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沙警察仍在騷擾法輪功學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自二零一七年五月以來,湖南長沙市各區的各街道辦綜治專員、派出所警察及社區人員等,密集騷擾轄區內修煉法輪功的居民。他們多數上門強行拍照、非法收集是否還在煉、在做甚麼等信息,並企圖非法限制公民信仰自由和行動。

據公安內部消息透露,湖南省610(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公安系統操縱基層派出所戶籍民警與綜治專員等,按名單和要求(如:上門、照像等),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盤問和調查。雖然騷擾者們的藉口也是「上面的指示」,但是,其行為已經觸犯了中國現行法律。

天心區騷擾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來自:裕南街派出所、金盆嶺派出所、城南路派出所、新開鋪派出所等

二零一七年六月五日中午,長沙市天心區裕南街派出所警察與社區人員共三人到八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柳爹家裏,非法拍照,問家裏有真相本沒有,柳爹就給了兩本真相資料讓他們看,他們還問柳爹在家裏看甚麼書,柳爹說看《轉法輪》

同時,裕南街派出所警察等四人,到裕南街社區居民、七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劉慕宇老太家中騷擾和拍照。

此前的五月二十三日上午,裕南街派出所警察等三、四人到年近八旬的法輪功學員李中華老太家中騷擾、拍照。近期還曾對仰天湖社區一位高姓法輪功學員上門騷擾。

居住在長沙市天心區金盆嶺夏家衝社區的法輪功學員譚穩基、陳文青,都是七旬老太,她們於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午遭金盆嶺派出所警察騷擾。警察到譚穩基家非法拍照。尤姓社區戶籍等四名警察到陳文青家後,坐也不坐,尤說:怕你陳大姐跟我們上課。警察很快就離開了,上門前後不過三分鐘。

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城南路派出所、燕子嶺社區人員等多人到法輪功學員唐利娜家中騷擾,沒過幾天,再次上門騷擾。該派出所和社區人員還騷擾了六十多歲的法輪功學員周愛純。

明慧網報導: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天心區新開鋪派出所高姓戶籍與新開村管委會綜治辦負責人,到法輪功學員陳珠龍家騷擾,問還煉不煉法輪功,並聲稱是「上面」要他們來的。還提出要照像,被陳拒絕。

岳麓區騷擾法輪功學員的包括社區、街道辦人員,及派出所警察,案例涉及:岳麓街道、望月湖街道、天頂街道、桔子洲街道、西湖街道、含浦街道等

1、中南大學教師遭嚴重騷擾

中南大學子弟中學七十多歲的蔣老師,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她因嚴重摔傷,脊椎骨受損,單位醫院從外面請來了專家為她醫治,診斷結果顯示,蔣老師將面臨高位截癱,專家也束手無策。在這樣的情況下,蔣老師聽聞了法輪功,就在醫院裏學煉起來,此後,蔣老師身體的傷痛一天比一天好起來,直到完全康復。蔣老師和她的家人,還有同事、朋友都見證了這個奇蹟,人們對這個事實至今仍記憶猶新。

二零一五年五月出台「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新政後,經歷十多年風風雨雨的蔣老師也對發動迫害法輪功運動的罪魁江澤民提起了控告。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岳麓街道、雲麓園社區人員到蔣老師家嚴重騷擾,非法詢問訴江之事,問還煉不煉法輪功等。不法之徒還盛氣凌人地威脅蔣老師家人說:工大(即指中南大學)出現了法輪功真相資料,現在就要抓這個頭,態度極為囂張無理。

2、雲麓園社區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喻臘梅騷擾

原中南大學工程師、現年六十二歲的李治湖,因為修煉法輪功,被學校列入黑名單,專人監控多年,在看守所、勞教所、精神病院屢遭非人折磨,不法人員一直騷擾不斷。

二零一五年九月初的一天,岳麓街道雲麓園社區的喻臘梅謊稱外地人舉報李治湖要去北京,以喻為首的多人、驅車圍住李治湖住處,從當天晚上九點多開始非法監控,次日上午九點多才離開。

二零一六年,李治湖突發腦梗、心梗,被家人送醫救治,至今頭腦不清晰、記憶模糊、生活不能自理。喻臘梅得知後,便將李治湖作為典型,不分青紅皂白地惡意詆毀法輪功。然而,李治湖的遭遇令知情者深感痛惜。

二零一五年六月三十日李治湖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在《刑事控告狀》中,他寫了自己被迫害的一些經歷:在新開鋪勞教所非法關押期間,李治湖被迫害致血壓高達240,危及生命;李治湖的家人曾二次將他送入湖南省精神病院,他的頭、手腳呈大字形被綁在鐵床上,強行注射不明藥物,二十四小時不准吃東西、不准大小便。每天被注射傷害神經的藥物、被強制吃藥。迫害持續十多年,李治湖身心備受摧殘。

喻臘梅不了解真相,也不聽法輪功學員勸善,對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毫無理性可言。其一味迎合江氏集團迫害邪政的思想意識,對李治湖的遭遇,也只會表現出一種幸災樂禍的病態心理。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雲麓園社區喻臘梅、岳麓街道辦人員等七人對中南大學家屬王醫生二次上門騷擾。喻臘梅還多次到年近七旬的張姓老太家上門騷擾。有時敲門驚動了鄰居,喻臘梅語氣輕蔑的大聲說:你知道不,她是煉法輪功的。她這樣揭短式的宣稱,自以為會引起共鳴,不料,鄰居冷冷地回應道:她人蠻好的。

3、七、八十多歲的老太太也被騷擾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原長沙礦冶研究院職工、七十多歲的左老太,遭單位保衛人員、岳麓街道辦蔣姓綜治專幹,與科學村社區人員騷擾、詢問。

