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去執著 走過關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修煉法輪大法前我身體狀況很差,多種疾病纏身,有心臟病、胃病、頭暈、婦女病等等,吃了很多中、西藥都無效果。因為家庭困難無錢醫治,就在痛苦中煎熬著。

一九九八年十月份,我是在媽媽住院期間,遇到一位好心的護士,因為姐姐身體也有很多疾病,跟她說要做一些檢查。她告訴我倆核磁共振、CT、B超等等費用得上千元。我倆一聽檢查費就那麼多,那要醫治得多少錢哪。因為我倆都是農民,治不起。她說那我借你倆一本《轉法輪》書看看吧。我倆拿回家來輪流看,回家打開書,看到師父像就流淚,我被師父的高德大法之法理所折服,越看越愛看,越看越放不下了,不知看到下半夜幾點了,就睡著了,早晨醒來,渾身輕鬆,身體疾病全沒了,達到了無病一身輕的狀態。真好像變了一個人。我決心一修到底。按真、善 、忍做一個真正的好人。

一、在做真相資料中修去人心

二零一四年五月末,我從中共的冤獄回家後,就參加學法小組學法,投入正法洪流中來。

因為學法小組資料來源困難,同修提出讓一年輕的同修做資料,我說我可以輔助,這樣我們達成共識,在她家就建立一個小資料點。

剛開始做資料時,面臨很多困難,因為我被迫害五年,很多技術方面的問題有些記不清了。但師父看我有想做好資料證實法救人的這顆心,就打開了我的智慧。能打出完整的期刊了。

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我發現很多人心。比如: 我經常在週六、週日做資料,平時都是上午參加集體學法,下午和同修出去講真相,時間安排的很緊。A同修的機器出問題了,需要我做幾本《明慧週刊》。剛開始我無條件配合,同修需要我就幫做,後來A同修不斷的提出這樣的要求,而且每次都不提前告訴我,而是突然要我幫她做,我心裏產生抱怨,怎麼不提前告訴我,耽誤我的時間。後來通過學法,我悟到:修煉中任何一件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有你修煉提高的因素在。通過這件事我找到了抱怨心、怕麻煩的心、為私的心。

有時,做資料很順利時,歡喜心、完成任務的心就冒出來了,結果被邪惡干擾,機器就出問題。馬上意識到這一念不對,發正念清理,機器又恢復正常。當機器出現故障時,我沒有向內找,是甚麼人心才導致的,而是先修機器,找同修幫助,找得同修都不高興了,這時才找到有依賴同修的心,沒有為她著想,給同修找麻煩。

二、闖過病業關

一次,我和倆位同修出去講真相,回來時,順便在超市買點菜,由於執著心,利益心,貪吃的慾望,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下車就感覺胃有點痛,我心裏想,是今天挑選菜做錯了。那不是大法弟子的行為,回家做菜時。菜都變味了,吃兩口就覺得胃加劇疼痛。我立刻發正念鏟除邪惡迫害我的一切邪惡因素。同時,想起師父的法:「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找到很多不好的心,有利益心、爭鬥心、瞧不起人的心、妒嫉心、愛面子心、背後議論別人的心、貪吃等等,找到後就滅掉它,那都不是我,師父不承認迫害,我也不承認。我的一切由師父安排,就走師父安排的路。

第二天早晨胃就好了。上午我們小組學完法,下午又分組出去講真相了。我和A同修一起講真相,救眾生,講得還比較順利。又起歡喜心。我回到家身體又感覺不適,胃又痛,而且還發燒,骨頭縫都痛。就像常人得的重感冒一樣,冷的我蓋被子還冷,也吃不下飯,水都喝不了,胃堵的簡直就要窒息。學法,發正念都沒有力氣,早晨煉第二套功法都勉強堅持下來,這樣持續四、五天,身體也消瘦很多。

儘管如此,我也堅持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同修來學法幫助我發正念,然後就跟她們出去講真相,做資料也沒耽誤。因為我有慈悲偉大的師父看著。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2]。我是大法弟子,誰也迫害不了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對此,我沒有深入理解,不知修心性,遇事向外找,向外看。不會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用法來對照。找不著自己的根本執著。不會修,才被舊勢力抓住把柄來迫害的。

悟到後,我就發出強大的一念,徹底解體另外空間迫害我肉身的一切邪惡生命和因素,我的身體就像翻江倒海式的,有法輪在旋轉,轉的我身體都跟著轉,而且還很痛,過一會,渾身感到非常輕鬆。我知道是師父把我的這塊業給拿掉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4]。

弟子感謝師恩。唯有精進再精進!修好自己,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