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自己的賀詞未發表想到的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七年來,每年四次節日,感恩師尊的節日問候我都寫過,而且也都發表了,唯獨今年「五一三」我寫的問候,除了給小組寫的發表以外,以個人名義寫的五篇詩歌都未發表。其中有我和丈夫一篇詩歌,還有一篇是我代表母親寫的詩歌,其它的幾篇是代表同修寫的詩歌,這樣的情況還是第一次。

開始,我還沒有往心裏去,覺得無所謂,後來向內找,認識到可能是自己的心性有問題了。靜下心來一找,發現問題不少:一是有求發表的心。看到發表了,就沾沾自喜,不發表就產生失落;二是顯示心,自我感覺良好,還主動的代別人寫;三是證實自我的心。以自己的水平私自給別人改稿,未經本人過目,有時違背本人的意願。有個老年同修給師尊寫了一首讚歌,我給人家私自改成了詩歌,也未發表,對此,我心裏一直內疚,不好受。四是求名心,願聽表揚的話,別人說自己寫的好,心裏美滋滋的。五是好突出個人的心,自己已經參與小組投稿了,沒有必要個人再寫一份(當然特殊情況例外)。

儘管發表不發表不是大事,但卻能反映出個人的修煉狀態。如果寫稿心純淨,哪怕是一句話,明慧都不辭辛苦的給予發表,師父就是要我們一顆純淨向善的心。一個修煉人心裏想甚麼,師父最清楚。如果抱著從中撈取資本,提高自己的威德的念頭,這是不行的。修煉是嚴肅的,看來是簡簡單單的賀詞,但修煉人做的事都與自己的修煉有關,一舉一動,一思一念都關係到修上去或掉下來的問題。

給師父寫賀詞是應該的。有的同修卻不以為然,可能從來也沒有在節日問候過師父。自己不會寫,也不找人代寫,每次機會都錯過。其實這也是敬師敬法的問題。傳統文化中,過年時,晚輩都要給長輩磕頭問好,媳婦早晚要給婆婆問安,這是個禮節問題。看來好像是個小問題,做好三件事才是師父要求做的。修煉事無巨細,大小事都要做好。小事也能反映出人心執著,大事可想而知,也同樣會因人心執著出大紕漏。

記得今年一次營救病業同修時,當同修對我念正法口訣的建議提出異議時,心裏就不舒服,認為人家是在挑毛病,因證實自我的心被觸動了(還誤認為是同修有證實自我的心)從而思想上與同修產生了間隔,不願與她配合做事了。通過學法,我找自己,認識到了是我這兒出現了問題,我有不願被人說的心,爭鬥心、自以為是的心,證實自我的心。當我不再生同修氣的時候,同修也向我承認了自己的錯誤,找出了自己的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從此我們消除了間隔,仍然配合如初。

修煉中,無論遇到大事或小事,我們都不能忽視,都是為我們提高而出現的,只要我們能向內找,嚴格要求自己,都會變成好事。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