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隊系統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接上文

五、強制洗腦迫害

北京261醫院以藥物、電刑迫害法輪功學員

解放軍261醫院位於北京市海澱區上莊鎮沙河,也是北京軍區精神疾病司法鑑定中心,北京軍區生物技術診斷與治療中心。其中腦三科是收治精神病患者的女病區,全科有醫務人員二十二名。住院作息時間是早六點起床,中午睡兩個小時。晚九點睡覺。門口還有把門的人。

北京261醫院對外是軍隊醫院,實際上就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被綁架的北京法輪功學員拒絕洗腦後,有的就被劫持到至北京軍隊261住院處腦三科,醫生走形式地詢問了幾個問題,便要求強行住院。被強迫住院的一切費用全部讓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自費承擔。

在被強迫住院期間,不法醫務人員對法輪功學員實施「電休克」的迫害,還要費用五百元。而一般的精神病人有的做、有的不做這種治療。此迫害手段是將一個像耳麥樣的東西放在頭上,人一會兒便失去知覺。醒來後異常難受。然後再強迫打針和吃藥。護工透露(醫院要求家屬必須請護工),不吃藥永遠不會出去。旁邊病人透露,此種療法是讓你忘記過去。

正常健康的人被摧殘得身體極度消瘦,全身抽搐,視力模糊,身體發癢,目光呆滯,說話音量變小,坐立不安,耳朵經常能聽到有人說話等幻聽和幻視的感覺。有種說不清的難受,需攙扶才能起床。

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健康的人竟然迫害成一個廢人,給家庭給本人造成難以言表的痛苦,中共的罪惡罄竹難書。

1、中校軍銜的趙新立被關精神病院迫害

趙新立,男,總裝備部八九六零五部隊現役軍官,中校軍銜,於二零零零年二月下旬被關入解放軍二六一精神病院。他被折磨的面目全非,醫生動輒非打即罵,使用電擊,並給他注射藥物,使其極度衰弱,以至看管人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諒他現在也跑不出去了。」 趙新立四二五後始終表態修煉大法,曾表態「生命不息修煉不止」,他是全軍重點掛號的法輪大法修煉者,曾參加二零零零年除夕夜天安門煉功,被抓後從車上跳下立交橋走掉。

中共這種毫無人道的打壓手段連人民軍隊都不放過。據美聯社、法新社及紐約時報等報導,原總裝備部八九六零五部隊解放軍中校趙新立,因不顧中國政府的禁令,繼續公開修煉法輪功,於今年五月二十九日被公安拘捕,並強行送往北京二六一精神病院第三科,以治療為名將他拘禁。該精神病院每天給趙新立注射對精神系統有害的藥物,令趙新立的身體變得相當虛弱。據悉,目前精神病院內,共拘有至少五名因煉法輪功被捕的解放軍官員。

2、李其華老人被江氏親手迫害

江氏還把李其華和錢學森兩位老人作為法輪功的代表人物親手迫害。李其華,男,一九一八年生,原籍湖北紅安,一九三一年參加紅軍,在長征中就跟隨傅連璋做醫護工作。第一軍醫大學畢業,一直在軍隊衛生、醫院系統工作,曾任第二軍醫大學校長,總後衛生部政委,解放軍總醫院院長,立過大功,多次受獎,一九八四年離休。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有幸兩次參加了大法師父在北京開辦的講法傳功學習班。

一九四九年後,李其華成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醫院(北京三零一醫院)院長,著名的醫學專家。一九九八年他在「原則不是科學研究的出發點,科學更需要探索和實踐」的文章中說,三零一醫院的設備和技術水平在全國是屈指可數的,他又有特殊的身份和技能。但老伴卻長期受著病痛的折磨。最權威的專家,使用最先進的特效藥都無濟於事。可修煉法輪功不久,老伴不治而癒,且不再求醫問藥。李老被折服了,也加入了修煉行列,八十多歲的老人也煥發了活力。所以他由衷的認為法輪大法是更高的科學。實踐是檢驗真理的標準,對修煉之事不應抱有任何觀念和偏執情緒。

李其華老人的文章結尾寫到:「我苦苦追求、探索、思考一生中的許多重大問題,人生觀、世界觀的問題,醫學中生命科學的問題,社會科學的問題,都在《轉法輪》一書中迎刃而解了,而且從我得法以後,再也沒有動搖過。因為我的思想境界可以說來了一個昇華和提高。其實還不只是我一個人這樣,就我所知,我所在的北京老年學法組,人均年齡七十多歲,八十歲以上者就有好幾位,許多是被稱之為「老革命」、「老幹部」、「老科學家」、「老教授」的高領導和高知識階層,這些人也都不是盲目的、不是頭腦簡單的,而是經過認真思考後,走進修煉法輪功隊伍裏的。他們也是和我一樣,在古稀之年才得到李洪志老師的大法,都感到太幸運、太有緣、太珍貴了。同時大家也都有個心願,願我們的老戰友、老同事、老領導;願我們的中年一代、年輕一代,少年一代,也都能放下常人中「僵化了的觀念」、「固有觀念」,排除各種障礙,細心靜氣地讀一讀《轉法輪》,煉一煉法輪功,然後自己再想一想,我們這些老者說的是否有那麼一點兒道理;想一想,大法對我們的精神文明建設到底是有益還是有害。」

