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定信念 助師正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七日】

慈悲偉大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台灣學員,得法至今已經邁入第十七年,過程中可以說是磕磕絆絆,我從一個帶修不修的學員,成為堅定實修的弟子,在這裏想跟師父彙報,並與同修分享我的修煉過程。

一、在家庭關中,一路堅定實修

二零零一年因為家裏經營書店,經銷法輪大法的經書而得法。當時很多來買書的法輪功學員都會告訴我他們患有甚麼病症,以前吃了很多藥都沒辦法改善,因為煉了法輪功,而在短短的時間裏就改善了,甚至無藥而癒,當時我很好奇,也想了解法輪功到底是甚麼樣的功法,於是我開始拿書來看,第一次看時發現他是佛法修煉,不但要修心做好人,而且還要學煉五套功法,是一個性命雙修的功法。但因為當時要照顧店裏的生意又加上先生的反對,所以一直沒走進來,但是常常聽到買書的法輪功學員述說著她們的經歷,讓我真的想去深入的了解,不顧先生的反對,我跟著他們去煉功點學煉五套功法,並參加了九天班。

在這期間心理壓力滿大的,每天要面對我先生嚴厲的眼神與指責,總是提心吊膽的去煉功,而當時也沒時間去參加集體學法,也就這樣帶修不修的過了五年,直到二零零六年結束了書店的營運,才開始參加集體學法,看到同修們精進的做著三件事,發現自己這五年來錯過了很多救人的機會,於是開始跟著同修學習打電話、寄信、手聊QQ對中國人講真相,並加入天國樂團,加入講清真相的行列。

但隨之而來的是家庭關浮上台面,先生把我反鎖在門外或是喝酒抗議,我知道那是我跟他之間的業力,因為修煉它就返上來了,是讓我提高心性的。我不斷的加強學法,並用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態去面對,真正的在法上提高,每次只要我真正的去實踐真善忍,我和先生之間的矛盾就很快的煙消雲散。但還是會反覆,我悟到我應該跟他講真相,讓他了解法輪大法是甚麼,為甚麼要對大陸講真相,我為甚麼要做這些事,經過我一段時間的努力,後來他開始看大法的書,並了解了真相,終於在二零一四年三月也走進了修煉的行列。

參加天國樂團的前幾年,常常要支持海外的活動,尤其是香港,幾乎每次的活動我都參加,剛開始先生並沒有激烈的反對,直到二零一二年,有學員在大陸被拘留,他就極力的反對我參加香港活動,甚至以離婚作為威脅,制止我去香港,我知道他是擔心我的安全,關心我,但對我來說,每次看到香港遊行的影片,天國樂團打頭陣走在前面,吸引眾多的民眾圍觀,看到大陸眾生那驚訝的表情,而我卻無法參加,心裏非常的難過。我意識到自己要有所突破,必須在修煉上更加嚴肅對待。雖然暫時無法參加香港活動,其它海外活動先生並沒有反對,在這期間我還是不放棄希望,一直跟他講真相,直到二零一三年七月一日,他終於答應我參加香港的遊行活動了,再次踏上香港的土地時,我的心是多麼的雀躍,因為有那麼多大陸眾生站在兩旁,那震撼的眼神,那驚訝的表情,讓我覺的到香港真的是意義非凡,有那麼多可貴的中國人來到香港明白了真相而得救。謝謝師父再次給我機會踏上香港的土地。

但自二零一五年開始,很多台灣天國樂團的成員開始無法去香港了,港簽辦不下來,我也是其中之一,當時台灣天國樂團成員們也都想盡辦法希望能再去香港證實法,台胞證,長簽都去試辦過了,都無法通過,甚至有的學員想闖關,也都被遣送回國,過程中大家也都在向內找,希望能突破。我向內找自己,是我們救人的心不在了嗎?這應該是台灣天國樂團成員要正視的問題,而中共惡黨的手段就是想制止天國樂團的成員進入香港,因為他們太害怕天國樂團了。雖然台灣天國樂團大部份的成員無法進入香港,卻讓更多其他國家的天國樂團的同修紛紛的前往香港證實法,這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我們相信將來的一天,台灣的天國樂團所有同修必定能再度進入香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二、在協調中提高心性

