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 我們來在世間的真正目地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三日】我今年五十四歲,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風風雨雨中走過了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在學法中,在修煉的實踐中,我逐漸明白了一個理:救人,是我們來在世間的真正目地。因此,這些年來,不論身處何種境地,我都把講真相救人的事放在第一位。

在建築工地講真相

在前所未有的造城運動中,交通要道兩旁的大片鄉村農田,轉眼間變成了新興城市。不管是居民樓、商鋪、集市,還是花園、公路,都有許多人;一個接一個的建築工地上都有很多民工在忙碌。這給我們向世人講真相勸三退創造了有利條件。

我們幾個同修每天都帶著上百份真相資料(包括《九評》、《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各種真相期刊、光盤,外加許多護身符、掛件等),根據不同工地的特點和上下班時間,合理安排時段,面對面去講真相。中午吃飯、下午下班這兩個時間段人員比較集中,幾個同修配合有序,有問好送護身符、小冊子的,有講真相勸三退的,有記名字發正念的。這樣一般每天都能退五、六十個,最多時退了一百四十多個。

在一處工地上,我們講:法輪功是叫人按照真善忍要求做好人的佛家修煉大法,真修不僅能使人強身健體,還能使人道德回升,家庭和睦,遠離災禍等等。農民工大都很樸實、善良,其中一個由衷的說:法輪功好,做個好人好。××黨沒做過好事,特別是江澤民當政這些年,腐敗治國,把老百姓可坑苦了。咱老百姓掙點血汗錢多難啊,可是那些中共的官員們,開著好車,住著洋房,包著二奶,花天酒地,那可都是咱老百姓吃苦受累一個汗珠子摔八瓣換來的錢啊。我們又說:不僅如此,江澤民還叫人導演了「天安門自焚」騙局,煽動民眾仇視法輪功,下令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直到今天這種罪惡行徑還在延續,在國際上被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他們聽了都感到驚訝。我們接著講:中共篡政以來,發動各種運動害死了八千萬中國人,早已惹得天怒人怨、人神共憤;貴州平塘縣藏字石天警世人,驚現「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大字,揭示了「天滅中共」的天機。現在天災人禍越來越多,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就得成為它的陪葬品;只有做了三退,與它劃清界限,才能免遭災殃。

聽到這裏,有個民工大哥對我說:你就給他們起個好名,都給他們退了吧。經他這一說,那些民工真的都起了化名退出了邪黨組織。有的還連聲說謝謝。我說:你們不用謝俺,都謝謝我們師父吧。

我們去一個樓群工地講真相。工地四面有圍牆,只有一個大門能出入。六十來歲的門衛大哥問我們是幹嘛的,我們說是給工人們送福保平安的。我們想進去,他說為了安全不能進,有規定。我說俺就是為了你們的安全,才來告訴你們法輪功真相的,誰明白真相誰得福報。他說:我知道,我兒子帶我去台灣旅遊,走到哪裏都是「法辦江澤民」的橫幅,介紹法輪功的展板,煉法輪功的很多。我們又給他講了許多真相。他說:這些我都知道,你們不用進去,一會兒就要下班了,你們就在門口等著,他們一出來你們就過去講。少頃,民工們陸續走出來。我們就過去發真相、勸三退。那門衛大哥也幫我們講起真相來了,他說:工人們快拿著,××黨快完了,拿著看了保平安。入過邪黨組織的人都做了三退。

也有的工地門衛與我們熟了,去了就給我們安全帽,讓我們戴上進去發資料勸退,看上去就像他們自己的人,做起來就更順利了。那次一個工地上民工很多,我們集中快速勸退,不到三個小時就退了一百四十多人。有的民工三退後,就像獲得了新生,激動的當眾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有的在喊「江澤民早就該抓起來了!」場面十分震撼。

有幾個修路的人,我們問他們是否知道法輪功。其中一人說:知道,你們發的《九評共產黨》我都看了,寫的太好了,說的都是實話。每次運動誰發起的,誰幹的,都很詳細,真正的歷史才清楚。看了以後我身體都好了,幹活很有勁兒。他又說:××黨沒做過好事,咱老百姓沒有自由,沒有人權。問他入過邪黨的組織沒有,他說入過。我們一勸他就高興的退了,並且說我一生就是為這個來的。可見世人都有明白的一面。

