路上被茌平縣信發派出所警察綁架,第二天被送往聊城拘留所迫害。十一月二十六日早上七點多闖入家中非法抄家,搶走打印機、真相資料和其它私人物品。

十二月二十五日,張秀清在東阿縣高集鄉講真相時,被高集鄉派出所警察綁架,當天被送往陽谷縣拘留所迫害。

高唐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被騷擾情況

四月十二號,聊城市高唐縣各個派出所分成六個小組,干擾大法弟子,叫大法弟子在一張紙上按手印,給大法弟子照相,查大法弟子的手機,問家裏用的甚麼網絡,不按手印,就叫警察上前暴力按手印,非法翻東西,特別邪惡。魚丘湖派出所去的有個人叫張明江 ,一個女的警號:148257。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七號,聊城市高唐縣法輪功學員去給孩子辦戶口,被三十里鋪派出所戶籍科趙衍森非法扣留,隨後叫來警察非法詢問,又被指導員朱英超和一個副所長強迫簽字,又到家中照相,逼迫家人在一張白紙上簽字,被家人拒絕,還揚言不簽字就不給孩子辦戶口。

九月十五日上午十點,聊城市高唐縣三十里鋪派出所兩個警察到青島於秀豔家,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說:煉啊,看到屋裏有電腦說:給電腦拍個照,於秀燕說:行,那個電腦是給老頭視頻的。老頭在外面打工。警察又問:你學法輪功孩子受不受影響?我說:不受影響,你可別迫害法輪功學員。警察沒放聲,後來說:我們就是來看看。

臨清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七年遭騷擾或綁架情況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日,法輪功學員馬少傑、祝以燕在臨清陶屯講真相時,遭惡人舉報,被臨清新華派出所綁架,現在被非法關押在臨清市拘留所。後來被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七號,兩個穿警服的警察帶領十幾個便衣,上午十一點左右到了金郝莊村李玉榮家,劉公莊村馬佔祥家,本人不在家。十二點整,他們到了馮楊村劉大菊家,搶走了五本法輪大法書、一個MP5、十幾個U盤、幾十個護身符,她兒子不讓邪惡拿走,被警察掐住脖子呼吸困難,十幾個人慌忙逃走。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臨清潘莊法輪功學員李秀玲在臨清煙店鎮農村發真相資料時,被煙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非法關押在臨清拘留所。後來被放回家。

二零一七年五月以來,據不完全統計,臨清市新華派出所、先鋒派出所、青年派出所、及辦事處工作人員、居委會、騷擾了二十二位法輪功學員,至少包括法輪功學員:馬少傑、趙文英、周俊紅、李桂華、李桂青、李桂君、鄭星、周華、林亞青、李鳳葉、田秀華、李小霞、董鳳芹、王樹梅、崔玉玲、席金生、韓永國、王三姐、史秀君、許金榮。

臨清法輪功學員劉英平、李玉芹、吳秀平、康永、楊玉敏、崔福蘭、盧會、陳夢香、李慶雙、李長桂遭先鋒辦事處派出所、先鋒辦事處政府工作人員及村幹部的騷亂。有的進家就拍照;有的問還煉不煉;有的叫簽名;還有的拿走了大法書籍。

臨清市潘莊鎮派出所警察多次騷擾法輪功學員霍壽春,之前多次叫門沒開,在五月十四日上午叫了半個多小時沒給開門,下午在村幹部帶領下給他們開了門,進來三個警察,其中一個叫魏東力拿著記錄儀,詢問霍壽春還煉不煉法輪功,並要走了手機號碼。另兩個年輕的警察揭下了牆上貼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粘貼和一本台曆、兩個護身符。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上午九點,臨清市法輪功學員遲鳳春、康慶香在老趙莊鎮沈莊村集市上散發真相資料時,遭不明真相的惡人舉報,被老趙莊鎮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到派出所內非法審訊。遲鳳春的家人知道情況後,立即向老趙莊派出所要人,老趙莊派出所所長陳錫文,指導員高海敏均以向市公安局請示為由,拒不放人。並於當天晚上半夜一點半左右,將遲鳳春,康慶香非法送往臨清市拘留所,非法拘留。遲鳳春、康慶香分別被非法拘留了十天。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日八~九點,臨清市國棉居委會盛金勇帶領派出所王姓所長和一男一女對國棉家屬院挨家走訪騷擾,進門問當事人就拿著錄像儀照,女的自己填寫當事人信息表格,最後叫簽字。

二零一七年六、七月份,臨清市康莊鎮法輪功學員被康莊鎮派出所上門騷擾,給法輪功學員照相,包括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被惡黨列入名單,後來不修煉的學員。

