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遇事無條件向內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多年以來,自己從法中悟到要想成為真正的修煉人,就必須懂得甚麼是向內找,如何向內找,如何找到存在的問題是自己真正的不足所致,如何找深、找透、找準。迷在常人很深的我,認識這個向內找,確實經歷了種種剜心透骨的魔難,方才感受到法一直不斷啟悟著我,直到我一遇到問題就找自己,不再被外在現象、內在觀念左右,我終於感受到向內找才開始成熟。

1、多次巨關巨難後,向內找才明白實質原因。

回首隨師正法的歷程,由於自己方方面面的人心在常人中紮下了很深的根,自己都覺察不到,舊勢力借我自身的業力,觀念和不會向內找,給我弄來許多巨關巨難。而自己又不能向內找,痛苦的過關中不能堅守正念,致使關難越演越烈。

(一)三次遭受精神病院摧殘 究竟是為甚麼

自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我第一次被誘騙到精神病院,被關了二十多天才放出,我根本不知向內找,想都沒想我為甚麼被騙到那地方,是對著我的甚麼心下的手。緊接著是突如其來的縣六一零(江澤民一夥為迫害法輪功專門成立的非法組織)及單位綁架我到另一所精神病院的迫害,我被迫強行服藥,之後,四肢無力,行走艱難,大小便使不上勁,度日如年而又惶惶不可終日,自己承受不住,妥協後回家。

就是這樣的慘痛,我還是不知向內找自己,究竟我是甚麼心造成的?由於一直根本不懂向內找,更不知找甚麼。那時,只知道要修煉下去。由於自己還是不能在法上認識,不懂得修煉人與常人的根本區別就是向內找這一關鍵。所以舊勢力抓住我對法認識的不足,給我又設下了一個更難逾越的巨大關難。

很快,我再一次被縣六一零及被脅迫的單位又一次綁架到精神病院,被他們按倒在床上,強行打毒針,致使我呼吸困難,天要亮時,等不及天亮,天要黑時等不及天黑,心裏極度難受。之後被要求服藥,我開始意志堅定的否定迫害,拒絕服藥,克服種種痛苦全面向醫護人員及看望的家屬講真相,歷經近兩年非人的魔難,終於闖過來了。

直到後來很久,法終於點醒我向內找這種魔難來的實質原因,我也是像開了竅的豁然明朗:這個魔難是針對我主意識太弱下手的,是因為自己很多事情不管自己,很多事情不清醒,主意識太弱所致。那時很多時候看書、煉功、發正念打瞌睡,說話張口就來,主意識沒有把關等等。從而被舊勢力抓住這一藉口沒完沒了變本加厲的迫害。當我向內找悟到這一法理並且方方面面著手實修自己主意識後,這種魔難從二零零三年後才遠離自己。是我符合了向內找的法理,師尊才為我作主,才不允許舊勢力的這種干擾。也就是說,只有向內找,才能真正否定得了舊勢力強加的這種迫害。

(二)多次被抄家 向內找才知是甚麼人心

我於二零零一年、二零零三年、二零零七等多次被非法抄家,其中一次抄家夠嚴重的,惡警多人把我摔倒地上,撕斷帶子,搶了鑰匙,還打了我,翻走許多大法資料,幾乎每搜一次家,我都被非法關押。

我多次納悶的問自己,為甚麼別的同修的家未被抄,為甚麼我老被非法抄家?因為我這樣思考,無形之中,已是向內找自己,只是不明個中實質的道理,法終於給我開啟其中真正的原因:那是自己多年來做事積存已久的邋遢、隨便、不嚴肅。家裏的東西擺放亂七八糟,穿的衣服很髒很久都不洗,別人說看大法書洗手甚麼的,我置若罔聞,無所謂,夏日裏打坐赤身短褲等等,這一切骯髒的思想、行為帶到大法中來卻不自知,這麼不嚴肅的骯髒行為被舊勢力逮著,那樣的家還能不被抄嗎?正如師父說的:「魔看到人心不正紛紛出洞禍亂世間;神佛見人心不正紛紛離位棄廟而去。廟中被求財求利的人帶進很多狐、黃、鬼、蛇,這樣的廟還能不砸嗎?罪在世人。」[1]是啊,罪在我自己,不是師父不管,而是自己方方面面不嚴肅沒法管,那真是我的方方面面不嚴肅的心招來的非法抄家啊。

(三)鎖骨被打斷到吊銬又是為甚麼

記憶猶新,迫害我達到登峰造極的莫過於我的鎖骨被邪惡打成粉碎性骨折,動手術後泰山壓頂式的劇痛和被邪惡吊銬窗戶身體離地後的撕心裂肺。這兩個問題未曾深思,但總感覺是一個很大的人心招來的,是甚麼?很長時間不清楚,但這些年來,我仔細回味當時受迫害嚴重的情景,終於找到了它─怕心,邪惡環境中拖泥帶水的怕、膽膽突突的怕。

記得鎖骨被打斷前的情景是:當惡警變態發狂式的叫我們搞所謂的軍訓時,自己心裏想的是不配合,但面對惡警的咆哮,自己心裏發虛,忸忸怩怩挪動腳步走,一會想到不能走,就停下來了。惡警吼道:拖著走,我就又被他們拖著,但心裏是害怕的,結果,招來惡警唆使群體犯人打我、踢我、踩我,最後招來惡人(練過武術的)舉拳直砸我的鎖骨,頓時,我感到窒息,雖然那次沒有妥協,最終走了過來,但付出沉重的代價。