為此,運動伊始,江澤民就把李其華老人當作「晚節不保」的典型,點名道姓的侮辱並責令總政治部造謠惑眾,洗腦迫害一位歷盡滄桑的老人。誰正誰邪心如明鏡,如何面對自有道理。但是江澤民迫害手段之慘烈也是人所難以想像的。

3、海軍總醫院主管藥劑師,被當精神病人強灌藥物

李秋俠,女,解放軍海軍總醫院主管藥劑師、副師級文職軍官。於一九九五年起修煉法輪大法,身上的疾病不治自癒,人也年輕了。她在工作中任勞任怨,一絲不苟,連年被評為「先進工作者」,在同事中有很好的口碑。因不放棄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八月,李秋俠和王寧被單位看管在北京南郊的一所部隊農場,被迫參加思想轉化學習班,失去人身自由幾個月之久。這可能是發生在北京地區的最早的洗腦班之一。

二零零零年二月二十日,她和王寧在街心公園煉功時被公安非法拘捕,單位接回後很快將她們轉移至江西的兩個軍用倉庫迫害。王寧面對人們的諷刺、誤解、異樣的眼光和難耐的寂寞,坦然無畏、堂堂正正,硬是把一個團一千多官兵的觀念給正了過來。回北京後,王寧卻被單位非法開除公職,每個月領取三百餘元的失業保障金,她的丈夫非常反對,女兒正在上大學,當時生活十分艱難。

李秋俠多次頂住了來自軍隊、單位和家人的巨大壓力,一直表示堅修大法,於六月二日被單位送進解放軍二百六十一精神病醫院精三科進行治療。醫院不准任何人包括親屬探望,醫生鑑於李秋俠出現「幻視幻聽」(修煉人普遍存在的超常狀態)、半夜起來煉功等表現,執意認定這是法輪功引發的精神病並使用影響神經系統的藥物進行治療,

二零零零年六月四日,神智清醒懂醫懂藥的李秋俠從部隊農場被強行送至解放軍第二六一醫院精神病三科,開始了「精神病」「治療」。李秋俠說:「我沒病」,醫院楊姓醫生受邪惡操控說:「精神病人都說自己沒病,煉法輪功就是偏執,就是精神病。先治療三個月。」從此每天強制給她服用大劑量的鎮靜、安定、抗抑鬱藥(共十三片),李秋俠不配合,就把她綁在柱子上,把藥研碎用鼻飼管灌下去。有一天上廁所,她發現大便中有粉色,白色的東西,仔細看後確定那居然是一粒一粒的藥片,頓時她感到一陣暖流通透全身。在醫院李秋俠每天晚上堅持煉功,為懲罰她,把她綁在椅子上,在太陽穴扎針通電,實施電針摧殘。

李秋俠到二六一醫院後,每天早晨主動把病房、衛生間、走廊、活動室打掃乾淨,洗碗、倒垃圾,向患者講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受到護士和病人的讚揚。兩個月後,迫於國際和國內大法弟子向醫院講真相的壓力,醫院放李秋俠出院。二零零九年九月,李秋俠再次被綁架,並非法勞教二年。

4、沈昌國在部隊被強制洗腦

現年四十七歲的沈昌國,一九八六年參軍,一九九一年七月從中國人民解放軍西安通信學院畢業後分配到總參通信部第一通信總站第十通信團工作,上尉軍官。二零零零年八月,因修煉法輪功受迫害,被迫轉業到四川省武勝縣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簡稱發改委)任公務員、辦公室主任。現從事物價監督檢查工作。

一九九四年七月,沈昌國在部隊喜聞大法,努力按「真、善、忍」的要求在方方面面做一個好人。工作上勤勤懇懇,嚴以律己,不計個人名利得失,每遇部隊評功評獎時,就主動退出,把名額讓給同事。在一九九八年長江流域發生大洪災時,沈昌國以不計名的方式捐了一千元,相當於當時兩個月的工資,是單位捐款最多的。

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深夜,部隊召開了緊急電話會議傳達了軍委的「不准黨員與軍人煉法輪功」的通知,率先在軍隊開始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打壓。沈昌國和團裏幾位軍官法輪功修煉者被隔離式的「禁閉」,每人由兩個幹部戰士二十四小時守護著,形影不離。那時,通信團、通信總站還組成了浩大的「幫教」、「轉化」領導小組。白天黑夜輪番的對他們進行「轉化」。

一年多的「禁閉」與「政治思想改造」結束後,沈昌國與其他修煉法輪功的軍官被安排轉業、復員。到了地方單位,又被關進看守所,被刑事拘留三十七天。之後「取保候審」、「監視居住」,單位不讓上班,且停發工資八個多月。

二零零零年中國新年,沈昌國還在部隊被關「禁閉」期間,他的父母因承受不了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真善忍」民眾的打壓和對自己兒子的迫害壓力,憂憤交加,相繼離開了人世。

被轉業到四川省武勝縣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簡稱發改委)任公務員、辦公室主任。現從事物價監督檢查工作。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十日,沈昌國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寄出控告書,控告一手發起對法輪功滅絕性迫害的罪魁禍首江澤民,要求依法對江澤民的犯罪行為予以立案偵查、提起公訴,追究其迫害法輪功善良民眾、禍亂人類道德、踐踏國法的刑事責任、並予以法律制裁。

