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真相片中體會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作為新唐人的真相紀錄片欄目的製作者,我們一直以來努力的方向,就是怎樣用動人的故事和常人所喜愛的方式和角度,讓人們了解大法,支持大法弟子。這個工作讓我能接觸很多修的很好的學員,並深入了解他們了不起的正念正行故事。我感到我們有一個責任,就是把這個特殊的歷史時期記錄下來,不僅僅是讓人們了解迫害,更是讓他們真正明白大法的偉大,師父的偉大。每個片子的製作過程都是參與學員的修煉和昇華過程,也是一個體會大法神跡和師父慈悲的過程。

我是理工科專業畢業的,從來沒有受過寫作或者影視製作的專業訓練,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我漸漸產生了一個強烈的願望,就是要用製作影片的方式來揭露迫害,展現大法的美好。有了這個強烈的願望,加上努力的自學,大法的神奇在做片子的過程中悄悄的展現出來。

通常,我會考慮這個片子要表達的主題,以及人們看完片子後希望人們會帶走的感覺。然後以這個為目標,開始構思片子的結構,和起承轉合。可是在做第一個片子的時候,那時候還不懂得如何設計,這時一個念頭打入腦中,可以用貝多芬《田園交響曲》中音樂情緒的起承轉合做參照,使觀眾在片子的不同階段達到相似的情緒。結果片子挺成功。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也使我明白在片子中時時刻刻考慮觀眾感受的重要性:如何讓他們興趣盎然的看下去?要讓他們在甚麼時候悲傷,甚麼時候歡喜,甚麼時候他們可能會感到累或者無聊,又怎麼解決這些問題?同時,作為講真相的片子,更重要的是如何在片子的每一階段,讓人不知不覺的明白和接受真相。很多時候,腦子中只有一些碎片化的思路和構想,結果在煉功中、學法中,或者日常生活中,就會有靈感閃現。

在寫作的過程中,很多時候也沒有很成熟的想法,就是坐在計算機前要求自己去寫,結果在寫的過程中,那些碎片和靈感就自然而然的溶為一體,幾次修改之後,文稿就會呈現出最初構想的,希望人們在看完片子後能帶走的信息和感受。很多片子做完後,回頭看看,心裏常常驚訝,當時是怎麼做出來的。其實我從小就對寫作沒興趣,中文和英文的寫作水平一直都很一般,能把片子做成,其實就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自己有想救人的心,師父就指引著把事情做成,起到救人的作用。

團隊的正念和配合同樣是成功的關鍵。製作真相紀錄片是個龐雜的工作,耗時耗力,而且其中還要克服舊勢力的干擾與破壞。最開始做片子的時候是一個人,往往做到中間就感覺做不下去了,有心力交瘁的感覺,需要和同修交流,在同修的鼓勵和支持下,才能完成項目。漸漸的這種情況有所好轉,也許是因為修煉提高了的緣故吧。

後來成立了「傳奇時代」節目組,有總台,加拿大分台,台灣亞太台、北歐新唐人、香港大紀元和新唐人,和世界各地同修的支持,和團體的配合與正念的加持,感覺和自己一個人做片子的時候就完全不一樣了,沒有了那種孤軍奮戰的感覺,大家互相支持,本著救人的目地向前快速推進,關和難都能較快的突破,而且在專業性上,和片子的技術和表現方式上,都有很大的提高。其實團隊成員絕大部份也都不是專業人士,可是大家努力學習,秉持同樣的高要求和對師父的信心,從不會到會,到專業水平一步步走過來。在團隊合作的過程中,我感受最深的就是,團隊成員不執著自我,哪怕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都會按照團隊設立的方向去努力。而且大家對工作不挑不揀,哪怕是很繁瑣枯燥的活,都會認真去完成。在製作過程中,常常也會遇到意想不到的狀況或者困難,我發現,如果在出現問題的時候,不抱怨,不去找責任,而是努力想辦法補足,師父都會給予智慧加以解決。我的理解是,只要是放到面前的關和難,我們只要提高心性就都是可以解決的,因為師父在看護著我們的一切。

每一部片子,我們基本都是嘗試不同的表現手法和風格以達到最好的效果。我們也努力嘗試新的技術,給自己提出更高的要求。除了紀錄片的製作,我們開始努力經營社交媒體平台,製作短片,希望能充份利用這個平台讓人們了解大法真相,以及中國的傳統文化。這方面我們可以說是剛剛起步,還需要大家的支持和幫助。對我們的團隊成員來說,常人觀眾明白真相後的留言是讓我們最開心的。

