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幸運搭上大法修煉的末班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二零一五年得法的青年大法弟子,能遇師尊得法是我一生最榮幸的事情,特別是正法最後時期能搭上大法的末班車,是何等幸運。

得法前,我渾渾噩噩,得過且過的自由散漫;到得法後知道人生意義,脫胎換骨,自己時刻沐浴在大法光輝中。下面談一下這兩年的點滴經歷,跟各位同修交流,如有不在法上修或證實自己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從小時候,我就會想很多莫名其妙的問題,特別是到自己初中開始,總想能不能找一本書解答我所有問題,包括宇宙、天上地下的等等人類無法解釋的問題。後來被後天灌輸的追求功名利祿,升官發財等觀念所迷,一心放在學業上,沒有去探尋了。到了自己工作後,特別是追求所謂「成功」,在功名利祿中傷痕累累,冷靜下來思考:是不是人活著就得這樣的?

後來在傳統佛教中去尋找答案,佛教經書看不明白,不知所云。有一次去一家寺廟看看,看到那個大和尚模樣的人跟女居士打情罵俏,佛教寺廟竟然淪落如此境地,很多明碼標價香油錢,看來佛教早已不是淨土。後來去了西方宗教的教堂,一度也是規範自己言行,教會收錢,不是教堂懺悔,而是聚會交友和其它目地,都偏離原來宗教作用。

二零一一年流行微博,慢慢聽說翻牆之類的事。遇到同事的九零後搞IT的弟弟,給我自由門。真是幫我推開自由的門,天天翻牆看國內外新聞,同事朋友間作為一種談資。也看見過三退網和明慧網,就是沒走進去。後來三退了,自己也幫助親戚三退,那時沒得法,只是覺的給親戚朋友多一個保險,本來對邪黨就是厭惡和排斥。

二零一三年,公司組織旅遊有個台灣團,覺的去看看外面怎麼樣,到每個景點和路上都看到真相,還有煉功的同修,還有飄著「法輪大法好」旗子。多年翻牆知道外面這樣的資訊,現在面對面交流感覺不錯,有位老年同修跟我說三退,我說已經三退了,有翻牆軟件,她笑著點頭。

到了台北一零一大廈,大門口有兩群人:一個安安靜靜舉著真相牌的同修們;一群是邪惡指使的小丑們。我一個人跑到同修那邊看資料,一個青年女同修在給我講真相,給了《九評》、《大紀元時報》和《明慧週報》,我全部拿過來,很多同事都很驚訝看著我,說不要惹麻煩之類的話,我說沒事,拿著真相資料帶回賓館看,還給其他同事看。回到大陸後,心裏還是害怕遭迫害,不敢進來修煉。

二零一四年,微博上再一次帶著多年來的問題問一個同修,有沒有一本書解答我所有問題的書,像百科全書一樣的。他給我傳了電子版的《轉法輪》,還有很多師父各地講法和大法經書。可能是另外空間的阻撓,我一直看著各地講法,沒有打開《轉法輪》。

有一天,我決定翻開《轉法輪》,一翻開,就被吸引住了,而且愛不釋手。看完兩講,馬上出現了書中描述狀態,整個人就是那種感冒狀態,好像又不是,就是難受。家裏人奇怪,怎麼變成這樣,剛剛好好的,其實是師父幫我清理身體。家裏人勸我吃藥,我說沒事休息一下就好了,正好那天要出差一天,就這樣昏昏沉沉出差了,到了賓館,還是這樣。洗完澡,決定煉功。因為沒有其他同修教功,只能自學第一套功法。全身發熱,出了一身汗,感覺好多了。當時我想今天是幾號,一看就是身份證的生日。

我在生日時候終於走進大法修煉了,師父給了我新生。叩謝師尊的慈悲救度,還有海內外同修的幫助。一定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多救世人,跟師父回家。

個人經歷,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