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脫胎換骨 講真相救度眾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十九日】二零零六年我修煉法輪功,一步步走到今天,靠的是師尊的慈悲呵護。「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親身體驗了大法的神奇美好。

修大法脫胎換骨

修大法前,我性格暴躁,得理不饒人,遇事爭鬥心很強,婚姻不幸,甚至怨天不公,搞的自己一身糟,從頭到腳沒有舒服的地方,尤其是腸胃,吃點白菜、喝點菠菜湯覺著肚子疼,去廁所都來不及就拉一褲子,去醫院打針、吃藥也不好使。

那時家中日子不好過,母親精神不好,父親被家庭重擔壓彎了腰,弟弟剛結婚,還欠了人家的錢,我帶著孩子在娘家生活,真是多難人生路,心裏那個苦就不用提了。

二零零六年孩子撿到一份法輪功真相資料拿回家叫我看:瀋陽蘇家屯活摘器官,天哪,這是甚麼世道?

後來我接觸了煉法輪功的人,感到他們都很善良,了解了法輪功真相,請了寶書《轉法輪》,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生活中不斷提高心性,不知不覺我的身體發生了脫胎換骨的變化,無病一身輕,涼菜、青菜都可以吃,連喝涼水也沒問題了,體重不斷增加。全家都親眼見證大法的神奇。

隨著學法的深入,作為修煉人,這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生活中枝枝節節的事,心性關說是容易,做起來難,只有橫下一條心,在剜心透骨的割捨中,放下人的各種追求和慾望,心中裝著大法,在社會中不隨波逐流,去掉名利情。

帶著孩子在娘家生活,家庭狀況不好,環境又複雜,生活充滿坎坷艱辛。這些年我仰望師父的大法開創一片藍天。

大法改變了我全家

因煉功有了好身體,家裏家外甚麼活都能幹了,我接送孩子上學,有空閒找點零活掙點小錢維持生活。那時父親很發愁,母親精神不好,家中弟弟成親結婚欠下幾千元錢。我修煉後,家中驚喜不斷,我家的債很快還上了。神奇的是那年種棉花,我種了二畝,弟媳種了四畝,結果我們兩家賣棉花的錢差不多,很多常人一畝收三百多斤子棉,我那一畝收了六百五十多斤,我知道是師父給的,解決了家中經濟問題。

十多年來,母親雖然沒有修煉,但精神好了,能洗衣做飯,做點針線活照顧自己了。父親支持我講真相,身體越來越好,七十二歲了,拉著一百五十斤的麥袋子去磨麵,自己裝、自己卸,人家問他你身體咋這麼好,他告訴人家說: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的。父親遇事總是讓著別人,也懂得提高心性了。

孩子因相信法輪大法好,和常人家的孩子就不一樣,那年離高考還差一星期多,無故被另一個班的男生打傷了嘴,縫了七針,當時在醫院也沒告訴我,怕我擔心,第二天回來讓我到車站接他時,他才說,媽我回家慢慢給你說。和我兒子要好的同學追著打人的學生要揍他,我兒子擋著不讓動手,高三班主任要交給學校處理,我兒子懂得法輪大法教人按真善忍做的道理,發生矛盾時,退一步海闊天空。因快要高考了,如果讓學校處理那學生,他因滿十八歲了會被拘留。兒子想,不能結怨,耽誤了他的前程,自己就和平解決了。那學生不敢讓家長知道,兒子忍著痛苦告訴他,以後不要這樣無故衝動打人了,留下教訓,記住。這個學生恨自己,很後悔做錯了,打心裏佩服兒子。

兒子從小在家裏的時候,洗衣、做飯、種田甚麼活都幫著幹,逢年過節,兒子都給我們做幾樣沒吃過的好菜,讓老人品嘗。我家親戚說,在縣城吃了幾次婚宴,都沒有吃過這樣好的滋味。現如今,兒子找工作不讓他父親給送禮,也不啃老,也不要家裏的東西,並找到了好的工作。這一切都歸功於法輪大法,是法輪大法改變了我全家,給全家人帶來美好與光明。