台灣天國樂團成立到現在已經進入第十二年了,就在三年前,台灣北區樂團的協調人因個人因素辭去了職務,當時在無人接任的情況下,開協調會時我被同修推薦出來擔任協調人。一時各種想法都出來了,例如覺的自己不夠熱誠,能力也不足,應該給更有能力的同修來擔任。但其他聲部長和團務都因為太忙而婉拒,所以那一次推派協調人的會議並沒有結果。回家後當天晚上睡覺時便感到一陣陣熱流通透全身,我知道是師父在鼓勵我,幫我灌頂。第二次開會時,其他的同修還是都婉拒了,最後幾位同修又推薦我,當時再一次感受到那陣熱流,自己體悟這是師父再一次的鼓勵,最後答應了接任這項任務。

接下這項任務後馬上就來了考驗,開會結束後同修告訴我,希望我把不適任的聲部長換下來,當時對我來說非常為難,怎麼一上任就碰到這樣的事,我怎麼跟當事人提,種種念頭都浮上來了,之後和幾個同修交流了這件事,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和意見。其中一位同修跟我說,應該慈悲對待同修,要把事情處理得更圓容一點,我也想到師父說:「好的那一面已經看不見、已經隔開了,你們看到的永遠是沒修好的這一面,但是你們不要不抱著慈悲心,不要固定的看人。」[1]修煉中肯定會有很多不足,有時候很多的矛盾都是要讓每個人提升的,我想我不能把同修推到對立面去,這樣對天國樂團造成的傷害會更大。

師父說:「如果你們都是一團和氣,互相之間都非常平和,誰也惹不到誰,誰都使別人高興,壞了,(眾笑)真的壞了,修煉不了了。誰的矛盾也暴露不出來,互相之間不能夠促進提高,這可不是修煉團體啊。我們與常人最大的不同是,有矛盾反映出來,但是我們都能找自己。」[2]

當讀到這段法時,我想只要善意跟同修交流,指出不足,他也願意修去,這不是個大好事嗎?有些時候我們因為怕得罪同修,而不好意思指出同修有待提高的地方,不但沒辦法解決問題,甚至會造成矛盾的激化,同時也會陷入了情中,而怕也是執著。當時我靠著每天大量的學法,我相信多學法,自然就能生出智慧。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3]

還有樂團同修間對於技術的提升有不同的看法,這些不同的看法造成了同修間很大的間隔,這些矛盾也亟待我去協調解決。我想迴避不能解決問題,首先從密集的集體學法交流,整體心性的提升開始,當心性提升了自然技術也能更快提升上來。接著我找相關同修交流前面提到的問題。我知道唯有慈悲的對待同修,他們一定會接受,也會調整。

和同修交流時,我意識到我們要在善上多下功夫。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者,同化於這個特性,你就是一個得道者,就這麼簡單的理。」[4]我與同修交流:「你很純真,也做到了忍,但說話不夠善,這當中也有些爭鬥心、顯示心在,讓同修對你有想法,我們要達到師父的要求真、善、忍同時修,才能跟師父回家啊。」之後同修真的改變了很多,講話不再像以前那樣針鋒相對,而另一位同修也是在法上交流後,我們理解了彼此的想法。就這樣兩個月過去了,大家都提升上來,所有問題也都解決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在整個協調過程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自卑心,總覺的自己沒像之前的協調人有能力,口才也不好,我好像不夠資格當甚麼協調人。還找到了自己的怕心,怕做不好同修對我有看法,怕自己得罪了同修。在自卑心和怕心中又找到了自己的私,怕受傷的心不就是在維護自己嗎?怕別人對我有看法不就是有愛面子的心嗎?都只在考慮自己的感受而沒有把大法擺第一位,要怎麼樣才能達到師父的要求,做到無漏呢?唯有今後更加精進才能達到法對我的要求。

