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近兩年遭迫害綜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明慧網通訊員綜合報導)據明慧網截至二零一八年三月中旬的報導,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七年,江蘇省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共九人;被綁架543人次,其中,二零一六年361人次,二零一七年182人;被非法批捕、起訴、庭審、判刑的法輪功學員共173人,其中,二零一六年約100人,二零一七年72人,二人不確定,見圖1。

圖1:江蘇省法輪功學員2015~2017年遭中共迫害人數統計
圖1:江蘇省法輪功學員2015~2017年遭中共迫害人數統計

據明慧網《2015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迫害綜述》報導,二零一五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被綁架迫害592人次,94人次遭非法批捕、起訴、庭審判刑,這94人中有53人次於二零一五年遭綁架,其餘在二零一四年或之前遭綁架。這53人次佔二零一五年遭綁架法輪功學員總人數的9%。與二零一五年相比,二零一六年、二零一七年遭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有所下降,但冤獄迫害比例逐年上升,從二零一五年的9%增加到二零一六年的28%,再增加到二零一七年的40%,相當於每綁架五人即冤獄迫害二人,見圖2。

另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六至二零一七年,江蘇省因依法訴江遭非法逮捕、庭審、判刑者共25人,其中,連雲港地區15人。

圖2:2015~2017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冤獄迫害比例
圖2:2015~2017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冤獄迫害比例

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日報導,江蘇省南京市華達賓館洗腦班非法關押許多法輪功學員,裏面聚集好多所謂「轉化能手」對法輪功學員整日洗腦,強制轉化。而迫害情況、具體數字均無從了解和統計。

所以,在中共邪黨嚴密的信息封鎖下,實際被迫害情況和具體數字遠遠不止本文所列舉的這些。

目錄:
一、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近兩年被迫害致死案例
二、誰在「破壞法律實施」?
三、依法控告江澤民遭迫害
四、典型騷擾迫害案例
五、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
六、江蘇省惡人惡報實例
七、良知的覺醒
八、後記──關於「我們只是傀儡」

附錄1:近兩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江蘇調查線索
附錄2: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近兩年遭迫害名單

「六一零」:中共江澤民集團專門迫害法輪功的特務組織、非法組織、恐怖組織,類似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凌駕於公檢法司之上。

一、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近兩年被迫害致死案例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近兩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九人,其中,二零一六年四人,二零一七年五人;南京五人、淮安、南通、徐州、蘇州各一人。

1.七次綁架身心俱損 丁祖華老人含冤離世

丁祖華,男,淮安市淮陰區吳集鎮人,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後,道德品質提高,食道炎、胃病消失,老年白內障停止生長,「肌無力」(俗稱軟癱病)不治自癒,十多年來沒有吃過一片藥。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他屢遭中共迫害,被綁架迫害七次,其中,兩次被非法判刑共六年半,三次被關押洗腦班,兩次被非法拘留。曾遭淮安市「610」頭目趙凱、清河區公安分局警察王建淮、常樹林等嚴刑拷打、刑訊逼供,被毒打、打火機燒、體罰虐待,五天五夜不給睡覺,被折磨致昏死;在洪澤湖監獄遭強制超負荷奴工摧殘及體罰打罵、掛便桶、蚊蟲叮咬等「轉化」折磨。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丁祖華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在看守所被折磨出賁門癌,痛苦不堪,吃不下、睡不著,十分虛弱,又遭檢察院、法院威脅、恐嚇下的強制手術。二零一五年八月,丁祖華寫下了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未來得及投寄最高檢察院。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三日,備遭折磨的丁祖華老人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三歲。

2.堅定護法屢遭迫害 陳春美女士含冤離世

南京大法弟子陳春美女士,原南京市兒童醫院主管護師,身患多種疾病,一九九六年七月,與丈夫楊興福(南京軍區政治部文化工作站副師職軍官、主任編輯)一起開始修煉法輪功。三個月後,病症全無,身心健康。

陳女士因堅持修煉、堅定護法屢遭迫害,被非法勞教一次、非法刑事拘留三次、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六次、非法抄家十次。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日被劫持到南京市看守所,被強制服用不明藥物,被迫害成危重病人,三十六天後,被劫持到玄武區洗腦班繼續迫害四十天,體重從一百二十多斤降到八十多斤。同年十一月二十日,又被非法勞教一年(所外執行)。從此,陳女士生活在殘酷迫害的陰影和藥物毒害之下,身體每況愈下。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含冤離世,年僅六十二歲。

3.寒來暑往刀劍相逼 八旬李清芝撒手人世

李清芝,南京市建鄴區法輪功學員,年近八十,長期以來遭南湖街道、水西門居委會連同南湖派出所迫害,多次遭入室嚴密抄家,連冰箱裏都翻遍,被搶去電腦、刻錄機等個人合法財產,一直沒有歸還,居委會還反覆強行辦洗腦班對她進行迫害。為監控老人,強行要求她在馬路上巡邏值班,無論炎炎烈日的酷暑還是寒風凜冽的三冬,沒有任何周旋照顧的餘地,長期身心折磨給老人身體帶來巨大傷害。

二零一五年國家祭奠日接近時,南京那年冬天格外冷,馬路上結了冰,那些在空調房裏辦公的「人民公僕」們全然不顧,仍強迫瘦小的她到侵華日軍紀念館附近的大街上站崗值班。老人終於抵擋不住寒風凜冽和辛苦勞累,二零一六年二月,被迫害得躺倒住院二個多月,最終含冤撒手人世。

4.綁架洗腦冤判三年 七旬蔡明芳遭折磨離世

蔡明芳(蔡炳芳),女,南通老年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二年六月,被虹橋派出所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到洗腦班,原本沒病、精神狀態很好的蔡女士被迫害得血壓升高,被「取保候審」。二零一三年三月,蔡女士被崇川區法院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同年七月下旬,南通中級法院以體檢不是他們做的為由,將保外就醫、年已七十四歲的蔡明芳劫進南通女子監獄。據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報導,蔡女士後來被監外執行,由於迫害,又失去學法煉功環境,不幸因病含冤離世。

5.依法訴江遭騷擾 南京大學副教授任福賢含冤離世

任福賢,男,南京大學數學系副教授,一九九七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功,兩個月後,不但肺結核、慢性肝炎、肝硬化等全部消失,而且以法輪功真、善、忍為指導,修心敬業,著書立說,多次獲教學質量獎,獲課程建設一等獎等,深受師生愛戴。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五日,任福賢夫婦遭中共警察綁架、非法抄家、搶劫、洗腦班迫害。從此被長期跟蹤監控,電話被監聽,親屬來電被切斷等。二零一五年六月十六日,夫婦倆向「兩高」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為此屢遭騷擾。同年八月至十月,片警兩次上門騷擾,威脅他們「小心點」。二零一六年警察先後三次騷擾,逼迫採血、按指紋、簽字,以「執法」的名義要追究他們訴江的所謂責任。老夫婦閉門抵制後,甚至威脅要找鎖匠強行開門,讓他們「走著瞧」。多次迫害給夫婦倆造成巨大壓力,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四日,長期精神壓力下,任福賢教授含冤離世,終年七十八歲。

6.修大法重病痊癒 唐淨梅屢遭迫害含冤離世

唐淨梅女士,南京市玄武區法輪功學員,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功後不久,嚴重肝硬化、肝腹水不知不覺痊癒,身體健康,臉色紅潤。二零零一年二月,唐女士因發真相資料被綁架、非法判刑四年,在南通女子監獄遭殘酷折磨,被逼做奴工,肝腹水復發。回家後堅持學法煉功,肝腹水又完全消失,再次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二零零八年、二零一零年,唐女士分別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四日被秦淮區公安綁架,遭秦淮區法院誣判兩年,罰金兩萬。非法關押後期,唐女士渾身無力,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三日被釋放後不久,於二零一七年七月七日晨含冤離世,終年六十六歲。