講真相、走好自己的修煉路

我全身心溶入到正法洪流中,到處發資料,傳真相,勸三退。這十多年的講真相中,甚麼樣的人都遇到過,我擺正與人的關係,守住心性,不斷的看到自己的不足,收穫豐盛,很多人了解了真相,得了福報。

那天在路上遇到一位中年男子說,幾天前他吃了冷面肚子疼,念了「法輪大法好」就好了。還有一次,他的煤氣灶連同氣帶都著火了,危難中,念「法輪大法好」,火自動滅了,沒有發生危險,真是神奇。他說他去幹活,讓我給他點真相資料,好讓更多的人看。

還有一家中學的校醫,醫德好,方圓百里都找他看病,錦旗掛滿了房間。那天我給他去兌換真相幣,他對著病人說,我這是托大法的福,沾了大法的光。

有很多人發自內心的相信法輪大法好,叫三退就三退,叫告江澤民就告。我在一走一過間,有人就喊:法輪功(弟子)來了,法輪功真相都是真話,越看越愛看。我這黨得退,共產黨盡幹丟人事,在國際上臭得不行,站不住腳,盡整自己國家的人民百姓。

有的明白了真相,感恩的叫我去他們家喝水。有的表示要把真相傳到很遠。也有不好的,有罵的,有報警的,也有說不三不四的話的。

我弟弟給我父親鬧亂子,嫌我煉功。當時我不會向內找,就是堅定的想,我的命是師父給的,師父蒙冤,我要揭露邪惡,還師父清白。那年河南來了很多聯合收割機收麥子。我想,不能錯過這救人的好機會。收完了,這些開聯合收割機的人都在我家地頭吃中午飯,我給他們講了天安門自焚是騙局,邪黨為啥迫害法輪功,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那幾個人都嘖嘖稱讚,要真相,弟弟也聽在心裏,沒有反對,並且我讓弟弟從家裏拿來真相光碟給那些人送去,弟弟回來高興的給我說,那幾個人給我留下電話號碼,明年再來咱這裏。後來弟弟得了福報,神奇的留在上海的一個大公司裏。

弟弟在外工作,那時小姪女才一週歲,幾年後小姪子也出生了,家裏的地裏的活多起來了。儘管我時時處處幫著弟媳幹活,有時弟媳也不高興,說罵我幾句就罵我幾句,還有時說你別看給我看孩子我一點情也不領。我默不作聲,只是笑笑了之。師父教我遇到矛盾向內找,事事找自己,也就自然過去了,打心眼裏不怨恨,甚麼利益從來不爭。時間久了,弟弟、弟媳打心裏服氣法輪大法。

由於邪黨打壓法輪功,平時出去講真相回來晚了,父親就在路口張望,擔驚受怕。二零一五年訴江,我被綁架到縣公安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回來後父親嚎啕大哭,從此不讓我出門講真相,我沒動心,從大法中我認識到這是親情在拉我,我得堂堂正正的給父親說清楚。我問父親,我當初學大法前,身體甚麼樣你知道,我這命是師父給的,我不聽師父的話,我的生命就危險了,你能攥著我的命嗎?父親想了想,搖著頭,說:去吧,聽師父的話好。

兒子從省城讀書回來放暑假,我繼續出門講真相,兒子不高興的說,媽,我回來了,你還要出門啊。我說:你在家呆著吧,救人急啊!我得出去。兒子笑了笑說,行,你出去吧。回來兒子已做好晚飯,給我扇扇子,鬧著玩笑說,媽你看怎麼樣?我知道我做對了。

最近邪黨聲稱掃黑除惡,講真相時一個村書記告訴我,可要小心。我笑了,說:當今最重要的是讓你們擦亮眼睛,要分清善惡、正邪、好壞,退黨自救留後路,送你一本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村書記連忙接過去,答應退黨。今天在路上又遇到一個村上的書記,他說他去鄉政府開會,我給他講了真相,送給他真相小冊子,他也很痛快的退了黨,一直說「謝謝」,最後說了句「能達到你這境界(真心)為我平安,這已經很了不起。」聽到這話,我知道是師父又一次鼓勵我呢。

同修們走出來講真相吧,無論任何情況、環境,只要我們心中有師在、有法在,再難也會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們要精進,穩健走好每一步。謝謝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