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堅定正念 修好一思一念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九日】雖然是修煉了十多年的老弟子,到今天才發現修來修去卻只修了表面,根子裏的「私」、「自我」卻如此的根深蒂固。就在這兩天突然發現辦公室的好幾盆花都枯萎了,仔細一看,卻發現根都快爛了,原來是水澆多了。

因為辦公室的花多數情況下一直是我負責澆水,心裏不免一驚:怎麼會這樣?我心裏明白,大法弟子所處的場正,一切都會受益的。那現在出現的事情,也與我的修煉有關,給花澆水卻沒用心,沒去看看需不需要。自己一直忙忙碌碌的做三件事,卻沒用心,難怪這一段時間打真相電話,罵人的比較多。

下面我就交流一下自己這幾年在新的修煉環境中向內找去人心的修煉體會。

修去做好人背後隱藏的執著與人心

我是二零一二年年底集團公司從新組合才到這個新的工作環境中的。因為之前的工作環境已經開創出來了,通常的情況下,可以公開學法、講真相、勸三退。想到是新的工作環境,要想像以前那樣,最起碼大家首先得認可你是個好人,環境才好開創出來。但是為了一味的讓別人認可自己是個好人,背後隱藏著人心與執著卻不自知。

記得有一次,有位同事午休去了,下午上班的時間她還沒起來(在辦公室旁邊的一間小房午睡),為了不打擾她,有客戶來開發票,我替她開了,她起來後,沒有一絲感激,感覺好像是應該的。後來有好幾次我幫忙她做事,她從沒感謝,總是漫不經心的。甚至有一次,我做辦公室的清潔,到了她工作的區域,因為是拖地,我讓她把腳挪一下,她竟然不耐煩的把手一擺說:不用了。我沒吱聲,默默的把清潔做完。回到座位上,看到她和後面的同事有說有笑,對那位同事師傅前、師傅後的叫著,非常尊敬,自己心裏非常難受:我也比你大十多歲呀,怎麼這麼不尊重我呢,不管有甚麼事總是想幫著你做,怎麼好心不得好報呢,心裏一個勁的覺的這位同事不懂事。

因為這樣的事屢次發生,我就慢慢放下了主動替她做事的心,當時就想隨其自然吧,等她真有急事主動找我時,再幫她吧。當後來又有客戶下午來開發票(是這位同事份內的事),這時就有同事說:把她叫起來,讓她起來做事。後來再遇到這樣的情況,都是她自己起來做事。這樣以後,我發現她對我的態度反而好多了。這不得不使我想到我之前的辦公室的同事也是這樣的,雖然這個關過去了,但卻不是從法中提高而過去的。

向內找發現我在辦公室幫助同事做事的念是不純的,雖然心裏想的是和同事處好關係,以後好和她們講真相,表面上聽起來好像挺好的,其實背後隱藏著讓別人認可的心,想博得別人讚許的心,當這些人心得到了滿足,就樂在其中。當辦公室的工作氣氛溫馨祥和,卻很少開口講真相了。因為當我和同事講到大法真相和三退時,有幾次我發現同事都突然沉默不語,就不講了,那時候我怕破壞同事之間的情誼,怕被同事孤立,在人心的帶動下就放棄了。

深挖下去,我還發現讓別人認可的心的背後掩蓋著我性格中的膽小和懦弱,向內找回想有時別人找我幫忙做事時,不是從容淡定的接受,而是趕緊接過來,生怕拒絕別人,有時自己做不到而感到內疚而不好意思,就像做錯了事似的。其實就是在尋求一種自我的存在感。總想做好事的背後隱藏著那麼多的人心,愛面子的心,想得到認可的心,怕被拒絕的心,怕被孤立的心……這真的是我從未想到的。

當我意識到這一切的時候,我也知道這與我童年的成長經歷有關。因為從小母親就重男輕女,而且還很強勢,很少得到母親的關愛,從小到大受到過很多情感上的傷害。在成長的過程中,時常有一種孤立無助的孤獨感,因此養成了內向、懦弱的性格,總想得到別人的認可,那樣感覺才有安全感。

走入大法修煉中來了,大法修煉特別強調要「忍」,我卻把自己性格中的逆來順受當作了能「忍」,把大法修煉中的做好人當作了為做好人而滿足自己的執著與人心。好慚愧,我竟然修煉十幾年了才明白甚麼是「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1]的一層內涵。我現在也真正體會到了師父所講的堂堂正正、坦坦蕩蕩、無執無求的修煉狀態,感受到了修煉人放下了觀念、人心、執著後的輕鬆與快樂。謝謝師父!