7.南京彭繼龍被摧殘離世,妻子倪雪英遭迫害神志不清

彭繼龍,男,南京市秦淮區(原白下區)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四月底,被綁架到洗腦班遭迫害,因始終不放棄信仰,三個月後被劫持到江蘇方強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半。勞教所警察不讓他正常睡覺,強迫他做奴工。一次,用力搧他耳光,致使他一隻耳朵一直淌水,幾乎失去聽力。二零一零年五月二十六日,從黑窩回家僅幾個月,又被綁架到白下區洗腦班,遭非人折磨致全身浮腫、神智不清,被迫送醫院搶救。回家後的彭繼龍和妻子一起學法煉功,很快恢復了健康。老倆口準備給孩子辦理結婚事宜。一家人沐浴在佛恩浩蕩之中。

妻子倪雪英因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一年曾被誣判八年重刑,在南通女子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夫妻團圓僅幾個月,倪雪英又被綁架到白下區洗腦班、南京市洗腦班遭身心殘害致中風、神志不清……二零一七年七月,彭繼龍不堪中共邪黨十多年迫害,含冤離世,終年七十歲。

8.曾被送精神病院摧殘 郭娟玲再遭藥物迫害含冤離世

郭娟玲女士,江蘇徐州睢寧縣法輪功學員,多次遭嚴重迫害,曾被劫持在凌城鎮大街上遊街侮辱、毒打、送去種西瓜,遭精神病院殘酷迫害,多次遭洗腦班迫害,兩次被非法勞教等,在看守所遭抱鐐等酷刑殘害,在句東女子勞教所遭體罰侮辱打罵。

二零一六年八月,郭女士再次被綁架,被強制打毒針、吃毒藥,迫害得生命垂危才放回家,被家人送到睢寧中醫院治療半個多月,一萬多元醫藥費都是借的。警察還說,如果死了,就打電話告訴他們,並揚言:由你煉,你也煉不了幾天。據悉,二零一七年初,郭女士還被凌城鎮派出所綁架關押,非法批捕。八月二十日前後,遭不法人員騷擾威脅。二零一七年九月四日,長期遭迫害的郭娟玲女士含冤離世。

9.兩次冤獄迫害 吳錚錚全身癱瘓後含冤離世

吳錚錚女士,蘇州市太倉市法輪功學員,屢遭迫害,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八日曾被非法判刑三年半。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再次被綁架到太倉看守所,在車上被非法逮捕,在看守所被非法秘密開庭,沒有通知家人,沒有辯護律師,沒有證人到庭,所有參與人員均未表明他們的身份。二零一四年元月二十一日,被非法宣判三年半,二零一四年三月五日被劫持到南通監獄迫害,被迫害成全身癱瘓,二零一七年大約一月回到家中,二零一七年三月七日,吳女士被迫害離世。

10.隨母綁架父親病亡 七歲孤兒路在何方

丁六榮女士,徐州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帶兒子在徐州市鼓樓區講真相時,被鼓樓區警察綁架,被戴手銬關在鐵籠子裏,孩子就在她身邊。第二天遭野蠻抄家。

'寫實油畫:《為甚麼》'
寫實油畫:《為甚麼》

丁女士的丈夫徐秀臣是空軍退役文職幹部,患有嚴重糖尿病,生活幾乎不能自理,他給國保提交申請,要求放無罪的妻子回家。二零一五年五月八日,丁六榮遭徐州市鼓樓區法院非法庭審,被非法判刑五年,丁六榮上訴。法官不允許徐秀臣旁聽。

二零一六年三、四月間,徐秀臣到醫院搶救。丁六榮的律師向法院、公安和檢察院反映丁六榮丈夫和孩子的危急情況,呼籲立即停止對丁女士的違法監禁,法院表示不能考慮,公安和檢察院人員表示無能為力。徐秀臣身體稍微恢復後,繼續想法幫妻子獲釋回家,直到二零一六年六月三日含冤離世,至死都沒有盼到妻子回家的那一天。僅僅因為媽媽依法向人講述法輪功真相,七歲幼兒一夜之間成了失去父母照料的孤兒。

11.近兩年明慧網曝光出來的前期被迫害致死案例

(1)獄中遭酷刑和藥物迫害,淮安沈洋含冤離世

沈洋,男,淮安市法輪功學員,曾被非法勞教、非法判刑、多次非法拘留。在洪澤湖監獄,連續十一天不讓睡覺,遭瘋狂毒打、煙頭燙,強行灌食等,被迫害的奄奄一息,送醫院搶救。二零一一年八月八日回家後,身體十分虛弱,精神恍惚,失去記憶,不認識人,經常處於睏倦迷糊狀態,不能學法煉功,疑遭監獄藥物迫害,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三日含冤離世,終年六十三歲。

沈洋遭迫害詳情參見明慧網文章《淮安沈洋遭誣判上訴 法官耍賴》、《江蘇大法弟子沈洋被綁架至洪澤湖監獄》及《江蘇淮安劉志高、沈洋生前遭受的迫害

(2)原淮安市中級法院高級法官劉志高被迫害致死

劉志高,男,原淮安市中級法院四級高級法官、副處級。因不放棄法輪功真、善、忍信仰,長期遭中共迫害,二次被迫離家出走,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四年,於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含冤離世,終年七十五歲。劉志高遭迫害詳情參見明慧網文章《江蘇淮安劉志高、沈洋生前遭受的迫害》。

(3)在江蘇遭冤獄四年半,吉林公主嶺市尤國英被迫害離世

二零一七年九月九日報導,吉林省公主嶺市法輪功學員尤國英女士,二零零四年在江蘇無錫講真相時被抓捕、毒打、非法判刑四年半,在南京女子監獄,身心遭受嚴重摧殘,出獄後於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被迫害離世。

另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報導,江蘇省南通市老年法輪功學員王如英的大女兒,法輪功學員,一九九九年以後被惡警迫害致死;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五日報導,南京市法輪功學員陸敬淵的岳母楊翠萍修煉法輪功後,糖尿病消失,迫害開始後,經不起恐嚇辱罵,不敢煉功,與丈夫蔣思堯分別於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和二零一零年六月二十一日含冤離世。

二、誰在「破壞法律實施」?

據明慧網報導統計,近兩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批捕、起訴、庭審、判刑173人;其中,二零一六年約100人,二零一七年70多人。

中共法院往往以《刑法》第三百條「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誣陷法輪功學員。其實法輪功學員都是修煉的個人,沒有參加任何組織,更沒有能力破壞法律實施。十多年來,上百位律師,上千場無罪辯護已從法律上講清了《刑法》第三百條不適用於法輪功,而在講清其不適用的情況下,仍將其作為打壓法輪功的罪名,已涉嫌對法律條款的蓄意錯用。

1.不擇手段阻擋民眾旁聽公開庭審 誰在「破壞法律實施」?

中國法院法庭規則法釋〔2016〕7號第九條規定:「公開的庭審活動,公民可以旁聽。」然而,中共「六一零」操控下的公檢法,懼怕民眾了解真相,利用各種手段、不遺餘力的阻擋民眾旁聽公開庭審。

¯南京市秦淮區法院非法公開庭審謝麗華等四位法輪功學員當天,說是每家可來兩人旁聽,可五十多個旁聽席上坐滿了「六一零」、國保的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一日,南京市玄武區法院對籍建霞等六位法輪功學員公開開庭,法院外百餘名武警荷槍實彈,四週大量市、區「六一零」人員、便衣,通過暴力驅趕或綁架,阻止手無寸鐵的民眾自由旁聽、了解真相,只要發現有本區的法輪功學員,馬上帶走,令人根本無法靠近法院。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蘇州相城區法院對楊虎男、崔娟夫婦非法庭審,法院方圓一公里左右布滿了警車、特警、國保和便衣,法院門前道路戒嚴,不許任何車輛、人員通行。對路過的每一個人都不放過,反覆錄像、照相,包括停在法院周圍的車也被錄像。法院內外一片陰森恐怖邪惡。

¯捏造「旁聽證」驅趕學員,法庭內外戒備森嚴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六十九歲的蘇州市法輪功學員蔣素珍遭姑蘇區法院非法庭審。「六一零」和國保耍流氓手段,謊稱除了身份證,還需有旁聽證,指使法院人員驅趕法輪功學員。其實,法院根本沒有發過旁聽證,導致六十個旁聽席,除了蔣素珍的三名家屬,其餘均是國保便衣、「六一零」、社區工作人員和「六一零」安排的一幫社會上的閒雜人員。

