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找回了真正的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家兄妹四人,我是家中的老大,從小就爭強好勝,愛管事。我十三歲那年,母親突然過世,那時小弟才八個月,這突如其來的家庭變故,使我不得不輟學在家,承擔起家庭的重擔。

生活的環境使我爭強好勝、爭名奪利的性格有增無減,無論幹甚麼,都要爭個第一。婚後,丈夫又事事讓著我,看到別人幹甚麼,我就幹甚麼,事事總要爭個頭。

我為生活奔波著,勞累著,我感覺我這樣活著很光彩,很有本事。但是我又感覺自己奔波的總是沒有個盡頭,所以生活的很不輕鬆,時常感到一種無形的壓力籠罩著我。於是我就到處求神拜佛,冥冥之中感覺只有神佛才能解決我心中那無形的壓力。

有一次,我去一個廟上求拜,這一拜不要緊,從此給我及我的家人帶來了無盡的痛苦與煩惱。那一天從廟上回來後,我就理智不清了,整個人都變了,沒有了我的主意識,說話理智不清,顛三倒四,經常是想罵人就罵,甚至用斧頭鑿在自己的頭上,或者在牆上打洞還自言自語說一些別人聽不明白的話。為此我的家裏不得安寧,丈夫既要照顧我,又要照顧孩子,還得出門到處打聽會看的人給我看病,生活的苦不堪言。

有一次,一個看邪症的人用釘子釘我的腳心,我卻絲毫感覺不到疼。就這樣,折騰了兩年多,家人又多方打聽,找到一位老太太,用她那種鎮邪的方法鎮我身上的附體,我稍微消停了些,但隔一段時間又反覆,總是反反復復。就這樣,我的家被我折騰的沒有一天舒心過。消停的時候,家人再也不讓我去寺廟裏了。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在公園裏看到那麼多的人在煉功,我停住腳步,好奇的看著,還看了煉功的簡介,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一個學員走過來,遞給我一本書,建議我先看看。同時告訴我這是一本教人修心向善怎樣做好人的一本書,要一次性讀完。

我捧著書回到家後,就急急忙忙開始看起來。當我看到《轉法輪》首頁《論語》裏的第一句話時,我的心立即感到前所未有的震動:「這才是我多少年來一直苦苦尋找的真理!我終於找到了!」於是我如飢似渴的讀著,師父講:「真正煉功全靠自己去修的,求甚麼都沒有用。不用拜佛,不用燒香,真正的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修煉,他看著你都特別高興。你在外面盡做壞事,你給他燒香磕頭,他瞅著你都難受,不就是這個道理嗎?真正修得靠自己。今天你磕了頭,拜了師,一出門就我行我素的,那有甚麼用?我們根本不講這種形式的,你可能還敗壞我的名譽!」[1]我覺的大法師父太正了,這才是我要找的高德大法!

丈夫開始不敢讓我學,怕像去廟裏一樣,我就讓他看書。丈夫看完書後,也被書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震撼了,支持我修煉法輪功了,於是我每天參加集體煉功,學法,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看淡了名利,心裏不再感到壓抑,我的心裏充滿了陽光。我把家裏供的所有亂七八糟的東西統統都清理掉了,我要靜心修煉。

隨之不長時間,奇蹟就在我身上發生了。

那一天,我感受到有一個罩罩著我,身體一動也不能動,但我的意識清楚,頭腦裏顯現出控制我多年使意識不正常的原來是另外空間的一個魔怪的總頭,給我身上附了那麼多的妖魔鬼怪的東西,當時我真切的感受到從我身體的骨髓裏層層的清理出去很多很多的一窩一窩的附體東西,真是無法用語言表達,同時丈夫也在夢中真切的看到了那個控制我的那個邪惡的精怪。就這樣,大約兩三個小時後,我感受到我整個人的精神、心靈、頭腦從未有過的清醒。

我正常了,我的頭腦終於清醒了,終於找回了我真正的自己!我內心呼喊著,那個從未有過的高興呀,真是無法用人類的語言表達,從此我們家終於擺脫了多年的痛苦和困擾。丈夫和孩子們終於又露出了久違的笑臉。我每天參加集體學法,煉功,心性在不斷的提高,修去了很多人心,也懂的了做事要事事為別人著想。這使我更加堅定了修煉的路。

我時時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別人對我不好,我不再像以前一樣斤斤計較,有一次,朋友向我借了五千元錢,幾年了都沒有還,我就和丈夫說起了這件事,丈夫說:「我們修煉法輪大法了,懂得了很多做人的道理,他不還錢,說明他現在還沒有餘錢,或者是有其它的原因。」我對丈夫說:「我和你的想法是一樣的。」就這樣,我們和這位朋友交往的和以前一樣,這要是在得法之前,對利益很重的我來說,我是一定要討回我的錢的,大法指導我在修煉的路上心胸變的越來越寬闊。

是大法使我擺脫了纏繞我多年的附體,給了我一個正常的生命;是大法使我明白了人生的意義;是大法給了我一個溫馨歡樂的家庭,我要對所有被矇蔽的人們說出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