5、佳木斯市二二四醫院青年軍醫遭強制轉化洗腦迫害

江海濤,男,黑龍江省佳木斯市二二四醫院青年軍醫。大學畢業以後,江海濤一直在二二四醫院從事X光、CT診斷工作。由於長期工作在放射性環境,為改善自己的身體狀況,一九九九年之前江海濤選擇了修煉法輪功。修煉一段時間後,很快變得身心輕鬆,精力充沛;在工作和生活中更加淡泊名利,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要求自己,真正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與祥和。

然而自一九九九年七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不幸的災難不斷的降臨到二二四醫院的法輪功學員身上。

二零零一年除夕之夜,由中國政府一手策劃導演的「自焚偽案」通過中央電視台向全國播放,作為一個善良的人、一名有良知的醫生,江海濤不再沉默,他向領導如實地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以醫學常識揭露自焚疑點(重度燒傷瘡口必須暴露,決不能層層包裹;氣管切開幾個月難以說話,而小思影卻四天就能唱歌?……);麻醉師王紀平也站出來闡明大法的真實性;結果這番真誠告白引來了軒然大波。二二四醫院將此事層層上報,很快各級部門都來人做工作,對江海濤、王紀平一次次軟硬兼施。歷史在重演,僅僅因為信仰「真善忍」,江海濤、王紀平就遭受到從思想到生命能否存在的威脅,中國曆次的整人運動帶給人民的從來都是心靈的扭曲和整個民族的浩劫。

二零零二、二零零三兩年間,二二四醫院違背常理、道德,兩次讓江海濤強行轉業;同時在麻醉師嚴重短缺的情況下,又強迫麻醉師王紀平轉業。後來,在他們本人不知道的情況下,授意幹事李喜非法代替兩人簽字,並將他們的檔案強行打到地方。

二零零四年九月三十日,王紀平夫婦因發放大法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期間王紀平曾走脫;瀋陽軍區將此事作為大案來佳市蹲點,懸賞十萬抓捕王紀平;二二四醫院配合佳木斯市公安局唆使醫生、護士多次參與監視、跟蹤法輪功學員,造成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王紀平再次被抓並被帶回瀋陽軍區,非法勞教三年。

自王紀平被非法抓捕後,瀋陽軍區繼續派人到二二四醫院蹲點,要綁架江海濤,連江海濤的妻子王鵾(法輪功學員,佳木斯大學教師)的行蹤也不放過。江海濤夫婦由此被迫流離失所。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六日,即正月初八,佳市安全局、市公安局陳萬友、瀋陽軍區聯勤部保衛處王某等以抓殺人犯、通緝犯為名,使用各種手段追查到江海濤夫婦的租房,抄走電腦、打印機等物品後,將江海濤妻子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後被放回);而將江海濤被非法關押在瀋陽軍區聯勤部看守所,由瀋陽軍區及二二四醫院派人強制「轉化」洗腦。

6、北京軍樂團黑管演員拒絕不放棄信仰被強行轉業

繆偉,男,十五歲時加入軍樂團,是北京軍隊軍樂團一名黑管專業演員。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軍樂團他鑽研業務,一直是樂團的培養對像,準備提幹。「七﹒二零」後,繆偉在軍樂團也多次受到各種形式的迫害。二零零零年,繆偉被綁架到軍委舉辦的洗腦班,地點在國防大學。當時被關押的有總政直屬單位的四名法輪功學員,每位學員都配有三個從全軍調來的所謂知名「專家」來給他們洗腦。由於繆偉堅持修煉,後被迫轉業到北京海澱區文化館。

繆偉轉業失去了原來的軍人工作生活條件和軍隊前程,妻子不理解,提出:「要修煉法輪功,就只能是離婚」。繆偉選擇了修煉,並把所有的財產、房子、寶馬車全部留給了前妻,淨身出戶。繆偉在海澱區文化館是被大家稱讚公認的好人,工作認真負責,鑽研業務,凡是掙錢多的機會,他全部讓給別人,大家不願意幹的苦活累活繆偉主動去做,從不幹私活。在上級領導的眼中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八日,海澱區文委和文化館以通知「開會」為名,誘騙綁架繆偉到蘇家坨「海澱區法制教育培訓基地」洗腦班,每天至少五個人看管和強制轉化,限制睡覺;九月二十二日繆偉被綁架到海澱區看守所,十月二十一日以「取保候審一年」放出。當日看守所預審帶著繆偉出來對家人說:繆偉現在是「取保候審」一年,一年之內隨叫隨到。

六、強制轉業等經濟迫害案例

1、遭冤刑酷刑,身心受到極大傷害

劉慧江,男,原總參二部天津局正營職參謀。劉慧江在軍隊曾被評為「先進青年標兵」、「學雷鋒標兵」,立過兩次三等功。劉慧江於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嚴格要求自己,清正廉潔,不以權謀私,不貪不佔,工作成績出色,被領導評價為「德才兼備」,被下屬稱為「好領導」。就是這樣的好幹部,卻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遭受了巨大的苦難。

二零零二年三月二十日,劉慧江在北京出差乘坐出租車時,向出租車(車牌號京 B5021號)司機朗京生講真相,被其誣告,北京當地警察將劉慧江抓到北京某派出所,後被軍委六一零 和總參政治部、總參二部政治部及總參二部天津局的相關人員接回,關押在天津某地隔離審查,強迫轉化。軍委六一零 人員於七月底八月初進行所謂「轉化」驗收;當年十二月開始,總參二部主管政治工作的副局長韓某某、主管副局長武某某、局長豐某某、總參二部天津局政治部主任宋某某、總參二部政治部副主任蔡某等,以及總參政治部派來兩名「專家」(一名是「自然科學家」石某、一名是「社會科學家」姚某)對劉慧江輪番實施近兩個月的洗腦、施壓、威脅,最終逼迫劉慧江復員「自主擇業」。

