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新工作環境中修好自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一九九八年我走入大法修煉。修煉之後無病一身輕,每天沐浴在大法中感到無比的幸福美好。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惡開始對大法瘋狂打壓,我於二零一四年也遭綁架迫害,三年後冤獄期滿回家,失去了在銀行的工作。

很快有個朋友找到我,說他們現在急需一個管檔案的人,叫我去上班。這樣我就去了新的工作單位。新單位,新環境,也暴露出了我修煉中的許多不足。

放下架子 去掉虛榮心

我原來的單位是個有好幾百員工的大銀行,工作環境寬敞、明亮,一切都有制度規範,十分正規,員工待遇很好。現在的單位好多人擠在一個小房間裏,環境簡陋,沒有保潔員,衛生很差,衛生間長期沒人打掃。單位人員流動性較大,好像都是在湊合著上班,大家都儘量不去衛生間。

我畢業於名牌大學,原來幹的工作是做單位經營活動分析,是專業性很強的工作。由於在這個崗位工作多年,積累了一些經驗,單位領導和員工也都很尊重我。而現在我的工作性質變了,幹的是內勤的活,說白了就是個打雜的。工作性質和環境的落差,使我認識到原來自己一直有優越感,有高高在上的心。現在我得把架子放下,各行各業不管甚麼工作,都要幹好。

早上來了要給老闆的房間打掃衛生,餵魚、澆花、拖地以及擦灰等。然後有空幫助打掃同事的房間,還有一個大長走廊也要清理。我把廁所收拾的很乾淨,這回大家去廁所都不打怵了。原本除了老闆的房間說好了由我收拾外,其它的都不是我份內的活兒。但是大法修煉人是好人,到哪都應該做好。工作環境是大家的,也有我一份,坐在整潔的辦公室裏,自己呆著心情也舒暢啊!再說多幹一點也累不到哪去,在自己家我們不也天天收拾房間嗎?所以我每天都自然而然的做著這些事情。

有一天一個同事感佩的說:「你真是無怨無悔的做事啊!」單位的同事絕大多數知道我是修煉大法的。

一次老闆召集大家開會,正是伏天,會議時間比較長,大家都很渴,想喝水。開會時給老闆和大家倒點水這是辦公室的活兒,單位沒有那麼多人,分工也沒那麼細,我是辦公室人員,那就是我應該做的。但是我從來就不喜歡幹給別人端茶倒水這類的事,覺的那是伺候人的活兒。還是放不下架子,有很重的等級觀念。直到看見一個老大姐起身去倒水,我才意識到自己的不對,趕緊搶過水壺去倒水。

過後我感到去掉了那個後天的觀念後很輕鬆。

修去怕吃虧的心

一般人認為的利益心主要是在錢財方面,對我來說,這個還不是很主要,主要是在時間上、精力上我不願多付出,有怕吃虧的心。比如我不喜歡加班。原來在銀行上班的時候,行長特別敬業,有時臨時有事,經常會要求我們去加班。那時我就很反感。認為加班是侵佔了我們的休息時間,影響我做三件事,所以我看到行長都不樂意瞅他。直到有一天我看見行長的兩鬢已經出現白髮,我突然發自內心的可憐他了,心想他多不容易啊,當行長的人面臨的壓力哪是我們這些職員所能理解的呢?以後他再讓加班我也不反感了,說也奇怪,從那以後那個行長很少再讓員工加班了。

新單位是私營企業,不像國企那樣正規。加班很隨意,老闆一句話,讓加班就得來加班,再說老闆當然是希望我們儘量多做一些事情,以實現利益最大化。我打心眼裏瞧不上這個新單位,太不正規,不願在這幹。但一想自己還有四年就退休,就這樣將就到退休吧。後來我想:我老是固守著這個不願吃虧的利益之心不讓人碰的話,這不是假修嗎?不也就是少休息點嗎?多吃點苦嗎?有甚麼大不了的,況且我家離單位很近,別人那麼遠還得來,我這算甚麼呢?高高興興接受了加班的事。這一關過去了。

