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勞教 五次綁架 長沙劉美雙控告元凶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三日】家住長沙市天心區新開村管委會躍進路組的村民劉美雙,曾患乳腺癌,兩次開刀治療無效,丈夫又去世,她的生活陷入了絕望。一九九八年修煉法輪大法後,劉美雙所患的病都好了。通過煉功,婆婆、女兒的病也好了,一家人對大法師父的感激無以言表。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對迫害法輪功後,因堅持對法輪大法的信仰,劉美雙十七年來被數次迫害,相依為命的婆婆更在被迫害中離世。她說:「本人因為堅持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抄家一次,拘留三次,勞教三次,被非法送洗腦班二次,被綁架五次。」

二零一五年六月,劉美雙女士對迫害元凶江澤民提出刑事控告,以下是她在控告書中的部份陳述。

一、修大法我有了個幸福的家

我和婆婆是一九九八年下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我當時有幾種嚴重的病醫院治不好:乳腺增生,開了兩次開刀沒有治好,到處醫治也治不好;乙肝也多次醫治無效;肩周炎每天痛得難受,捏、按無濟於事,脾氣也因此暴躁。花了不少的錢都沒有用,當時真的是不想活了。

我婆婆也曾患一身病。肩周炎,熱天肩上要墊布,痛的她骨瘦如柴。婆婆還有老年痴呆症等等,通過煉功都好了。

自從修煉以後,按照我們師尊的教誨,用「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做一個更好人,做任何事情先想到別人、修的無私無我。我的病竟全都好了。無病一身勁,從此我每天都是快快樂樂的。我女兒的病也好了,我們無法用語言表達對師尊的感激。這麼好的教人向善的大法,這麼好的一部千載難逢的修煉寶書,卻因為江澤民一意孤行的一紙邪令,使我和我的家人無端的飽受了一系列慘無人道的迫害。

二、第一次被非法勞教在白馬壟勞教所被迫害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只想到北京說句真心話:法輪功是最好的功法。在長沙火車站橫遭由天心區公安分局付勝文及其一夥人的野蠻綁架。隨後被新開派出所非法關一夜,第二天把我送到天心區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多天;後又把我綁架到長沙市一看守所非法關押二十來天。後來又非法判我一年勞教,送到白馬壟勞教所迫害。

由於拒絕轉化,不准睡覺、不准上廁所、不准說話、電棍電、手被銬得出血、還有連銬──整個房間的人都銬在一起。有的被銬的昏死了仍不准坐,我被逼的絕食反迫害。那些特警,警察四、五個人就把我按在地上,拿一個很大的竹筒強行灌食,把鼻子捏得不能出氣,差一點就沒有命了。後又被非法加教一年,共被勞教兩年。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我當時在勞教所。解除勞教後回來聽婆婆說:當時來很多人抄家,把整房子裏面東西全部翻得亂七八糟,連家裏的煤都被翻了個遍,還要挖地,抄走了我家所有的大法書。我和妹妹、妹夫都同時被送非法勞教,就剩婆婆帶兩小孩,在這種情況下,對我婆婆打擊太大,造成了巨大的精神上的痛苦。

三、在撈刀河洗腦班裏被折磨得骨瘦如柴

二零零三年元月,我從勞教回來還不到一個月,新開村管委會幹部歐陽頌,帶了幾個人將我綁架到撈刀河洗腦班進行折磨,強迫轉化。他們把我關在房間裏,兩個夾控看守,剝奪我所有的權利。我絕食反迫害,洗腦班的頭目吳凱明、史進,他們經常恐嚇我「有的是辦法對付你。」

有一天裏面有一個醫生帶我去一個地方,說上面來了人,到那一看是在(洗腦班裏)非法判大法弟子的刑。我見他們誹謗大法,誹謗師父,就喊:「法輪大法好」!「還師父的清白」。為此,他們將我非法勞教一年半,原因就是喊了「法輪大法好」。當時我已經絕食七十多天了,被折磨得骨瘦如柴,他們就把我送回娘家。

身體剛剛恢復後,他們又要綁架我,我被迫流離失所。

四、第二次被非法勞教

在二零零四年元月二日,晚上八點多鐘,五、六個大漢先後闖入我臨時住房,這夥人沒有穿警服,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將我抬起來就走。第二天將我非法送到白馬壟勞教所。

勞教所搞了一個所謂的「攻堅隊」,就是用各種酷刑、折磨不轉化的大法弟子。每一個大法弟子配兩個夾控,夾控兩個小時換一個班,專整大法弟子。不准睡覺,不准坐,有的站的腳腫得很大,有的站的肚子腫得很大,只要閉眼睛就打,有的被迫害的神志不清,有的被迫害的近要發瘋狀態。我被迫害的有一個星期沒有睡覺,兩個夾控是吸毒的,她們在警察的授意下,對我想打就打,想罵就罵。原非法判我勞教一年半,結果因不轉化被關押了兩年才回來。

五、第三次被非法勞教被迫害出現生命危險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中午,我和同修在車上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構陷,綁架到高塘嶺派出所。在那裏,他們非法審訊我,有一個警察用手打我的臉,打了無數的嘴巴,我的臉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臉都被打腫了。還用煙頭燙我的手,用電棍電我,我還被拽掉了一把頭髮,當晚我被送到望城縣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二天。他們向家人要了三百八十元。十二天後,他們又把我送到白馬壟勞教所,非法判刑兩年勞教。

剛進勞教所,就把我放在嚴管隊,也叫七三隊。當時的天氣下雪,寒風刺骨,我每天坐在廁所裏面,不准動,別人要上廁所,我就站在走道上,不准和大法弟子碰面。我絕食反迫害,他們就不准我坐,天天站著,有一天昏倒在地上,幾個吸毒人員就把我按在地上強行灌食,牙齒都被他們撬掉,每天搞得一身都是水淋淋的,就這樣關押了十個多月後就放回家了,因為我已經被他們折磨得不像人樣了,隨時有生命危險。

六、迫害仍在持續

過後的這幾年,610、天心區政法委,經常派新開村管委會的吳德華干擾我,經常派人在我家門口守著,還派人跟著我,我到哪裏,他們就跟到哪裏。

在二零一一年九月七日早上八點多,長沙市天心區新開村管委會吳德華帶幾個人欺騙我到一個地方學習三天,還說都是煉功人,可以一起煉功,結果把我劫持到長沙市撈刀河洗腦班。被非法關押三天才回來。

在我上述的被關押期間,女兒曾被當時就讀的學校威脅:因為母親煉法輪功,要被開除學籍,致使女兒整日以淚洗面,受到驚嚇,提心吊膽過日子;有時還不准女兒接見我;父母、哥嫂還有婆婆都因610、派出所、街道辦事處、村管委會等多人多次的上門騷擾、恐嚇、威脅、暴力,遭受到巨大的難以承受的精神壓力和痛苦,婆婆因此而去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