劉慧江回到地方後沒有放棄信仰,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十日,劉慧江和妻子萬舒平在法輪功學員家學法時,被天津市警方綁架,劉慧江被河東區法院判刑四年,後被關押到天津濱海監獄。在濱海監獄遭毒打、戴手銬腳鐐嚴管、限制姿勢坐小凳致臀部潰爛、不讓睡覺、強迫勞動等折磨,劉慧江身心受到極大傷害,精神上也出現問題。

2、中尉軍官出現在府右街,被停工作,撤軍銜、隔離關押

劉會民,男,原北京軍區六十五軍某部中尉軍官。一個年輕有為的軍人,煉大法後身心受益。他萬萬沒想到,一九九九年四月份天津卻發生了抓捕法輪功學員事件。他想:這麼好的能使人道德回升,對社會、對人民、對國家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高德大法怎麼會遭到迫害?這麼偉大的佛法我們有責任維護他、證實他;既然我是軍人,為甚麼不能堂堂正正的向中央領導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劉會民身穿一身嶄新的軍裝來到了北京。他說:我穿軍裝的心意,就是告訴人們:各行各業包括軍隊都有修大法的,就是因為法輪大法太好了。

一個身穿軍裝的中尉軍官出現在北京城中心的府右街,觸及了一些人的敏感神經。一個「便衣」冒充法輪功學員和他套話並偷偷錄音;高處的兩台攝像機對著他站立位置照了一天。四月二十八日,中央軍委向全軍轉發劉會民的像片和錄像帶,尋找穿軍裝去北京上訪的軍人;六十五軍在司令部作戰室緊急召開團級以上幹部會議,播放偷拍的上訪錄音、錄像;軍政治部保衛處下發通知查詢。當時劉會民正好在單位值班室值班,記錄完通知後,為了不牽連別人,他如實把上訪的目的、想法向本單位領導做了真實反映。當天下午劉會民即被強行停止工作,上交軍銜、領花,隔離關押審查,開始長達六個月的迫害。

開始把他關在一個屋子裏,三個軍隊幹部看管,與世隔絕,不讓見本單位任何人,白天黑夜不讓回家。部隊還和當地公安組成聯合調查組調查。一個多月後,又將他秘密轉押當地赤城縣一個炮團關押,每天送政治處保衛股進行洗腦,逼迫看誣蔑大法的錄像,軟硬兼施,恐嚇、威逼,每天最長達十六個小時。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迫害加重,還把他的妻子兒子綁架關押。長時間紅色恐怖的高壓,給他精神和身體造成極大的摧殘,但劉會民沒有放棄信仰。最後部隊有關官員為保住自己的前途和利益不受影響,造假材料層層上報。一九九九年十月,劉會民被強制離開軍隊,與家屬遣送回老家。

3、原海軍航空兵軍士長自述十餘年遭受的迫害

張勝齊,現年四十五週歲,原籍河北省鹽山縣人。原是海軍航空兵某部軍士長,因堅持修煉法輪功,於二零零零年五月被迫轉業到山東省萊陽市。從一九九九年法輪功開始遭受迫害到今天,已經十八年多了,期間,經歷人生的生離死別、酸甜苦辣,對人生、對這個社會,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因為堅持信仰法輪功,先後遭到被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被迫轉業、被非法通緝、流離失所、遭受暴力綁架、非法關押、被銬在死人床上二十多天、酷刑逼供、非法勞教三年、被掠奪財物和非法剝奪出入境自由等等迫害和不公正的對待。

張勝齊,一九九七年春天在部隊接觸的法輪功,那時在部隊學法輪功的人很多,業餘時間大家經常在一起切磋交流。變化最大的是,通過煉功,把吸煙、喝酒等不良嗜好都戒掉了,脾氣也變好了,而且都能按真、善、忍的要求自覺來做一個好人。

那時部隊幾個修煉法輪功的不是技術骨幹,就是先進個人,而且都很喜歡幫助別人,所以部隊官兵都對法輪功評價很高。記得一九九八年南方發大水,部隊號召按工資比例捐款,法輪功修煉者都捐出了幾倍的捐款。那時部隊還有一位師級領導也煉法輪功,他每次到連隊檢查工作,都公開表示:煉功人不喝酒,一切從簡,四菜一湯,和官兵吃一樣的飯。部隊官兵都說,如果人人都煉法輪功,國家也就太平了。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事件,儘管整個上訪過程非常和平、理性,而且也得到了某位國家領導人的開明處理,同時贏得了國際上的一片讚譽。但四二五過後部隊的政治氣氛卻緊張起來了,並出現了許多謠言。同時,對我們幾個法輪功修煉者限制了人身自由,出門有人跟著,並停止了我們一些比較重要的工作及待遇。