在派出所、拘留所講真相

今年七月的一天傍晚,我與Z同修一起去發資料講真相,被一個偽裝成「外賣」的年輕警察跟蹤,遭到多名警察和城管圍堵,被綁架到派出所。

我們一邊請師父加持,發正念解體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一邊給那些警察講真相:江澤民為一己私利發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迫害了法輪功的修煉者,也從根本上毒害了廣大民眾,特別是你們這些具體實施迫害的人。法輪大法是上乘的佛家修煉大法。自古以來,迫害佛法、迫害佛法修煉者的人,都是要遭到報應的。你看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頭子周永康、六一零頭子李東生、惡棍薄熙來等人不是都被抓起來了嗎?這些年來江氏流氓集團打死打傷那麼多大法弟子、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取暴利,受到國際社會的一致譴責,被清算也是早晚的事,你們就不要再跟著他們遭殃了。現在中國大陸社會道德敗壞、腐敗透頂、天災人禍不斷,民不聊生。你再看我們煉法輪功的,遭受了這麼多年的迫害,但我們依然心態純淨、心地善良、身體健康,無怨無恨,做事先想到別人。我們現在的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真正的目地就是為了讓世人明白真相躲過災難,有個好的未來啊。

在這過程中,所裏人員不斷的出入,但都在聽著。其中一女警問:怎麼現在還抓她們?一男警說:不是我們幹的,是國保幹的。在審問的過程中,他們問的我們一句也不回答,就是講真相。打出來的記錄我們也不看,也不簽字。夜間,我在地上雙盤打坐發正念。值班的女警說:快起來吧,你這年歲了,地上挺涼的。我說:沒關係,你看我身體好不好?自從修煉法輪功,到現在二十多年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卻身心健康,精力充沛。師父教我們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在這個世界上,誰不需要真善忍?那個國家不歡迎?唯獨在中國大陸受打壓,你說這正常嗎?女警說:就你這麼說,我也得煉煉。當場就坐在椅子上學盤腿打坐。我又給她講了三退保平安的事,她也愉快的做了三退。一個年輕的男警察明白了真相,也退出了邪黨組織。他說女友正在找工作,但是不順利。他就在電話裏告訴她念「真善忍好」,以期儘快找到滿意的工作。

我倆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一進監室,二十多個被拘的人就圍過來,問我們是為甚麼進來的。我說:我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告訴世人真相,被迫害進來的。這些人大部份不了解法輪功真相,我們就給她們講:法輪大法是高德大法,修煉者身心受益,江澤民出於妒嫉發動了這場殘酷迫害。由於中共邪黨一直在造謠抹黑,很多世人不能正面認識法輪功。現在是誰明白法輪功真相誰得福報,誰做三退誰有未來了。並講了一些具體例子。當時就有八人做了三退。

當時我們沒有筆,也沒有紙,三退的人數在增加,光憑腦子記,俺倆也記不過來。怎麼辦呢?俺倆就求師父幫助。第二天,奇蹟出現了。早晨打掃衛生,我正用拖把拖地,突然間從拖把裏甩出一支圓珠筆來。當時我倆都驚呆了,立即雙手合十,對師父感恩無以言表。

在我們被非法關押的這段時間裏,正值中共邪黨搞甚麼維穩,打黑除惡,下指標抓人。為了湊數,把一些一般吵架的甚至撿破爛的老年婦女都抓進來了。她們大都是關上三、五天、六、七天就走人,進出的人很多。這些人進來時,多是又怨又恨、又氣又惱,加上恐懼,心情極其沮喪。我們總是最先到跟前,了解她們的冤屈,送上她們最需要的日用品(家人給我們存的錢、物以及用錢買的日用品,大多數送給了那些陸續進來的人),使她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良和無私,從而體驗到法輪大法的美好,為聽真相打下基礎。

這些人大多數知道中共邪黨的惡行,而且深受其害,所以很容易接受真相。但有一個因與妯娌打架進來的中年婦女,受中共毒害頗深,我們一邊發正念清除她背後的邪惡因素,一邊給她細講中共邪黨為挑起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如何編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栽贓抹黑法輪功,以及殘酷迫害的事實,使她與同監室的人都感到震驚。我們接著說,你看咱這個地區有哪個法輪功修煉者像中共電視報紙上說的那樣?你再看我們兩個像自焚殺人的那種人嗎?她們都說,可不像,這些年來都沒見過像你倆這麼好的人。

我們又順勢給她們講做人的道理。說中共長期以來宣揚鬥爭哲學,弄得現在的中國人習慣了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搞得人人為敵,別人不痛快,自己日子也不好過。中國古人講和為貴,人與人之間互相尊重,寬容忍讓,和睦相處,那才是真正的人與人之間的正常關係。佛家講因果報應,自己受到傷害很可能是自己以前傷害過別人。如果一味的以牙還牙,冤冤相報永無了結,傷害和痛苦會伴隨自己的一生。常言道,退一步海闊天空。如果能處處原諒他人,甚至以德報怨,自己也必然處處被人原諒,得到福報。那樣的話,生活中還有矛盾嗎?還有痛苦嗎?