臨清市松林鎮派出所三人夥同本村婦女主任王麗君、村幹部王寶增騷擾本村大法弟子楊蘭珍、高振祥、王銀玲、丁桂芹、徐連英、張桂榮。在楊蘭珍家搶走《轉法輪》、小音箱等。在高振祥家搶走《轉法輪》、師父法像等。在王銀玲家搶走護身符、年畫等。其他學員所搜物品不詳。

臨清法輪功學員田秀珍、付桂蘭、董玉蘭、李淑平遭新華辦事處派出所、新華辦事處居委會工作人員騷擾。有的進家就拍照;有的問還煉不煉;有的叫簽名。

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法輪功學員康慶香、李益祿在老趙莊鎮上的集市上散發真相資料時,被老趙莊派出所的警察綁架到老趙莊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其中李益祿因其已經八十四歲高齡,被當場釋放回家,康慶香被送臨清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七日下午,法輪功學員高秀銀被劉垓子派出所警察從家中綁架到劉垓子派出所,問高秀銀還煉不煉法輪功等。

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晚,臨清法輪功學員李樹華、楊慧、程玉英在農村散發真相資料時,因不明白真相的人構陷,被臨清戴灣派出所非法抓捕,於十四日被非法關押在臨清拘留所。楊慧、程玉英於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九日回到家中。

聊城陽谷縣王福良被非法抄家 母親被綁架 夫婦流離失所

二九一七年二月十六日早上八點左右,聊城地區陽谷縣金斗營鄉子路堤法輪功學員王福良家被鄉派出所在金斗營派出所所長陳學春主使下在未出示任何證件的情況下非法抄家。四輛警車十幾人非法搶走有打印機十台、刻錄塔一台、大法書四套、新唐人鍋十七套、線兩捆、法像四張、耗材十八箱、 不乾膠五百百張、講真相卡二十多個、電腦四台、墨一箱、護身符卡片四百百多張、打孔機三台、展板多幅、小冊子多本、切刀一個、訂書機多個、真相幣 五千多元、搶走個人積蓄現金二萬五千七百元,並把他七十多歲的老母親帶到派出所拷問。上高中的女兒和七歲的兒子沒人管。

當天被綁架抄家的學員還有孫金龍、孫金所、宋文環等。陽谷縣金斗營派出所還不死心,後又持棍棒進家查找王福良下落,無休止的對其老母親及其親屬的威脅恐嚇,給家庭帶來極大的心理創傷和壓力。為躲避糾纏,王福良的母親不得已,只有帶著八歲的小孫孫東躲西藏的過提心吊膽的日子。

其它騷擾情況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下午,聊城莘縣魏莊鎮派出所所長,到法輪功學員家,又問需不需要甚麼幫助?都和甚麼人接觸了,家裏用的甚麼網?每個房間都查看一遍,還問家裏有幾個孩子,貼沒貼過標語?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下午,莘縣朝城鎮法輪功學員白希玉、孫愛英老兩口遭警察非法抄家。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有三位法輪功學員開車行至聊城市莘縣張寨派出所地區時,車輛被查扣,三人被扣押,車上大法資料三大包,以及個人的手機、錢等被扣。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東阿縣新城派出所張興明帶五人騷擾大法弟子張傳江,亂翻,搶走電視機機頂盒。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四日,東阿縣新城派出所張興明帶二人騷擾大法弟子申長榮,亂翻,強行抄走手機號。

四、聊城地區遭惡報案例

1、聊城市開發區政法委書記張廷輝遭惡報

聊城市開發區政法委書記張廷輝遭惡報殃及父母中煤毒雙雙死亡。張廷輝,從一九九九年就開始追隨江澤民政治流氓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學員,歷任蔣官屯鎮副鎮長、蔣官屯(鎮)辦事處書記、開發區政法委書記等職務,十幾年來一直參與或幕後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張廷輝的惡行殃及了家人,二零零零年十一月,張廷輝的父母中煤毒雙雙死亡。張廷輝不但沒有醒悟,反而繼續迫害行為,直至招來惡報,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被「雙開」落馬。

2、聊城市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唐華遭惡報

原聊城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綜治辦主任唐華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八號死亡。家人怕說「自殺」引來事端,對外宣稱心臟病死亡。唐華,十幾年來歷任聊城市政法委綜治辦主任、市政法委副書記、市政法委常務副書記(二零一六年離任)等職務,不斷參與、幕後指揮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據《法制日報》二零一二年十二月報導,聊城市政法委自二零零二年就開始用「一票否決」制度的方式,通過取消單位和個人的評選先進資格,逼迫各單位服從政法委的命令,綁架各級機關、企事業單位協助迫害法輪功。唐華遭惡報死亡時六十一歲。

