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參加集體學法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四日】我今年六十二歲,一九九八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有十九個年頭了。今天只和同修們交流在參加小組集體學法中實修自己的過程。

一、在參加集體學法中修去「黨文化」

集體學法是師父為大法弟子留下的一種修煉形式。我從二零零六年參加集體學法小組學法,堅持了八年時間。後來學法小組家裏的老同修遭到了邪惡的迫害,被迫停止了。後來又去了三個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每次都是學了半年多,就都停止了。其中有兩個小組是因為邪惡的迫害被迫暫停,有一個小組是因為家裏的環境變動暫停。

我找和我配合講真相的同修,讓他們給我介紹學法小組,他們都說沒有地方,人都滿了。自己只有在家裏自學了一年多,因為自己會上網,經常看明慧網刊登的學員修煉交流文章,多了解一些學員們的修煉情況,同時多學法,儘量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但是有時還是感覺到有學法小組和沒有學法小組不一樣,總覺的修煉還是跟不上,需要一個集體修煉的環境,能夠使自己提高的更快、昇華的更快。

二零一七年四月的一天,早晨參加晨煉打坐中,兩個字打入腦子裏來「配合」,我知道是師父的點化,要我和同修們配合好,多講真相、多救人。有一天,一個和我配合講真相的同修跟我說,給你介紹個學法小組,你去不去?就是太遠了。我說我去,遠點兒沒關係,我悟到這肯定是師父給安排的,要我和同修們配合好,這是師父正法進程的需要。

我每星期參加兩次小組集體學法,早上六點四十分出發,要倒三次公交車,需要兩個小時的時間,在學法小組學完法,再倒三趟車,回到家,中午一點左右。雖然佔用時間很多,但是我還是很欣慰的,總算有個集體學法的環境了。在公交車上,我可以找機會講真相救人,等車的時候,也可以跟有緣人講真相救人,無論遇到甚麼樣的人,我都不動心,我這不也是在修自己嗎?在這個過程中,既修了自己,又救了眾生,這真是兩全其美的好事。真是太感謝師父的苦心安排了,師父為弟子的提高操盡了心。

學法組的幾個老同修們沒有文化,修煉狀態都很好,每天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救人,有時我和他們配合出去講真相,有時在一起切磋講真相經驗。我幫他們發送「三退名單」……可是我發現了一個非常嚴肅的問題,就是學法時,添字落字現象很嚴重,而且是個普遍現象。

這幾個老同修中,有的沒上過學,有的只上過夜校,有的被邪惡迫害的很嚴重,在監獄裏,眼睛被注射過不明藥物,現在借用放大鏡學法,而且念的很慢,很吃力,這幾個老同修都念的很慢,我們學一講《轉法輪》需要兩個小時時間。

每次參加小組學法,我都集中精力聽他們哪裏讀錯了,那裏添字了,那裏落字了,給他們指出來。經過了一段時間以後,我看起色不太大,還是老樣子。我把明慧網上的文章打印出來,每人發一份兒,是同修寫的關於讀法時添字、落字的交流文章,和同修們交流這方面的問題,讀法時不嚴肅,有時添字、有時落字,實際就是不敬師不敬法的問題。

又經過了一段時間,我看變化還是不太大,讀法時,還是添字落字。我心裏想,這樣長此下去影響我自己學法怎麼辦,因為集體學法也是有能量的,把法讀錯了,帶有了別的能量了,會不會影響自己的修煉提高呢?現在我自己讀《轉法輪》已經很流利了,現在這個學法小組的學法狀態,我十年前在別的小組已經經過了,已經修過來了。現在和他們學法很不習慣,好像水平給拉下來了。我就想等孫子的幼兒園放假了,我就少來吧,再以後就偶爾來一次,以免影響自己的修煉提高。師父說:「我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要弟子們能夠真正提高上來的保障,如我叫你們到公園裏面大家集體煉功形成一個環境,這個環境是改變人表面的最好辦法。大法弟子在這個環境中所形成的高境界的行為,包括一言一行能使人認識到自己的不足,能使人找到差距,能感動人,能熔煉人的行為,能使人提高的更快,所以新學員或自學的弟子一定要到煉功點上煉功。」[1]

集體煉功、集體學法還有法會,都是師父給大法弟子留下的修煉形式,是為了讓弟子們儘快提高、儘快昇華上來的保障。現在我悟到它不只是一種形式,師父是要我們在這個環境中真正的實修自己,就是多找自己的不足,我想這裏面也有自己要修的地方,自己嫌同修讀的慢,讀的不正確,讀的不流利,自己讀的好、讀的快、讀的沒有錯,覺的自己全都對、全都好,看自己是一朵花,這不是黨文化的偉、光、正嗎?