三、向主流社會推廣神韻

對於神韻的推廣,師父說:「還有神韻賣票的事情,我說我們現在要做主流社會,打開主流社會才能把全社會打開,才能把影響搞大,才能有更多的觀眾,才有更多被救度的眾生來。」[5]也因為這樣,我承接了常人某社團的會長一職,我心想只有加入社團,才能更深入接觸到主上流的眾生,才能有機會把神韻的內涵跟使命讓他們更了解。雖然知道當會長會很忙,但想到要多救人,神韻又是師父親自帶著做的項目,救人的力度非常大,我應當義無反顧的去做就對了。

但實際上並沒有我想像的容易,加入社團就要經常跟會員們交際應酬,花很多時間在上面,已經影響了自己的煉功和學法了,尤其每次交際應酬回家後都特別的疲累。有好幾次對於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很想應付應付,安全卸任即可,但是想到身為大法弟子,在常人中工作,更要把它做好,成為常人的典範才對。

因此我決定真正的溶入這個團體,即使再累也要做好自己的職責,做好會務工作,會裏有矛盾也盡力調解,最後得到會員們的正面支持,因此有機會安排了更多會友們參加本區舉辦的介紹神韻的講座。而也因為有會長的頭銜,會員們引薦我去其它社團做神韻的說明會,以及有機會拜訪主上流公司的董事長。

去年九月神韻交響樂團來台演出,台北演出四場,將近七千張票,而交響樂的客群又比藝術團少,推票上有一定的難度,當時因為承接面訪窗口,壓力相對也很高,於是我給自己訂了一個目標,在個人推票上希望能達一百張以上,有了目標,就有了動力,但剛開始並不是很順利,每次都只能賣一張,兩張,心裏想這樣出票速度甚麼時候才能達到目標呢?

後來與一位媒體同修配合,這位同修很有正念,她的目標是拜訪大公司的董事長,不管談的結果如何,成與不成。目標就定在要出團票或是包場。我們拜訪前會提前集合發正念,並交流要拜訪的這位主流眾生的特性,同修以前是怎麼跟他們互動的,有了同修的提醒, 我心裏就知道面對這樣的眾生時我應該怎麼應對,怎麼介紹交響樂。最後雖沒有達到我們訂的目標,但也都有不錯的成績,就這樣十張十張的累積。最後在一次成功的拜訪某房屋中介的總經理,他聽完介紹後,一口氣買了五十四張高價票給他們公司高階主管看,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鼓勵,讓我達成了目標,也謝謝同修給我機會。

過程中同修有時會指出我的一些壞習慣,也產生了一些矛盾。剛開始心裏會不舒服,想著下次不要再跟她配合了。繼而想到要向內找,找到自己愛面子的心,嫉妒心,顯示心,找到後我總是告訴自己,這些不好的心我不要,帶著這些執著怎麼跟師父回家。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6]「心性多高,功多高」[4],所以我體會到多學法,真的把法學進去,在救人中真正的去實踐才是最重要的,當我心性提高上來,才能更有力度的去救人。我也體會到在整個修煉過程中,會有不斷的考驗。每次當心裏有那麼一點點的不舒服,或不正的想法時就趕快清除它,現在我已經豁然開朗了,會正面看問題了,我想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長處跟缺點,我應該多看他們的長處,善用他們的長處才對。只要我們協調好了,互補不足,互相提醒,就能把事情做得很好。

四、結語

在這正法的最後的最後階段,我很感謝 師父的一切的安排,讓我有證實法的機會,並修去這些執著,兌現史前的誓約。

最近在讀《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時,師父說:「這場迫害要結束前,師父心裏就更急了。我們有些人就是那麼不清醒,在大法弟子隊伍中混事,怎麼辦呢?」[7]

師父為甚麼急?我的體悟是我們還有很多的眾生還沒救,還有很多人心還沒有修去,怎麼能達到圓滿的境界啊!以前對自己的修煉、對救人的事都沒用心去對待,總是抱著有求之心在做大法的工作,做甚麼事總想到是別人的褒獎,你吹奏的好,這個活動你應該參加,你能力好啊,這件事應該你來做,想到的都是「我」。現在我要重新審視自己,保持一個更純淨的心去救人,不但在救人上要奮起直追,在修煉上也要更加嚴肅的對待,絕不在大法弟子隊伍中混事了,要做就一定要做好,要跟著師父回家。

以上是我的心得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7]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二零一八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