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大法修煉者中的普通一員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八日】我和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樣,是一個很普通的大法修煉者。二十年的修煉歷程,要說的故事每天都有。大法的神奇、師尊的慈悲偉大、我及我的家人、親戚和我一百歲的母親在大法中得到的恩惠說不盡、道不完!在這裏只說幾個事例,與大家分享。

絕處逢生

一九九七年,我多病纏身:慢性腎炎、浮腫、腰像兩截一樣酸疼、腿疼、頭疼、子宮瘤(下身流血不止)、婦科病、月子病、心絞痛、腳、手、腿抽筋、滿口牙齒鬆動、神經官能症、眼睛幾近失明。每年醫藥費近萬元。中藥、西藥、會道門、住院治療都無濟於事,真是生不如死!最後偷偷的買了一大包安眠藥,決定了此殘生!看著尚未懂事的一雙兒女,真是難啊!

是命不該絕呀,好心的哥哥給我送來一本《轉法輪》要我看,說如何好,能祛病、消業甚麼的。我苦笑著,心裏說:真是開玩笑,我的眼睛連小人書都看不了,那麼厚一本書……。他把書放下就走了。我病情越來越重,最後臥床不起了。有一天不知哪來的一股勁,起身拿起了《轉法輪》想看看。打開書虛著眼睛,書離眼睛一寸遠,一個字一個字艱難的看著,看一會兒眼睛摳著痛,頭疼的像裂開了一樣。我攥著頭頂上的頭髮,往牆上撞,閉著眼睛躺下,緩和一陣子,覺的好些了就接著看。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身體越來越好。我根本沒想我的病能好,是書中的那深入淺出的道理深深的吸引著我。半生中多少解不開的迷解開了!我如獲至寶。那種感覺我無法用語言形容!這本書我看了兩個來月,所有病的症狀都沒了。從那以後我幸運的走上了修煉之路。從此病和我絕緣了,至今沒吃過一粒藥。

我做夢都沒想到我會真正的達到「身心健康」和「無病一身輕」!我今年59歲了,走路像小孩兒老想蹦跳。

由於我身體的巨變,心性的昇華,我婆家、娘家幾代人都做了「三退」,相信法輪大法是正法,先後好幾位親人走入大法修煉。

「咱們家要不是我老姑修大法,早就完了!」

前些天我大伯哥家的大兒子,邊喝酒邊在眾親友面前說出了一句肺腑之言:「說真的,咱們家要不是我老姑修煉大法,這個家早就完了!真的!我這是真心話!」

姪兒們稱我為「老姑」而不叫老嬸,他們覺得叫老姑親。

修煉前,我兒子四歲那年,我身懷女兒五個多月。大哥慫恿大嫂堵在我的屋門口罵個不停。我問她你到底為甚麼罵我,如果我哪裏不對,你說出來我向你道歉,哪怕我給你下跪都行。她不講理,我和她辯理,她出手就打我嘴巴子。我想不明白,我尊敬他們就像尊敬長輩一樣,我懷著孩子她竟然打我!氣的我險些喝了敵敵畏。

後來他們強買我們的房子,自己定價、自己寫文書,都做好了叫他大兒子把我丈夫叫去,逼著丈夫簽字、按手印。丈夫拿著五千元錢回來坐在地上哭。當時我們的房子價值一萬元。這一下我才明白他們為甚麼這麼找茬打架,是想把我們打跑了,要我們的房子。從此我們結下了解不開的仇恨!很多年不來往了。大姪子快結婚了,有人出來調和,我勉強參加了姪子的婚禮。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在法中學到:「我告訴大家你要不能愛你的敵人,你就圓滿不了。」[1]我激動的抱著《轉法輪》寶書,懷著一顆真誠的心到大哥家告訴他們:「我學法輪功了。這書教人如何做好人、做更好的人、解恩怨、使家庭和睦,而且祛病健身有奇效。這書是告訴人甚麼是修煉,修到最後返本歸真,修成佛、道、神。你們看了之後,明白了這個道理,你倆口子就不打架了(他們經常打架)。誰不想有個幸福美滿的家呀!」

他們被我的真誠感動了,雙雙走入大法修煉。但是很可惜,他們剛學了兩個多月,中共江氏一夥就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我經常遭綁架、拘留、勞教、抄家等,被迫害的很嚴重。他們害怕遭迫害就不煉了。

我自從修煉後,深知大法的珍貴,聽師父的話,處處為別人好,所以我們的關係一直很好。去年的一天,大侄媳婦到我家來,突然問我:我們結婚時你給我們的錢少,我弟弟結婚時你給他那麼多錢?我說那時候我能參加你們的婚禮就不錯了。(我就略略說了幾句和她婆婆打架的事。)你弟弟結婚時我已經修煉大法了,不計較過去的事了,所以給的錢就多了。沒想到她回家就告訴了她丈夫和她公婆。於是大姪子向我發難,用很難聽的話威脅我(那話不堪入耳,就不寫出來了)我沒和他計較,同時心裏責怪自己,一句都不應該提那些過往之事,那不是揭人短嗎?

