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州市七里河街道社區派出所騷擾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九日】(明慧網通訊員甘肅報導)近日,蘭州市七里河街道社區派出所警察多次騷擾當地法輪功學員。

◎桂玉秀屢遭騷擾

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八日下午兩點,七里河區敦煌路派出所以核實戶口為藉口給桂玉秀的丈夫打電話,問桂玉秀在不在家,丈夫說在家。

之後,派出所片警和社區主任等五人,闖到桂玉秀家,未經家人同意,私自在家中各屋亂轉、亂翻,翻出幾本交流文章和一本《轉法輪》

片警說:我把你的東西拿走我去毀掉,你還有的你自己毀掉。並說:再不要煉了。

桂玉秀說:我修真善忍為甚麼不煉了?我正因為煉了法輪功,我才有現在這樣好的身體,我為甚麼不煉呢?對片警說,你把我的書放下。片警說:原來那個管段民警調走了,我是新調來的,來認識一下你。

這些人闖到桂玉秀家中,胡作非為,還理直氣壯,嘴裏還說著中共邪黨媒體灌輸的謊言邪說,並在屋裏隨意非法拍照,桂玉秀不讓拍,他們還是強行拍了。

他們還要求桂玉秀在他們寫的筆錄上簽字,按手印,桂玉秀不簽,他們就逼迫桂玉秀按手印,還逼桂玉秀不要再煉了。

桂玉秀站起來說:我八十多歲的人了,你們還要幹啥?我不按(手印),你再要,我就這條命。這時他們說:不要生氣,我們就是訪問一下,然後走了。

二零一七年過年前,敦煌路派出所管段民警到桂玉秀家裏做筆錄,桂玉秀說:你寫就寫,我不簽字、不蓋章、不按手印。民警說:你簽不簽是你的事,我寫不寫是我的事,這是我的工作。桂玉秀的兒子說他也經常接到派出所電話騷擾。

二零一七年三月份,敦煌路街道辦事處女主任帶著一個女的,兩人到桂玉秀的家中說她來訪問一下,再沒啥事。問桂玉秀住的房子是租的嗎,還把家中座機號碼記下拿走了。

二零一五年八月因為訴江,社區、派出所就開始找桂玉秀,先後來家裏三次騷擾。

敦煌路社區打電話問桂玉秀:你寫告江澤民的狀子了沒?後來管段民警帶著另一個警察到桂玉秀家中問:訴江了嗎?為甚麼告江澤民?

桂玉秀告訴他們:江澤民犯了群體滅絕罪。這些年我被非法拘禁到拘留所、西果園看守所;他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眼角膜等,我怎麼不告他?

片警做了筆錄,桂玉秀拒絕簽字,他們就走了。

◎邢元貴、朱桂蘭夫婦及其他法輪功學員也被騷擾,因訴江被威脅。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派出所民警給法輪功學員王愛蘭的丈夫打電話,找王愛蘭,還問家中有沒有打印機。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西站派出所、社區等人到麵粉廠80歲的馬姓老年法輪功學員家裏問:再煉不煉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敦煌路派出所管段民警闖到法輪功學員邢元貴、朱桂蘭夫婦家中,詢問:再煉不煉功了?你們老倆口都煉嗎?不要再出去發資料,有啥困難沒?

邢元貴說:我要我的工資。該民警就讓邢元貴在筆錄上簽字,邢元貴不簽,他就說,你不是要工資嗎?你要工資不簽字能行嗎?騙邢元貴簽了字。

◎二零一七年四月下旬,小西湖派出所等好幾個人闖到法輪功學員趙玉英的家裏,對著趙玉英丈夫的電腦非法拍照,強行打開電腦搜索,拉開抽屜亂翻,並拿走兩本《明慧週刊》。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康茜華申請公租房,被七里河建工社區主任叫住,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並做了記錄,要康茜華簽字,康茜華不簽。

