旁聽庭審 長沙市楊天柳被洗腦班關押一月(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長沙市雨花區法輪功學員楊天柳2016年8月9下午二時旁聽當地法院對老年女法輪功學員王昌的非法庭審,次日在家被警察與社區綜治辦的人綁架,劫持到撈刀河洗腦班非法關押三十天。

'長沙法輪功學員楊天柳'
長沙法輪功學員楊天柳

下面是楊天柳口述她的遭遇: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下午一點半,長沙市雨花區圭塘辦事處綜治專幹歐陽小方敲開我家房門,同時到來的還有兩名警察。一會,我退休前所在單位湖南省冶金機械廠原廠長、離退辦的人,大塘社區綜治辦的人陸續來到我家。廠保衛科的人也來我家打了個轉。他們說:「送你去洗腦班」。然後要我老伴給我收拾衣服。

我跟他們講真相,說我不去洗腦班。這時四個人上來強行抓住我的胳膊、腿,抬手抬腳把我抬上汽車,把我的胳膊、大腿都擰青了一片。過程中我高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

汽車開出去很遠,最終沿著一條鄉間水泥路來到一個院子裏。從後來看守我的人嘴裏,我知道了這裏是撈刀河洗腦班,對外稱是「長沙市法制教育中心」。

我被劫持到這裏,因為受到無理迫害、非法關押,我絕食絕水一週抵制迫害。期間有一個醫生跟我說:「吃一點點……」我看得出,他的本心其實也很善良。一週後,醫生、護士、保安、雨花區610的人都來了,他們強行抬我去打吊針。

前四瓶吊針打下去,沒有甚麼異常反應,打最後的大瓶子吊針的時候,仍然打的左手,也沒有抽針,我的手也沒動,但打針的地方馬上腫起來一坨,非常痛。然後只好換打右手,但還是非常痛,痛得不行。我堅決要求不打。保安說:「打慢一點。」但還是有些痛。洗腦班期間經常換醫生來看我,先後總共換了五個以上的醫生,時間最長的只搞了一週就換了。

除了我之外,還有四個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其中有一位寧鄉的約六十三歲的姜姓女大法弟子,還有一位長沙的四十來歲的女大法弟子,還有雨花區的一位大約六十三歲的女大法弟子,還有一位約七十歲的女大法弟子。

我們住的地方在三樓,每人由兩個人日夜看守、同吃同住。每天如果不是上四樓去強制觀看錄像洗腦,就是有人到房間來給我們所謂「上課」 洗腦。還發幾本書要我自己看。錄像的內容包括:要教我們學其它氣功的錄像,還有要教我們學他們所說的佛教的錄像等。他們幾個人輪番來「上課」 洗腦。有一個叫「謝老師」的和一個叫「楊老師」的來我房間強制給我洗腦的次數最多。他們強行跟我灌輸一些東西,勸我學佛教、學其它氣功,而且還一定要我回答他們提出的問題。如果我笑而不答,他們有時就大吼、發氣。有一次,有一個人來洗腦,威脅我說,「你信不信?停發你的工資!」寧鄉的姜姓大法弟子被他們威脅,說會影響到孫子參軍。

兩個監控人員(他們叫「陪護」)負責記錄我每天的一言一行,不准我煉功,不准我和其他法輪功修煉者接觸、講話,限制我的行動範圍。言談中,我知道他們這裏的洗腦人員,其實都知道了真相,只是迫於壓力(江澤民集團遺留下來迫害法輪功問題騎虎難下),或者是為了錢,違心的在做這些事情。

他們天天來跟我講很多連他們自己都不信的假話,一套說辭。為了讓他們少說一些,我就講我的身世給他們聽。

我說,其實我在娘肚子裏的時候,我娘就吃了幾次打藥,要把我打下來。懷我到第六個月的時候,我娘打擺子,把我生在馬桶邊上,生出來時只有一點點大。我在冶金機械廠做鍛工,後來身體累壞了調到倉庫。我工作中吃苦,替別人著想,年年都評了「單項能手」或者「先進分子」、「五好倉庫」。我做鍛工身體累壞了,心臟病的藥一次就拿六十副。還有膽囊炎、膽摺疊、藥物性肝中毒,還有吃風濕藥治關節炎、坐骨神經痛,還有其它好多病。後來我煉法輪功,一身的病都好了。我也知道了做人的道理,要努力按照「真、善、忍」去做。

我在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三十天後,才回到家中。

部份參與這次迫害的人電話號碼:
湖南省長沙市雨花區圭塘辦事處綜治專幹:歐陽小方 手機:13974879515
圭塘辦事處大塘社區支部書記:厙見玲(厙 讀「佘」音) 辦公室電話:0731-85046872 手機:15874080946
大塘社區綜治專幹:朱金 辦公室電話:0731-85046872
湖南省冶金機械廠退休辦負責人(原廠長):曹朋政 手機:13908479115
湖南省冶金機械廠保衛科科長陳志輝、保衛科的小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