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家串戶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四歲,家住遼寧邊遠小鎮,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二十年來,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風風雨雨走到今天。用盡人間的語言也表達不盡我對師父的感恩!

今天,我想說說我是怎樣遵照師父的囑咐,努力講真相救人的。

去農村講真相

我們學法小組由四名老年同修組成。年齡最大的七十四歲,最小的六十五歲。幾年來我們堅持到農村的大集上去發真相光盤、真相期刊、檯曆等。走遍了我縣農村的所有鄉鎮,有的去了兩、三次。冬天迎著凜冽的北風,夏天頭頂炎炎烈日,我們都走在講真相的路上。

每次去農村講真相前,首先清理自己空間場,然後發出強大正念:鏟除所到之處障礙眾生聽真相、得救度的邪惡生命與因素、黑手爛鬼及共產邪靈,請師父加持弟子,給弟子講真相的智慧和能力。

一次我們四人來到一個水庫,給一個人講真相勸三退,他對我們說:「你們膽子也太大了,大白天敢講法輪功?政府不讓煉就不能煉,你們這不是反黨嗎?」我們給他講法輪功是甚麼,共產邪黨是甚麼,共產黨為何迫害法輪功,告訴他法輪功已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很多修煉人都是有高學歷的。這兩年落馬的那些貪官,哪個不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二十多萬法輪功學員和家屬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控告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全球有兩百萬民眾聲援並簽名支持;法輪功修煉真、善、忍,真善忍不好啥好?他聽明白了,最後退了黨。

我們兩人一組,一邊走一邊發正念,走到哪家就在心裏對著哪家發正念,講的時候一個人講,另一個就發正念,相互配合,救人的效果也很好。

善的力量

一天我們來到一戶農家,剛進廚房就被一個青年攔住,不讓進屋。惡聲惡氣的說:「幹甚麼的?哪來的?」我說:我們是縣裏來的,是來告訴你們救人的好消息的。他說:「你們是法輪功?法輪功已經被國家定為『×教』(共產黨才是最大的邪教),你們還敢大白天的來宣傳,膽子可真大!我在單位就是搞這個的,快走,要不我就報警。」我沒有被他的惡念帶動,心裏對著他發正念,解體操控他反對大法的邪惡生命與因素,同修也在一旁發正念。

我笑了笑說:「小伙子,別這樣,我看你一表人才,不是一般人,在哪上班?哪個學校畢業的?」他自傲的回答:「在北京,是北航畢業的。」我連忙說:「小伙子,你是我縣的驕傲,是我縣的佼佼者。全縣每年高考有幾個能進京的?一個農村孩子能進京上學,還分配到北京工作,多榮幸啊?我家親戚也有航校畢業的,他明白真相『三退』後,連升三級,從空軍大隊長升到副師長。」

他一聽,態度馬上變了,也沒氣了,平靜的說:「副師長這職位可不低。」我說,「你明白真相『三退』後也會有福報,有個美好未來。你在北京工作,特別是研究法輪功,更應該了解真相。你研究法輪功得到的材料都是不實的。真實消息你知道嗎?羅京、陳虻為甚麼死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是咋回事?江澤民說:『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如今法輪功不但沒被他消滅,相反煉法輪功的人群還越來越壯大。大法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因迫害法輪功,江澤民在世界被19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控告。那些腐敗落馬的高官哪個不是迫害法輪功才遭報的?法輪功教人向善,做好人,你說:真善忍不好啥好?你這麼年輕這麼優秀,為迫害法輪功的江澤民集團背黑鍋,大淘汰時被它牽連多可惜呀!」

看得出他態度開始轉變。我又說:「你看看這些書和資料有好處。」他說:「那好吧,我先了解了解再決定。」於是我們把各種真相雜誌,還有破網軟件都給他留下。他這次雖然沒有「三退」,當他明白真相後會給自己做出明智選擇的。

他有了生的希望

一天我們來到一戶農家,門開著,屋裏靜悄悄的。我們打了幾聲招呼,沒聽到回應,但直覺這屋裏有人。進屋一看,炕上橫躺著一個男人,臉蠟黃的,瘦瘦的。

我跟他打招呼說:「老弟,你好哇!打擾你了,怎麼有病了?我們是縣裏來的,來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那人有氣無力的說:「甚麼好消息不好消息的,我都得了絕症,腦瘤晚期,就等著死了。我還是醫生,我甚麼都知道,啥也不聽了。」我和同修坐到他身邊的炕沿上,說:「老弟,你別這麼悲觀。你是醫生你知道癌症是醫院治不了的。但學法輪功後癌症病人好了的例子可多了。今天我們來你家就是緣份,可能是我師父讓我們來救你的。」同修找出真相期刊上有關晚期癌症患者學法輪功或誠念「法輪大法好!」病好了的故事念給他聽。

他認真地聽著,眼神中露出了一絲求生的渴望,吃力的坐了起來。我又給他講法輪功是甚麼,為甚麼「三退」,我說:只要你真心「三退」,並誠心誠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奇蹟也會發生在你身上的。他聽進去了,並讓我們把啤酒遞給他,我們到處找也沒找到。看到他失望的眼神,我就到附近商店給他買了一瓶,把他家的熟食和菜給他擺在跟前。

他對我們的到來表示感謝,用真名退出黨、團、隊。

「我就佩服法輪功 太了不起了!」

一天我們來到一戶人家,見屋裏有四個人在閒聊。一個男青年把我們讓到屋裏。我們說我們是學法輪功的,話剛出口,一個胖女士就大聲的說:「我就佩服法輪功,你們太了不起了!迫害這麼多年,不但沒被壓倒,還自己掏腰包做資料,自己被迫害還想著救別人。」我說:「不是我們了不起,是我們有個了不起的師父,是我們師父偉大,是我們師父教我們這麼做的。」

