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甚麼要喊「法輪大法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我今年六十五歲,女,一九九六年六月開始學煉法輪大法

我的故事

我搞了十年電鍍,三十幾歲就得了職業病(實際是全身中毒),表現出來就是腸胃不好、頭疼、高血壓並發心臟病、神經性皮炎。嚴重的病態導致:任何食物不能碰油,只要吃了有油的菜,半小時內就肚痛、瀉肚,其它水果、肉、糯米及冷食之類都是一樣,一點都不能碰。一年到頭吃稀飯,飯前還要吃助消化藥。就是這樣還是經常拉肚子。嚴重時得在廁所吃了藥止住腹瀉才能離開廁所,更嚴重時以薑湯維持生命,再嚴重就得住醫院。

上班只要接觸到那些有毒氣味,頭就疼,後來不得不離開原來的工作崗位。我不能低頭,不能下蹲,否則就會暈倒。去買菜,賣家以為我思想好,從不挑揀,叫賣菜的給我拿,實際是我不敢低頭。表面看我是一個完整的人,可一點力氣也沒有。

再加上剖腹產後恢復得不好,不能幹體力活,抱一條棉被上陽台都會導致下身出血。我有時暈倒,醫生說是因我的血液上不到頭部,造成的,暈倒後血液自然就流到腦袋裏,人就醒了。特別是一到夏天經常昏倒。那可能是血壓太低吧。

最難受的還是神經性皮炎,手一接觸水,從手開始發作,一塊一塊的一下子就發遍全身;頸部一吹冷風,皮炎就開始發作,一發就發至全身,奇癢無比,每天大量用激素。後來用球蛋白抑制。但維持不了一個月就會復發。我查了資料,這種病如果發到腸子上就會斃命。嚴重時我的嘴巴舌頭都發癢了。

就這樣,藥物成了我每天的主食,感覺全身細胞都是藥味了。每天就這樣苦熬著。人的記憶、思維都不靈了。

離開工作單位後,為了維持生活開了一個賣香煙的小店。頭腦不清楚,算錢都稀裏糊塗的,少給了人家人家是會說,多給了人家,人家不說我也不知道。

有人告訴我,說有個人在我這兒買了兩包中華牌香煙,那人不知道我是怎麼搞的,只收了他一包的錢。人家問他是不是假煙,他說煙是真的。可他當時並沒對我說,也沒給我錢。

那時假煙很多,我可是不敢賣假煙的。因為我店在縣委門口,有許多辦事的人來買煙都是為了送禮用的。有一次有兩個壞人當我的面說要買兩條煙,拿給他們馬上又說不要了,把煙還給我。後來有人說我賣假煙,拿著煙回來狠狠的罵我,說他是為了送給當官的,我才想起來煙是被那兩個人掉包了。我想,那另一條肯定也是假的。趕緊把另一條扯開來看看,果然是假的。

有時收了一百元錢,找零錢找給人家,最後人家把找回去的錢拿走了,一百元錢也拿走了。我根本不知道。特別是常常收到假幣。

就這樣守店我的身體還吃不消。丈夫要上班,把午睡等休息時間都讓給我,照顧小孩、買菜、洗衣等一切全是他一人包。

女兒可能受我的影響,身體也不好,有時半年要住三次醫院,甚麼過敏、哮喘等等,搞的一家人日子過的好苦。有點錢都往醫院送,是單位有名的困難戶。房改時,買當時的住房不到一萬元,那還是借錢買的。

那時就是抱著活一天算一天,死了我也一點不遺憾,一點也不留戀人世間的想法熬日子,每天都是在痛苦中煎熬著,臉色發青,嘴唇發黑,滿頭白髮,四十幾歲時,人家就以為我六十多了,與丈夫在一起,人家以為我是他的母親。

就在這時,丈夫的一個當兵的朋友來告訴我,說現在有一個氣功在辦班,你身體這樣差,你去看看吧。他還說到了佛道神等等,我一聽,就說:「這是迷信,我不相信。」他說你先去聽聽,那裏在放錄像。我想:怎麼迷信的東西也有錄像放?那我倒要去看看。就這樣那天晚上叫丈夫看店,我帶著女兒就去了。

一聽我就被吸引住了,我說這不是迷信。我問人家有沒有書啊?對方說書店裏有賣的。我就拜託他們給我買一本。第二天一早朋友就給我送來了。

我當天就把書看完,感覺有一種從來都沒有過的興奮,書中每一句話都很合我意,太好了,人也來勁了。朋友又告訴我在我家附近小學操場每天有人煉功,也有人教功,我就起早去學。每天煉靜功都看到兩個圓圓的亮亮的東西飛到眼前,後來知道那是法輪。