而且給同修指出時,態度生硬,沒有耐心,沒有慈悲,我還告訴一個讀的特別慢的老同修,我說:「遇到大的段落,你自己就主動別讀了,讓別的同修讀,因為我們不好意思不讓你讀。」這不也是黨文化的「一言堂」嗎?

執著自我、放不下自我,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只想自己的得失,一怕耽誤時間,二怕影響自己修煉提高。同修是一面鏡子,每個同修都有自己的閃光點,要多看同修的優點,少看同修的不足,要嚴於律己,寬以待人,如果只想自己的得失,只想自己合適,不考慮別人的感受,就是放不下自我。

悟到這裏,我就跟一位沒上過學的老同修說:「自身也有很多不足,也有做的不好的地方,咱們在一塊互相取長補短、共同精進吧。」老同修聽我這麼一說很高興,她就說:「對、對,我知道,我明白。」

幫助同修的過程其實就是提高自己的過程,自己的認識提高上來了,對同修的態度也端正了,不再嫌棄同修了,也有了耐性了,說話也不生硬了。同修們的認識也提高上來了,現在我發現集體學法時,添字、落字的現象也少了很多。

二、在集體學法中修去「私」

由於老同修們沒有文化,也沒做到師父要求的資料點遍地開花,他們就去大資料點接資料,中間隔著好幾個人單線聯繫。一次,一位老同修跟我說:「我們學法小組要能夠自己解決資料問題就好了,我給別的同修添的麻煩太大了。」我就說:「你們需要的資料數量太大,我解決不了。我也很忙,要抽時間照顧孫子,要做資料,要出去講真相,還要保證每天的學法數量和質量,這樣才能正念正行,不出偏差。」老同修就說:「我少要一點兒行吧,每星期幾十份兒就行了。」我說:「好吧,就這樣定了。」

沒想到的是,老同修把大資料點也給辭了,我給提供的資料她還不夠用,小組裏別的同修也找我要資料,這樣一來,我就承受不住了,我心裏想,你們不聽師父的話,不讓小資料點遍地開花,不是依賴大資料點,就是依賴一個同修,同修能受得了嗎?這時我的為私為我的私心就出來了,我想這不是一個小問題,長此下去能把一個人給拖垮了,我想這一次我真的就不幹了。我自己的一個小資料點,自己自給自足還可以,給同修提供一點幫助也可以,但不能超負荷,如果那樣就影響我自己的修煉了,這就是「私」出來了。

舊宇宙的根本屬性就是為私的,就是執著自我,放不下自我,新宇宙是為他的,是不執我的,我是大法弟子,是大法的一個粒子,將來將成為新宇宙的生命,那就得按照大法的標準實修自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生命。同修們多發資料,也是為了多救人,也是為他的,不是為了個人的甚麼利益。可是,同修沒有文化,自己解決不了資料問題,在面對面講真相時,還是需要一些資料做輔助,救人的效果才會好,有的同修還是大學老師,可是被邪惡迫害的太慘烈了,平時學法都很吃力,更何況做資料了。我們有條件的同修要儘量的幫助沒條件的同修,因為我們是一個整體,都是師父的弟子,在人間要做好助師正法的大事。

師父告訴弟子:「我們大法弟子之間也不能不慈悲。你們是同門弟子,大家都在為宇宙正法在盡心盡力,所以互相之間要配合好,不要過份的用常人心來看待問題,互相之間帶著常人心產生一些不應該發生的矛盾與爭論。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2]所以我們同修之間要互相幫助,不分你我,共同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大任。我就想自己平時多講一些真相、少發一點資料,給同修多提供一些資料吧,同修也合理的安排好了,很珍惜大法資源,不浪費一張真相資料,還要達到救人的效果。

現在我們學法小組協調、配合的都很好。我想這是慈悲的師父對我們的加持,讓我們在矛盾中向內找自己,多實修自己的這顆心,修去自己身上殘存的舊宇宙為私為我的舊觀念。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環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