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去人心 在法中歸正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過去由於學法不深,嘴上說走師父安排的路,實際遇到事情時,總是按自己認為合適的方法去安排行事,否則,心裏就不踏實,不舒服,甚至是抵觸。這樣人為的給自己的修煉路上增添了許多麻煩,影響了證實法、救度眾生的效果。

後來在深入學法中,遇到問題能對照大法向內找,實修,真正體會到大法的洪大與圓容,師父的安排有序而嚴謹,師父時刻就在我們身邊,慈悲的呵護著弟子。

現在把我近幾年來修煉中最深的幾點體悟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

一、在幫女兒帶孩子中歸正自己

我被中共迫害非法勞教兩年回來後,單位不給安排工作,我想正好利用這時間好好學學法,做三件事。可是不久,遠在外地的女兒來電話,說懷孕了,醫院檢查有些問題,需要臥床休息,要求我去照顧她。剛剛設想好自己的修煉模式,就要被打亂了,心裏有點不情願。但是,想到自己是大法弟子,對誰都應該好,女兒有困難需要我幫忙,不去也不對呀,就答應去了。

離開自己的家,離開同修,來到了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由於長時間不跟女兒在一起,尤其我被迫害期間,給她工作、生活帶來一些麻煩,使她對我產生抱怨,雖然我在照顧她,她卻總是指責我不是這兒沒做好,就是那兒沒做對。小外孫女出生後,事情就更多了,照看孩子佔據了我很多時間和精力,不能像過去那樣有時間學法、煉功、做三件事,也沒有同修交流切磋,心裏非常苦悶。所以,表面上在幫她幹活兒,心裏很不情願。心想:我是大法弟子,今生來到世上,是為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不是為了過常人的生活呀!而且現在正法已走到最後,大法弟子都在抓緊時間救人,而我還在這裏看孩子做家務。覺的很無奈,著急上火,煩躁不安。

而且,越是著急,越是勞累,女兒對我越不客氣,有時甚至像數落孩子一樣指責我。我常常是含著眼淚幹活兒。

在心裏一次又一次的求師父,幫幫弟子吧,我到底該怎麼辦?師父看到我的困惑和想精進的這顆心,將一段法理打入我的腦中:「你所接觸的工作環境、家庭環境那都是你的修煉環境,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1]「所以你們做的每件事情,哪怕你在常人中平衡好家庭的關係,平衡好在社會上的關係,你在工作單位裏的表現,在社會上的表現,不是簡簡單單的敷衍敷衍就行了的,這一切就是你的修煉形式,是嚴肅的。」[1]「我說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去修煉。」[1]

師父的法使我豁然明白了,原來這就是我的修煉環境,是我要走的修煉路啊。我應該珍惜這個環境,在這個環境中實修自己,平衡好家庭的關係,這就是在修煉,這也是在證實法啊。

明白法理了,心踏實下來了,向內找到自己的很多問題,有怕帶孩子做家務被落下的心,有委屈、埋怨、急躁、愛面子、不讓人說、求回報、寂寞等很多執著心。進一步剖析產生這些心的根本原因是沒有學好法,是「自私」。我要學法,我要煉功,我要做三件事,我要怎樣怎樣修煉等等,一切圍繞自己去思考問題,當現實與自己的想法不能統一時,心裏就難受,有情緒,這與師父講的:「大道無形」[2],「只看人心」[2]、「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狀態去修煉」[3]、「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4]的法理是違背的。我還認識到,女兒對我的不尊敬和指責,是因為我跟法擰勁了的具體反映。同時,我對師父講的:「其實修煉就是修人的心,尤其在複雜的工作單位環境,正是提高心性的好機會,一旦退下來,其不失去了一個修煉的最好環境嗎?甚麼矛盾都沒有了還修煉甚麼?怎麼提高呢?」[5]這段法有了較深的認識。

明白法理了,認識提高上來了,心也清靜了。我對當時的家務事按輕重緩急做了分析,進行了合理安排。儘量抽時間學法、煉功。利用買菜購物的時間打語音電話、發真相彩信。這樣,我的修煉環境就形成了,家庭和諧了。