接下來就是各級領導找談話,並以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為由,強迫放棄對法輪功的信仰。當時,張勝齊等聯名給中央軍委寫了一封信《修真善忍 做新時代的合格軍人》,信中陳述了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修真善忍與軍隊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不相違背,並闡述了修煉法輪功後的身心變化。但是部隊很恐慌,並特意安排了一名海軍少將王副政委來「做工作」。師政委於佔基多次所謂的談話,並恐嚇、欺騙稱:「部隊一位老將軍××都寫保證書說不煉了,你再不寫保證書,我們就要強制處理你。」一天,團政委找談話提到,政委的家屬也曾經煉過法輪功,身體得到康復。談話間,他無意中透露了一個消息:處理法輪功是當時軍委主席江××的指令,並且透露處理法輪功的文件都屬於秘密傳達,看完後就地銷毀。當時法輪功學員奉勸他:迫害法輪功是錯誤的,將來肯定有個說法,希望你把秘密文件收藏好,作為證據,將來別承擔歷史責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前,團部軍務參謀呂衣戰給張勝齊傳達了一份所謂的調令,聲稱因工作需要,被調往異地,立刻動身;因調令上的職務、名字都寫錯了,所以被他拒絕服從。但張勝齊卻因此被綁架到團部,遭到一個多月的行政看管。當時部隊被非法關押的有八、九個人,每個單位都派九人輪流看管,每天強迫看編造的假新聞,最後逼迫上交大法書籍。

二零零零年五月,當時部隊修煉法輪功的有九人被迫轉業到地方,分別是:山東榮成的上尉姜全福;山東鄒平的中尉鄒慶峰;山東濱州的上士張國峰;湖南株洲的中尉江中余;江蘇洪澤縣的軍士長許學來;河北黃驊的中尉程新林;河北石家莊的專業軍士靳文勇;河北邯鄲的中尉王海潮和我。張勝齊和王海潮轉業到萊陽,其他人回到原籍。後來,張勝齊被非法勞教迫害三年,王海潮、程新林被非法勞教兩次,每次三年,程新林的妻子也遭勞教迫害,夫妻二人失業在家,靠蹬三輪車為業,生活極為困苦。還有一位軍人家屬叫王桂芝,在萊陽市西關聯中教學,是全國優秀教師。因修煉法輪功,身為優秀飛行員的丈夫龔永波被迫停飛,轉業到地方。二零零零年五月張勝齊被轉業到地方後,當地民政局只發放兩萬元人民幣被迫自謀出路。

4、北京軍區某軍分區司令部通信科科長被強制轉業

楊萬明,曾任北京軍區某軍分區司令部通信科科長。因江澤民發起迫害法輪功的運動而被迫轉業,在內蒙古呼倫貝爾市移動通信分公司工作。楊萬明為人正直、善良,修煉法輪功後,按「真善忍」標準做人。無論是在部隊還是地方工作,都多次被評為先進。

楊萬明一九七七年入伍。在部隊期間,由於部隊所處高寒地區,其間患有胃腸炎、胃潰瘍、胃出血等多種疾病,入伍前還患有先天的灰指甲、脫肛的疾病,這些疾病折磨著楊萬明,使他每天生活在痛苦中。尤其那個脫肛症,非常痛苦。

楊萬明入伍後,曾在一家軍隊醫院手術治療過,當時見好了,但後來還是常有脫肛的症狀出現。這種痛苦一直伴隨其在部隊的生活和工作中,由於部隊工作緊張忙碌、機關工作經常迎來送往,因此胃病由胃潰瘍慢慢的轉變為胃出血,曾先後兩次由於胃出血而昏倒在辦公室的沙發上,送到醫院進行搶救。疾病令楊萬明痛苦不堪,吃東西都要挑著吃,水果及冰、冷、硬的食品都不能吃,吃了就會導致胃痛、胃出血。

一九九七年底,楊萬明休假時回老家看望母親,那時楊萬明的母親在修煉法輪功,看到每餐只能吃一個雞蛋黃的兒子,母親就讓兒子修煉法輪功。就這樣,楊萬明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也跟著母親煉起了法輪功。

法輪功是佛家上乘修煉功法,對一個人的改變非常的快,而楊萬明煉功僅有一個多月的時間,他身上的疾病不翼而飛。楊萬明簡直不敢相信,困擾他多年脫肛、胃出血、灰指甲的病狀都好了,而且人也非常的精神。因為部隊中很多人都知道疾病對楊萬明的困擾,當時他周圍的人群中都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因此楊萬明每天早晨不間斷地到煉功點煉功,當時在公園裏,一個中校軍官很令人矚目。

由於楊萬明的各種疾病沒有了,他對工作更加積極、兢兢業業,在通信科長的專業崗位上,很快成為部隊科技練兵的帶頭人,由於完成工作任務出色先後兩年(九七年、九八年)被北京軍區評為通信工程建設先進個人,受到部隊領導的高度評價。因此多次成為部隊黨委欲提職務的選拔對像和後備人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後,楊萬明為堅持對「真善忍」真理的信仰,勇敢的在部隊機關裏站出來為大法鳴冤,以親身經歷洪法。然而,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魔掌深入到部隊,命令部隊一律不准有人煉法輪功,誰煉法輪功就立即復員轉業。

楊萬明被確定轉業之時,機關領導都在力爭保楊萬明不讓其轉業。因為楊萬明在機關工作業務技術精、吃苦能力強,經驗豐富,不僅工作成績突出,而且連年被評為先進個人。但是機關領導無論如何的想保護他,都無濟於事。