三輛福特麵包車約三十多個特警進入法院,製造恐怖氣氛。姑蘇區法院內、外圍牆邊到處都是「六一零」人員和國保便衣,手持相機、攝像機,有的胸前掛著所謂執法記錄儀,有的用手機,偷偷對法輪功學員一個個拍照、攝像,兩個手持相機對停在法院外路邊的所有車輛一輛一輛拍照。

¯戒備森$8$卡重重 無罪辯護民心震動:原來是江澤民在破壞法律實施

南京市溧水區法輪功學員肖玉珍女士,原體弱多病,嚴重哮喘,幾個月不能起床,嚴重時有生命危險,本人痛苦不堪,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健康。

因堅持信仰法輪功真、善、忍,肖女士被非法勞教兩年,關押洗腦班多次。二零一五年十月,因起訴江澤民再次被綁架。二零一六年三月十六日上午,南京市溧水區法院對肖玉珍非法「公開」庭審。

開庭前幾天,溧水區政府就通知各部門及各派出所到法輪功學員家裏或單位騷擾,不許去法院旁聽,甚至揚言去了就要開除公職或抓捕;開庭當天,又安排各單位人士把旁聽席佔滿,政法委、國保大隊、派出所、「六一零」及特警、街道、村委會等各部門人員聚集在法院門口,發現法輪功學員過來就立即驅逐,不願離開者被警察強行拖拉。法院裏面也是戒備森嚴,設了三道關卡。儘管這樣,仍有人突破重重阻礙到庭旁聽。

著名律師張讚寧教授為肖玉珍做無罪辯護。這是法輪功被迫害十多年以來,該地區第一次有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社會反響很大。人們相傳:原來修煉法輪功是合法的,是江澤民在肆意踐踏憲法,破壞法律實施。

2.錯用法律構陷好人 揚州公安、檢察院被控告

徐永清,五十四歲,上海市法輪功學員,高級工程師,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被揚州市邗江區國保警察蔣步福等五個警察綁架,警察在本人及家屬不在場的情況下,對徐永清家裏和車子非法搜查。徐永清被粗暴對待甚至眼睛被噴辣椒水,次日被以所謂「涉嫌利用×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非法刑事拘留。

徐永清向揚州市看守所遞交「立案監督申請」、「要求不予批捕的意見」,邗江區檢察院不真正履行審查批捕的職責,被公安裹挾犯罪,於二零一八年一月五日,非法逮捕徐永清。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徐永清向揚州市檢察院提交「刑事控告書」,控告包括揚州市邗江區檢察院檢察長張曉強、邗江分局副局長魏某在內的九名參與人員,要求撤銷揚州市邗江區檢察院作出的「批准逮捕決定書」,依法追究邗江區檢察院張曉強等違反審查批捕規定的法律責任,對邗江公安分局不應當立案而立案的行為立案監督和偵查監督,並要求撤銷案件,對邗江公安分局魏某等的違法犯罪行為立案調查,追究邗江區檢察院收到「立案監督申請」後不作為的法律責任。控告書中,徐永清詳細解析了控告公安及檢察院違法的法律與事實依據。

徐永清家屬為營救親人,分別去了揚州市邗江區檢察院、法院、政法委信訪辦、邗江區信訪辦、揚州市公安局信訪辦、揚州市政府信訪辦、邗江區邗上派出所、邗江區國保大隊講真相、為徐永清鳴冤,提交撤案意見書,並去江蘇省公安廳信訪局、江蘇省政府信訪局上訪,提交真相信和撤案意見書。

3.遭冤獄十一年半迫害曾經命危,石澤惠修大法康復又遭冤判

石澤惠(石澤慧),男,蘇州市太倉市健雄學院教師,因堅持修煉法輪大法,曾七次被綁架,其中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判刑兩次共八年半,共陷冤獄十一年半。

石先生二零一二年被劫持到蘇州監獄遭殘酷迫害,二零一四年在蘇州監獄被迫害成肝癌,從蘇州監獄送到蘇州附二院時還有腎膿腫、肺膿腫,幾乎整個內臟都被蘇州監獄的人用膝蓋頂壞了,醫生斷言他活不了三個月到一年。石澤惠回家後通過學法煉功,身體很快康復。

二零一七年一月底,石澤惠在南通市如東縣被綁架,次日太倉中共人員對石澤惠非法抄家,積極配合如東共同構陷。三月十六日,石先生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七年約十月一日,石澤惠的妻子、法輪功學員秦豔秋女士也被綁架,十一月初被非法批捕。石澤惠被非法判刑三年半。秦豔秋被非法判刑三年。石澤惠提起上訴。

4.被非法關押在蘇州監獄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目前被非法關押在蘇州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有:江蘇省鎮江丹陽市吳國良、揚州市王曉波、鹽成市朱海燁、蘇州市張天然(八十歲)、黑龍江省雞西市楊虎男、江西省黃志敏、陝西省陳雨涵等,他們每天被強迫勞動,有的監區要幹十多個小時。

5.被非法關押在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的法輪功學員

據明慧網報導,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南通女子監獄六監區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司秀麗、劉自蘭、夏玉萍、路會靈、王蕾。

直接參與迫害的獄警有:於秀梅、張琦、蔡秀琳

6.南京女子監獄的罪惡:關押迫害至少六十多位法輪功學員

據悉,南京女子監獄十一個監區,每個監區都非法關有法輪功學員,截止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底,至少六十三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遭迫害。二零一七年,又有南京市法輪功學員謝麗華、籍建霞、熊桂珍、張超美、潘漢玉、伏玉榮,鹽城市法輪功學員陳翠玉被劫持進南京女子監獄。

每位法輪功學員至少被安排一個包夾協助獄警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有多個包夾二十四小時貼身監控。迫害的主要形式是不讓睡覺,不准說話,天天逼看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邪悟者寫的邪悟文章,違心寫所謂轉化的思想彙報,如果不符合獄警要求,她們就把惡毒的話寫在學員寫的紙上,強迫學員抄寫。同時,不放過對法輪功學員家屬親人的迫害,經常打電話給家屬親人進行恐嚇。有位法輪功學員被秘密非法判刑三年半,非法庭審時,家屬都不知道,一個也不在場。不少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女子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是被秘密誣判。

三、依法控告江澤民遭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國家發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司法新政後,國內二十餘萬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將江澤民控告到最高檢察院、最高法院,要求依法調查審判江澤民。在全世界,三十一個國家及地區的逾二百四十一萬人刑事舉報江澤民,被稱為二十一世紀最大的人權義舉。

二零一六年四月八日,最高檢察院、公安部、財政部三部門聯合發布了《關於保護、獎勵職務犯罪舉報人的若干規定》,明確要求:「任何個人和單位依法向檢察院舉報職務犯罪的,其合法權益受法律保護」。

然而,國內很多法輪功學員依然因為依法控告江澤民遭迫害。據明慧網報導,二零一六年至二零一七年,江蘇省因依法訴江遭非法逮捕、庭審、判刑者共二十五人,其中,連雲港地區十五人。

以下為部份訴江遭迫害情況,詳情參考本文附錄三《2016-2017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批捕)部份案例》、附錄一《2016年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迫害名單》、附錄二《2017年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迫害名單》。

1.連雲港市:對依法訴江者,二零一五年瘋狂抓,二零一六年瘋狂判

二零一五年,連雲港對依法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大肆非法抓捕、關押、抄家。據不完全統計,僅二零一五年九月十五、十六日,就綁架了四十五人。國保人員大言不慚:「我們不講法律,只聽領導的,領導叫抓誰就抓誰。」

二零一六年,連雲港公檢法迫害了二十位法輪功學員,其中十四人因訴江被非法庭審、判刑,除王素琴(二零一六年被綁架)外,其餘十三人均為二零一五年被綁架,他們是:徐龍彪(非法庭審)、於愛敏(非法庭審)、焦加乾(焦家乾,非法庭審)、郭家富(判刑入獄)、袁春莉(袁春麗,判刑入獄)、張惠(張慧,判刑入獄)、仲崇賓(仲崇斌,非法判刑三年,洪澤湖監獄)、叢秋利(叢秋麗,非法判刑三年,南京女子監獄)、張學陽(非法判刑三年)、霍西亮(非法判刑三年,洪澤湖監獄)、湯德祥(副教授,誣判三年,洪澤湖監獄)、仲偉玲(非法判刑三年,中院發回重審)、張桂麗(原誣判二年,後中院撤案)。此外,詳情參見本文附錄二《2016-2017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批捕)部份案例》。

