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間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日】我和A同修去買耗材,第一次老闆笑著說:你換了伙伴了?第二次又樂呵呵的說:你倆是好朋友!我想這是師父在借用常人的嘴鼓勵我們吧!我倆相處的這麼融洽也是最近的事,我們曾經間隔很大,這種狀態持續了好幾年,今天我就把這個過程寫出來。

在B同修家認識了A同修,A同修給我的感覺是:遇事愛耷拉個小臉、愛發個小脾氣,跟她說話都得小心翼翼的,我就覺得A同修莫名其妙的不知為甚麼小事就不高興了,跟她在一起心裏很緊張。比如A說出對一個問題的看法,我剛說一、兩句自己的看法,她就會突然間不說話了,好像跟我沒甚麼可說的,有種看不起我的感覺,弄得的我很尷尬,有過幾次這樣的接觸後,我就有些抵觸她了,偶爾回想起她的言行來,就覺得很彆扭,像有一塊東西堵在胸口似的,壓也壓不住,排也排不走,心裏想,既然這樣,何必自找苦吃呢,以後再見面,幾乎就很少說話,敬而遠之吧。

我也知道這種狀態不對勁,也渴望化解這個矛盾。就主動的邀請她到我家來學法,可是,我發現並沒有發生多大的變化。記的有一次,冬天很冷,她進門後說:在樓下等了很長時間B同修,也沒等到她。她和我之間還是很拘謹,心和心之間總是隔著一種物質,就是達不到很自然的相處。還有一次,我們約好了晚上去做弘法的事,沒想到突然間刮起了大風,緊接著電閃雷鳴的下起了大暴雨,這場雨把A同修留在我家學法,雖然她坐在那兒學法,可是我和丈夫同修都能感覺到她如坐針氈,心早飛到B同修家去了。

這種矛盾只是表面上的消減,實質上深層的間隔並沒有消除。我不喜歡A同修的根結在哪呢?我重新理順了一下和A同修的交往過程,想起B同修說過:你們倆個都比較強勢,可能有這方面的原因,或許還有歷史上的恩恩怨怨吧!心裏覺得很苦惱、很無奈,就是有一種無能為力的感覺。這樣一拖就是好幾年。

去年冬天我結識C同修,她純樸,憨厚,遇事就向內找自己,大小事都修自己,大家都愛和她交往,我就在想:人家為甚麼都喜歡C同修呢,因為她像一塊美玉,晶瑩剔透。通過這件事我看到了和同修的差距,回過頭來再看我和A同修這件事,就是沒向內找,修自己,A同修愛發小脾氣,而我呢,脾氣暴躁,說話聲音大,愛爭常人的理,同修看不上我,這都是自己要修去的人心呀,同時我也悟到:那個矛盾你繞開它,沒去真修它,它不會自動消失的。

我主動問A同修:你看到我第一次的印象?她笑了笑說:沒甚麼。等別的同修走後,我又問她,她不好意思的說:說出來太傷人了,不說了。我非常懇切的說:沒關係,說吧!她說:就是覺的你太「髒」,遇到事就陷到事中去說事,而不是從中發現、觸動了哪顆心去修心,還有就是你覺得自己做的這麼對,那麼好,讓人沒有說話的縫隙,所以你也就聽不到同修的真心話。

A同修的這段話讓我聯想到:我在常人中養成的不愛麻煩人、不愛幫助別人的觀念把自己包裹著、束縛著,表現出來就是很獨立、冷漠、自私,在同修的眼中就是執著自我,在A同修的提醒下,我還突然間明白了A同修不高興這件事對我並不重要,而是從中應該修去我要面子的心,豁然間我有種開竅的感覺,唉!這麼多年,都是向外看,不會修煉,A同修在這塊修的好,一下就把我最關鍵問題指出來了,感謝同修給我講出這麼坦蕩的話來。

A同修也渴望我指出她的不足,我知道她正在過心性關,過的很辛苦,就提醒她,同修情太重,甚至是姐妹情了,遇到事時,比發生矛盾的同修還執著,她很吃驚的說:這麼多年,都沒有覺察到,也沒人說過,對她來說,一下找到了一個不容易察覺到的很大的執著。因為我們站的角度不同,看對方比較清楚,指出來的都是隱藏很深的執著,就像那個包裹著很髒、很隱蔽、很不願觸動的執著從根上拔出來了,就在我們敞開心扉的那一瞬間,那種頑石一樣的間隔消除了。

回顧這段修煉經歷,發現就是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才把這關過的這麼拖拖拉拉的,對師父講的法:「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1]有了更深的體悟:我和同修陷在情裏太深了。

感謝師父,感謝大法,不管在歷史上有甚麼樣的恩恩怨怨,都能在大法中化解成善緣,我會和同修共同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聖緣,共同精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