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主流社會救度有緣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十六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參與社團活動,出席各種集會,與社會主流人士建立關係講真相,以及從事文史編寫,是我目前助師正法的主要方式。

我生性最不喜歡交際應酬,對有權有勢者更是避之唯恐不及。然而得法後卻一步步的被往這方向推,多年來以一張大紀元的名片,憑著法的指導去掉執著心而產生的勇氣,歷經孤寂無助,逐漸走出一條以此收救有緣眾生之路。

放下觀念救人 機不可失

加入社團多年,是歷經一個逐漸放下自我的過程,克服對社交的抗拒,適應社團的生態,藉此拓展人脈,將遇到的人都視為一個等待救度的眾生,以更好的助師正法。

社團朋友不論當初對我有何成見,以為我在為誰說話,或在推銷甚麼,當自我逐漸放下,真心溶入社團後,他們的態度就變;會幫著講中共活摘器官的罪行,看到我拿神韻DM,就說你又有甚麼好東西給我們,有人會立即吩咐秘書訂票,有人會主動要我幫忙,有人會邀朋友一起去。講真相和推票不再像當初那麼艱辛。

加入扶輪社龐大的國際組織,可以接觸到台灣和世界各地的主流人士,藉以拓展人脈,對於講清真相、引進資源,有很大的幫助。儘管社友相當友善,然而入社之初對於常人那種嘈雜的歌舞互動形式相當不適應,向內找後,看到這是個人喜好、愛面子這些未去的人心,也就漸漸克服自己在這方面的排斥與笨拙。想到歷史上那些度人的覺者還得在常人中要飯,這點苦算甚麼?

師父說:「你們知道嗎?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1]

在社裏演講過兩次,社友對法輪功都相當肯定,也熱烈響應相關徵簽。有位服務於知名科技公司的年輕社友,非常佩服法輪功學員長期堅守旅遊點講真相。當陸客參訪他們公司,問台灣有哪些有名的景點,他說,有法輪功(弟子)的景點就是有名的景點。結交朋友,讓他們明白真相可以讓常人成為講真相的助力。

社裏每週例會可以結識演講者及來賓,然而有時因活動頻繁疲於奔命而產生抗拒。有一回是行政例會,沒有演講就不想去,可還是一直在做著出門前的準備,開門的瞬間才想起來答應帶給一位社友《轉法輪》。後來在臨時動議時,又促成了社友認識大法弟子辦的藝術學校,包括邀請校長演講,贊助,參觀展演,參訪學校。感謝師尊鞭策我出席這次例會,同時對自己當初的懈怠、不用心感到汗顏,幸而未錯失良機。

今年三月中旬,韓國新葛扶輪社來台灣訪問我們南德扶輪社,三位代表看了神韻介紹短片和在韓國演出的相關訊息,以及韓文大紀元網,他們都讚歎。其後新葛社當時的下任社長回覆我的問候信時表示,會儘量找社友去觀賞神韻。

初加入一個學習型企業協會時,感到強烈的隔閡與孤立。會員、講師大多游走兩岸,協會唯恐被對岸貼標籤。創會理事長在兩岸產官學界備受敬重,對我相當排斥。我將救人擺在第一位,放下常人所謂的羞辱,在他僅有的幾次出席中把握機會,持續讓他接觸大法的媒體、書刊,兩年間他轉為友善,併購票觀賞神韻,收下《轉法輪》,從此變的非常親切。

作為大法弟子,修煉與證實法、救度眾生是同步的,充實世間知識就成為一個有利條件。在協會的課程中,對各種議題提出自己基於對法的認識所持有的獨到看法,因而贏得尊重。在不斷的以課堂響應、會刊投稿,以及在line傳新聞,同時對於他們上傳的東西也不厭其煩的反饋,會員因而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與智慧,且持續接觸到真相。

