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福相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二零零八年的一天,機緣巧合,幸得大法。我很慶幸自己得法了,是大法讓我真正明白了是非善惡,是大法讓我在人生最低谷的時候有勇氣再次站起來,是大法讓我對生活再次充滿希望。

走出人生低谷

二零零八年,我從學校畢業,抱著滿腔熱忱步入社會,可是現實卻給了我迎頭痛擊。在我畢業之前,可謂是「品學兼優,出類拔萃」,一切都是那麼的順利。畢業後,想著不要去過作為老師那種「今天可以看到三十年後的單調枯燥、沒有波瀾、沒有挑戰」的日子,所以我毅然放棄了去學校的機會,選擇自己找工作,到了一家合資保險公司。本以為碩士研究生畢業,可以在社會上有一番作為,就此拉開壯麗的篇章,可是踏入社會之後才發現遠非自己想像的那麼簡單。到了單位才發現自己甚麼都不會,在學校學了那麼多年的東西一點都用不上,我迷茫了。一切從最基層做起,我做起了銷售,就是「跑保險的」。我一直非常內向,不會和陌生人交流,理論學了一大堆,可是就是不會用,幹了一年的保險,一單都沒有做成,覺得自己好無能,一無是處的挫敗感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是大法開啟了我人生的另一扇門。通過學法,我學會了更加平和的去看待世界、看待自己,我的心境不再那麼壓抑了,心逐漸打開,就這樣逐漸的走出了那一年的陰霾。

修煉祛病健身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的,幾乎成天的打針、吃藥,上初中的時候,我都跟同學開玩笑說「我的血都可以治病了」,那時的呼吸中都帶有一股藥的味道。作為一個女孩子,落下了很多病根,如:怕冷、手腳冰涼、腰疼、頭疼、胸悶等。修煉法輪大法之後,我明白了要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改正了修煉前的許多錯誤思想和做法,在不知不覺間,原來的那些病症都不翼而飛了。

從「瘋婆子」到溫柔賢惠

剛畢業的時候,一下子無法適應工作壓力,再加上身體也不好,和丈夫在一起也有很多矛盾,工作的壓力無法發洩,晚上回家就癱在床上了,一動不想動,脾氣也不好,動不動就發火。丈夫那時喜歡玩電腦遊戲,一玩遊戲我就跟他吵,有一次氣得丈夫都把一個不鏽鋼碗給摔變形了。

修煉之後,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遇到事情為他考慮,盡可能的擔待家務,我倆幾乎就沒再吵過架。後來有一次聊天,丈夫跟我說:你原來就是個「瘋婆子」,現在變得這麼溫柔賢惠,真不容易。

看到我的轉變,也促使丈夫走入了大法的修煉,遇到矛盾我倆都會找自己的原因,為對方著想,家庭很和睦。現在同事、朋友也都說我脾氣真好,永遠是那麼平和、善解人意,他們哪能想像修煉前的「瘋婆子」和現在的我是一個人啊。

簡單而幸福的婚禮

我結婚的時候,我丈夫家經濟條件不好,我也沒讓丈夫買房子,我們不在老家住,也就沒買家電。我爸媽第一次去我婆婆家,婆家在為我們結婚裝修房子,家裏經濟很緊張,婆婆怕委屈了我,還是借了錢給了我訂婚的「彩禮」。我知道家裏條件緊張,那些彩禮我一分沒動,讓我丈夫轉手就全給了婆婆。並且,丈夫還有一個弟弟也快到結婚的年紀了,公婆年紀也不小了,不能再給他們增加負擔了。若是不修大法,我一定做不到這樣,至少我會去爭個「公平」。婆婆也時常說:有你這樣的兒媳婦是我和你爸的福氣。

由於我們兩家離的比較遠,在我媽媽家辦婚禮的時候就只請了酒宴,嫁妝也比較簡單,象徵性的買了幾件日用品(最值錢的就是兩個幾十元的皮箱)。後來我妹妹結婚的時候,我怕媽媽為難,主動跟媽媽說:妹妹的婚禮該怎麼辦就怎麼辦,我不會去攀比的。妹妹的婆家離我們家不算太遠,婚禮按風俗辦的很周全,也很隆重、很熱鬧,家人都很開心,我也很高興。妹妹結婚那天,把妹妹送走後,我在客廳裏休息,媽媽和幾個親戚在客廳聊天,媽媽說村裏人說我媽偏心,姐妹倆的婚禮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很為我抱委屈,可我心裏一點都沒有覺得委屈,因為修煉了大法,就要與人為善,就要懂得包容,用大善大忍之心去理解自己的父母、兄弟、姐妹,要不怎麼能是修煉人呢?那時我和丈夫都已經修煉大法了,我們都知道遇到事情要為別人考慮,不能讓父母為難,不能讓妹妹為難。

我們的師父講:「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是大法讓我變成一個豁達的人,更多為別人考慮的人,更是一個幸福的人。再多的語言也無法表達我對師父的感恩,唯有衷心的一句:謝謝師父!

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