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菀秋和女兒在甘肅女子監獄又遭酷刑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蘭州市西固區法輪功學員劉菀秋和她女兒劉磊(未修煉大法)今年前半年被送往蘭州九州女子監獄繼續迫害,遭電擊、毒打、藥物等折磨,致使劉菀秋的一隻肩肘長期脫臼,身上傷痕累累,一隻手抽搐變形不能隨意展開和拿東西。

甘肅女子監獄把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集中在一處,用酷刑折磨等手段強制轉化。劉菀秋被所謂「轉化」(就是轉壞),惡毒監獄長朱紅(音)指揮犯人包夾毒打、強制不讓上廁所、用二根、四根電警棍同時電擊劉菀秋。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中共酷刑示意圖:多根電棍電擊

不知是在水杯裏、還是在食物裏加了藥,每到打飯吃飯的時間劉菀秋就無法控制的拉稀,再加上不讓上廁所,大便就從褲管裏出來掉到地上,女兒劉磊跟在後面端著水盆拿毛巾擦洗,監室、過道裏惡臭難聞,每天如此,造成監獄裏人員怨恨劉菀秋故意在吃飯時間拉屎。

因為劉菀秋抵制洗腦、酷刑轉化,監獄對她女兒劉磊株連迫害,經常長時間罰她蹲軍姿、打罵。從進女子監獄,沒有家人探望過這母女倆。

劉菀秋(劉菀秋)、劉磊母女自二零一六年過年期間被非法關押到甘肅第一看守所後,一直沒有確切消息。曾有學員聽到蘭州市西固區政法委副書記陳紹清說:西固區法院二零一七年七月左右非法庭審母女二人。二零一七年六月份、七月十日甘肅第一看守所往監獄發送了二批人員,名單中都沒有劉菀秋和她女兒劉磊,也沒有打聽到她倆回家的消息。

劉菀秋,原是蘭化生服公司客運二隊職工,一九五五年出生,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多種不治之症:嚴重胃腸病,每天只能勉強吃二兩飯,氣管炎、關節炎、肩膀肌肉萎縮,疼痛難忍,壞骨病、眼疾,常年泡在藥堆裏不能自拔,體重不到六十斤,最後導致臥床不起。一九九六年六月,劉菀秋開始修煉了法輪功,短短幾個月,身體各種病症就消失了。從此她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對生活充滿希望。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劉菀秋大多數日子是在中共的洗腦班、勞教所、看守所、監獄中度過的,在這期間,她遭受的酷刑折磨包括:背吊、長時間罰站、罰蹲、坐小凳,遭拳打腳踢、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拔頭髮、灌尿;在嚴冬裏被銬起來凍,導致手嚴重凍傷;遭強制灌不明藥物,導致手臂殘廢、大腦受傷;遭強行洗腦、逼看誹謗詆毀法輪功的錄像、材料、逼寫思想彙報;高分貝的喇叭不停播放污衊大法的廣播……使劉菀秋遭受極度精神摧殘。

中共迫害示意圖:強制灌藥
中共迫害示意圖:強制灌藥

劉菀秋女士二零一一年七月在老家陝西省西安市被綁架、非法秘密判刑。在劉菀秋被非法關押在陝西女監的三年中,她唯一的女兒劉磊只在二零一三年被允許見過母親一次,當時她眼見著母親被迫害的不能說話,只能用顫顫微微的手比劃著。劉磊在母親第一次被非法勞教時只有十六歲,從此她無依無靠在社會上飄零、無助地生活著。

劉菀秋於二零一五年一月十八日出獄;二零一五年八月依法向兩高郵寄控告江澤民的起訴狀,先後收到兩高的簽收回執和網上已受理的回覆。

二零一五年底,朋友與劉菀秋失去了聯繫,過完年後才得知劉菀秋和女兒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在蘭州第一看守所。

據西固公安分局人員稱:劉菀秋母女是因發真相資料,被西固區公安分局綁架,剛開始被非法關押在西固區拘留所,該拘留所直接做學員的「轉化」,劉菀秋母女不配合,被西固區公安分局非法關押在蘭州市第一看守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