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弟子:走回大法修煉 勇猛精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九日】我是一名青年學員,九九年七二零開始的時候,我才十一、二歲,當時一家人都修煉法輪大法。迫害開始後,經歷了很多,父母姐姐被綁架、判刑,二零零五年左右,隨著父母放棄,我們姊妹漸漸離開了修煉。二零一五年年底,師父講法發表時,我從新走回修煉。

二零一五年年底走回來時,我正身懷六甲,還在上班中,我很著急,也很懊悔,怎麼才明白呢,這樣怎麼修煉呢?帶一個小孩子怎麼修煉呢?!怎麼能趕在正法結束時圓滿呢?當時想到的還是自己。

在本地其他同修的幫助下,經過學法,漸漸心情平靜下來,師父說「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1],我已經擁有了最好的一切,還求甚麼呢?只要我學好法,做好就行了。

辭職待產在家時,我就上午、晚上學法,下午出去發放真相資料、粘貼不乾膠,真相資料基本都是面對面發送的。師父也經常給我鼓勵。一次,我得到資料在回家路上,有個水果攤,買了一些水果,就給老闆一本明慧期刊《明白》。「明白?」「是呀,一看就明白,紛紜亂世中,做個明白人啊。」那年輕的老闆就接著說:「哦,一看就明白、越看越明白、不看不明白。」「對,誰看誰明白。」老闆笑道:「好,等會我好好看看。」旁邊有人問,「你們說的是甚麼呀?」「等會老闆看過,你也看看。一看就明白。」我說。

放下執著圓滿的心

一段時間學法之後,我漸漸不著急了,不再擔心會不會圓滿,能不能隨師回家。我每日用心做三件事,我深深意識到執著自己圓滿是多麼自私。我們來世是為了救度眾生,不只是為了自己修煉回家。修煉是為了有那個能力、那個素質,更好的救度眾生。

今年我給迷失的姐姐講真相的時候,她說你那是有求、為了修成圓滿,如何如何。當時我就正言說,不是,我是為了別人能得救。你也是,現在你為了自己過得好,不去救度他們,你那是犯罪。

因為我有時懷疑師父是否管我了,後來做了一個夢,夢見師父穿著白色短袖,要帶著我還有別的人,在教室裏面。夢中的師父好年輕啊,大約十八、九歲。

帶孩子,不忘三件事

只要我們正念足,師父就會給我們安排最好的。孩子出生後,丈夫買了一輛封閉的三輪車。孩子滿月之後,我幾乎天天出去證實法。

我把家務活在一起做,因為婆婆身體不好,除了做飯,洗衣、買菜之類的家務活都是我一人的,專門騰出下午出門,證實法。

二零一七年也碰到一事,觸動很深。五、六月份,天比較熱了。我帶著孩子,遞給一位在樹蔭下乘涼的大叔一份真相資料,就走了。大約走出一里地,聽到後面有人叫,回頭一看,那位大叔騎著三輪車,還帶著兩個騎摩托的中年男子在後面追呢,當時我心裏一驚。

他們追上之後,那大叔說「就是她,」不好,我遇到便衣了?來不及思考,就聽其中一個說:「你那小冊子還有沒有?給我兩本吧。」我心一橫,便衣就便衣,你要我就給。「嗯,有的。」我給他一本明慧期刊《希望》,「還有嗎?」我把帶的資料每一種都拿出一本來,遞給他,另一個說,「要那麼多做甚麼?」我說:「看看有福的呀,你也看看吧。」早先那個大叔說:「你給我了一本,這人看見了非要,就拉著我來追你……」世人明白的一面等著看真相呢。

平衡好家庭也是證實法

時間長了,學法跟不上,人心就上來了。一天,我正在掃地,婆婆坐在走廊上看著我,甚麼也不做,孩子在旁邊玩,我心裏有些不平衡了,有個念頭就上來了:她家條件這麼差,丈夫幾乎是求著我嫁過來的,她(指婆婆)仗著自己年紀大,甚麼也不幹,都讓我幹。她真舒坦啊,憑甚麼我幹呢?!……

