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救人不言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我剛剛知道法輪功沒幾天,就趕上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大法,還沒有真正了解大法到底是怎麼回事,那種無形的壓力還有家庭矛盾和各種干擾,使我四年多以後才真正的走入大法。

當時的我全身只有頭髮沒病,剩下全身是毛病,苦不堪言,別人對我再好,卻不能替我承受身體的痛苦,我那時甚至想自己喝點藥死了得了。可是由於以前看過大法書知道自殺罪更大,所以放下了這個念頭。

在修煉大法之前,我在親戚家見到一黃色的小布條上面寫著:法輪大法救度眾生。不知道為啥,我很喜歡這字條,天天放在我剪頭的鏡子前。我是開理髮店的,來理髮的人看到後就讀上面的字,有好多人問我:你煉法輪大法呀?我說不煉呀,他們說那你掛這幹啥呀?我說:我知道好,而且很喜歡這個布條,也不知是因為啥。當時不知為甚麼,誰說我好壞都行,但要說法輪功不好,不管是誰我都跟他們爭的面紅耳赤。說大法不好就沖了我肺管了,氣的我就和他們犟。

等我真正走入大法,短短不到一年,身上的一個一個病全沒了,我見證了大法的神奇。我是大法親身受益者,就想把大法的美好告訴每個有緣人,因為從小就有病上學也耽誤了,沒念幾天書識字少,看到不明真相的人心裏很著急,又說不明白。那時天氣不好我都能急哭了,怕耽誤救人,有緣人落下,怕大災大難來時人被淘汰。雖然講不好真相,但見人也要說。要讓他們平安在大法中得救,我想師父太慈悲了,大法太神奇了。只要他們來我這,我不放棄給他們講大法真相就能救了他們,眾生一定會明白的。

一、慈悲救人不言棄

記得有個人,我告訴他真相,他說自己救不了了,我當時很有底氣堅定的告訴他,我說:只要你不放棄來我這,大法一定能救你,只要我不放棄你,對你有信心,你就能得救!後來他一直來我家剪髮,他每次來我就告訴他真相。大概三年後,他明白真相退出了黨、團、隊。高興的說:法輪大法好。我問他:三年前你不是說你不能救嗎?他說:你還記著呢!我說:你肯對自己生命負責,你肯了解大法,那一定會得救的。

有個村書記在當地挺有名氣,他剛剛來我家時,我一給他講真相,他就和我犟的面紅耳赤。我不放棄他,那時實心實意為了他能平安,有個美好的未來,只要他來,我就耐心的給他剪頭耐心的回答他提出的問題。他漸漸的明白真相了,還退了黨。後來他跟我講他開車出車禍了,都平安無事。他說:那天天還沒有黑,他開車就看道邊兩棵樹像站兩人,他躲這兩人一下子撞到樹上,車方向盤頂在他胸前,車頭撞扁了,把他夾住了,車也翻在道邊的深溝裏,他收糧食的百元大票飛出車外,滿地都是錢。村子裏老百姓還跑出來撿錢。都以為這車前邊全撞報廢了,人也完了。他說當時不知哪來的勁,胸把方向盤都頂歪了,從車子裏爬出來。村裏人都驚呆了,這車撞這樣了,這人還爬出來了,而且他慢慢站起來,身體沒事。他說那種情況肺子肋條啥的都得擠碎的,我把方向盤擠歪了我沒事!他從內心敬服大法。對我也不像以前了,變得恭恭敬敬的。那年頭剛有甜玉米這個品種,他種了好多好多,還給我開車送一袋子甜白玉米。

二、三退後得福報

村書記以請吃飯的名義領跟他幹活的農民工到我這來,我給他們講三退,十多個人都同意三退,其中有一人說:這小青(指撞車的那位大隊書記)也不是領我們吃飯來啦,是領我們退黨來啦。小青笑了。我說:他是為你平安讓你們得救來啦。那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聽我這麼說也同意三退了。

沒過幾天,他們又來了好幾個,其中那個四十多歲的男人說:「我好險沒命了。」我看見他手背稀爛的,就問是怎麼弄的。他說是電的,原來他是電工,工作多年一直修變壓器,每次都習慣了穿著膠底鞋,可那天沒有穿,高壓電的變壓器,一下子就冒出大火球,從手穿到腳底下。當時把他一下從梯子上打倒在地。等他醒過來,別處沒事,只有手背被電穿的稀爛。可是這變壓器,誰來修都修不上,誰來都說:這變壓器這麼高的電伏人肯定沒命,啥能剩下呀!他這才明白:前幾天上我這,說退黨、誠念「法輪大法好」能保命,他明白了是大法救了他的命。他們幾個人又特意來告訴我這件事。他很感恩很恭敬的和我說話,我真正看到了一個生命得救後發自內心的對神的恭敬。然後我問他:你那一刻想起來念「法輪大法好」了嗎?他說我甚麼都沒來得及反應,就被打蒙了。大夥都笑了,我告訴他們只要你真誠的發自內心退出邪黨就不歸它們管了,神佛大法就會保護你們,他們都很認可。這真是見證了大法的神奇了。