修去妒嫉心

因為辦公室都是女性,大家在一起談論最多的就是孩子。其中一位同事的女兒二零一二年已經到美國留學了,我的女兒也於二零一三年出國留學加拿大。那位同事的女兒不僅每門功課全部拿A,而且每年拿全額獎學金,還交往了一個家境非常殷實的男朋友,這讓我常常心生妒嫉。

當然修煉人都知道妒嫉心肯定是要修去的,所以每當聽到類似的談話內容,我內心有點不舒服的時候,我都提醒自己不要動心。但是引起妒嫉的背後的根本執著沒修去,妒嫉心時不時的還會表現出來。這時當我又聽到同事講述自己的女兒如何在常人交往中耍心機時,感覺一下子衝擊了我的觀念。因為我的女兒是從小和我一起學法煉功,雖然不是那麼精進,但也斷斷續續的堅持下來了,所以在大法中長大的女兒品質是很端正的。

後來再聽到同事誇讚她女兒的時候,我心裏時常暗暗想:這種個性品質的女孩再有出息我也不欣賞,甚至有時心生厭惡,但我當時沒有意識到這其實還是妒嫉。而另一方面我每次和女兒視頻交流時,總是叮囑女兒好好學習,畢業後找個好工作,爭取留在加拿大。雖然也每次提醒女兒要學法,但感覺好飄渺。每次家庭聚會和婆家人談起女兒的乖巧與懂事也一臉的興奮,沒有想到去證實大法的美好,卻在貪天之功,津津樂道的享受著大法帶來的美好。

自己在色慾心、顯示心、歡喜心、妒嫉心、求得常人中功名成就的虛榮心等各種執著心的帶動下,女兒也開始變的不那麼乖了。直至後來和女兒視頻說話多次發生心性上的衝突:女兒認為我管她管多了,開始變的和我對立,不想聽我說學法的事,有時提都不能提。我內心被情帶動的非常難受,傷心、失落、擔心、焦慮……直到這時,我才猛然覺的應該放下對女兒的情以及對她學業上的要求,一切交給師父。她也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法,她也應該是師父的弟子啊!這時候每當情的執著一上來,我就背師父的法:「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1]

每天也用幾個整點專門發正念,去除我對情及與情相關的執著與人的觀念,清除我空間場從微觀到宏觀一切舊勢力安排強加的一切與情有關的執著心與生命物質,以及大法弟子在輪迴轉生過程中所形成的一切為滿足各種執著心與慾望而產生的各種人心及其一切人的觀念,鏟除其背後的一切與之有關的生命物質及其因素。

同時我也一直堅持通過背法來學法,每天背二、三個小時,堅持了一段時間以後,我就發現這種情的執著越來越淡,我知道是師父幫我在另外空間拿掉了像花崗岩一樣執著的不好物質。

當我慢慢放下對女兒情的執著,以及想要女兒在常人中能有出息從而滿足我個人這種常人的虛榮心,女兒也開始不那麼叛逆了,慢慢的變的和以前一樣了。當同事再誇讚她女兒時,我感到了內心的空、無,有時也會發自內心的替同事感到高興,因為我體會到了「心空善念起」[2]的玄妙。

我現在也明白了妒嫉的背後原來是有人心和執著的,如果一味的說修去妒嫉,是很難去乾淨的,只有把背後的根本執著與人心去掉,才能徹底去掉妒嫉心。現在女兒又開始看書學法了,我內心感到很愧疚,因為自己對情的執著,讓邪惡鑽了空子,差點讓女兒和大法失之交臂。

我是那種思想業很重、悟性很差的弟子,好多時候一些心性上的關過好長時間才悟到,雖然法一直在背,但在實修方面很差。好多時候把人一念中的觀念當作了真正的自己,沒有用法中修出的正念主宰自己,所以才會把過關時間拖的這麼長,層次提高才會這麼慢,每天救的人這麼少。我現在也體會到了修煉的嚴肅性,真的必須從一思一念上修好自己,才能走正、走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道路,才是真正的助師正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入聖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