二零一六年,連雲港也瘋狂抓捕,綁架了幾十位訴江法輪功學員(參見本文附錄一《2016年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迫害名單》)。

二零一七年中秋節後,連雲港市贛榆區法輪功學員王霜穆、於為環因訴江被綁架,王霜穆遭非法開庭;連雲港市贛榆區班莊鎮王穆美等三名訴江法輪功學員,也分別被派出所警察上門騷擾照相。

¯女孩質問警察:「你們怎麼這麼壞!你們為甚麼抓好人啊?」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日、六月二十一日,連雲港市贛榆區法輪功學員於斌的母親王穆霞和妻子寇蘇紅因向最高檢察院控告元凶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分別被贛榆區國保大隊綁架。於斌被非法判刑五年,仍在洪澤湖監獄遭迫害。

據悉,綁架於斌的妻子寇蘇紅時,於斌的女兒指著國保警察說:「你們怎麼這麼壞!把我叔叔抓走了,把我爸爸抓走了,昨天把我奶奶抓走了,今天又來抓我媽媽,他們都是好人,沒做錯甚麼,你們為甚麼抓好人啊?」

童言無忌,是啊,為甚麼要抓好人,為甚麼要判好人啊?!

2.其它市法輪功學員因控告江澤民遭迫害部份情況

¯南京大學副教授任福賢因依法訴江,長期遭惡意騷擾和精神折磨,含冤離世,詳情如前文所述;溧水區肖玉珍因訴江遭非法庭審;溧水區熊越林二零一五訴江後,被溧水國保警察綁架,至今沒有音訊。

¯鎮江市丹陽市陳二清被非法判刑三年。審判之前,審判長蔡臘娣以監外執行為條件,逼她承認訴江有罪,被嚴詞拒絕;丹陽市楊林震被誣判三年半,二審被非法維持原判。

¯無錫市濱湖區胡埭鎮吳秋琴因控告江澤民,被誣判一年九個月。親人被迫害失去生命的鄧世瑜(丈夫秦文斌含冤離世)、陳冰玉(丈夫蔣金龍含冤離世)於二零一五年底,葛秀芸(葛秀雲,女兒戴禮娟含冤離世)於二零一六年一月遭非法判刑,陳梅芬(哥哥陳永良含冤離世)二零一六年面臨非法庭審。惡人心虛,反過來迫害受害人家屬,掩蓋罪惡。

¯揚州市高工殷洪沛因訴江遭誣判三年,二審被非法維持原判;揚州儀征市朱成霞因訴江被誣判一年半,向玉琴(女,八十一歲)、肖月乾(男)和錢紅梅(女,七十二歲)被誣判三年,因年齡大,監外執行。

◇南通市如東縣朱麗玲因訴江遭非法庭審,在南通市看守所被迫害暈倒,做了開顱手術,生活不能自理;通州區顧和軍因訴江被非法判刑一年半。

¯淮安市周寶芳,年近八十,曾患多種疾病,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二零零零年去北京上訪,目睹一位法輪功學員被北京警察當場打死,上前阻止暴行被打斷三根肋骨。二零一五年因訴江被非法抄家、搶劫、恐嚇、威脅,老人心有餘悸,舊病復發,走路困難。

¯宿遷市泗洪縣孫中明(七十七歲)被非法起訴。

¯控告江澤民 張家港海關副關長被無理開除公職

錢春森,蘇州市張家港海關副關長,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工作兢兢業業。二零一五年六月,因實名控告江澤民屢遭南京、張家港海關及省、市「610」和國保的恐嚇、威脅。先被暫停副關長職務,後被以莫須有的罪名開除公職、黨籍。隨後,被立即趕出單位。

二零一七年四月,海關另兩位官員(大法弟子)也因訴江遭南京海關、蘇州及張家港「610」的騷擾恐嚇、停職及洗腦等迫害,家人受到威脅和恐嚇。

四、典型騷擾迫害案例

1.二零一七年的所謂「敲門行動」

二零一七年,中共邪黨公安部統一部署,全國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搞違法的所謂「敲門行動」,假借「十九大」「維穩」等名義,基層人員按事先掌握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及參與訴江的法輪功學員名單等),對法輪功學員大面積上門騷擾、甚至綁架、非法抄家。

江澤民在江蘇的殘餘勢力也假借十九大「維穩」,繼續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大面積迫害,江蘇省「六一零」、公安對所轄十三個市發出通知(電話),要對法輪功學員嚴密監控,尤其他們認為的「重點人員」。江蘇省各市法輪功學員普遍遭不同程度的騷擾迫害。

據明慧網報導,南京市、徐州睢寧縣、徐州邳州市、常州市、蘇州市、蘇州太倉市(達到了死皮賴臉的程度)、南通市、連雲港市、連雲港贛榆區、淮安市、淮安漣水縣、鹽城市、鎮江市、鎮江丹陽市等地法輪功學員都遭「敲門行動」騷擾,被逼問還煉不煉法輪功,登記個人信息及手機號碼,脅迫簽字,非法拍照(用手機或相機)(連雲港、鎮江丹陽、蘇州)、攜帶視頻攝像儀(用錄像設備(蘇州)、肩上戴「執法記錄儀」(蘇州)、穿「執法衣」(配有攝像機)(鹽城)、微型攝像機(鎮江丹陽)等)錄音錄像、加裝攝像頭(蘇州太倉),不配合就綁架(蘇州),有的地區短短一、兩個月就有十多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淮安、鎮江丹陽)等等。

¯南京明真相的警察告知:二零一七年四月至九月,南京市各「六一零」、公安分局、派出所對法輪功學員分期分批騷擾,搞所謂回訪、調查、簽名、拍照等,藉口「為十月份的十九大順利召開鋪路」。甚至一九九九年迫害前已不煉的也沒放過,被強制照相等。據明慧網報導,南京市法輪功學員除被加強監控、騷擾外,九月中下旬還有至少十多人被綁架。

¯鎮江丹陽市,二零一七年六月至七月,十餘名法輪功學員受到當地片警上門騷擾,甚至一九九九年迫害後已不煉的也沒放過。片警手持相機、微型攝像機等對學員照像、到處亂拍,並詳細詢問是否煉功、家人情況、手機號碼、有否電腦、會否上網、跟海外有無聯繫等等。

¯徐州睢寧縣「六一零」和國保大隊騷擾法輪功學員,強行給所有知道的法輪功學員拍照、錄音、強迫簽字、逐個問還煉不煉了,嚴重干擾了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前後,臨終前的郭娟玲還被問煉不煉(已被迫害離世,參見前文)。

¯常州新北區奔牛鎮派出所片警夥同「六一零」不法人員上門騷擾法輪功學員,學員們普遍給他們講真相,不法人員非但不聽,還以「上級有令」為名強制對學員們錄音、照相,根據名單(上有一九九九年之前的所有法輪功學員,並附有照片)一個個對照著上門去找,說是一個個過堂。

2.火車站(上)的強行搜查、綁架

據不完全統計,近兩年,江蘇省至少十六位法輪功學員、二十一人次在火車站遭非法對待,包括被騷擾、搶劫、非法搜查、搜身、扣押、綁架、抄家、關押洗腦班等等。

¯南京市:王三秀四次火車站(上)遭嚴重騷擾、扣押;徐媛一家旅遊火車站遭阻截;李軍火車站遭非法搜查;上海朱平波抵達南京遭騷擾;賈秀華火車站被綁架;某法輪功學員軟臥(南京至黃山)候車室遭便衣非法搜查;

¯蘇州市:嵇勇、潘寧蘇州火車站被綁架,家被翻了個底朝天;蔣素珍上車前被扣押,家中抽屜櫥櫃被翻空;兩名法輪功學員(姓名未知)在蘇州火車站被扣押三個多小時;朱培琴往返陝西和蘇州期間,被四次搜包;蘇州崑山市王興洪(音)乘火車被攔下;