5、司令部作戰處長雜病康復,廉潔奉公

方志文先生,原南京軍區司令部作戰處長,上校軍銜。

方志文先生出生於農村,兄弟姐妹六個,自幼家境貧寒,年輕時就身患多種疾病:胃病(胃竇炎、胃潰瘍、胃下垂、胃痙攣、胃出血),牙病,肛腸病(肛裂、脫肛、痔瘡等),關節炎,偏頭痛,蕁麻疹,腎炎,肝炎等。參軍後雖然各方面條件逐步改善,飲食、鍛煉、治療保障都跟得上,但身體狀況一直不好,身心壓力非常大,吃不香、睡不眠,工作精力不支,活得很累。

幸運的是,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在本部一位病退的領導介紹下,方志文看了《轉法輪》等大法書籍,並開始跟其他人一同到軍區機關大院操場煉功。不知不覺中,他的身體變好了。煉功前他身體弱到夏天不敢吃西瓜,煉功後冬天敢吃冰棒了!他切身體會到了無病一身輕的感覺,從此精力充沛,正常上班和頻繁的加班加點都能應付自如。至今二十多年了,他再沒看過一次病,為國家和軍隊節省了數目可觀的醫療費用。

煉功後,方志文自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約束和規範自己的言行,努力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不貪不佔,乾淨做人。作為大軍區高級機關主要部門處長,下屬有十幾個軍級以上機關業務處,分布於六個省市,但他從沒有利用崗位和其他條件去拉關係、搞交易或為親朋撈好處;也從不因私使用公車,即使家裏裝潢、來親訪友也沒有向部隊、單位求派過一次車;他數次參與保障軍區、總部、軍委領導下部隊視察,參與組織多種大型的會議和活動等,也從沒有利用職權之便謀取私利。

在任處長期間,方志文曾被輪崗到海防部隊代職副旅長十個月,他沒有接收過一份海產品或土特產品,沒有要過配備的公勤人員。不僅如此,他還把自己享有的生活、通訊等補貼費用六百元全部捐給了「安徽省希望工程辦公室」,把就餐補貼的四百元交給機關食堂買抽油煙機。在法輪大法遭到污衊、栽贓後,軍區機關曾派人到他代職的部隊調查,那個部隊領導和機關人員對他的人品及清廉等都給予了充份的肯定,並且說「要像他這樣的領導就好了」。

出色的工作,廉潔奉公的作風,贏得了各方的肯定,方志文先後受到過軍區多次嘉獎。因堅持修煉大法,被南京軍區逼迫於二零零零年強制復原。

6、只因去天安門和平表達心願,被開除軍籍、學籍

薛巍巍,女,北京某部隊軍人,北京大學遙感所九八級博士生(部隊委培)。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與丈夫一起去天安門和平表達法輪功真實情況,被警方抓捕後關押在清河看守所,後將薛巍巍押送回原籍濟南,非法拘禁四個月,其中頭三個月不許出房門一步,當時她已懷有身孕。後被部隊開除軍籍、黨籍,隨後北京大學將她開除學籍。二零零八年奧運會前,薛薇薇夫婦被刑事拘留一個月。薛巍巍丈夫賈守新,研究生畢業,中國科學院電子所副研究員。

七、株連迫害家屬及上下級

據一位了解法輪功真相的軍人講,他所在部隊教導隊的一位幹部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他將大法書籍埋在地下,被發現後,書被從地下挖出沒收,該學員被非法勞教,甚至連他的上級也被勞教的勞教、降職的降職。法輪功問題在部隊是個很敏感的問題,認識上比較極端。

大陸軍隊政治打手威逼士兵誹謗大法 拒絕者遭開除,一九九九年之後孩子所在部隊要求所有官兵在污衊大法的徵簽單上簽字,如不簽字,當即開除軍籍回家。

1.堯榮宣被強迫復原 隨軍隨隊的前妻與兒子遭株連

堯榮宣一九八三年十月參軍,先後在雲南原十一軍三十二師步兵九十六團(並於一九八四年參加老山者陰山地區作戰)、十四集團軍炮兵旅服役,一九九二年六月自願由昆明調入艱苦的西藏昌都軍分區高寒山區服役,一九九七年任邊防四團副營職財務股長,上尉軍銜。多次受各級嘉獎、立功。

一九九八年四月修煉法輪功後,嚴格按「真、善、忍」的理念做人,不斷提高思想道德品質,不貪不佔,為團隊當家理財解決實際與棘手問題兢兢業業,成為分區領導要求機關幹部學習的榜樣;同時煉習五套動作優美舒展的法輪功功法,祛病健身,使以前的咽炎、風濕、慢性腸胃炎、流鼻血(一流就難以止住)等多種疾病痊癒,以更健康的身體更充沛的精力投身部隊建設。深受部隊上下各級表揚、好評與肯定,並作為後備幹部培養。然而江氏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八月堯榮宣卻被軍隊作強制復員處理,隨軍隨隊的前妻與兒子也一同回家。前妻回家後一直沒有安置工作,經濟極其困難。她在遭受巨大的打擊與承受並在遭受一次又一次的冤獄仍不放棄對「真善忍」信仰時,強制與堯榮宣離婚。

部隊於一九九九年九月作出強制復員處理後,堯榮宣被迫於該年底提前回家,二零零零年七月初上北京為大法鳴冤,後被部隊知曉,七月底被接回部隊後,九月底回到地方。

2.軍隊家屬煉法輪功被強迫離婚

成海燕女士一九五五年二月四日生,原江蘇省物質集團輕紡公司經理。一九九八年初開始修煉法輪功,在閱讀《轉法輪》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交流中,越來越體會到法輪功是性命雙修的高德大法,期間出現了許多不可思議的神跡。