一個網友說:「眼淚不知不覺,從片頭到片尾,抹去了,不知道甚麼時候又流下來。看似平凡,其實不平凡。不記得是二零一一還是二零一二年,去倫敦旅行,坐雙層大巴,看到一位西人在宣傳板前打坐,就一個人。當即拍了照片,那時以為是普通的法輪功講真相的地方,覺的就一個人,好單薄辛苦,這樣有甚麼用呢?看了這個片子才明白,原來,那就是這個堅守了十五年的真相點啊,真了不起。那時拍的照片,我要珍藏起來,有機會出國的話,給你們投稿發過去,為歷史做一個小小的、但真實的見證!」

另一個留言說:「這些駐英大使館的中國人,不知道多久換一撥,十四年風吹日曬,鐵也要鏽的不見了吧。何況是人心。」

還有一位說:「我是二零一八年新學員,就是看到法輪功學員的視頻才去看他們的老師到底是誰,然後看的《轉法輪》,解開了我多年的疑惑,打開了希望和新的世界。」

我覺的,製作真相片可能就是我在正法時期修煉的道路,在這個過程中去助師正法,在這個過程中去修煉自己,提高心性,走出人。從迫害開始後不久,到現在,十多年的時間,不知不覺中克服了很多的困難,過了不少心性關。比如,在全職加入新唐人之前,一直都有全職工作,也有家庭和小孩,能做片子的時間很少,但是心裏有一種很強的責任感,沒時間就擠時間做,工作之餘、週末、和節假日都用在做片子上。後來想多點時間做片子,就想辭去全職工作或者做半職工作,結果沒有和家人協調好,造成比較大的家庭矛盾。開始的時候,眼睛總是往外看,覺的自己很委屈,有怨恨心。磨了很久之後,漸漸悟到,自己的怨恨心為甚麼不去呢?自己能夠得法,走在修煉的路上,不是應該感激家人嗎?也許是把心放下之後,漸漸的家庭環境就變好了,家人也支持了,在新唐人也有了一個全職的工作,可以全身心的做真相片了。

過關之後回頭看看,我的理解是,這個魔難也許是舊勢力的阻擋或者安排,但是如果心在法上,提高心性,師父就會幫我走上師父要的助師正法的路。而最近這一段時期,感到心中的求安逸之心有所滋長,愛幹甚麼不愛幹甚麼的情也比較重,有些常人心,比如愛看新聞的執著也有放大。為此心中很著急,以前在那麼困難的情況下都有很強的責任感,克服困難做好應該做的,而現在條件好了,反而不精進了。為了找到修煉如初的狀態,每週有幾天的時間,我和同修相約在清晨在戶外煉功。

師父說:「作為學員,你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一定不是個簡單的事情。舊勢力對所有的大法弟子都安排了一套它們的東西,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舊勢力實質上就是針對正法中大法弟子能否走出來、又時時伴隨你們的巨關巨難。

經過這場魔難,有的學員還不清醒,你就將錯過這一切。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在修煉自己,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2]

我的理解是,目前的這種狀態實際上是舊勢力的另一種安排和干擾,心性不提高,就是按舊勢力的安排在做;心性提高上來,才是走師父要我們走的路。

最近,還讀到師父的經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更加感到責任的重大,師父對我們弟子深深的期許,以及保持精進的修煉狀態的嚴肅性。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正法弟子不能走過正法時期是沒有下一次修煉機會的,因為歷史上已經給了你們一切最好的,今天在個人修煉中幾乎沒吃甚麼苦,而你們生生世世造下的天大的罪業也沒叫你們自己承受,同時以最快的方式給你們提高著層次,保留你們過去好的一切,而每一層次中又給你們補充更好的,修煉中一直都給予你們每一境界中最偉大的一切,圓滿後將使你們回到你們最高境界的位置。這是能叫你們知道的,更多的你們現在還不能知道。大法弟子偉大是因為你們與師父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大法。如果自己的所為已不配是大法弟子時,那麼大家想一想,在這開天闢地都沒有過的慈悲與佛恩浩蕩下,如果還做不好,怎麼會還有下一次機會呢?修煉與正法是嚴肅的,能不能珍惜這段時間,其實就是能不能對自己負責。這段時間不會長,卻能錘煉出不同層次的偉大覺者、佛、道、神以至不同層次的主的威德,也能使一個放鬆自己的修煉者從已經非常高的層次毀於一旦。弟子們,精進吧!最偉大、最美好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大法的進程中產生。你們的誓約將成為你們將來的見證。」[3]

謝謝大家!因為層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精進要旨三》〈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