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去除執著 解體病業假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四日】二零一六年因為我執著掙錢還債,把所有的精力幾乎都用在了工作上,早上六點多鐘就出了門,晚上九、十點鐘才回家,打幾份工。回家後疲憊的不行,只想睡覺,學法煉功甚少,四個整點發正念都很少參與。身體出現嚴重病業假相,每次來例假都長時間而且大量,多則二十幾天,少則十幾天;往往這月剛完,下月又來了。左小臂痛的無力寫字,肩頸痛,嚴重的怕冷怕風。還有幾次來例假時伴隨著劇烈的咳嗽,一咳下身就往外出血。有幾次血流的感覺身體已經很虛弱了,叫了同修來幫我發正念才停止。

這給了我內心很大的衝擊,看到了自己修煉上與同修的嚴重差距。為甚麼自己的問題自己長時間都不能解決,而同修一幫助發正念就制止了?這讓我不得不深刻的反省自己的修煉狀態,痛下決心追趕上來。

首先就是要放下長期以來形成的高高在上、自以為修的不錯的心。周圍的老年同修比較多,因為我年輕,能幫老年同修們提供點真相資料,被同修們捧著,每次做點資料給同修,同修們都是千謝萬謝。我內心中總是很滿足、很受用,覺的自己這就是在救人了,跟上了正法進程。內心中還經常看不起同修的這執著、那執著,背地裏議論同修;當著同修也不顧後果的指出來(所謂的幫助同修提高)。殊不知這其中包含了自己多少的骯髒的人心啊!而就是這些樸實的老年同修,多年以來,長期堅持每天出去講真相救人。而我自己連修煉人的最起碼的學法、煉功、發正念都難以做到,修煉的狀態已差到極點!身體還出現各方面的病業假相。看看自己真是汗顏!

我決心從零開始,把自己當成初學者一樣,一切從新開始。開始背法,讓學法入心。我辭掉了一份工作,每天下午可以有半天時間學法。

剛剛開始的時候干擾很大,邪惡拼命的阻擋我往回返,給我加大病業假相的難。一開始邪惡是抓住我對母親的親情執著,利用了母親和父親之間的矛盾,當時母親身患嚴重的感冒,正好我打電話回家知道了,母親說父親不給她買藥,不做飯給她吃,她快要死了。放下電話,我又給父親打電話,勸說父親做飯給母親吃。父親生氣的掛了我的電話。當時天已經黑了,沒辦法我只好趁黑到街上去給母親買藥買吃的騎車趕送回去。當時三四月份,晚上還很冷,我騎摩托車吹過夜風後,回來人就有點不舒服發冷(當時正好例假期間),捂著被子睡了一半天起來感覺喉嚨像是被誰抹了一刀似的,又過了幾天開始咳嗽,劇烈的咳嗽,一咳下身就往外出血。

後來悟到是我發了錯誤的一念:那天我回去後看到母親實在可憐,就想母親的很多病症與我身體上的病業假相很相似,連部位都相同,心想她身體上的難受是不是在幫我承受。如果是我的業力就讓我自己承受吧。我這一念發出馬上我就倒下了,她真的馬上好了。我這裏呈現了嚴重的感冒症狀,加上例假大量出血,每天要上班得不到休息,幾天下來人就虛弱的不行了。請來同修幫助發正念,同修一來不由分說的就說我有這執著、那執著。我明白同修的表現。(我以前也是這樣所謂的幫助別人的),心裏很清楚舊勢力對我所做的一系列的迫害安排,就正念否定。我就是不承認它,無論它利用甚麼形式來干擾,我就是否定,就是清除。

當我走過這個魔難後,我的背法狀態就有了突破,好的時候一天能背十幾頁。好的狀態持續沒多久,邪惡又利用丈夫的病業來干擾我。原本在外地的丈夫突然檢查出患上了嚴重的膽囊及膽總管結石,要立即回家做手術治療。我不得不花時間照顧他,前後將近花了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剛恢復出院走了,兒子不知道怎麼心血來潮在網上高價買了只小貓,非要在家裏養,怎麼勸都不行。我想這也是衝著干擾我學法來的吧。本來我可以大聲在家裏讀法背法的,顧及怕那隻貓聽到法,我就只能小聲讀了。

經過這幾個月的背法,我的修煉狀態已經有了很大的改變,學法能入心了,背法的過程中對法也有了很多新的領會,很多人的觀念也在背法的過程中不知不覺的給破除了。尤其是對病業方面的法理認識更清晰了。真正從內心明白了真正修煉的人是沒有病的,一切病業干擾都是邪惡舊勢力強加的魔難,都是不能承認的,都是必須嚴肅清除的。必須堅定的信師信法,解體干擾。例假上個月基本上正常了,長期不能雙盤的腿現在靠繩子綁上能雙盤打坐50分鐘了。

向內找,還沒有放下的執著太多。針對還存在的諸多執著,以後一定要更加精進的學法,向內找,修去它們,純淨自己。更精進的做好三件事。下次一要讓師父聽到我的更好的消息。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懇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