我還有一個不好的思想,有意無意的總是在區分這是我的活兒,那不是我的活兒。有一陣子,單位的小年輕總向我要這要那,比如出去審計要帶的材料等。這些東西以前都是他們自己準備,打印出來由我蓋章。後來他們一看我總是有備用的,就圖方便來管我要。我沒有打印機,只能一頁一頁的複印,心裏很生氣。回家後就跟兒子說了這事。兒子也修大法,就說:「那你就多多的複印,你印它幾百份,夠他們用幾個月的,問題不就解決了嗎?」我一想也是,大不了就是多幹點嘛,老是怕自己吃虧這也不是修煉人哪。我想明白了,那些小年輕的卻不怎麼來向我要材料了。偶爾來要,我高高興興給他們,他們直說謝謝。

一天單位要上報一個關於外匯的表。這個表原來歸一個叫大銘的年輕人報,那天正好趕上他要出報告,就不想做這個表,於是就過來教我,想讓我學會了以後由我來報,她不想再管這些麻煩事了。誰都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當時我心裏很不痛快,心想,報表一旦報上了就是一個長期的工作,你又不是領導,你不想幹了就安排給我了?所以她開始教我的時候,我就不是很積極的去操作,遇到不會的地方就卡在那裏等她來。我知道,實際上我的工作量沒有他們大,換句話說,我的工作沒有技術含量,不費腦子,工作很輕鬆。於是我想:多幹就多幹吧,還能累到哪去?

師父在講法中講過這樣一件事:「某市一個輔導站站長到一個工廠去看煉法輪大法的學員煉的怎麼樣,那個廠的廠長親自接見他們:這些職工學了你們法輪大法之後,早來晚走,兢兢業業的幹活,領導分派甚麼活兒從來不挑,在利益上也不去爭了。」[1] 想通之後我就積極的嘗試著往下進行,但做出種種努力還是不行。大銘過來弄也不行,弄了一會兒,她發現上面有通知,驚喜的說以後這個表不用我們中介機構上報了,企業自己報就行了。大家聽到都很高興。

這件事就是衝著我這個不願意吃虧的心來的。沒有這個心,也就沒有這個難了。

去掉顯示心

有的時候幹活時潛意識裏還有那麼一點點希望別人看見的心,若還沒有人看見就再多幹一會兒,得讓別人能夠看的見。有一天我正在拖地,忽然想:我一個人在家幹活的時候,思想靜靜的,從沒有想過要讓誰看到,要誰表揚表揚我。我這樣求名得浪費多少時間精力啊。我就很快拖完地進屋去了。其實人沒有這個心那個心的時候真的是非常清淨的。

當被人說時我應該高興才對

介紹我來這個單位工作的朋友是一個老年婦女。我們兩個相識多年,也有很大緣份。很多事情她都幫助過我。因為彼此熟識,互相之間說話輕重都不大介意。

她沒念過多少書,說話厲害,得理不饒人,說實話我不喜歡她的性格,其實就是我有一個看不上別人的心沒有去掉。她也在這個單位上班,因為老闆很忙,看中她認真負責的勁頭,就讓她來主持工作。因為我有這個心,她也看不上我,嫌我說話太溫和,不爽快。

有一天,我看到拖布下面因為潮濕有很多蟲子,就說我怕蟲子。她說:「你不應該怕,不應該嬌氣。」說話時面目表情很難看,語氣也很尖刻。我的氣不打一處來,忘了自己是修煉人,大聲說:「我就是怕蟲子,能怎麼樣?」她沒有說甚麼,進屋叫了一個男同事,拿個塑料袋,去老闆那屋抓蟲子去了。原來她聽差了,以為我說老闆那屋花盆裏有蟲子,一邊走還一邊說:「我能幫你就幫你,儘量幫你。」我聽了很慚愧。

還有一次,她心平氣和對我說:「我說你,你應該高興,因為你是我介紹來的,我說你也是給別人看,顯得我一視同仁,所以你不應該生氣。」我笑著說我不生氣。其實師父在用她的嘴在點化我。別人說我的時候會給我提高心性,消去業力,轉化成德,一舉四得。說實話真的應該謝謝她的。

今年夏天,老闆過生日,請員工們吃飯。在飯桌上,一個資深註冊會計師當著大家的面誇獎我:「這是咱們這裏學歷最高的,而且還有註冊資格證書,工作勤勤懇懇,廁所走廊每天都是人家打掃的。孩子今年考大學,也沒耽誤工作,孩子考的分數還挺好,上了理想的大學。真的是我們學習的楷模。」

其實我沒有她說的那麼好,這是師父對我的鼓勵,我今後還要更加紮紮實實的修好自己,證實大法的美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