¯南通市:南通啟東市張亞平火車站購票被綁架到洗腦班;南通市曹兆和購票被綁架。

《身份證法》第三條規定:「居民身份證登記的項目包括:姓名、性別、民族、出生日期、常住戶口所在地住址、公民身份號碼、本人相片、指紋信息、證件的有效期和簽發機關。」以上多個案例,都是警方在法輪功學員的身份證中記載了個人信仰信息及被非法處罰的信息,並加以歧視報警、實施迫害,是違反身份證法的違法行為。

3.扣押護照

路燕女士,三十多歲,蘇州某外企職員,為營救被誣判的父親路通,二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綁架,後又「被失蹤」。二零一零年,路燕開始修煉法輪功。二零一三年七月,被綁架至蘇州市上方山洗腦班迫害。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路燕到蘇州市出入境管理處辦理護照,約一週後,出入境管理處通知,護照被蘇州市公安局國保四大隊扣押。十二月十五日,路燕來到蘇州市國保大隊要求歸還被扣護照,國保大隊警察把她帶到傳達室的雜物間偷偷錄音攝像,胡說她煉法輪功就是違法犯罪,不能出國。

五、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

以下為近兩年來披露出來的三例比較典型的迫害案例。

1.鹽城市阜寧縣楊亞平險被藥物置於死地

楊亞平女士,五十一歲,鹽城市阜寧縣法輪功學員,因修煉法輪功多次遭嚴重迫害,先後七次被中共非法關押,其中,被關精神病院二次,強制洗腦一次,非法勞教三年,非法判刑二次,一次三年(緩期),一次六年半。精神病院及藥物迫害,幾乎置楊亞平於死地。

(1)「上面」密令精神病院用藥物置楊亞平於死地

二零零七年九月,楊亞平被劫持進東風派出所密閉小屋五天後嘔吐、昏倒,被劫入阜寧縣精神病院二個月,昏迷四天四夜。「610」人員和國保警察指使該院醫生對她施用不明藥物。這種藥物當時對人體沒甚麼反應,但兩年後會出現精神恍惚,頭暈目眩,嘔吐。阜寧縣法輪功學員湯其國就是這樣迫害致死。楊亞平被劫進阜寧看守所後多次暈倒,被迫害得臥床不起,被非法判刑三年緩刑四年。據國保警察透露,「上面」曾密令精神病院的醫生用不明藥物置楊亞平於死地。而楊亞平僅失去一點記憶,恢復學法煉功後,不但一切恢復了正常,大腦還出現了超常能力,後來上海國保都不敢相信這一切。

(2)上海南匯監獄醫院的不明藥物

二零一三年五月,楊亞平在上海閔行區發真相資料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半個月後不能進食,近三個月左右後不能行走,生活不能自理,吃甚麼吐甚麼,奉賢區看守所置之不理。楊亞平的體重從原來的一百二十斤急劇下降至八十多斤,人嚴重脫形,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已經出現生命危險的楊亞平才被送至上海南匯監獄醫院。八月十四日晚六點多,一個女醫生給楊亞平吃了一顆不明藥物,不到二十分鐘,楊亞平感覺身體四肢、五臟六腑麻木,難以忍受,卻無醫務人員理會,直到兩小時後,另一個女醫生給她喝一點藥水,身體才開始慢慢有知覺,並進入睡眠狀態。

楊亞平女士遭迫害詳情參見明慧網文章《江蘇楊亞平在上海面臨非法開庭》及楊亞平自述《遭酷刑、藥物迫害 幾次命懸一線》等。

2.南京市吳玉霞遭不明藥物和大量抽血、抽骨髓迫害

吳玉霞女士,五十多歲,AB血型,南京秦淮區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被綁架、非法抄家。在市看守所,吳玉霞被強制服用不明藥物,並以保外就醫為名,強制抽血近十針管、骨髓兩針管,據悉,做腎配型才抽骨髓化驗。吳玉霞後被秦淮區法院判三緩四。

吳玉霞在訴江狀中披露,她原本白白胖胖,體重一百五十八斤,在看守所遭藥物迫害和被抽取大量血和骨髓後,從看守所緩刑回家時只剩下九十八斤,血色素只有五點五克,她成了身體極度虛弱,瘦得走了形的「病人」,回家住院治療了好幾個月。一年多後,仍頭暈腦脹、思維遲鈍;手也總是發麻,感覺很不靈便。

3.南京市法輪功學員王安秀至今仍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

南京法輪功學員王安秀,江寧東山人,一九五九年生,自一九九九年至今,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精神病院,現在被非法關押在南京市江寧區第二醫院精神科三病區。

六、江蘇省惡人惡報實例

迫害修煉者的罪行不僅有人間法律的制裁,更有天理報應的嚴懲。古語雲:「寧攪千江水,不擾道人心」。古今中外,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也從來沒有成功過。

以下為近兩年來,明慧網披露出來的江蘇省參與迫害法輪功者的惡報實例。惡報,並不是法輪功修煉者所願意看到的。希望至今還不理智、不清醒,仍參與迫害佛法修煉者之人,引以為戒,早日警醒,棄惡從善,遠離災禍。

'江蘇省蘇州市的真相展板「善惡有報是天理」'
江蘇省蘇州市的真相展板「善惡有報是天理」

1.江蘇省(副)省級官員遭惡報

(1)江蘇省四名副省級官員落馬

近年來,江蘇省四名副省級官員落馬,包括南京市長季建業、前省委常委兼秘書長趙少麟、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和副省長李雲峰。

二零一三年十月,江澤民的心腹、揚州「大管家」、原南京市市長季建業遭惡報被調查,二零一四年十二月被審查起訴,二零一五年四月被判刑十五年,沒收個人財產二百萬元;

二零一四年十月十一日,在江派大員、江澤民兒女親家回良玉任內被安排進江蘇省常委、躋身副省部級的前省委常委兼秘書長、江派「江蘇幫」重要一員趙少麟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調查,二零一五年八月被立案審查,二零一六年七月被公訴,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被浙江寧波中級法院一審開庭,二零一七年五月,被判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一月四日,備受多位江派高官看重而屢屢升遷的原江蘇省委常委、南京市委書記楊衛澤遭惡報被調查,同年一月八日被免職,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被判刑十二年半,沒收個人財產二百萬元;楊衛澤早在任蘇州市長期間,就積極迫害法輪功,早已被列入被追查的惡人名單。

據中紀委監察部網站二零一六年五月三十日通報,江蘇省委常委、副省長、楊衛澤「連襟」李雲峰涉嫌「嚴重違紀」移交司法機關處理,二零一七年,最高檢察院以其涉嫌受賄罪立案偵查並採取強制措施。

(2)江蘇省委書記、原南京市長羅志軍提前「被退休」

羅志軍,現年六十五歲,被指是江派地方大員,江蘇省省委書記,曾任江蘇省長,他在擔任南京市長、市委書記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參與迫害法輪功,被海外追查國際列入追查名單。

據追查國際二零一五年十月報告,羅志軍任職南京市期間,該地區法輪功學員遭大量綁架和非法判刑,至少十三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二零零三年,時任南京市委書記的羅志軍給「六一零」撥款三十萬元經費用以迫害,並下令規定:法輪功學員只要上明慧網嚴正聲明,一律勞教三年。此外,江蘇省也是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主要地區之一。

二零一六年六月底,羅志軍被免去江蘇省委書記,提前「被退休」。我們相信,和已經落馬的薄熙來、李東生、蘇榮、周永康等人一樣,羅志軍也必將因迫害法輪功而在劫難逃。

(3)原江蘇省副省長、吉林省委書記、遼寧省委書記王珉遭惡報被調查

王珉,中共十二屆人大教育科學文化衛生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原江蘇省副省長、吉林省委書記、遼寧省委書記,二零一六年三月四日,中共政協會議開幕次日,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在中共兩會期間被帶走。

王珉任江蘇省副省長、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時,和蘇州市市長楊衛澤(已遭惡報被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六月,蘇州崑山市法輪功女學員、六十一歲的陳秀芬被迫害致死;二零零四年,連雲港法輪功學員陳光輝(男,四十歲)因建立真相資料點被判刑,於二零零四年被蘇州監獄電擊致植物人,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離世。