現在我對師父講的「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6]的法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和認識。師父說:「在修煉過程中啊,不只是像自己想像的那樣,除了修煉這是主要的,也不能認為其它甚麼事情都不重要,如家庭不重要,社會不重要,甚麼都不重要。平衡好那些關係,這就是你走的這條路了。我說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的形式去修煉。」[1]

師父還講「我在法中告訴你們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從未說要符合甚麼常人。和常人一樣那還是修煉的人了嗎?」[7]

我明白了,既然大法開在常人社會中,法中要求弟子最大限度符合常人修煉,那麼,從形式上我們和常人沒有甚麼兩樣。如果子女遇到困難了,需要幫忙,我們當然應該幫助。但決不能把自己混同於常人,不能完全陷入常人中,因此而放鬆了修煉。我們是「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8],任何時候,修煉都是自己最大的事。我們可以幫助子女,但不要大包大攬,該是子女應該承擔的,一定要讓他(她)們自己去承擔。既不被常人的情纏絆,又要去除私心。大法的慈悲和威嚴要同時體現在我們身上。

因為幫女兒帶孩子,我長時間和他們住在一起,女兒很依賴我。有時達不到她的要求,她還不滿意。後來我明確告訴她:我已經把你培養成人了,養兒育女的義務我已經完成了,現在我是在幫助你,我也有我的事情需要辦理。聽了這話,當時她有點不舒服,後來就想明白了。現在她不像過去那樣,甚麼都讓我幹,到哪裏也讓我陪著。現在他們到外邊吃飯、旅遊等,我都不去。她們的事情不是必須要我做的,我都不問不參與,只是幹活兒。現在,女兒對我也比以前客氣多了。經常說,謝謝媽媽。

二、在與丈夫團聚的一百天裏,向內找,去執著

師父講:「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修煉者不能帶著人心、帶著業債、帶著執著圓滿。」[9]「修煉的人是反過來看問題的,把這些魔難、痛苦都視為提高的好機會,都是好事,讓它多來、快來,自己好提高的快。」[10]在與丈夫團聚的一百天裏,我體悟到這段法的深刻涵義。

我丈夫是個誠實耿直的人,有點倔脾氣,他認準的事,就要堅持到底,別人難以改變他。我和他是同學,平常他對我很好,夫妻感情還不錯。但是,他有點大男子主義,在大部份事情上,我得服從他。結婚不久我懷孕後,他認為當時不具備養孩子的條件,讓我必須做人工流產。我委曲求全,順從了他。結果流產後,我患上嚴重的婦科病,後又合併了其它病,嚴重時生活不能自理,而且久治不癒,長達十幾年。過去,我怨恨他,但是,生活又離不開他照顧。在我患病期間,他對我照顧的很周到,也付出很多辛苦。一九九四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才擺脫病痛的折磨,身體恢復正常。

修煉大法後,通過學法,我明白了,人得病是由於生生世世做了不好的事造成的業力所致。我所以有病是業力所致,不能完全責怪丈夫。漸漸的去掉了對丈夫的怨恨心。

丈夫在邪黨部門工作了多年,雖然他對邪黨很看不慣,但是由於長期浸泡在邪黨文化中,黨文化對他的毒害還比較深,但他並不自知。尤其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邪黨給他們灌輸了許多污衊大法的謊言,他沒有識破。雖然他知道煉功對我身體好,他不反對。但是對我參加「四二五」、「七二零」上訪不理解,認為是參與政治。我想給他講真相,他根本不聽。二零零九年我從勞教所回來後,他更不允許我提大法的事。

近幾年,我在外地給女兒帶孩子,與他分居兩地,我們能在一起的時間很少。而且,在有限的相聚時間裏,他對我也是很冷漠,我很難與他溝通,給他講真相就更難了。但我心裏一直惦記著他還不明白真相,經常琢磨怎樣才能給他講清真相。

