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修自己 神奇的事不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三十日】由於忙於做證實法的事,往往容易忽視修自己,特別是在某些方面能力很強的人,在「配合」上當仁不讓,其實這是在證實自我,有時還察覺不到。我在做真相資料的過程中,漸漸的認識到了這一點,放下了執著多年的自我。

今年我開始注重修自己,神奇的事不斷發生。年初,一位不熟悉的同修見面後把我劈頭蓋臉說一通,我想這絕不是偶然,是衝我的急心來的。等修過來之後我發現:急是一種魔性。人急的時候它就會讓你的思維跑偏,不符合這個事物的規律,是一種極端──魔性。今年把我這個物質修下去,表現出來就完全不同了。幹活時多為機器考慮,好好的愛護它,關機時等著屏幕不閃了,完全停下來我才關機。一切順著它的規律走,偶而卡紙了,我輕輕的往外拽。機器的表現也大大的出人意外,幹起活來很順利,供水好,打印質量也好,速度還快,幾乎沒有出現廢品。

去年使用這台機器時它的噪音很大,我總怕打擾左鄰右舍,怕他們知道,有怕心,提著心可算幹完了那通活。今年我考察了一下,根本聽不到,我把這個心放下了,心裏想這不是自己嚇唬自己嗎?不去管它,我該煉功就去煉功。我到別的房間開始煉功,煉著煉著,機器怎麼沒有聲音了呢?我以為它出了毛病,停了下來,結果我過去一看,機器在靜靜的打印呢。

前段時間發生了一件事,孩子的一番話讓我感到震驚,她在幫我提高心性。孩子十七歲了,不知甚麼原因促成她情緒爆發、拍桌子,覺得活得沒意思。她說:「媽媽,你沒真正的愛我,我甚麼都沒有,別人有爸爸媽媽,我甚麼都沒有(爸爸被迫害死了)!」我說:「那媽媽怎麼愛你呢?」「你都不知道怎麼愛我,我還怎麼說呀?」以前有人說我:你就是個單身,看不出來是個母親。我不知道這是個褒義詞還是貶義詞。我說:「姑娘,你看你想花錢、想吃甚麼媽媽都給你。」孩子說:「是,媽媽在吃的用的都寵我,但這些物質東西對我都不重要,我需要的是精神、是愛。你真愛我嗎?我每次和你頂時,過後我都看我自己哪兒錯,媽媽你說你哪次錯了?我對你做錯了的我都記得,我向你認錯了,你傷我心的事兒我全忘了,媽媽你自己想想你哪塊兒做錯了?」我有時對孩子大喊大叫,自己也沒有在意。孩子說:「我把心交給了你,你卻不珍惜。我心裏記得的都是你的好,你的錯我都不記得了,你看你牆上貼的,媽媽你做到了嗎?你快揭下去吧,我只能說你是沒有修好的修煉人。」

我首先冷靜下來,我與孩子的交流是少了些,自覺得對她也算盡了力。孩子覺得自己活著沒有目標。我對孩子講:「你應該得法了。你是從高層為法而來的生命,一般孩子的思維和你不一樣。」孩子承認這一點。她告訴我:「我的同學我不太和他們多說,他們的思維是一條線, 我是整個地球的思維。一個構思出來,是四面八方,一件事情發生,我能看到它的終點。一個人再輝煌死後就是一抔土,你說活得有意思嗎?」我還覺得挺對的起她的,不知道孩子對我意見這麼大,我不能陷在事兒中去看問題,我到了需要修善的時候了。首先應該無怨,要修善,要把真正的平和修出來就不能有怨,不能有指責。

接著出現了許多事情,每件事情我都從法理上找,提高的很快。機器也在幫我修。有時自己打算得很好,要幹多少活,結果就幹不出來;有時想快點幹,結束了再幹別的,說不上它就暫停了。我就找自己,一切都是師父在安排,我們只需要正念去做,不需要用你人的思維去多想甚麼,覺得這麼幹好,那麼幹好,把「我」擺出來,我怎麼樣怎麼樣,其實是在證實自我。咱們修煉中的人有多大的力量?咱們只是做自己該做的,放下自我,圍繞著要做的事情認真做好,在做的過程中修去自己的人心。有同修說人的能力不一樣,甚麼叫人的能力?事擺在你的面前你就去做,只要是正事,師父加持,正神也會加持,這事就成了。

師父法中講:「有這麼大的法在,正念中大法與你們同在,這是巨大的保障。正念不足不符合法時會脫離法的力量,就會顯的孤立無助。即使是做大法的事,也得符合法,否則就沒有法的力量。」[1]

怨是甚麼?就是向外求、向外找,真正找自己時是沒有怨的。一天一位同修給我修機器,每次都弄得很髒,得清理半天。這次他來,我特意在上面鋪上了一塊塑料布,囑咐他把拆下的東西放在塑料布上,我離開了。等我回來一看,同修把塑料布拿走了,照樣放在機器上,我說:「不是告訴你放在塑料布上嗎?」他說:「唉呀,擦擦就好了。」因為是為我修機器,我心裏雖說有些不悅但我忍住了,那墨弄得到處都是,為甚麼我說的對,他還沒有按著我說的去做呢?需要我修了。如果我要執著我自己我會怨他,我要放下自己,善待同修,我就沒有了怨。原來讓我修這個,我悟到了這個理,我把它默默的擦乾淨了。怨沒了,人也變得平和了。就像這樣,在做資料的過程中提高心性的事兒很多。

前幾天,別人給我提意見嗓門很大,我耐心聽,我能接受,沒有爭辯。過後我悟到,自己還有沒做好的地方,沒有考慮到別人的感受。比如前面提到孩子的事,就覺得:我是為你好,說話輕點重點沒甚麼,我也不記你。其實不是這麼回事。一天孩子說:「媽媽呀,甚麼叫寬容?不是說一個人有了錯你有理了你就對她大喊大叫;甚麼叫寬容,是別人有了錯誤你也不對她發脾氣,這才叫寬容。」我覺得孩子是在提醒我,讓我擴大胸懷,修出大法中的要求:「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2]。

我認識到了,就儘量做到,而且要求自己越做越好,再遇事、做事能為別的生命考慮,我首先學會了傾聽。

一點個人體會, 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謝謝。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