過了幾天大哥來我家吃飯,丈夫做的菜,那菜用筷子不好夾,我好心給他拿個小勺,他卻瞪著眼睛吼我:「你想咸死我呀?」我說:「是嗎,咸啦?我嘗嘗,呦,是咸了。」我表示抱歉。他其實是找茬,看我不但沒生氣,還表示抱歉,也覺得不好意思。那侄媳婦的傳言,我一句都沒問。就這樣一場風波化解了。

前年二姪子喬遷新居,請親朋喝喜酒,喝喜酒的前一天晚上,我和丈夫商量,咱們去照看一下吧,於是我們就去他家,剛到小區院子,正巧二姪子和幾個廚師從飯店喝酒回來,我丈夫有點不高興,怪他沒叫自己這個當老叔的去吃飯,就半開玩笑的說:你這個二老假。當時我也沒在意,上樓後丈夫也沒說甚麼,那二姪子就起火兒了,破口大罵,借酒撒瘋,趕我們走,往前闖要打他老叔。丈夫說咱們走吧。我說咱們是大人,他是孩子,不能一般見識,這樣走了明天還怎麼來呀?但是二姪子像瘋了似的,好幾個人都拉不住他,我一看還是走吧,不然事情會鬧大了,我們就回家了。

一路上我向內找,我哪裏做錯了,還是說錯話了?丈夫氣的直罵街。我勸他,還是咱不對,你不該說他二老假,那孩子是個紅臉漢子,今天他發這麼大的火不是只為這一句話,他肯定對我們有意見。咱們要想讓孩子尊敬,也得像親兒子一樣對待他呀,可是咱們沒做到。比如他家雙胞胎的老二,生下後心臟有個洞,要做手術,那時他沒有錢,你要是給他錢做手術呢?你沒有。丈夫說:你煉法輪功,經常被抓,我一個人帶兩個孩子,又當爹又當媽,還擔驚受怕的,哪顧得了那個。我說:是呀,你是不容易,那要是咱自己的孫子你拿不拿錢?他不說話了。再說,他們上飯店吃飯,是商議明天怎麼配菜,叫你去幹甚麼呢?他們都是年輕人,你往那一坐,他們也不自在呀,凡事還得想想對方,看看自己,是不是?

我這麼一說,丈夫的氣消了。我想著師尊教導的「遇事向內找」[2],歸正自己,端正心態,多為他們著想。我給大嫂打電話,問他怎麼樣了?大嫂說:我們好幾個人都摁不住他,把茶几等東西都砸了,像是甚麼東西附體了。快凌晨三點了,我給二侄媳婦打電話,問二姪子怎麼樣了,她說剛睡著,您也睡吧,別惦記了。早晨七點多,我給二姪子打電話:「喂,二呀,好些了嗎?」「哎,老姑,我昨天喝多了。」我說,「不要緊的,今天是個大喜的日子,咱可不能多喝喲!搬新家,住上新樓多不容易呀,要珍惜哦!」「是,老姑,我知道了,你們一會兒來吧。」我說,好,我們一會就去。事後我背地裏和他說,老姑要不是修煉法輪功,你說能做到嗎?記住常念「法輪大法好」啊!那孩子直點頭說「是!是!」

大姑姐的故事

我年輕的時候大姑姐曾挑唆我丈夫和我打架,因此我們也是幾年都不往來。修煉大法後,我不計前嫌,一切恩怨一掃而光。前些年我們住一個小區,我經常做些她愛吃的飯菜,給她送過去。

那年大姑姐突然腦出血,不省人事。我趕快給我兒媳婦打電話告訴她:你大姑在醫院,快不行了!叫兒子兒媳儘快過來(我兒媳是高級護士,在醫院上班)。她接到我的電話,幾分鐘就趕到醫院。兒媳到醫院後趕快和醫院的大夫聯繫天津武警醫院,很快把大姑姐送上救護車,我兒子和兒媳一路護送。

那真是爭分奪秒搶人命呀!經過手術後性命保住了。她清醒後知道了救她的過程,逢人就說:「我弟媳婦是煉法輪功的,我們比親姐妹還親啊。」又說法輪功如何如何好,我弟媳婦如何好。

因為她常和別人說法輪功好,身體恢復的非常好,那麼嚴重的腦出血,一點後遺症都沒有。前幾年她搬到別的小區去了。快八十歲的人了,特意來看我。上我家六樓不用人攙扶。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自己修煉的真實寫照,從某種意義上說代表著大法的形像,散發給眾生的是真誠、寬容、祥和、慈悲的能量。因此講真相、勸三退就比較容易。

娘家親人的故事

零三年我的姐姐身患重病,頭髮掉光了,剩下的頭髮都像爛麻一樣。苦藥湯喝的真是不想再喝了。她主動找我教她學法煉功。不到兩個月,一層黑亮的像初生的嬰兒的頭髮長出來了!全家都高興的不得了。

