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女遭冤獄 重慶李章瓊老人控告江澤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十一日】重慶市江北區七十七歲老太太李章瓊修煉法輪功幾個月後,無病一身輕,在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除了遭受長期的騷擾、威脅、監控,還被勞教迫害一年半、非法判刑四年;女兒秦麗曾被非法判刑八年,二零一五年又被非法判刑三年半,被關入重慶市九龍女子監獄迫害。

李章瓊老太太在二零一五年六月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老人在控告狀中說:「江澤民濫用職權和國家資源,在中國發起並維持這場浩劫長達十六年之久,對法制和民心的踐踏也持續了十六年之久,耗盡了國力、財力,摧毀了道義良知,使中華民族陷入空前的災難。」

下面是老人在控告狀中陳述的部份事實與理由:

我今年七十六歲,是原重慶市第四建築公司幼兒園退休職工。我修煉前患有胃病、膽結石、脫陽症,因渴望身體健康於一九九三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幾個月後,就無病一身輕了。大法改變了我的人生,使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諦。我處處按照「真善忍」標準規範自己的言行,行為上不予人爭鬥,做事先考慮別人。全家五世同堂都和睦相處,因此對大法師父的感恩之情,用盡千言萬語也難以言表。

然而這樣一個利國利民的好功法,卻於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遭到江澤民的殘酷迫害。本人遭到殘酷迫害事實如下:

本人被勞教迫害一年半、非法判刑四年

一九九九年十月二十七日,我因堅持信仰到北京去向政府說句「法輪大法好」的真話,被北京駐京辦事處遣送回重慶,二零零零年被送重慶市女子勞教所迫害一年半。在勞教所被迫害期間,為了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戴手銬、繩索捆綁、吊銬、兩手被銬在床上睡覺,不准大小便等等種種迫害。

酷刑演示:吊銬
酷刑演示:吊銬

我親眼所見法輪功學員張素芳被勞教所犯人在警察的唆使和縱容下每天關在舍房毒打頭部、用腳踩,致使她一隻腳上竟然有三十二個紫色的傷疤,張素芳被迫害的失去理智、奄奄一息,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多次向勞教所打書面報告,要求停止迫害,放張素芳回家。後勞教所副所長王春梅通知家屬接人時,張素芳已經不認識家人了。據說回家一個星期左右即含冤離世。

二零零三年,同是修煉法輪功的女兒秦麗被綁架,公安局經常到家裏來騷擾,我被迫流離失所,不敢回家,於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日被重慶大渡口公安局綁架,被大渡口區法院非法判刑四年,送重慶女子監獄受迫害。

在永川女子監獄期間,監獄負責轉化法輪功學員的六一零機構「法研班」負責人李曉娟,除每天用栽贓陷害、誹謗、顛倒黑白的邪書、光盤、強制洗腦轉化法輪功學員外,還縱容教唆犯人包夾對堅持信仰的法輪功學員不准打開水、買生活日用品,包夾公開叫囂:「共產黨要整哪一個,有的是辦法。」

當年我已經六十八歲,還被強迫我參加重體力勞動,每天扛一百斤一袋的玻璃珠子爬五十四步梯子上三樓。不准我洗熱水澡,寒冬臘月都是喝冷水,洗冷水,穿濕衣服。警察說,只要我轉化,可以安排輕工作。每天收工後,晚上要到警察辦公室門前罰站,被警察辱罵。

二零一一年我因在鐵山坪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所外執行勞教一年。

女兒秦麗被非法判刑八年

我女兒秦麗今年五十歲,原重慶江北鑄造廠職工,因身患嚴重甲亢疾病:脖子粗、眼睛突,人體變形,雙手抖動,生活非常艱難,又無錢醫治。當時,正逢法輪功在我國洪傳,聽說修煉者只要煉功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身體就會有奇蹟發生。出於對健康的渴望,我女兒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做好人,身心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心態平和了,淡泊名利了。和女婿鬧矛盾時儘量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親戚朋友和善了,不爭強好勝了,被街坊鄰居公認為好人。修煉了短短幾個月,女兒的甲亢病不翼而飛了,身體健康了、輕鬆了。

然而,在一九九九年江澤民開始鎮壓法輪功以來,我女兒因為身心受益而堅持信仰「真善忍」,十五年來被非法判刑八年、勞教一年(所外執行)、和強制洗腦三次。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一日我女兒秦麗因親戚過世,從重慶回老家豐都奔喪。次日晚在豐都火車站進站口查驗身份證時,聽工作人員說她是煉法輪功的,車站警察就扣留並強行搜包,後重慶江北區觀音橋街道和派出所派人去豐都火車站將秦麗劫持回重慶,並送入重慶市洗腦班強制轉化洗腦,重慶江北區國保去抄了秦麗的家,關押在江北區看守所。(註﹕秦麗再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於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九日被關入重慶市女子監獄。)

其他家人遭受的迫害

在秦麗被非法關押的這些年,秦麗唯一的女兒僅十七歲,我女婿(秦麗丈夫)身心疲憊、焦慮不安,突然身患疾病,說不出話了。醫生說,要二萬元開刀做手術,也許還有生的希望。可是這兩萬元對於早已一貧如洗的家庭來講,簡直是天文數字!

年幼的外孫女守護在只是流淚、說不出話來的病父床前,一邊替父親擦淚,一邊輕輕的呼喊著爸爸:我沒有媽媽了,我不能沒有爸爸,爸爸,您不能丟下我,您不能丟下我,您走了我怎麼辦?!我怎麼辦?!

然而,外孫女淒慘的呼叫和無助的淚水並沒有挽留住她的爸爸,無情的病魔還是奪走了年僅四十九歲的爸爸。由於沒錢,好心人實在看不下去了,送來五千元錢,外孫女才和她的同學一起把她爸爸的遺體送到了火葬場……

秦麗從小就跟外婆在一起,外婆一百零二歲,平時都是秦麗在照顧她,因秦麗被關押憂傷過度於今年四月去世。去世前要求見秦麗一面,我向檢察院申請被拒絕。

秦麗的父親,我老伴今年八十二歲,年老體衰,也靠秦麗照顧,自秦麗被非法關押後,因憂傷精神壓力大,已經住過二次醫院。

自江澤民殘酷迫害法輪功這十六年來,除了我們母女多次被綁架、判刑、勞教和被洗腦班強制洗腦外,街道、社區、派出所、國保公安等經常來人騷擾,監控我及家人的電話,蹲坑、跟蹤、上門騷擾。

這場迫害,不僅使法輪大法蒙受不白之冤,使法輪功學員慘遭身心虐殺,還通過威逼利誘中國民眾參與到這場迫害中,使人陷於不義,從而摧毀了整個社會的道義良知,使中國社會的道德水準急速下滑。江澤民為了煽動仇恨,為迫害開道,利用其控制的國家宣傳機器,對法輪功進行了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如對大法師父進行人身攻擊,對大法師父的講話和書籍進行篡改和斷章取義的造假誣陷,炮製自殺、殺人、「一千四百例」等謊言,甚至不惜以火燒活人導演「天安門自焚偽案」,欺騙全世界。

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違反了憲法和法律,他還玩弄司法,將法律打造成私家工具、遮羞布和殺人打人的棍子,實為對法律的肆意踐踏(「六一零」本身就是一個踐踏法律和人權的非法組織)。江澤民濫用職權和國家資源,在中國發起並維持這場浩劫長達十六年之久,對法制和民心的踐踏也持續了十六年之久,耗盡了國力、財力,摧毀了道義良知,使中華民族陷入空前的災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