成海燕剛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時,「真善忍」三字曾貼在眼前三個月,改掉許多不良習慣。因在兄弟姐妹中排行最小,養成了任性的犟脾氣。得法後,一看到「真善忍」三個字,隨口要吐的痰咽了回去;隨手扔出的紙屑揣進了兜裏;大聲頂撞的話含在了口裏;要闖的紅燈停住了腳步……無形的約束力,明白了甚麼事該做、甚麼事不該做。一次曾去銀行存錢,營業員把一萬元寫成了十萬元,回家發現後即轉回銀行糾正,營業員千恩萬謝,成海燕告訴她是修「真善忍」大法的,不是自己的東西不會要。

迫害發生後,從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被南京後宰門派出所非法拘留,到二零零一年九月十九日被徐州青年派出所非法拘捕,又到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被家人保釋,近十年時間裏,成海燕經歷了中共政法委公、檢、法的所有司法程序,見證了中國法制社會執法違法,為所欲為,比比皆是。

成海燕和丈夫結婚二十年,為了能支持丈夫能在部隊安心工作,她放棄了三次出國機會。在修煉法輪功以前,因丈夫長期在野戰部隊工作,成海燕在懷孕、生孩子、育子或者自己生病、孩子生病,需要丈夫幫助時,他都不在身邊,都是她一人獨自承擔。結婚二十年,累計在一起生活的時間還不到二年,這在一般人來講是很難承受的,心裏總有怨氣。但修煉法輪功後,師父要求做甚麼事都要為別人著想,成海燕不再把這看成痛苦,為了丈夫能在部隊安心工作,她不再計較和嘮叨這些,幫助他安排好家裏的事情,不讓丈夫分散精力。丈夫不能不感歎「軍嫂要是都能修煉法輪功就好了。」

而江澤民手下的軍隊頭目,為了維護小集團的一己私利,對部隊下命令:凡是家屬煉法輪功的部隊人員,要麼離婚,要麼離開部隊。當時成海燕被迫接受離婚,完全是為他考慮,為了能使他在部隊正常工作,讓孩子能有正常的生活環境,而忍痛割愛,但這並不等於法輪功學員承認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

3、第一軍醫大學法輪功學員嚴成碧遭迫害

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總後、總政派人來軍醫大檢查驗六一零辦公室」的「洗腦成果」,對七個所謂的重點人員要一個一個地單獨見面。軍醫大附屬南方醫院退休幹部嚴成碧,曾患原發性血小板減少性紫癜,多方醫治無效,一九九七年十月開始煉功後,效果顯著,即停止一切中西醫治療,身體狀況越來越好。這次她不願配合邪惡,決定不和他們見面,到外面租房住了幾天。在這期間,學校派人翻天覆地地到處找她,親朋好友的家全查了,保衛處按照她最近撥打移動電話聯繫過的電話號碼和傳呼到處查問,威脅她在本校讀博士的女兒(不煉功),找不到她母親就不讓她畢業。四天後,她為了減輕家人的壓力,在學校領導向她的子女保證只要見到人就行,不追究的情況下,與總後、總政來的人見了面。

六月初,單位領導又找嚴成碧談話,要求她再寫材料,並拿出一個提綱,要她按要求寫,還說要找個地方找個人陪著寫。她再一次離家出走,在外面住了半個多月。這一下,軍醫大又炸窩了,因為總政的人還等著重新驗收,總後的人乾脆就沒有走。這次不僅重複上次的搜索及對家人的威脅,而且範圍擴大,遠至重慶的老家、新疆的弟弟家,近至幾乎一切與她有聯繫的人,並動用當地公安挨家搜尋。據說光去北京天安門尋找的就有二十多人,並帶有警勤連的戰士,以備找到後把人抓回。嚴成碧最後被迫又去面對他們,被軟禁在醫院病房二個多月,達到了他們罪惡的目的後,才被放出。據說這次找人花費七十多萬元。在被軟禁在醫院病房期間,由於不能學法煉功,嚴成碧舊病復發,身上又出現紫癜,醫院每週一到二次給她檢查血小板,但不告訴她結果。事後得知檢查結果每況愈下,由4點4萬/mm3 (正常人10─30萬/mm3 ),到2.2萬/mm3,最後到1.2萬/mm3,他們竟不顧人的死活,加緊逼迫其放棄修煉,學校、總後的幫教班輪番上陣迫害。

八、軍隊系統遭報

跟隨江集團迫害法輪功 徐才厚等七十人遭惡報

出生於遼寧瓦房店的徐才厚,從一九九九年九月至二零零四年,先後擔任中央軍委委員,總政治部常務副主任、中央軍委紀委書記、總政治部主任;二零零四年後,任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中央軍委副主席等職務。成為當時的當權小丑江澤民的得力幹將,被視為「江澤民在軍中最愛」,是江澤民集團在軍中代言人,捲入薄、周政變。

徐才厚不折不扣地執行著江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迫害軍隊中的法輪功學員。解放軍總政治部負責中共給軍人洗腦、控制軍人的思想,是中共寄生在軍隊身上的附體,從政治上貫徹執行江氏集團的迫害命令。徐才厚主掌中共軍隊期間,各地軍隊醫院大量參與活體器官移植的罪惡備受國際矚目。以中共軍隊後勤部為首的軍隊系統層層開動,開動中共建政以來形成的活摘器官系統,開始按照迫害元凶江澤民的意願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達到其「肉體上消滅」的迫害目的,而販賣器官成了一條被江澤民默許而鼓勵的軍隊生財之路。

