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層層掩蓋著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在修煉過程中,我們常常會感到,有些執著心比較明顯容易被抓到,而有一些執著心卻很隱蔽,甚至很難被發現。特別是有這樣一種執著心,它是在「去執著」中有意無意的被掩蓋了、弱化了,有時自己還自當是在去執著、在悟道呢!其實已經是在不知不覺中,滋生、放任著另一種執著了。

本人想談談自己在修煉中如何發現這種被掩蓋的執著的心得體會。

回歸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迫害打壓下,我經歷了大半年時間的痛苦糾結,雖然大法書一本也沒有上交,但此期間卻沒有學法、也沒有煉功,更談不上按大法的標準修煉心性了。

一段時間之後,自己原本健康的身體出現了全身乏力的現象,有時走路都打晃。妹妹是醫院的化驗師,她提醒我說,咱們全家都是超常體重,會不會是糖尿病啊?她聯繫了一家醫院的家族性糖尿病研究課題組,對我們全家相關人員做了個徹查,我也在其中。結果不出所料,我被定性為二型糖尿病,餐後血糖指標高達十六,吃藥、限食、運動、測血糖等,此時自己已經完全把自己當成常人中的「糖尿人」了,怕心很重。

所幸的是在修煉前我就幾次聆聽過師父在北京的傳法報告會,也參加過師父在廣州辦的傳法傳功學習班,早期學法打下良好基礎,使大法的法理已扎根於心,所以此時自己對自己思想中有那麼多人心的泛濫,那麼多名、利、情的牽絆,心底深處一直是排斥的,但又下不了決心真正的回歸大法。

一天,我在操場散步,不經意間發現右眼角有兩個彩色的法輪在旋轉,並往操場外旋去,我隨著法輪旋轉的方向走出了操場。此時,我內心受到了極大的震動,一個強烈的念頭出現:我的師父在呼喚我,大法在召喚我,我一定要回歸大法,那才是我生命的永恆。

當天晚上我就丟掉了身邊所有的藥物,把血糖儀送給了親戚。第二天又取回了藏在外面的大法書,下決心堅定地信師信法、學法煉功,真正的按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

去執

師父說:「真正修煉大法的人,身上帶的都不是常人的東西,常人得的病都不允許在你身上得。你的心如果擺正的話,相信煉功能煉好,把藥停了,不去管,不去治,就有人給你治了。大家在這裏一天比一天好,一天比一天舒服,是怎麼回事?好多人身上有我的法身不斷的進出,忙忙活活的,就是在幫你做這些事。如果自己心裏不穩定,一邊煉功,一邊採取不相信或試試看的態度,那你甚麼也得不到。」[1]

我真正實修自己了,身體的一切不正確狀態在很短時間內全都消失,走路兩腳生風,精力充沛。既然這都是假相,都是人的觀念,那麼甚麼「主食限量,不能吃甜品、水果,每天必須運動,隨時觀察血糖的升降」等等這些禁忌,就都不把它當回事,不去管它,就是堅信真修弟子沒有病,就是按大法修煉的標準要求自己。

十幾年過去了,周圍的親戚、鄰居、同事、朋友都知道我的身心健康、飲食正常,從不忌口。了解真相的親戚、朋友也都驚嘆大法的神奇。

但是在漫長的修煉過程中,干擾也是以各種形式出現,甚至有時也會出現類似於以前的糖尿病假相,此時「堅守」就尤為重要。師父說:「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2]

無漏

但是,我發現自己在去「對糖尿病執著」之下,卻出現了被掩蓋著的另一種執著:在藉口「不執著於偏食、忌口、節食」時,卻放縱了自己貪吃的執著和慾望,追求滿足「口欲」。一天零食不斷,總是惦記著吃,追求「甜食」、追求「味道濃郁」,這與師父要求的「食而不味 口斷執著」[3]相差多遠啊!貪吃其實是自己怕吃苦、圖享受、想舒服、求安逸等這一大串執著心的集中表現。

在享受美味時,偶爾思想中還會劃過一種「竊喜」:修大法真好,不但可以吃喝不禁,還不用擔心生病。被隱蔽的這顆人心是何等貪婪啊,甚麼都想抓住不放,這哪裏是大法弟子的思想境界!可這顆強烈的貪婪之心又確實是在「去執著」的藉口下滋生出來的。這和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的那個拿著大法書在大馬路上說不怕汽車撞的人有甚麼兩樣啊!

這又讓我想起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買塊豆腐泡醬油」的事,「按理說那麼清淡的東西可以了吧,老吃也不行,也得給去去這個心。」雖然不同層次有不同層次的法,但是該去的執著心早晚都得去。

昇華

說說近日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細細想來這也與上面所談的問題屬一個性質,甚至可以說是無獨有偶。上個月,我的心臟在沒有任何徵兆的情況下突然疼痛不已,當時大汗淋漓、手腳冰涼,好幾夜不能成眠。怎麼會是心臟呢?我自以為我最健康的內臟當屬心臟,怎麼它會出問題呢?這個看法事出有因。

在修煉初期,我曾出現過心臟不適,但從來沒有動過去醫院治療的念頭。一天在打坐中,當第二次變掌左手在上時,整整十分鐘時間就像有一隻鋼手在給我按摩心臟,或者像是在進行電療,非常舒服。當時就意識到這是師父在給弟子調理心臟呢。果真,自打那以後,我的心臟就跟青少年的心臟一般,將近二十年了,從來不曾有過任何不適。此後,在講真相時,與同修交流時,我會經常提到這個奇蹟,以此證實大法的超常,當然與此同時也會情不自禁的流露出「顯示」心理。

可是這次怎麼恰恰在心臟部位被鑽了空子呢?我認真的向內找著,突然那顆被掩蓋的十分隱蔽的執著心暴露出來,我意識到自己找到了一個很大的漏:多年以來,在敘述著心臟奇蹟般康復、在證實著大法弟子無病一身輕的同時,心中漸漸的滋生出了一種修大法可以「安全保險」的執著心,認為自己的心臟健康無比,無需任何擔心,似有進了保險箱、打了包票的感覺,而且最危險的是自己從未意識到這一想法有啥不妥。可是大法修煉哪有上了安全保險的事啊!「因為舊勢力認為這又是一種對它們的承認──他想沒有啊,他想自在,那不行,得去他這顆心。那不又被它鑽空子了?」[4]

修煉是極為嚴肅的,一思一念都得在法上,疏忽不得。多年隱蔽的這顆自私的人心被找出來了,病業假相也隨之消失了,這真是大好事啊。謝謝師父!

此次過病業關,覺得比以往過關要更加清醒和理智。師父在《法輪功》中說:「達到奶白體後,從此再不會得病,以後出現的這兒痛、那兒痛,或者某個部位難受,像有病的樣子,但這不是病,是業力在起作用。」「疼」不就是業力在疼嗎?你疼,我看著你疼。根本不用人的觀念去想心疼會有甚麼不好的結果。

在病痛中,希望疼的輕一些,希望好的快一些雖然沒有甚麼大錯,可理智的分析,那不就是在對抗苦難嗎?「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5]師父所講的這一法理我們弟子都清楚,可苦難來時是否能夠坦然面對那可是境界的真實體現啊!

我是早期得法的老年弟子,今年七十五歲,二十多年的修煉之路雖然走的跌跌撞撞,但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的一顆心永不改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五章 答疑〉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道中〉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