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濰坊市王新民屢遭迫害含冤離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坊市奎文區法輪功學員王新民在中共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殘酷迫害中,作為該地區的重點迫害對象,飽受了中共對他的種種迫害。

特別是近兩年來,王新民不斷受到公安國保警察的干擾和騷擾,給他的心理造成壓力,於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含冤離世。

王新民是九六年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九九年七月,江澤民操控中共流氓政權策動了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王新民作為法輪功義務輔導員成為該地區的重點迫害對象。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五點多,他與全國所有義務輔導員一樣,被當地街辦官員非法抓捕,強迫他寫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他被非法關押了五天後,被街辦官員敲詐勒索5000元現金和600元飯費,才予以釋放。

自此,王新民與當地法輪功學員多次被街辦不法官員強行非法抓捕到街辦,遭非法審訊,肆意拷打,日夜長時間被銬綁在街辦的電桿或樹上進行折磨。

二零零零年一月二日,王新民再次被綁架到街辦,與從北京抓回的其他法輪功學員,多次被強灌人尿、白酒中藥炮製的毒液,被嚴刑拷打,被扒下棉衣反手銬在樹上長達十幾個小時,深夜又被強行灌入白酒,強行往嘴裏塞入用白酒浸泡的饅頭。街辦安排的所有看管人員,輪流對他們進行拳打腳踢,一連迫害了四、五天,最後又強迫交納了五千元現金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七月,王新民與其他兩名法輪功學員又一次被抓到街辦,街辦惡官強迫他們放棄修煉法輪功,他們斷然回絕。在街辦惡人的指令下,他們於中午兩點多被銬在電桿上,面向太陽進行暴曬,他們被曬得頭暈目眩。惡徒們為了進一步折磨他們,對每人竟強灌一碗白酒,惡徒們又變本加厲的把剛摘下的辣椒往他們的嘴裏塞,強迫他們吃,又在他們的面部用辣椒擦抹,一直把他們折磨得死去活來。後再次榨取每人現金五千元才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十月,王新民被街辦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警察強行對他進行刑事拘留一個月的迫害。一月後,街辦仍不算完,將他從拘留所劫持到街辦繼續非法關押。其間,他被強迫在街辦幹活,打掃衛生等。幾天後,他乘機從街辦逃走。但他不敢回家,從此便開始了他長達六年的流離失所的生活。

二零零五年,王新民與其他幾名法輪功學員到安丘市發真相資料,掛條幅,被警察發現,並被追捕。兩天後,被安丘公安敲詐勒索二萬五千元現金才回家。

二零零七年十月,一直在外流離失所的王新民不幸被奎文公安國保發現並非法抓捕。他在看守所非法關押28天後,被奎文公安強行非法勞教兩年。

王新民在山東省第二勞教所足足兩年的關押期間,遭受了種種酷刑迫害,但他始終對法輪大法百分之百的堅信。邪惡為了逼迫他放棄修煉,寫「三書」,迫使他轉化,曾連續五天五夜不讓睡覺,一連三天對他進行吊銬,長期的強迫他坐小凳面壁,並對他全面實行嚴管,從精神上,肉體上對他進行泯滅人性的摧殘。他曾被折磨的昏死過去。惡徒招招用盡,企圖迫使他轉化的陰謀,徹底以失敗而告終。

二零零九年十月,王新民結束了兩年的非法勞教,終於回到家中,徹底結束了長達近十年與家人分離的痛苦經歷。王新民回家不久,騷擾和迫害便接踵而來。

二零一零年五月,奎文國保警察谷志勇一夥早上五點多便破門而入,將王新民堵住家中,要強行將他綁架。王新民絕不配合,他的家人面對無休止的打壓迫害,忍無可忍,全家人都起來反迫害,絕不讓警察抓走他,經過兩個多小時的抗爭,警察谷志勇一夥無可奈何,狼狽撤走。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上午,奎文警察又一次強行從車內綁架了王新民,同時警察又一次抄了王新民的家,搶去現金及私人物品若干。王新民這次被非法刑事拘留30天。

二零一四年七月,奎文警察谷志勇一夥再次竄到王新民家,企圖綁架他,谷志勇一夥再次遭到王新民家人的斥責和反抗,王新民出現昏迷狀態,警察谷志勇一夥企圖迫害王新民的罪惡圖謀再次被挫敗。

十八年來,王新民除了飽受中共對他的精神迫害和身體迫害,更受到中共對他在經濟上的巨大迫害。他除了被中共惡徒一次次的敲詐勒索巨額錢財外(累計約5萬元左右),從九九年十月一直到二零一六年九月,足足十七年的所有工資全部被非法截留和扣押,大約在六十萬元左右,其間,很多次進級漲工資,皆因他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剝奪,排除在外,給個人和家庭的正常生活造成損失。近兩年來,王新民不斷地受到奎文公安國保的多次登門干擾騷擾及迫害。

長期的打壓和迫害,雖然未能摧毀王新民的堅定正念,但對他的身心確實造成了傷害,造成他的離世。王新民的去世是中共迫害造成的,迫害他的人必將受到法律的制裁和天理的懲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