社區叫來小西湖派出所管段片警將康茜華帶到派出所,說他是新來的,姓郭。並詢問康茜華:在哪兒住,家裏的情況,並作了筆錄,讓康茜華簽字,康茜華不簽字,派出所的另一個民警要給康茜華拍照,康茜華制止他不要拍,片警就將詢問康茜華的場面拍了下來。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下午三點左右,小西湖派出所女民警打電話要法輪功學員康茜華去派出所一趟。康茜華說沒空。女民警說:有空就明天或者五一過後去一趟派出所。康茜華說:沒空。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建蘭路派出所管段民警姓王,電話18919065396,到法輪功學員孫喜蘭的家中,讓孫喜蘭簽字,孫喜蘭說:我簽甚麼字?警察還問孫喜蘭:有沒有出去發資料?片警還非法拍照。對著孫喜蘭女兒玩電腦的鏡頭說:我給你們拍個照,看有沒有電腦?有沒有打印機。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因為孫喜蘭訴江,該片警就到法輪功學員孫喜蘭家騷擾了四、五回,早上來、下午來,分不同時間到家裏,試圖碰上孫喜蘭,逼孫喜蘭簽字。後找不到孫喜蘭,就逼孫喜蘭的兒子簽字,還以「不簽字就送洗腦班」來威脅。

◎法輪功學員蘇安洲、張玉芳多次被西站街道社區派出所騷擾威脅。

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下午四點左右,蘭州七里河區西客站社區以讓蘇安洲取低保卡為由騙法輪功學員蘇安洲去社區。

到了社區後,他們就叫來派出所副所長呂明齊(音)等三人。氣勢洶洶問蘇安洲:你一天不要到處胡跑,不要發資料,不要和法輪功走動。說完後還要給蘇安洲拍照,被蘇安洲制止後並對他們說:我幹了三十多年的工作,今天卻讓我吃低保,把我的妻子和兒子都迫害死了,剩我孤身一人,你們還要幹啥?他們再沒有吭聲,就走了。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星期三,西站派出所片警姓孫,先打電話到家裏,說來看看蘇安洲,蘇安洲說沒時間。孫說,他在學校門口執勤,要個車不容易,讓等一等他。

孫到家裏後,拿出一張紙,說我執行上面的任務,我知道你也不簽字,這個任務得完掉,就問蘇安洲:有沒有車?有沒有打印機?有沒有護照?還問蘇安洲,有啥困難沒?之後就走了。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七日,法輪功學員蘇安洲依法控告江澤民之後,西站派出所副所長呂明齊等三人,把蘇安洲堵到家屬院樓下,非要到家裏去,蘇安洲制止說:不行。你們是不是因為訴江來的?他們就讓蘇安洲坐他們的車,蘇安洲騎電動車去了他們西站一個崗樓。

進去裏面坐著五個巡警,他們問蘇安洲:你甚麼時候寫的(訴江狀)?甚麼時候發的?誰給你寫的?等等。蘇安洲詳細訴說了自己修煉法輪大法的原因及多年來被迫害的經歷。副所長呂明齊做筆錄,蘇安洲說你寫是寫,我不會簽一個字。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日上午十二點十分左右,西站派出所副所長呂明齊帶著六個人,共七人,其中兩個是女的,又闖到法輪功學員蘇安洲家門口砸門,連喊帶砸將近半個小時。未敲開門才離開。

◎二零一五年八月份到十二月份,因為訴江,法輪功學員張玉芳被西站街道辦事處、社區、派出所多次騷擾,並強逼寫不修煉保證,以不寫保證就送洗腦班威脅。

一次,社區、派出所、街道的一夥人闖到張玉芳家中說:你的訴江狀是誰寫的?再不要寫了,再不要出去了。並讓張玉芳寫保證。張玉芳不寫。她們威脅說:辦洗腦班,連社區陪員都找好了。

他們還給張玉芳的女兒打電話說:一個禮拜打兩次,逼迫張玉芳寫保證,張玉芳寫了一份證實法輪大法好的真相。

之後,西站派出所副所長姓李,社區人員姓郭,每次都是三、四個人來騷擾。這些人還給張玉芳的丈夫打電話,詢問張玉芳每天和誰一起出去。

二零一六年底西站街道、社區、派出所四、五個人又到張玉芳的家中,逼迫張玉芳的丈夫簽了字,還說他們一年要來一次。

二零一七年三月,張玉芳去社區工資認證時,西站社區姓郭的工作人員要張玉芳等一等,張玉芳問:是不是讓我簽字。對方說,就是。張玉芳說,我不簽。

下載甘肅省相關講真相電話(150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