二嫂的腿突然不能動了,我說你也煉功吧。二哥給二嫂買了電瓶車去學法。她的腿很快就好了。前兩年二嫂查出血壓高、血糖高、血脂高,三高。她的妹妹是石家莊醫院的醫生,叫她住院治療,可是越治越嚴重,黑眼圈都像大熊貓了。最後自己堅持回家。回來時她妹妹給裝了一提包藥。回家後把藥都扔掉了。學法煉功,很快就好了。原來二哥怕煉法輪功遭迫害,經常反對。在我們這個大家庭裏出現的奇蹟使他不得不相信法輪大法好!也支持二嫂修煉了。

我三哥前年得了腦出血,從鼻子裏往外流血,病情很嚴重。我問他你想修煉嗎?他說:煉就煉。煉功不久病就好了,六十五歲的他現在滿面紅光,真是白裏透紅。

我母親從年輕時就是藥簍子,醫生對她的病都很頭疼,她經常是虛火旺,體質太弱,吃補藥火更旺,吃去火的藥,虛弱的身體受不了。她的病更多了,就不說了。母親九八年初開始修煉,她不識字,耳朵還聾。自從修煉法輪大法後,常給她看病的大夫檢查她的身體,都驚呆了:各方面都比年輕人還健康。

母親身上出現的奇蹟就更多了。有一年的夏天,水壺底掉了,一壺剛開的水都漏在她的腳上。她相信大法,連襪子都沒脫,看都不看,該幹甚麼還幹甚麼,繼續伺候八十多歲的老伴兒。等到晚上洗腳時,脫掉襪子一看,只有很淡的一點紅。

有一次她摔了一跤,摔得腳尖朝後了。八十多歲的她坐在地上用手把腳用力一掰,硬是讓她正過來了!母親還是半裹足的小腳。還有兩次骨折不治而癒。母親今年一百歲整,闖過了幾次生死關。她的秘訣就是「信」,對師父、對大法沒有絲毫的懷疑!

我煉功 家人受益

師尊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3]。自從我修煉後我堅信不疑。所以丈夫經常出遠門、孩子在外面上學,我都很放心。

九八年夏天丈夫出重大車禍昏死過去,醒來後卻啥事沒有。丈夫乘坐的是一輛二十米長的大半掛貨車,車頭是長鼻子型的。司機疲勞駕駛,在似睡非睡時和一輛貨車追尾了。當時丈夫躺在副駕座上睡著了。司機發現要出事時,已經來不及躲避,本能的一扭方向盤,把最大的危險轉向了副駕駛座位置上。按常規,躺在副駕駛座位上的丈夫必死無疑。長型車頭被撞進車裏,兩邊的車門都打不開了。司機喊附近的施工隊救命,施工隊人員用撬槓把門撬開,拽著昏死過去的丈夫的腳,把他拽出來後送當地醫院搶救。丈夫頭部有很多皮外傷,醫生快縫合完了他醒來了。既沒骨折也沒有內傷。知情者都稱奇。

回家後我對他說:「你是命中該有一大難,是師父救了你的命,你才能活著回來的。咱們只有感恩,還要甚麼錢呀!」

在處理肇事司機問題上,我們一點都沒為難他,一分錢都沒要。還自費租車給他開證明,讓當地交通局放司機的車走。後來丈夫每天到兩點多鐘頭就會迷糊一陣。我告訴他沒事的,你就虔誠的念「法輪大法好」,很快就會好的。後來他都不知甚麼時候好的。丈夫的身體比年輕人都健康。

兒子二十三歲時遇到一場大火,他都嚇傻了,往火裏鑽,但沒有受到傷害。過後我問他:「你為甚麼往火裏鑽呢,是不是不想活了?」他說:「不是,是想看個究竟,可是卻鑽不進去,那火往外推我。」我說:「傻孩子,那是師父救了你!」

大孫子兩週歲多時患手足口病,滿嘴潰爛吃不了東西。我堅信師父和大法,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為他發正念半小時。孩子睡醒覺又吃又喝,歡蹦亂跳的,像沒有得過病似的。

我們全家人雖然只有我一人修煉法輪大法,家人都很少有病。

我的故事還很多,其實也不是甚麼故事,是真實的歷史。人要是站在實證科學思維方法上去認識這些超常的事物,你根本想不通。因為實證科學是否定神佛的存在的,可是那些高級生命不是人否定了他就不存在了。你相信他、敬重他,他就給你展現神奇,他就保護你。有多少修煉人都證實了這一點。你不相信,可他卻是事實。

中共傾盡國力迫害打壓法輪功,卻促使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在國內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遠遠超過文革的紅色恐怖,但人們不畏強權暴力,自九九年「七二零」後不斷的有人走入大法修煉,而參與迫害的中共大小官員遭各種惡報的事例每天都大量出現,這是為甚麼?請讀者朋友們思考思考這個問題。想明白了你的人生道路會有一個轉折!祝您明真相交好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