遭受吊銬酷刑也是一樣,開始在邪惡環境中堅持煉功,到邪惡用被子蒙頭、通夜不准睡覺,自己怕心起來,怕自己這樣一直下去撐不住,不睡覺怎行?心裏產生動搖,就動人念想以後再煉,就這樣順著怕心順水推舟放棄正念,開始停止煉功,反過來求過常人舒適的生活,美美的睡覺,這是怕心下的妥協,然而邪惡並未歇手,相反抓住我這怕心強大的執著,肆無忌憚變本加厲的迫害,先是手銬吊雙手腕,腳尖著地,到後來手銬吊雙手掌及十指,腳全部離地。自己根本沒有一點放下生死的正念,心裏完全被怕心佔據。撕心裂肺的劇痛,讓自己的怕心到了極點。終於我摔了重重一跤。

向內找悟到:在強烈怕心作用下,不能正念正行,不能在任何時候都放下生死的堅定正念走下去,這才是自己走入舊勢力設下的巨關巨難圈套的實質原因。與此同時,想到平日裏遇到點痛苦就不幹,就退卻,就動搖,就放棄自己應守的心性,這哪是修啊?!向內找到這種招來迫害的實質,就是告誡自己到甚麼時候都不能放棄修煉人應有的正念啦,真能如此,那才是金剛不破,堅如磐石,大法鑄就的偉大的大法弟子!

2、遇到矛盾真能及時向內找,就會柳暗花明。

隨著實修的深入,法越來越使自己學會及時向內找,而且也越來越找的準,很多的迫害也就煙消雲散,減少了許多損失。

記得二零零七年,我地區多處同修突然被非法抓捕,我也是其中之一,被關在當地看守所,我每天查找自己的不足,我找到:好高騖遠不實的虛名心;愛跟學法不深的人大幫哄,學人不學法的心;修煉放鬆求常人安逸的心,睡懶覺、怕熱、怕冷等等,找了二十八天,該找的幾乎都找了,那時,關了二十八天的前後風門突然打開了,說是可以到放風場走走,沒過多久,惡警說,你的案子已經移交檢察院了,我不為之所動。檢察院果然來提審我,我不為一步步升級打壓所動,我的感受是邪惡的招用完了,玩的越高越下不來了,過了兩天,他們夜裏悄悄把我送回了家。是因為我向內找及時、徹底,正念堅定不動所致。而有幾個同修被枉判幾年。

還有比較典型的一次是,我和同修找掉隊同修,沒想到突然惡警竄進屋來,把我倆一齊綁架到縣公安局審問,當時,我口袋裏裝的不乾膠真相資料被搜走,那天,我倆都沒怕,都在時時向內找,都在找準時機講真相,惡警的甚麼威脅、恐嚇都不動心,真是感覺不到一絲的怕,當晚我倆都被放回家。

這兩件事說明真能向內找,真能正念足,就能體會到「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3、幫助同修,更要向內找

記憶最深刻的是我幫母親同修找多年存在同一問題的不足,那就是母親同修一直在我耳邊喋喋不休講我結婚後妻子如何如何不好的話:「你們結婚十多年了,可她連娘都從來沒喊一聲。到你家裏來從來又不喊聲坐,來也罷,走也罷,她像沒見一樣,你哥哥找的嫂子,嘴巴甜,見人就喊,問長問短……」聽到這些,我從法上和她交流,說她應該修去情的執著,修去對名,要人尊敬的願望所求,修去說長論短等等,自以為幫她找的很對了,她也在法上似乎明白了。可是,我壓根兒沒找自己,我究竟應提高的方面是哪些。由於自己不向內找,只想改變別人,卻不知改變自己這一人的強勢執著,致使我看到母親和妻子的矛盾越演越烈。

那年過新年,母親炒菜,叫妻子嘗嘗鹹淡,妻子根本沒理睬母親,之後,母親想不過味,竟然嚎啕大哭,我一如既往的像往常一樣幫她,卻絲毫沒有效果,那時也是沒有想想是修自己的甚麼,是不是自己也有做甚麼事情總是不考慮別人的感受,是不是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傷害而動心?是不是自己也有愛聽順耳的話等等。

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意識到這一切聽到、看到的都要自己一上來向內找,才能真正實修到自己。如果我時時處處都這樣做到了,也許那個母親與妻子多年演出的矛盾就自然平息了。因為師父說過:「修內而安外」[3]。

這些年,我經常看到同修幫別人,總是滔滔不絕,卻忘了找自己,同修有時不接受,還強勢壓人,結果導致矛盾激化,其實反過來向內找自己,也是滔滔不絕,也是被觀念拖著向外看同修的不足,強調著別人應如何如何,數不清多少次矛盾後才發現這一切都是自己不能時時設身處地找自己,才看到外面矛盾給自己的展現。其實這種現象就是自己在同修矛盾中不找自己的內心世界在外面的反映。這樣的教訓經歷太長,太多,也正是做人向外看的執著在人中留下的根,該去掉了。

修到現在,自己悟到:遇事無條件的向內找是法要我達到的標準。也是修煉人應有的心境。也才能在做好三件事上真正突飛猛進。兌現誓約,完成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個人淺悟,不當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