3、聊城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書記等官員遭惡報

聊城市原市委書記張敬濤和原聊城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汪文耀,被當局相關部門調查。張敬濤和汪文耀已退休,仍被當局調查,顯然不僅僅是貪腐的問題,而是因為迫害法輪功遭到了惡報。

司法部原政治部主任盧恩光,籍貫山東聊城陽谷縣,因為年齡造假、學歷造假、入黨材料造假、工作經歷造假、家庭情況造假,被稱為中共「五假幹部」。在盧恩光的升遷路上,二十多個不同層級的中共官員收受賄賂,其中牽扯到聊城市原市委書記張敬濤和原聊城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汪文耀,被當局相關部門調查,遭了惡報。

據報導,張敬濤,一九五零年七月出生,山東沂水人;汪文耀,男,漢族,一九五四年八月出生,山東臨清人。

聊城市一直是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曾經一時作為聊城市主要官員的張敬濤和汪文耀與此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4、聊城臨清一派出所所長遭惡報殃及家人

臨清一派出所所長劉保中遭惡報車禍,夫妻雙亡、殃及親人成植物人。

劉保中和其妻王玲及妻妹瘋狂迫害大法與法輪功學員,在一次酒會上劉保中洋洋得意地對他的同事誇耀自己是如何通過迫害法輪功學員得到上司的表揚,又如何升官發財的。當晚王玲做了一個夢,在一個伸手不見五指的寒冷的冬夜裏,她站在一個三岔路口上,看見其中一條路上有很多高低桿子,上面掛著很多刀砍斧削的齜牙咧嘴的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路邊上的欄杆已經爛了,上面是亂七八糟的破爛,嚇得她出了一身冷汗。第二天,王玲把這個夢告訴了不少人。

兩天後,劉與王玲、王玲妹開著所裏剛買的新車去兜風,行至聊城城郊,車飛速撞向橋頭護欄,立即一片火光,劉保中與其妻王玲當場死在橋下,慘狀目不忍睹,妻妹經搶救後成了一植物人。事後劉的同事都說:「劉的妻子做的夢還真靈,真是報應啊,以後咱們決不能再做對不住法輪功的壞事了。」

5、聊城高唐縣原縣委副書記、政工書記孫慶祿遭惡報被撞死

聊城高唐縣原縣委副書記、政工書記、人大副主任孫慶祿遭惡報被撞死。孫慶祿在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晚在高唐管道街被撞死,同車的高唐縣勞動局局長也被撞死,司機和另一人無大礙。

孫慶祿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以來,緊隨邪惡集團,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辦洗腦班、誣蔑師父、誣蔑大法。最終得到應有的報應。

6、冠縣縣長劉明星遭惡報癌症死亡

冠縣縣長劉明星遭惡報癌症死亡。劉明星,於一九九七年至二零零二年,任山東冠縣縣長,在任期間敵視法輪功,積極執行上級命令,參與迫害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八年,冠縣法輪功學員在縣體育場召開法會,由於外地來冠縣參加法會的人也很多,接站的冠縣法輪功學員在體育場北門路口舉著「接站」的牌子,被當時去縣政府上班路過這裏的劉明星看見。劉明星回到辦公室一問,說是法輪功學員召開法會,劉明星立即給公安局打電話,要阻止法會召開,一會兒,很多警察去了體育場,致使法會沒開成。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劉明星在冠縣任縣長,迫害法輪功很積極,撥款建洗腦班,大會上污言穢語誣蔑大法,致使冠縣上千名法輪功學員被洗腦、勞改、勞教、被迫流離失所等。二零零五年十月,劉明星得肝癌,花一百多萬元換肝,只活了半年時間,於二零零六年五月死亡,年五十八歲,遭現世現報。

7、冠縣電視台女播音員趙曉東遭報

冠縣電視台女播音員趙曉東遭報,灶具無故起火而毀容。趙曉東在電視上攻擊法輪功長達九年,二零零八年奧運前夕,她在家中做飯時灶具無故起火而毀容,做了三次手術還不敢見人,再次上鏡已無希望。

古人講:智者順時而謀,愚者逆理而動。為善者,天報之以福;為非者,天報之以殃。就是說:智者順應時勢而為,愚者卻違反天理而動。做好事的人,上天會回報其以福祉;做壞事的人,上天會報應其以禍殃。至今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官員和公檢法司人員趕快懸崖勒馬,不再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不要去當江澤民的陪葬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