對於那些使出手段抑制我發表的部份骨幹,有時真想繞開,但想到他們不正是更需要我慈悲救度的對像嗎?於是我放下爭鬥心,善意的對待,他們也變的越來越友善,甚至主動招呼。由此深切體認到,遇到不順遂的事都是為了讓自己提高,不但不能排斥,還得把握機會向內找,並感謝所有這樣的機遇。

在課堂中,曾因膽膽突突以致錯失救人的珍貴機會,為此感到愧對師尊,愧對眾生。一位知名企業總裁蒞會演講,問當今有誰會為了理想犧牲生命?我幾乎脫口而出是大法弟子,卻瞬間受到干擾而失去正念,不但未實時回應,還想推卻。懊喪中,總裁意外的在我的桌面敲了兩下,感覺彷彿敲在自己的腦門上,是師尊藉此點化我要像個大法弟子樣。師尊賜予這麼珍貴的講真相機會,我卻沒有把握好。

有位通訊軟件上的朋友看了一年大法媒體的新聞,邀我出席他的兄弟會聚餐,我欣然前往。在餐會中,當我拿神韻DM給會長,他說已買票了,並讚歎法輪功不論神韻或媒體都做得很棒,還要我跟大家介紹大紀元。近三十位來賓中,有些扶輪社、獅子會的成員,也有教授,有人因而想去觀賞神韻,其中有幾位台商看過大紀元,說了不起,不畏強權。讓這麼多主流人士接觸真相,卻由我們兩個素未謀面者所促成。

有人說怎麼會去兄弟會?其實我壓根沒想到是兄弟會還是姐妹會,我看到的是機會。在社群網絡的互動中,已發生過多次意想不到的收穫,放下觀念一心救人,機會的門就打開。

講清真相 救人的萬能鑰匙

在宗親會理監事會議上,理事長介紹我是《大紀元時報》董事長,一位長者拍桌咆哮,大紀元不是法輪功報嗎?阻礙兩岸統一!想起入會之初,這位長者氣呼呼的拒拿大紀元,當時忙不過來而未處理。兩年後,他竟爆發出如此強烈的求救訊號,想聽真相。會後立即約定踫面時間。

見面時,他沉著臉拒絕真相資料。講法輪功被迫害真相時,他激動的大聲排斥。其實,他的父輩幾乎都遭邪黨迫害,隨國民政府遷到台灣,創業並成為海外僑領後,他常回上海,受到高層禮遇,因迷惑於所謂的祖國強大,非理性的認同邪黨。

在他滔滔不絕中,我找機會講邪黨以升官發財為餌,形成利益共犯的血債幫迫害無辜。他談到中國夢,我舉例說明中國的資源已被邪黨掏空、銀行巨額壞賬、地方負債累累、營造GDP假相導致產能過剩、環境污染、黑心食品、人才外流等等實況,只為了維護政權而不擇手段為害人命,恰恰是中國人的噩夢。其實長者心知肚明,只是戀鄉情結作祟。最後,他帶走了《大紀元》、《新紀元》、《血腥的活摘器官》,並說下回他請客。

再次見面時,長者高談闊論中國的歷史文化,在回應中,我穿插著歷史真相和天象變化,從午餐聊到晚餐。看神韻短片,他誇讚不已,買了五張票。觀賞後說,我對法輪功沒甚麼想法,神韻演得很好。但是,他不認同旅遊點法輪功學員的表現。我舉例說明法輪功學員修真善忍,不但未曾反擊酷刑迫害者,還希望他們明白善惡有報的天理,有美好的未來。此後在宗親團聚時,這位從中國幻夢中醒來的長者,都一再地正面向大家介紹與肯定我的表現。

後來帶給他《九評共產黨》,他說不必了,我很了解共產黨。然而當他瞥見是大紀元系列社論時,眼睛一亮,立即收下。今年新年團拜,這位現任理事長欣然收下《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他由衷佩服大紀元。