據明慧網統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二零零四年十月,王珉任江蘇省副省長、江蘇省委常委、蘇州市委書記期間,江蘇省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十七人。

二零零四年十月至二零零九年十一月,王珉任吉林省委副書記、副省長、代省長、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期間,吉林省一百二十一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五年五月,王珉任遼寧省委書記、人大主任。據明慧網統計:二零零九年十一月至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遼寧省迫害致死法輪功學員二十八人。

遼寧省瀋陽、大連是中共最早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城市。遼寧省女子監獄、馬三家教養院、錦州監獄等遼寧境內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等成為中共酷刑迫害、強制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最邪惡場所之一。

王珉任職期間,積極追隨江澤民、周永康迫害法輪功,他是江蘇、吉林、遼寧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王珉的落馬是他參與迫害法輪功惡報的開始,更大的天懲還在後邊。

2.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臟移植中心副主任孫倍成被刺殺

資料顯示,江蘇省人民醫院劣跡斑斑,涉及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大黑幕。 追查國際對中國大陸參與器官切取或移植的醫務人員進行全面追查取證,二零一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公布了第一批中國大陸涉嫌參與活體切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療單位和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其中就包括江蘇省人民醫院以及該院肝臟移植中心副主任孫倍成。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六日上午,江蘇省人民醫院肝臟移植中心副主任孫倍成遭惡報,在辦公室被人持刀刺殺,左腿被刺傷,左下肢股四頭肌斷裂,一排牙齒被打斷,並出現失血性休克。

3.宣傳部門誹謗法輪功者遭惡報

(1)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原台長周莉退休四年後被檢察機關帶走調查

(2)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副台長張蘇明被判刑九年

江蘇省廣播電視台是中共污衊迫害法輪功的窗口。江蘇省廣電監測台長期對法輪功衛星電視信號干擾破壞,對插播法輪功真相進行監控和阻撓。

周莉,江蘇廣播電視系統迫害法輪功的第一責任人,曾任江蘇省南京電視台台長、黨組書記;江蘇廣播電視總台台長、黨委書記、江蘇廣播電視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惡報降臨,退休四年的周莉被檢察機關帶走調查。

張蘇明,二零零三年至二零零八年,任江蘇省廣播電視總台副台長兼江蘇省廣播傳媒中心總裁,江蘇省廣播電視台污衊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之一。二零零九年四月,張蘇明犯受賄罪,被南京市中級法院判處有期徒刑九年。

(3)江蘇常州日報社原總編輯王汝金受賄一審被判刑

二零零四年三月,《常州日報》社原副社長、副書記、總編輯王汝金受賄案,經常州市鐘樓區法院開庭審理,一審判其有期徒刑三年,緩刑五5年。

法庭審理查明,被告人王汝金於一九九三年至二零零零年,利用擔任常州日報社副社長、總編輯的職務便利,受賄人民幣八萬多元。王汝金任常州日報社副社長、總編輯期間,《常州日報》大量轉發、製作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文章毒害世人,曾經製作假新聞栽贓污衊法輪功。

據明慧網報導,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的一天,《常州日報》記者拿著一張寫滿詆毀法輪功的紙,來到奔牛新橋下某村,叫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照稿子念,製作假新聞栽贓污衊法輪功。老人念了五分鐘,記者留下一疊鈔票,記者走後,村書記數了數,五千元整,說了句:一分鐘一千塊(人民幣)。

(4)江蘇省淮安市宣傳部長辛立忠組織人員燒毀法輪功書籍,被判刑七年

辛立忠,原江蘇省淮安市宣傳部長,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在淮安市體育館門前組織人員燒毀大量的法輪功書籍,因貪污受賄被判刑七年。

4.「六一零」、公檢法系統人員參與迫害遭惡報

(1)原揚州市「六一零」頭目倪興余,被立案調查、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倪興余,江蘇靖江人,一九五九年二月生,一九九八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任揚州市公安局副局長;二零零三年二月至二零零七年三月,任揚州市「六一零」辦公室頭目;二零零七年三月至二零一四年五月,任淮安市公安局局長、市維穩辦主任等;二零一四年五月至二零一五年十月,任鎮江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兼政法委副書記;二零一五年十月,任江蘇警官學院副院長。二零一六年九月,被免職,提前退休。

倪興余言語粗俗,品行低下。任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禍及全家,妻子患癌長期住院,兒子離婚,兒媳家人一直在告他貪腐。倪本人遭惡報,涉嫌嚴重違紀,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五日被審查,二零一八年三月二日被立案調查。目前被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倪興余曾在江澤民老窩揚州市長期任「六一零」頭子、公安局局副長,不折不扣的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政策。據明慧網報導,多年來,揚州法輪功學員遭受了殘酷迫害,包括被非法判刑、勞教、拘留、關精神病醫院、迫害洗腦、開除公職、經濟搞垮、任意抄家、株連家人。迫害手段殘酷、陰毒。

(2)江蘇省洪澤湖監獄監獄長倪文清遭惡報罹胃癌

江蘇省洪澤湖監獄監獄長倪文清,十多年來,一直追隨中共邪黨,直接參與了對數百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如今遭惡報,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倪在泗洪縣醫院被查出胃癌,後去南京江蘇省人民醫院確診,隨即手術、化療,極其痛苦。

(3)淮安市清河區公安局副局長遭惡報被判刑

方可,原淮安市清河區公安局副局長,積極參與迫害、綁架、轉化法輪功學員,使清河區幾十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勞教、判刑、強行洗腦,曾經揚言不怕被報應,後因貪污受賄,被判刑五年半。

更多淮安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參見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明慧網報導《江蘇淮安市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

(4)積極參與迫害,南通虹橋派出所所長遭惡報跳樓自殺

二零一六年一月某天凌晨,南通市原虹橋派出所所長李蘭軍,在自家住宅高樓跳樓自殺,當被發現時,人已死亡,全身冰冷僵硬。

李蘭軍擔任虹橋派出所所長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還積極支持虹橋地區搞誣蔑法輪功、毒害眾生的宣傳欄。二零一二年,李蘭軍積極配合崇川區國保、「六一零」迫害法輪功學員,導致虹橋地區多名法輪功學員被抓被判刑:單漢如、黃漢林(王漢林)、張菊芬(張菊芳)、王蕾、季建、蔡明芳(蔡炳芳,已含冤離世)被非法判刑三至七年七個月。

更多南通市崇川區虹橋派出所、街道辦事處人員迫害法輪功者遭惡報實例,參見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網報導《江蘇南通崇川區虹橋派出所、街道辦事處人員遭惡報》。

(5)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 蘇州元和派出所所長猝亡

蘇州法輪功學員楊虎男、崔娟夫婦被非法判刑,二零一七年一月七日,正在相城區參加「兩會」的、綁架崔娟的元和派出所的所長沈紅良,上午還在會上正常發言,午休後卻在自己的房間,心臟病突發猝亡,年僅四十九歲。而其原本身體健康,熱愛運動。

善惡有報,楊虎男、崔娟夫婦被迫害,沈紅良作為所長有推卸不了的責任。楊虎男、崔娟夫婦家人曾到元和派出所講真相要人,有法輪功學員給沈紅良寫勸善信,希望他分清善惡,秉持公正,為自己選擇好的未來。

5.其它

(1)女藥師被迫害離世 溧陽衛生局三任局長遭惡報

二零一六年一月,江蘇省常州溧陽市衛生和計劃生育局局長、黨委副書記董昕因涉嫌嚴重違紀被調查。董昕的前任溧陽市衛生局局長王海保,得癌症。王海保的前任謝志強,二零一一年六月發微博傳情約會女子開房,引發關注,被撤職。溧陽衛生局三任局長遭惡報,根本原因是他們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迫害佛法修煉者。

溧陽市清安醫院醫生黃文琴堅持修煉法輪佛法,屢遭迫害,溧陽市衛生局落井下石,四月份停發她所有工資、職工醫保費、養老保險金等所有待遇,和清安醫院一起,欲將她無理開除。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黃文琴被迫害離世,年僅四十六歲。溧陽市衛生局局長對此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2)為減刑賣力迫害法輪功 南京女監包夾遭惡報得痔瘡癌