越想越生氣,越想越不對頭,我這是幹甚麼呢?我是修煉人呢,我是在證實法呀,不是為了自己。這樣一想,心裏就平靜下來了。

明慧網上同修交流說是一思一念要挖根,我為甚麼會心裏不高興呢?師父講:「常人社會的大洪流、大染缸的污染,人們認為是對的事情,其實很多都是錯的。人不都想自己過好日子嗎?」[2]我想過好日子,不願意幹活,幹活不好。這個觀念得改。我為甚麼跟她計較、攀比呢?為甚麼要拿她跟別的家庭中的婆婆比較呢?我們這裏,婆婆一般得伺候好媳婦,媳婦一般甚麼也不做的。媳婦「說的話,句句是緊箍咒,當老的不是唐僧是孫猴」。這種現象對嗎?是中國的傳統嗎?這是變異的。師父說「截窒世下流」[3]。我想明白了,我在家裏做甚麼都是樂呵呵的,爭著做家務、帶孩子。

學大法之後,師父講了得與失的法,我這方面看得比較輕。婆婆是普通的農村婦女,沒有甚麼收入,別人租用我家土地的租金加上養老金、糧補,不過五千元,就是她的收入。家裏的開支基本都是我出錢,沒讓她出。有時給她買藥、買零食的錢,她硬給我,就拿著,很多時候,她想不起來給我錢,我也沒有計較過。家裏水果不斷的,我忙,想不起來吃,基本都是她吃的。婆婆有時也覺的不好意思,當面給她,她不要,等我們不在家裏,就背著我拿一些放在自己房間。有時她自己買一些零食,關起門來,背著吃……我都知道,不揭穿、不生氣。師父讓我們修煉真善忍,為別人考慮,她辛苦了一輩子,也不容易呀。以前沒捨得吃,條件好了,也該享受了。

一次,我領著孩子在村裏玩,村裏的幾位老人就誇我,「這個媳婦真是好哇!」然後就開始說我在家裏對婆婆如何,我納悶她們怎麼知道呢?她們就說是我婆婆嘮家常說的。原來世人都知道,那我有時做不好,她們也會知道啦。我羞愧不已,不注意,會給大法抹黑呀,在家裏也不能放鬆呀。

婆婆只有兩個兒子,我是老二家的,大哥在市裏買的房子安了家。我從沒想過老大家每月給老人多少甚麼的。七月,婆婆摔倒兩次,次次骨折。天氣熱,老人無法經常洗澡。與丈夫商量後,我們自己出錢,給老人安裝了空調,沒要老人的錢。

我帶著不到一歲半的孩子,做家務,給老人準備飯食,燉排骨,有空就給老人洗澡。丈夫後來請假回家,感動了,哭著說;「你對我老娘這樣,這輩子我都會對你好的。你想學(法輪大法)就學吧,我不再說甚麼了。」其實丈夫受無神論毒害很深,以前不相信大法的,還反對我供師父法像。尤其,我在家裏建了一個小資料點,他怕我出事,動不動就生氣。

婆婆摔倒骨折時,我與同修交流中,同修說你這是干擾,看看自身有甚麼漏。我說,確實有漏,學法煉功跟不上。

師父說:「甚麼事情哪也不是偶然的,都有兩方面因素,不是來考驗你,那就是為了幫你,反正兩方面,你就想吧,沒有偶然的。」[4]

後來,村裏人問我空調是不是我大哥出的錢,我說不是,「那你哥甚麼也不管?」我說:「哥嫂上班忙。弟兄不就是這樣嗎?誰手上寬綽多出點,手上緊少出點。」這件事為我以後給他們講大法真相打了基礎。

婆婆逢人就誇我,她自己說「我娶的不是兒媳婦,是女兒!」

值得一說的是,婆婆現在幾乎每天聽師父在廣州講法錄音、《濟世》、《普度》,戴護身符。丈夫經常聽神韻歌曲(是《洪吟三》中師父寫的歌詞)、並做了三退。

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普照〉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