師父說:「堂堂正正的講清真相,就是大法弟子的事。我也告訴大家,今天世上的一切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你要想讓他清醒的認識到這一點,你就去講真相。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是打開眾生封存已久的那件久遠就已等待的事情的鑰匙。」[2]

做好三件事 無條件向內找

修煉非常嚴肅,一思一念都得達到純淨,在日常生活中,清醒的觀察自己的執著,一點一滴的修去,把握機會精進實修。

在經貿論壇上,一位經營對岸連鎖企業的老闆說,跟助理換名片較容易聯絡上,心想或許是對大紀元敏感吧。後來一位藥廠董事長也把我推給助理,而助理誤以為我是記者,心想,這兩位大老闆可能不知道我是公司的董事長,他們若看了資料袋中我的親筆信,或許會覺的失禮。夜裏夢見自己跟著一群人上船,眾人進入一道門,唯獨我被攔下。好一會不見人出來,心裏開始嘀咕,進而幸災樂禍,你要是知道我是誰,你會後悔的。醒來馬上明白自己潛藏的求名之心與不善之念。而最驚心的莫過於眾人跨越門檻上了天,我卻困在人間的那點情中。感謝師尊夢中點化,讓我看到了自己沒覺察到的執著,讓我有機會正視它,修掉它。

三年前開始參與文史相關項目的編寫,涉及的領域相當陌生,必須大量閱讀古籍。要掌握神傳文化史觀,跳脫常人思維,又無所參照,修煉狀態更是關鍵。儘管日以繼夜,睡眠極少,編寫進度很慢,仍堅持每天背兩頁《轉法輪》,五套功法、發正念很少落下,過程相當艱辛。半年如期背完九講後,回頭續寫原本無從下筆的一位史家思想,思路清晰,一氣呵成。

由於神韻和交響樂接連著推票,思緒奔忙,很難專注於編寫。年初幾經掙扎,又去了香港參加反迫害遊行,卻發現只需正念不用動腦,腦海中很平靜,加上參與證實法的威德,回家後又能專注於閱讀和編寫了。此後,持續多次參加香港的反迫害活動。

長久以來,參加港台和美國等地的反迫害遊行,會看到隊伍中的一些景象。例如同修或是聊天,或是手持的標語不夠端正,或是隊伍不夠整齊。一開始總是向外找,帶著焦慮和批判,而不能全心的發正念鏟除干擾。七月下旬再次赴香港,我決心管好自己。這次舉著直式的標語,除了注意與左右對齊外,直視前方,不但遊行過程中沒見到不嚴肅的景象,同時不渴也不累,即使半夜回到家依然精神飽滿。

有時,因忙於參與項目工作,心很難靜下來。後來開始背法,在專注中體悟了深層的法理。雖然有時因外務的干擾,背得不那麼順利,但總仍能進入狀況。可是煉功、發正念常因為滿腦子翻騰著急著要辦的事而做不到位。深入挖掘雜念的源頭,是「私」,做不到完全放下自我,純純淨淨的,做任何事,順著人的情在思考問題,衍伸出顯示心、歡喜心、爭鬥心等各種執著。

認識到這些問題後,就較易體察到這些阻礙自己的無根思緒,抵制它而有所改進。

結語

師父說:「難忍能忍,難行能行」[3]。多年來,學習各種知識,與常人交往,以不同形式助師正法,無一不是考驗。萬事起頭難,只要不怕吃苦,以法為師,堅定不移,屢僕屢起,法都會為弟子開路,找到等待救度的眾生。

大法弟子堅持不懈的付出,世人都看在眼裏。在社團中即使像我這樣有時表現的很笨拙,但是為堅持真理的毅力,不只是讓常人敬佩,也讓常人羨慕,更何況常人明白的一面知道大法弟子在救他。時時提醒自己,勿忘初衷,正念正行,抓緊救人。

以上心得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二零一八年亞洲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