她們聽了,豁然開朗。那中年婦女剛進來時,仇恨滿腔,氣沖牛鬥、面容扭曲,一再說出去要如何報復等等,現在已是心地平和,再也不想打架了。幾天後她十分開心的走了。有的說,要早知道這個理,還打架幹甚麼?忍一忍,讓一讓,不就過去了?也就進不來了。還有的說,要不來這裏,還不了解法輪功真相呢!過去一直蒙在鼓裏,這回俺算明白了。

在裏邊我們除了講真相勸三退,就是打坐煉功發正念,所裏要求其他人做的事我們都不做。看守也不強迫我們。看到有些剛進來的人連哭帶鬧、裝瘋賣傻的樣子,所長說:都像煉法輪功的多好啊。她們願意煉就煉吧,要成仙就成仙吧。值班的看守對我們很佩服,大熱的天叫我倆到值班室去涼快。我們就趁機給他講真相,把他也勸退了。

在這期間,我們總共勸退了五十四人,其中有五個警察。

矢志救人皆通途

因為新城區處於丘陵地帶,溝溝坡坡的也給出行帶來一些不便。W姐不會騎車,每次出去講真相都是我用電動單車帶著她,過溝坎挨摔也是常有的事。那一次車蹬子被東西掛住,連人帶車都摔出去,W姐右小臂摔得血淋淋的,褲子撕破了,腿也摔得青紫。我的膝蓋也摔青了。我倆找個地方坐下來,向內找自身哪裏有漏,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干擾。之後起來整理了一下,繼續去講真相救人,甚麼也沒耽誤。

一年四季的講真相,風雨寒暑自然都經歷過。前年夏天,幾乎每天中午發完正念就出來講真相,在外面不斷的行走不斷的講,一待就是兩、三個小時。工地上集市上根本沒有遮蔭乘涼之處,火辣辣的太陽曬著,汗水不知流了多少。因為不停的講,就是帶著水也顧不得喝,口乾舌燥那就不用說了,回到家裏一喝就是一暖瓶水。因為整個脖子都在烈日下曬著,我的脖子周圍一圈起了一層白頭痱子,時間長了,結成一層黑痂,就像牛皮癬一樣,又癢又燥,痂脫去後的褐痕到現在還沒完全褪淨。我知道,這是師父通過這種形式給我消去了某一方面的業。深秋出去講真相,有時遇上雨,渾身淋的透濕,風一吹,冷得打顫,但我們仍然堅持做完真相才回家。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時不時的也會遇到個別不明真相的人,給我們製造一些麻煩。有一次給一個四十多歲的男子講真相,那人看打扮像個機關工作人員,兇惡的吼叫著掏出手機要報警。W姐鎮靜而又平和的說:哎呀,兄弟,發甚麼火呀,我們就是來告訴你真相,讓你保平安的,不都是為你好嗎?我們不驚不怕一心為他人的善念抑制了他惡的一面,他不再報警,但還是大聲喊著攆我們:趕快走、趕快走!我們不走,繼續給他講真相,直到他完全平靜下來我們才離開。這樣即使他沒有三退,再遇到這種情況,也不至於再去行惡。

在一個地方一群民工在施工,我們過去講真相,那個包工頭一邊攆我們走,一邊拿手機給我們錄像,還揚言要報警。W姐說:兄弟,你可別起這惡念啊,俺就是來告訴你們真相的,叫你能夠躲過災難保平安,不都是為了你們好嗎?你可不要糊塗啊。這樣我們挨個的講,挨個的退,他就跟著挨個的錄像。不到一個小時,我們都講了一遍,退了三十多個。那包工頭也錄完了,當然他也跟著聽完了。也許他明白了,沒再說甚麼,我們怡然離去,

自從江澤民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以來,我曾被多次劫持到洗腦班、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家裏被抄不下五、六次。丈夫也受到迫害,家中財物也被掠去許多。但是,不管邪惡怎樣折騰,都不能動搖我對師對法的正信,也從來沒有擋住我救人的腳步。因為我覺得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世人,這就是我的誓約、我的使命、我們來到人世間的真正目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