二零一六年九月份,外孫女上幼兒園後,女兒說我帶孩子挺辛苦的,讓我回去休息幾天。我心中暗喜,正好回去給丈夫講真相。

回到家裏,丈夫說有點毛病,明天要住醫院做個小手術。這樣,他在醫院住了一週。按照慣例,我每次回來,也就是能住十來天,女兒就要叫我走了。心想我得抓緊時間給丈夫講真相了。

過了兩天,我提出來要跟他聊聊天,目地是通過聊天引出講真相的話題。當我談到我是因為做了人工流產患上了疑難病,醫治無效才修煉法輪功的時,他突然暴跳起來,怒吼:你在抱怨我!你煉功為甚麼去中南海,為甚麼參加那些活動(指「七二零」上訪、講真相)?然後轉身就走,我們不歡而散。從此以後,他整天板著面孔不說話,我跟他講話,他也不理睬,甚至語出傷人。這是結婚四十年來還沒有過的。

看到他的這種表現,我馬上警覺了。想到師父說:「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11] ,「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2]。那我就運用這個法寶,好好向內找找自己吧,是我的甚麼原因讓他這樣憤怒?

我靜下心來,回顧自己修煉大法以來經歷過的一些事情,尤其與丈夫有關係的事情,自己是怎麼想的,怎麼做的。不找不知道,一找真的嚇一跳。對照大法向內找,找到了自己的很多人心和執著。其中有:執著時間的心、急於求成的心、怨恨心、爭鬥心、想改變別人的心、得理不饒人的心、顧慮心、狡猾心、依賴心、愛聽好的心、不讓人說的心、自尊心、對丈夫情的執著心、嚮往美好生活的心、貪便宜的利益心、求回報的心等等。

1、執著時間和對丈夫的情。這次回來也一直在心裏想方設法,生怕錯過這次給他講真相的機會。現在認為,想給他講真相救他的出發點沒有錯,但是著急的心態(急於求成),就是修煉人的執著,甚至是強烈的執著。沒有做到隨緣,而修煉講的就是緣。法度有緣人,自己有救人的願望,而真正救人的是法,同時,暴露出自己對丈夫的情還很重。

2、在回憶自己的病是他的因素造成的,本想以此為說服力,讓他能理解自己是因為有病才煉功的,再引申到真相問題,好讓他接受真相。但是,事與願違。從表面上看,是刺激到他的短處,沒考慮到他的面子,觸動了他負面的東西,使其聽了不舒服,才暴跳如雷。

反思自己為甚麼當時要這樣講呢?其實這裏面隱藏著自己的很多執著心。在潛意識中有想暗示他,你抱怨我因修煉法輪功被迫害,給你帶來了一些麻煩,其實這裏面也有你的一份因素在內。自認為這樣講有說服力,這裏體現出自己隱蔽很深的抱怨心、爭鬥心、狡猾的人心。

隱藏著這麼多人心和執著,心態怎麼能純潔呢?法的力量怎能在我身上體現呢?怎麼能救得了人呢?師父說:「隨著你的功力不斷增長的時候,你身體所帶的那個功的散射能量也會相當強大的。即使沒有那麼強大,一般的人,在你這個場範圍之內,或你呆在家裏,你也能制約著別人。你家裏的親人可能都受你的制約。為甚麼?你也不用動念,因為這個場是個純正祥和的、慈悲的,是個正念之場,所以人不容易想壞事,不容易做不好的事情,會起到這樣一種作用。」[13]我認識到,是我修的不好,使這個場不能發揮應有的作用。同化大法真善忍,絕不是一句口號。是實實在在的,必須體現在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想到這些,我非常難過。我對不起希望我救度的眾生。

按以往的習慣,女兒早就該催我回去了。可是這次例外,不但不催我回去,還來電話告訴我,你在家多住些日子吧,多陪陪我爸爸。我意識到,這是師父的安排,師父看我還有沒找到和去掉的執著,給我延長時間,讓我提高呢。