令人驚訝的是煉功才三、四天,我感覺自己所有病態都沒有了,感覺一身輕,好像要飛起來了,以前上樓(我住四樓)一步一步很困難,現在是飛跑。早上煉功回家,如果忘記買饅頭,我很快跑下去買了饅頭又飛快上了樓。原來沒有病這麼舒服啊!身體好像回到了二十幾歲時的狀態,二十斤大米一口氣就提上四樓。這才像個人樣,整天樂呵呵的。

有一天熟人送我五根香蕉,我推脫不過,就留下了。我看著香蕉,心想:煉功了身體好了也許吃甚麼都可以了,我就吃了一根。又想,反正一根也是吃,兩根也是吃,乾脆都吃了。結果五根香蕉下肚,胃裏沒有任何不好反應。這下可高興壞了,我解脫了,可以吃任何食物了!從這天開始我甚麼菜都能吃了,心想我長期缺乏營養,補補自己的身體吧,一盤乾菜肉,三天就把肉吃完了。

從那開始一直到現在沒花過一分藥費,神經性皮炎也沒復發過。掙的錢再也不往醫院送了。

以前不敢坐車,坐一次車就像生一場大病,一上車不到兩分鐘就全身冒冷汗,接著就吐,現在坐多久都沒問題。十歲的女兒開始看了一遍《轉法輪》,後來斷斷續續的看,有時也隨著煉煉功,身體也好起來,也不再上醫院了,從此全家快快樂樂的,假期也可以一起出去旅遊了。

是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的生命,使我一家人過上快樂幸福的生活。

修煉後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特別是做生意在錢財利益上嚴格要求自己。有一次煙草公司有兩條煙價格弄錯了,本來五十多元一條以二十多元一條給了我,我就打電話告訴,把錢補給他。

以前有許多單位在我這買香煙,經常開假發票,我為了生意一律給開,反正我不要甚麼好處。煉功後知道這是犯法,也不符合真、善、忍,就拒絕了。他們就罵我說,哪裏都有煙賣的,不開就算了。我就把錢還給他。表面看起來生意少了,但我很滿足,因為我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我就聽師父的話,抱著做而不求的心。我生意仍然不錯,能供一家人生活還有餘款。

以前我是生人與熟人兩種價格。煉功後,我對誰都一樣,熟人甚麼價就以這價格賣給所有的人。鄰居之間、人與人之間我都按大法中說的擺正關係,從不做挑撥離間的事,附近的人都願意和我說話。九九年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群眾仍然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

母親和弟弟妹妹的故事

我的巨變使兄弟姐妹都相信法輪功好,都說我幸虧煉法輪功。否則我活不到今天。二十年過來了,我也二十年沒吃藥了,但身體健康。

我母親有高血壓,挺著大肚子,上樓氣喘、洗衣服站著不能下蹲。看我變化這麼大,她也跟我學煉功法。有一次母親發高燒,夢中有人將她身體腹部像揭圍裙一樣揭掉三層,她醒來後發現肚子變小了,上樓再也不氣喘,也能下蹲了。

母親七歲就開始放牛,沒上過一天學,在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前,她就隨大家集體學法,其他學員讀,她一個字一個字順著看,回家有時問問小妹。不久她就能通讀《轉法輪》和師父的經文。之後沒吃一粒藥高血壓也好了。臨終時沒痛苦,就像睡著走了。

我大弟弟五十多歲就患高血壓。我給他《轉法輪》,叫他看看。過了十幾天我去看他,心想他要是不學大法我就把書拿回來。可他一見到我就說:「大姐,這書真厲害,我才看了一半,血壓就降下來了。」我說這是佛法,你就認真學吧。現在他是離不開大法書了,說晚上不看書就睡不著,看了書才能睡。

我二妹在九九年迫害前看了一遍《轉法輪》,說:真奇怪,人感覺全身很舒服。可惜這時迫害開始了,她沒堅持學下去。她夫妻辦工廠。在給工人發工資時她就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把他們入過黨、團、隊的都勸退了。後來他倆得大福報:本來廠裏生意不好,每年產值最多就三、四十萬。告訴工人「法輪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後,這年產值一下就上升到百萬。生意越來越好,現在她家已是有上千萬資產的富翁了。

小弟也知道法輪大法好,我給他真相資料他看完後放廠裏給工人看。他如今也是擁有幾千萬的富翁了。

小妹有憂鬱症,曾送精神病院治療。就因母親在世時她經常讀《轉法輪》給母親聽,教母親識字,她還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現在能正常在她丈夫辦的廠裏幹活,管理財務。

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希望大家都能看看《轉法輪》,別受中共邪黨謊言欺騙。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