大法救度眾生這樣事很多。我再講兩個世人明真相大法顯神跡的實例。

二零零六年左右,一對朝鮮族老夫婦來我這裏,老太太七十多了,腰彎成九十度角坐下來。我邊給她剪頭邊給他們講真相告訴他們:大法好、「三退」保平安。這老頭一聽火了,站起來暴跳如雷,大聲喊著:那不是迷信嘛!那時我心裏就是怎麼想辦法叫他們能得救呢?我調整了一下心態,然後像他們的孩子一樣低音細聲的說:奶奶,你和我有緣,我真心希望你能夠平平安安,有個美好的未來,您看您都這麼大歲數了,肯定不是黨員嘍,那團員或紅領巾有啥用啊,出了學校門就不戴了,早就沒有用了,關鍵是你要是加入了黨、團、隊,還讓我們發毒誓一生獻給黨,把青春獻給黨了不說,還把命也給它啦,您把青春都獻出去了,命您得自己留著呀,能交給它嗎?不能給它當替罪羊啊!老太太說她腰疼。我說:您看您腰疼腿疼大多是那個邪靈搞的,是身體裏有那個它長期給灌輸的邪靈的毒素在起作用,您看有騙錢騙色的、騙得點利的,哪有騙您平安的呀!我是真心祝福您的呀,真的是為你好,你平安我就放心了。老太太一聽我這麼說就說:我還是黨員吶,我當過婦女隊長呢!我說:奶奶,神救人看心,化名都可以,您就叫平安,祝您健康平安好嗎?她同意了。然後我拿出真相護身符給她並告訴她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肯要,我說那您就誠心默念吧!她答應著走了。

過一個月他倆又來了,進來我認出是那個老奶奶一米七多大個子直溜溜的走進來了,因她的上嘴角有個大黑痣,所以我沒認錯,可是她原來九十度彎腰就剩兩條腿那麼高的個子怎麼一個月就長高了,我驚奇的看著她,她也看明白我的心思,坐下來說:我回家的時候怎麼整腰都疼,躺也不行,坐也不行,吃藥也不好使。她是朝鮮族老太太不怎麼會說漢語,說有一天早上她實在疼的受不了了,想起我告訴她念啥的可怎麼也想不起來了,她想那法輪功可誰都知道呀,那我就喊:法輪功好呀!就聽那腰「喀喀」的響,然後她說:我的腰不疼了,當時就直了。我問你怎麼這麼高啊?她說:我的個子高,快一米八了,這麼多年腰疼的我越來越彎,都快要兩頭扣一頭了。然後她主動要護身符,我出去找同修要了一個,她開心的像個小孩,說:我以後剪頭哪兒也不去,就上你家來。

還有一件事。一天,一個老顧客來剪頭,是個男的,三十多歲,平時也不愛說話,剪完頭就走,所以很長時間了,我都沒有機會給他講真相。一次,我邊給他剪頭邊自然的嘮起來,他說我也三天沒吃飯了。當時正是農忙季節,我不解的問:這個時候是忙季,你三天不吃飯怎麼能幹活呀?他說:好一陣子沒幹活了,看病都花幾萬了,醫院也看不出來啥,你不知道我在我姐夫開那個磚場呆呢,那些工人誰見我誰害怕。我一聽這是附體,我說我有個辦法不知你信不信,只要你信,就真好使,就給他講三退真相,又告訴他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拿出護身符給他:你戴上這護身符,這上面每個字都閃閃發光,那些陰性的東西,甚麼狐黃鬼蛇的,啥也不敢上你身了。他接過護身符,兩個手做要戴的姿勢,但不敢,拽著護身符的紅線。護身符墜在中間搖搖晃晃,老半天他眼睛盯著護身符,嘴裏還自言自語的嘮叨著:這玩藝兒可不能隨便戴呀!我一看他害怕的樣子,便大聲鼓勵他說:你一個大男子漢還怕戴保護你的護身符嗎?是你害怕嗎?你能怕保護你的護身符嗎?他憋一口氣,鄭重想一會,使挺大勁把護身符戴上走了。

第二天我還沒起床有人敲我的門,原來他騎著摩托起大早就來了,我正在納悶,他在屋裏樂顛顛的來回走,邊走邊說他好了,以往的內向性格全不見了。他說從我家出去沒走幾步就感覺餓了,想吃魚,到市場買條大鯉魚回家做好了,一個人全吃光了。他媳婦問他怎麼好了,他給媳婦看護身符,媳婦問:「誰給的,還保密?」他說:「你知道法輪大法讓我好的就行了。」當時我聽了不知道有多高興,感謝師尊感謝大法又救了這個有緣人。也特別欣慰他不修煉還知道替別人的安全著想,過後他一直戴著護身符,這中間他找我換過護身符,因那時的護身符是塑料殼做的,出汗濕了字就掉下去,他就特地來換。

還有一次,他來剪頭髮和我嘮嗑,他開加長車向哈爾濱方向拉糧,車裝滿糧食還坐四、五個人。走一條山路,當時開到半路時差點沒掉到山崖下去,就差那麼一點,他一腳踩住剎車,車停住了。他說真是後怕呀,那要是掉下去車就沒影了。我說你忘了念「法輪大法好」了,他瞅瞅我慢慢的小聲說:我念了,要不,我就掉下去了,粉身碎骨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