南京女子監獄有個包夾名叫趙文娟(據說是蘇州財政局局長),為了賺取高一點的積分,好減刑早一點回家,協助獄警迫害法輪功學員非法賣力,最後遭惡報,得了痔瘡癌,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保外就醫。自古參與迫害修佛之人,都沒有好下場。她是真的早回家了,可是換來的卻是絕症。不可不鑑。

七、良知的覺醒

在正邪較量、生死存亡的歷史關頭,越來越多的民眾選擇了拋棄邪黨、尋求新生,越來越多的民眾選擇了遠離邪惡、保護善良。這是正義的呼喚和良知的覺醒。

1.楊虎男被綁架 同事聯名呼籲無罪釋放

蘇州法輪功學員楊虎男、崔娟夫婦於二零一六年三月十三日晚先後被綁架,次日,在家中空無一人的情況下,國保警察闖入、搶走尼桑汽車及車上二萬元現金、二張銀行卡等。三月二十六日,又闖到楊的單位非法搜查。整個過程沒有任何法律文件和手續。

楊虎男是外資企業──蘇州格林精密部件有限公司的中方管理經理,品行良好、工作能力出眾、富有管理經驗,得到公司董事、老總和員工的一致肯定和尊重,公司上上下下為他鳴不平,二百六十六名公司人員自發在徵簽名單上簽名,聯名呼籲要求立即無罪釋放楊虎男。

相城區國保警察為此變本加厲騷擾公司,二零一六年七月八日,在公司老總不在場且無任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再次對公司非法查抄,威脅簽名員工,攪得公司人心惶惶。

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八日,楊虎男、崔娟夫婦遭相城區法院非法庭審,三位律師做了有力的無罪辯護,「公訴人」拿不出合法證據,一再無言以對而只能沉默。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五日,楊虎男、崔娟夫婦在看守所被非法宣判,分別被冤判三年,兩人當場要求上訴。上訴後中院非法維持冤判。

2.法庭正氣壓倒邪惡 援助律師良知覺醒

楊亞平女士,鹽城市阜寧縣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日在溫州打工被綁架,被非法關押在上海市奉賢區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七日被上海市閔行區法院非法開庭。到庭兩位律師,一位是楊聘請的北京律師,一位是法庭指派的援助律師,本準備做有罪辯護,但開庭後一直沒有說話,隨著當事人和北京律師深入講真相,發生了徹底轉變,在最後辯護詞中,表明楊亞平沒有罪,她煉法輪功是為了做好人,她是個很善良的人。

庭審後期,審判長、審判員和公訴人都不再打斷律師和當事人的發言,而是靜靜地聽。律師和當事人語氣平緩,有理有據,有力點明了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非法。讓在座所有人為之動容。整個庭審過程正義壓倒邪惡。

本因楊亞平多次被迫害而不願管、不理解的家人,經多方努力,大部份從外地趕來旁聽,律師的正義敢言深深地感動了家人,庭審後非常激動,感謝律師為楊亞平所作的無罪辯護。楊亞平後仍被上海市閔行區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半,二零一七年三月被強行送往上海松江女子監獄迫害。

楊亞平女士遭迫害詳情參見明慧網文章《江蘇楊亞平在上海面臨非法開庭》及楊亞平自述遭迫害經歷《遭酷刑、藥物迫害 幾次命懸一線》等。

3.無罪釋放、撤銷判決案例

(1)蘇州江陰市檢察院不予批捕,如今又被江陰法院非法判刑

顧榮峰,男,蘇州市光福鎮法輪功學員,五十三歲,修煉法輪大法後,放棄了賭博惡習,胃病痊癒。

二零一六年九月,顧榮峰在講真相時被君山派出所綁架,在律師和家人的不懈努力下,江陰檢察院提審後結論「證據不足」、「不予批捕」。在家人半拉半搶的情況下,顧榮峰走出了派出所。詳情見明慧網報導:《律師、家人、本人齊心合力 顧榮峰走出看守所

君山派出所不甘心放人,給顧榮峰非法弄了個「取保候審」。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顧榮峰講真相被梁溪區廣瑞路派出所非法抓捕,江陰警察企圖再施迫害。十一月十五日,顧榮峰被無錫江陰法院非法庭審。法庭上,律師依據法律給顧榮峰做了無罪辯護,並指出證據存在造假嫌疑;十一月二十八日,接到通知顧榮峰被非法判刑九個月。本來江陰檢察院對顧榮峰下了「不予批捕」結論,可是如今又被江陰法院非法判刑。

(2)檢察院撤訴 蘇州張家港市法院裁定宣小妹獲釋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日下午,蘇州法輪功學員宣小妹,與常錚、杜勇偉、陸林妹、秦英,驅車到鄰市張家港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在張家港市往蘇州市方向高速入口處等候過收費站時,被跟蹤的國保便衣暴力綁架。

張家港市國保陳錚等人為了達到迫害宣小妹的目的,用大案DNA「取證」,羅織材料,將宣小妹構陷到檢察院。二零一七年二月十四日,張家港市檢察院以「不應當追究被告人刑事責任」要求撤回起訴,張家港市法院決定「准許張家港市檢察院撤回起訴」。宣小妹獲釋。

(3)法院退案檢察院撤訴 常州姚宗英回家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十日,常州市法輪功學員姚宗英在五星公園講真相過程中,被人惡意舉報,被五星派出所警察綁架,並於當晚被抄家,後遭檢察院非法起訴。姚宗英的丈夫請北京律師介入,後法院以證據不足退案,檢察院也以證據不足撤訴。

(4)非法秘判家人上訴 淮安市中院撤銷判決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六日,淮安市漣水縣法輪功學員馬學榮在縣行政大廳東大門散發真相資料時被綁架,六月三十一日左右,被非法批捕,九月十九日,遭漣水縣法院非法庭審。法院沒有提前通知馬學榮的家人和律師,導致家人和律師沒能參加庭審。家人質問為何不提前通知時,庭長竟說馬學榮是成年人,不需要通知。

十二月十六日,漣水縣法院以刑法三百條非法判馬學榮二年,處罰金五千,並再次隱瞞消息,一直不通知馬學榮家人。家人在多方努力下,終於於十二月二十六日,上訴期的最後一天,向淮安市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二零一七年二月九日,漣水縣法院送達淮安市中級法院。

淮安市中級法院最終以事實不清作出撤銷漣水縣法院對馬學榮的刑事判決,發回漣水縣法院重新審判。

(5)訴江遭誣判後上訴 連雲港市中院撤案

張桂麗,連雲港市連雲區法輪功學員,六十四歲,二零一五年底,被連雲區公安分局以訴江為由綁架,關押到連雲港市看守所,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九日被非法批捕。二零一六年五月被連雲區法院非法判刑二年,張桂麗上訴。二零一七年三月三十一日,連雲港市中院撤案,張桂麗回到家中。

(6)一審被非法判刑二年 二審無罪釋放

張素芳(張淑芳),七十二歲,鹽城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在集市講法輪功真相、發真相資料,被張莊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派出所,張素芳堅持向各界講真相,講善惡有報。七月二十九日被轉到鹽城看守所;九月三日被鹽都公安局批捕;九月十四日被非法起訴;十月二十五日被鹽都區法院非法庭審,張素芳自我辯護,講法輪大法好,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違法,憲法規定信仰自由。

十二月二十三日,張素芳收到判決書,被非法判刑二年,處罰金八千。十二月二十七日,張素芳上訴至鹽城市中級法院,提審時希望中級法院和中級檢察院公正處理。張素芳說:「我沒有罪,堅定自己的信仰,使自己道德昇華,二十年沒吃過一粒藥。」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日,中院終審撤銷鹽都區法院的判決,發回重審。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鹽城市看守所無罪釋放張素芳,張素芳當晚回到家。

(7)檢察院退卷 江蘇句容市曲背香平安回家

曲背香,江蘇鎮江句容市法輪功學員,二零一五年底被句容市國保大隊、華陽派出所警察劫持到句容郊區某秘密地點囚禁、刑訊逼供。十五天後被劫持到鎮江市看守所關押三十二天。回家後被勒索五千元「取保候審」,騷擾中曲背香被迫離家,二零一六年底回家。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一日前後,曲背香去華陽派出所辦手續時被扣留,之後被刑事拘留。檢察院去看守所了解情況後退卷,曲背香被轉為行政拘留,三月二十四日被無罪釋放。