有報導稱,中共盜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大規模活摘從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六年進入高峰期。據悉,中共軍隊通過獨立的後勤系統、武裝保衛、交通運輸、情報保密、醫療設施主導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和移植產業,控制了中國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移植源。

解放軍總參謀部直接參加迫害法輪功,作為軍隊的指揮系統,在迫害法輪功中同樣起著極壞的作用,把其擁有的情報、間諜和軍事技術用於迫害法輪功,包括收集所謂的「法輪功情報」,監聽國際通訊,組織針對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的暗殺活動。解放軍總後勤部是活摘器官的核心管理機構。此外,軍隊走私活人販賣活體器官。

徐才厚,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五日遭惡報落馬被中共調查;六月三十日,被開除黨籍處分,移送最高檢察院授權軍事檢察機關處理;七月三十日,徐被開除軍籍、取消上將軍銜。二零一五年三月十五日徐才厚遭報應癌症身亡。

郭伯雄,副國級,中共前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軍事委員委副主席,上將軍銜。曾多次參與迫害,二零一六年七月遭惡報被判處無期徒刑。

國際社會的許多調查表明,在江澤民及後來的郭伯雄和徐才厚領導下的中共軍隊,在強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罪行中起著特殊重要的作用,是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主要幫兇。

原武警部隊司令員王建平涉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而遭惡報落馬

據明慧資料記載,中共軍隊醫院和武警醫院及其總後勤部是執行江澤民屠殺命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做移植的核心機構。

另據中共公開資料顯示,王建平,原籍遼寧撫順市,落馬前任中央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長期以來,王建平一直追隨迫害法輪功元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王建平還是原中共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目周永康的親信和幫兇,在中共政法委武警系統內部任職並深居高位。二零零零年至二零零九年,他曾先後任武警部隊副參謀長、參謀長,在二零零九年至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王建平先後任武警部隊副司令員,司令員職位。王建平必將為武警系統醫院參與法輪功學員活摘器官罪行負責。

谷俊山,前中共軍方總後勤部副部長,中將軍銜。谷追隨江澤民、徐才厚等人迫害法輪功,涉嫌參與「強摘器官」罪行。 二零一二年遭惡報落馬,二零一五年八月被判死緩。

善惡有報,如影隨形。據統計,軍隊系統有大量高官被以反腐的名義落馬拿下,包括軍委及總後,其背後深層的原因都是參與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被查處。軍隊系統遭報附後

九、結束語

綜上所述,自迫害發生以來,軍隊系統受江氏犯罪集團和中共及軍隊特務組織六一零操控,總參、總政、總後、海、陸、空、二炮、武警及各大軍區,幾乎人人表態,人人過關,對修煉法輪功者,如臨大敵、層層包保當作政治敵人,株連領導及下屬和家屬,強迫洗腦、表態、並所謂的考核驗收,強制轉業、復員,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直接送軍事法庭非法勞教或審判。軍隊六一零恐怖組織還層層下達迫害指令,對轉業地方工作的法輪功學員,兩年內若繼續堅修大法,仍要追究原軍事單位及領導責任,因此,自上而下,為保烏紗帽,軍內邪惡集團的各級頭目在迫害密令下,部份參與人員對迫害法輪功學員使盡百般花招,不遺餘力。而且軍隊和地方六一零恐怖組織互相聯合,對法輪功學員判刑、勞教、辦洗腦班,停發工資、收回住房、身心摧殘、威脅、恐嚇、利誘、拉攏、強制、騷擾,無所不用其極。

上述參與迫害的主要責任人是江澤民、中央軍委、軍隊六一零及軍隊各級六一零特務組織和被軍隊六一零操控的軍事檢察院、軍事法院及部隊監獄等。

其實在中國大陸海、陸、空三軍中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中,有部隊高級領導、軍官和警察,更有教授、博士、碩士等,他們都是在各自的工作和生活中,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不貪不佔,嚴於律己、寬以待人,默默的付出,可是邪惡的江氏犯罪集團迫害對軍隊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是無理智的殘暴瘋狂,軍人法輪功學員,在面對被綁架、強制洗腦、非法開除軍籍、學籍、強制轉業及遭受酷刑折磨、甚至被非法勞教、判刑等迫害下,他們都心懷大忍之心,堅修大法心不動,依然慈悲的講述法輪功遭迫害的真相,挽救這著不明真相的世人。他們才是軍營男子漢和巾幗英雄,中華民族的社會精英和中梁砥柱!

在法輪功學員十八年反迫害中,在中國大陸的各個階層及領域裏,都有為數眾多的修煉者,無論他們身居何位,環境多特殊,當邪惡迫害法輪大法的時候,他們都會挺身而出,堅定的維護著法輪大法!歷史上,對正信的打壓都是以失敗而告終。真正的修煉者不會因殘酷迫害而放棄對佛法真理的信仰,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曾經在軍隊權傾一時的郭伯雄、徐才厚等人都遭到了應有的惡報!迫害元凶江澤民被審判和徹底銷毀的可悲下場已為期不遠。軍人大法弟子,在軍隊系統用自己的言行光明磊落、堂堂正正的證實著大法,維護法輪佛法的莊嚴神聖並展現大覺者的慈悲與寬容,他們證實大法的神跡,人神讚歎,萬古流芳。

附部份參與迫害責任人及聯繫方式:下載(31.2KB)

(全文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