丈夫過生日的那天,我給他買了一捧鮮花,雙手捧著送給他,並講了祝福他的話,邀請他中午去我訂好的飯店吃飯。我在說祝福話時,有些激動,是流著淚說的,他毫無表情,沒看一眼,頭也沒回,出門走了。他走後,我心裏很不舒服,有點頭暈腦脹,我意識到自己動心(情)了,我趕快學法,努力使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查找自己動的是甚麼心?是自尊心受到傷害,還有失落感,還摻雜著很重的情,找到在給丈夫過生日的事情上,有不純的心念,有想通過這種方式挽回與丈夫的關係的心,還有嚮往美好生活的人心。唉,還是為私的。沒有達到修煉人的坦蕩,純正,完全為別人好。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有人的東西,就是有漏。大法的威力怎能在我這個骯髒的身上體現呢?

他有一輛新的女式小型自行車,一直在家裏放著,很少騎它。有一天,他推出去,廉價賣了。要是過去,他會先問我,要不要這個車,或者會主動送給我。因為我用的是一輛很破舊的老式自行車。我知道他賣車後,我說,知道你賣,我就買你的。他冷冷的說:「自行車店裏有的是車,去那裏買,」我聽了這話,甚麼話也沒說,覺的心裏有點堵。

再查找心裏難受的原因:1、對他的依賴心,認為他是我丈夫,應該為我考慮。過去,我身體不好,生活完全依賴他,已形成自然了。 2、對利益的執著,覺的有便宜應該先讓給我(車是高價買的品牌車,廉價賣了)。3、夫妻情受到重創,感受到他真的是無情無義了,我和他的關係難以挽回了。這是我和他結婚四十年來,從來沒有想到過的。平常說放下情容易,真正割捨時,還是挺難受的。

現在我才意識到,修煉這麼多年了,我還沒有放下這個「情」。我默念師父的法:「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們卻因為在常人中的利益損失了而對我訴苦,而不是因為自己在常人中的執著心放不下而苦惱,這是修煉嗎?能不能放下常人之心,這是走向真正超常人的死關。真修弟子人人都得過,這是修煉者與常人的界線。」[14]

師父講:「其實,你們感到在常人中的名、利、情受到傷害而苦惱時,已經是常人的執著心放不下了。你們要記住啊!修煉本身並不苦,關鍵是放不下常人的執著。當你們的名、利、情要放下時才感覺苦。」[14]

我正告這個「情」,今天我要把你這個「情」徹底放下!休想再來干擾我!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3]

師父的法似一盞明燈,照亮了我的心房,驅散了一切迷霧。我終於跳出這個「情」了,我的心寧靜了。

放下了情,慈悲心出來了。看到丈夫悶悶不樂的坐在椅子上,桌子上放著一摞書,大部份是有關宗教的書,有伊斯蘭教、基督教、佛教的書。他已經看清了邪黨的邪惡本質,不再信仰邪黨了。他在尋找人生真諦。我不禁暗自落淚了,是內疚的淚,是慈悲的淚。我默默的在心裏說:你也是為法而來的生命,你所代表的世界的眾生在等待你明白真相救度他們呢。我對不起你,是我修的不好,沒有把大法的美好、真相及時傳遞給你,讓你受苦了。我決定用寫信的方式給他講真相。一定要把真相講給他。

女兒又來電話了,她說快到年底了,比較忙,讓我去她家。我抓緊時間,給丈夫寫了兩封信,第一封信,感謝他在四十年的生活中,對我各方面的幫助、關心和照顧,完全是發自內心的。第二封信是講真相。告訴他大法是甚麼,江澤民流氓集團為甚麼迫害,是怎麼迫害的。

寫好了信,收拾好行李,晚上我告訴丈夫,我明天要去女兒家了。他說,我送你去。我說不用,行李不多,我自己走。第二天一早,他就起來了,幫我拿上行李,送我到車站。分手時,我說給你留下兩封信,希望你能看看。他說:好,我會看的。

坐在徐徐前行的列車上,我心裏空空靜靜的。回想回家這一百天裏經歷的與丈夫的事情,都是慈悲的師父為去我的執著心,為我的提高,苦心安排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瑞士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退休再煉〉
[6]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9]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10]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1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少辯〉
[1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1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1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