八、後記──關於「我們只是傀儡」

二零一六年十月底,南通海門市法輪功學員葉衛東被南通市警察夥同海門市國保警察和居委會七、八個人撬門入室綁架、非法抄家,次年八月二十八日被非法庭審,八月二十九日被非法宣判兩年。葉衛東家屬聽說後,給審判長陸衛東打電話詢問,陸回答說自己無能為力,是來自上面(海門市政法委、「六一零」辦公室)的壓力要求判,「我們只是傀儡」。

連雲港市法輪功學員仲偉玲因控告江澤民被陷害綁架,家裏要人,一位紀委副書記說:「這件事一年前就定好了,作為贛榆第一大案處理,誰也要不了人。」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九日秘密開庭時,仲偉玲當庭講真相,要求無罪釋放;主審法官岳仁龍說:「看來是抓錯人啦,但我們沒有權放你。」仲被冤判三年,家人追問,岳無奈地說:「我也無法平衡」。

審判長陸衛東稱自己為傀儡,法官岳仁龍感到無奈,因為「六一零」在背後操縱,凌駕於國家法律之上。陸衛東、岳仁龍等人今天做傀儡,任人擺布,替人作惡,明天就可能做替罪羊,替中共背黑鍋、為惡人陪葬。

紐倫堡審判中,接受審判的前納粹法官簡寧內心懺悔:「我們是有罪的,……對於罪惡,我們卻保持了沉默甚至同流合污。」「我們雖然不是納粹,但是我們的所作所為比納粹更惡劣,因為我們知道他們是誰,正在幹甚麼,卻仍然選擇為虎作倀。」

能夠真心懺悔者是高貴的。現在越來越多以公檢法、「六一零」為主要成員的迫害鏈條上的參與者並不甘心充當傀儡,紛紛選擇金盆洗手、淡出角色,或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而一意孤行跟隨中共一條道走到黑的,只能是自己害自己,最後給中共江澤民集團當犧牲品、陪葬品,面臨可悲的結局。

我們希望,那些還在等待、觀望甚至還在參與迫害的江蘇省各級中共公檢法人員,一定要看清當前中國時局的大勢所趨和人心所向,不要再參與迫害,不要走的太遠,早一點回頭、懺悔罪行,挽救自己的生命和良知,為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和未來負責。

附錄1:、近兩年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江蘇調查線索

器官移植作為常規外科手術並不難,難在搜尋匹配器官。國際社會上,即使在擁有龐大而發達的全國器官捐獻系統、公民器官志願捐獻率達47%的美國,為搜尋匹配的肝源,平均仍需等待兩到三年的時間。

而在二零一四年才有器官捐獻登記系統的中國,自從中共邪黨一九九九年大規模迫害法輪功後,器官移植業突呈爆炸性增長: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八年,全國肝移植僅七十八例;一九九九至二零零六年同樣八年,全國肝移植猛增到一萬四千零八十五例;從事器官移植的醫院也從一九九九年以前的十九家,猛增到二零零五年的五百多家;器官移植的等待時間也變得極短,所需配型的器官幾乎隨要隨到。

二零一五年六月,追查國際(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經過九年多對涉嫌單位及個人全面系統的調查取證,獲取了上萬條證據,發表調查結果: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原中共黨魁江澤民操控整個國家機器,包括司法、軍隊、武警和地方醫療機構,在全國範圍內用活摘器官做移植的方式,對法輪功學員實施了一場群體滅絕性大屠殺,屠殺人數涉嫌超過二百萬,犯下了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是「這個星球上前所未見的邪惡」。

以下是近兩年中共醫院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江蘇調查線索。

1.江蘇省人民醫院:令人難以置信的「巧合」

(1)不到半天找到匹配肝源

據南京《現代快報》報導,二零一七年一月底,王先生在省人民醫院肝移植中心,被診斷為乙型肝炎肝硬化,院方認為需要做肝移植手術。「巧合」的是,第二天上午,就接到徐州新沂市某醫院消息,一「腦死亡」患者的家屬想捐獻患者器官;更「巧合」的是,捐贈者的器官和王先生「剛好」匹配。

(2)心、肺同時移植:這邊切器官,那邊移植器官

據江蘇衛視報導,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八日,一在省人民醫院的腦死亡患者家屬同意捐出患者器官,經配型發現和求治該院的芮女士、謝女士「剛好」匹配。第二天三台手術同時進行,先切心臟給芮女士心臟移植,再切肺給謝女士肺移植。報導和上例相同,沒有提及「捐贈者」的任何信息。

參與手術並接受採訪的該院心臟大血管外科主任邵永豐,已在追查國際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發布(二零一六年七月更新)的第三批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之中。

2.無錫市人民醫院:全球第二大肺移植中心

「中國肺移植手術第一人」、無錫市人民醫院副院長、胸外科主任、肺移植中心主任、在二零一四年九月追查國際發布(同年十月更新)的第一批追查名單中的陳靜瑜,自二零零二年至今做了六百多例肺移植。二零一六年做了一百三十六例。該中心成為全球第二大肺移植中心。陳在其個人微博中稱所需匹配的肺源幾乎隨要隨到,二零一五年取消死囚供體後更忙了,三天一台肺移植。二零一六年八月四日至五日,一天做了五台肺移植手術。每台手術費用五十萬至一百多萬元。

在臟器移植中,肺移植難度最高,對供受體的匹配要求最高。這些隨要隨到的大批量匹配肺源從何而來?

3.南京市第一醫院:

(1)二零一六年底的一例心臟移植,心臟來源於一名健康的年輕人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一中年男子在該院檢查出心臟不好,被院方建議做心臟移植,說可以很快得到供體,該名男子同意後,果然很快接到供體器官,做了心臟移植手術。醫生告知心臟來源於一名健康的年輕人。主刀者心胸血管外科主任醫師陳鑫,在追查國際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發布(二零一六年七月更新)的第三批追查名單之中,迄今已做了四十多例心臟移植手術,

(2)二零一八年初的一例心臟移植手術

據江蘇網二零一八年元月三十一日報導,元月十五日,該院心胸血管外科為一患擴張型心肌病的小伙做了心臟移植手術,他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住進該院,一個多月後的次年元月十四日,院方稱有了供體,一例「腦死亡患者」準備器官捐獻。元月十五日晚進行了手術。

報導稱,這是該院二零零一年開展心臟移植手術後的第五十九例。接受記者採訪的徐明主任在追查國際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發布(二零一六年七月更新)的第三批追查名單中,自二零零一年後實施過多例心臟移植手術。

4.蘇州大學附屬理想眼科醫院,第三天就「幸運」得到匹配眼角膜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日,蘇州援疆幹部幫新疆一女教師比沙拉﹒帕裏紮依與理想眼科醫院聯繫免費移植眼角膜。報導稱大家最擔心眼角膜有無來源,因當地捐獻者較少。「幸運」的是,第三天就等到了匹配眼角膜,並稱捐獻者來自蘇州崑山市。九月七日,該院為她做了眼角膜移植手術。從聯繫到移植完成,前後僅九天。

據悉,二零一二年五月七日,該院眼表與角膜病科主任趙慶亮分別在蘇州和伊寧做了兩起免費眼角膜移植手術,受體為伊犁兩個貧困家庭的婦女,供體同樣來自蘇州崑山。

趙慶亮在追查國際二零一四年十二月發布(二零一六年七月更新)的中國大陸第三批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醫務人員的追查名單之中,他原為山東省魯南眼科醫院副主任醫師,二零零六年一月至二零零八年五月,參與實施深板層角膜移植五十二例。

附錄2:

一、2016年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迫害名單
二、2017年江蘇省各地法輪功學員遭綁架迫害名單
三、2016-2017年江蘇省法輪功學員遭非法判刑(批捕)部份案例
四、2016-2017年江蘇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責任單位和責任人信息
五、2016年南京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責任單位(含地址電話)
六、2017年南京市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部份責任單位、責任人信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