近日新任科學村社區主任的夏偉(音),男,三十多歲。原為岳麓街道綜治專員,曾多次對轄區內法輪功學員上門騷擾,有意討好所謂領導(如「610」頭目等),表現突出。

桔子洲街道轄區內的湖南大學周姓退休女職工、一位年近八旬的法輪功學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一直被其教務處「610」人員監控。

二零一七年五月中旬,「610」人員先是打電話對周老太說要上門看看,周老太拒絕後,「610」人員卻很快就到了家門外。教務處「610」聲稱:(上門)是「上面」的指示。

居住在後湖小區的七旬黎老太也遭到騷擾,騷擾她的人說:好就在家煉吧,你不要去講(真相)、不要去發(真相資料)。

現年六十九歲的夏敬澤老太,原衛生防防疫站醫生。二零一七年五月三日,夏醫生在講真相時被岳麓區西湖派出所警察綁架拘留,非法拘留期間,二次被非法抄家。夏醫生回家後,五月中旬,望月湖街道派出所戶籍警察多次上門騷擾。對夏醫生說:你覺的好,在家煉,不准出去。

4、天頂街道派出所與航天社區人員不斷騷擾法輪功學員

長沙地區不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強行拍照、上門騷擾等行動,從今年五月前就已經開始了。如:二零一七年三、四月,航天(單位簡稱)退休女職工、楊姓法輪功學員遭航空社區人員上門拍照;同一時間被騷擾的還有在長沙打工的岳陽籍法輪功學員張昔文;據明慧消息,三月至四月底,永州市東安縣發橋鄉有關人員三次騷擾在長沙打工的楊紅,此與楊紅暫居地天頂街道不無關係。

5、含浦社區多名法輪功學員遭騷擾

現住岳麓區含浦社區的株洲茶陵縣法輪功學員劉小妹,二零一七年五月十日前後,遭「610」與社區人員騷擾,拍照。另一位肖姓女法輪功學員,於五月上旬,遭礦山研究院三、四人兩度上門騷擾。

開福區騷擾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來自:清水塘派出所、望麓園派出所、東風路派出所、伍家嶺派出所、新河派出所等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上午,清水塘派出所戶籍警察、便河邊社區人員等一行四人到湖南省體委院內居民陳春娥家騷擾,四處查看,順手就帶走了一本《九評共產黨》和一張真相光盤。這些人還非法限制陳春娥的人身自由,要她不與其他煉法輪功的人聯繫,不准集會等。

同一天傍晚望麓園街道、派出所警察、水風井社區人員到陳姓法輪功學員家上門騷擾。

六月六日左右,東風路街道、派出所警察、與王家壟等社區人員對法輪功學員所謂「上門走訪」。至少有三名法輪功學員受到騷擾。

二零一七年六月七日上午,伍家嶺派出所戶籍賀建龍、夥同陡嶺社區劉主任及一劉姓工作人員,闖入七十七歲的老太太、法輪功學員彭春良家騷擾,強行搶走法輪功書籍。

六月十一日(週日)上午八點多,新河派出所兩名警察,身穿制服,到竹山園社區居民、法輪功學員徐敬嫻、文靜家上門騷擾。

大約一週左右的時間,新河街道、派出所警察、幸福橋社區人員多次上門騷擾周姓法輪功學員。

雨花區騷擾法輪功學員的警察來自:雨花亭派出所、井彎子派出所、洞井派出所等

從二零一七年五月開始,雨花區十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井灣子派出所李戶籍先後到居住在三湘客車廠的黎時傑、高建軍、尹雙英、黃建英等五位法輪功學員家裏騷擾,說最好是不要煉(法輪功)了,還要法輪功學員在一張甚麼表上簽字。

章姓戶籍分別到居住在路橋公司的肖金蓮、高國棟夫婦、楊慧雲、孫盛儀等法輪功學員家裏,問還煉不煉法輪功啊。他說是「上面」有份名單,有你們的名字,而他本人並不願打擾法輪功學員。

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洞井派出所的三男一女四名警察,騷擾汽車南站某單位的法輪功學員黃興英、姜樹湘。說:不要出去發資料,好就在家中煉。

家住井灣子鼓風機廠宿舍的法輪功學員、六十多歲的老太甑子平,近期遭曲塘社區人員上門騷擾。

去年被雨花區法院非法判緩刑和監管的法輪功學員易玉山、黎時傑、王昌進,遭雨花區分局國保向姓警官、雨花區「610」人員、及派出所戶籍和社區上門騷擾,問他們上不上網、有沒有電腦、打印機等問題,並說就在家煉,不要到外面去活動。

對訴江民眾的騷擾已持續一年多

二零一七年六月初,居住在長沙市楊家山的陸姓法輪功學員遭街道辦和社區人員上門騷擾。

法律約束著人的行為,從而規範和維持著現代人類的道德和社會基本秩序。而較法律更有效的約束力,是良知,這也是更高的衡量標準。

二零一五年五月,法輪功學員實名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大約一個多月後,江氏殘餘勢力開始對訴江民眾實施報復性迫害,綁架和非法判刑,上門騷擾則持續至今。二零一六年年初,長沙市明白真相的某社區人員,告訴法輪功學員說:每次上面有人問,我都幫你擋回去了。你們訴江的狀子都被兩高退回來了,我們這個區退到公安局國安那的就有大幾十份。

在迫害指令驅動下,是守住良知,智慧的抵制;還是昧著良心盲目協從;甚或死心塌地助紂為虐,牽扯其中的司法系統人士、警察、社區工作人員等的行為表現,善惡分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