原來她是個大學本科畢業生,早已明白真相「三退」了。在她的感染下,屋裏的兩個人明白後都做了「三退」,她丈夫也隨著「三退」了。我們送給她們各種真相雜誌,讓她們進一步了解真相。胖女士說她一定再好好了解了解,並一再對我們表示感謝。

我們又來到一戶人家,給他們全家人講真相。男主人不相信我們說的,也不相信我們是縣裏來的,更不相信我們是拿自己的錢做的資料,還問這問那的。我對他說:「我今年七十四歲了,學煉法輪功二十年了,一粒藥都沒吃過。我學法輪功之前,每年得花五千元的醫藥費,這二十年光看病至少就得十萬元吧。我拿出十萬元的十分之一來做資料,你說我能不能?再說法輪功這麼好,我不告訴你,你不明白真相而被淘汰,我是修善的,我能那麼自私嗎?」他聽了我這肺腑之言,態度一下變了,感動的說:「這麼大熱的天,這麼大的歲數,你們不坐在家裏有空調的屋裏喝喝茶水,看看電視甚麼的,卻想著我們,也太了不起了!」

看我們滿臉的汗水,他家的男孩趕緊把電風扇挪到我們跟前,讓我們涼快涼快。我就從「四﹒二五」講到天安門自焚,講到江澤民要三個月消滅法輪功,法輪功卻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講了中共系統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及江澤民被19個國家的法輪功學員控告等等。當我講到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時,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我說:「一個人殺人是要償命的,中共作為一個執政黨,卻害死那麼多人,天理不容啊!」他和他的家人都很感動,男孩一會沏茶,一會拿雪糕,像招待貴客一樣,我說,有騙錢騙物的,哪有騙你們平安的?只有「三退」你們才能平安哪。

他們都很認同,最後一家人都退出了各自加入過的中共或中共的附屬組織。我們又給他們留下幾本真相期刊,讓他們再進一步了解真相。臨走時,我告訴男孩,上大學千萬別入黨,男孩連連說「知道,知道。」

「我們正等著呢!」

告別這家我們來到另一戶人家,哇,一大屋子的人,這家正在請客呢!我們先給女主人講了真相,勸其「三退」後,先對著那一大屋子人發正念,讓他們明白真相讓他們都得救。在給女主人講真相時得知,這家和我同姓,我就對客人們說:「咱們是老鄉,又是一家子,好事不能落下自家人!」我就給他們講了為甚麼「三退」等,這時就聽到一人大聲說:「我們正等著呢!」說完他們幾人都用真名做了「三退」,我們又給了他們一些真相期刊,他們全都收下了,並一再挽留我們和他們一起吃飯。我們謝絕了。

離開時一個青年執意送我們,走到院子裏,他告訴我們他是派出所的,我們就叮囑他:千萬別參與迫害法輪功,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幸福平安。他不住的點頭答應著。

走進大山深處

這天我們來到一座大山腳下,這裏綠樹成蔭,山連著山,溝連著溝,從遠處看不到房子,都被掩在大山裏。我們向村子走去,迎面來了一位老人。上前和他打過招呼後問:「大哥,法輪功是甚麼知道嗎?」原來他們這裏還停留在法輪功被迫害初期時的狀態上。真相期刊甚麼的從來沒看過,三退也從來沒聽說過。我們給他講了三退,他明白後退出少先隊。

這裏交通閉塞,信息閉塞,唯一能得到信息的來源就是電視。我們從心裏發出,要以強大的慈悲和正念救度這一方百姓。

我們走進一戶人家,一個男子不讓我們進屋。當知道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時,就要報警,我們沒有動心。見炕上坐著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大姐,我們就向老大姐走去問:「老姐妹,今年多大歲數了?」她說七十五了。我說,老姐姐,你比我大一歲。她一看我比她年輕很多,非常羨慕就拉著我的手讓我坐下說:「你咋這麼年輕啊?」我說,我是煉法輪功煉的,我煉二十年了,甚麼病都沒了,一粒藥都沒吃過,一針也沒打過,無病一身輕。你要誠心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也會年輕的。她說她腿疼,走路費勁。一聽我說煉法輪功身體變的這麼好,就一直專心的聽著。明白了為何「三退」,就退了,又要了幾本真相期刊。之後大姐告訴我們她兒子是村委會的,叫我們別介意。

她兒子一看她媽媽這樣,也不好說啥,就到另一個屋子看電視去了。臨走時,我們和那男子打招呼說:「再見了!我們留下很多書,你要認真看看,對你有好處,看明白後再『三退』,這樣你才能有個美好的未來。」這時他也不那麼惡了,和我們擺手告別。

我們很快給三十來戶人家講完,勸退效果很好。最後一家是個養豬戶,給這家的養豬人「三退」後。我們向他打聽路時,得知大山上面還有六戶人家。我們想不能把他們落下,決定上山給那幾戶人家講真相。養豬人再三勸阻我們不要去,說那幾戶都是大隊領導,被舉報了拘留幾天,多犯不上。我們想救人要緊,於是加快腳步向山上爬去。

太陽火辣辣的照在地上,烤的我們喘不過氣來。衣服被汗水浸透了,臉上的汗水流在嘴裏咸滋滋的,我們背著:「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1],向那六戶人家走去。

第一家的大門緊鎖著,我們往大門上別了一些真相期刊。第二家也沒人,同樣往大門上放了幾本期刊。到第三家,一位老人自己在家,是中共黨員。我們給他講社會敗象,講天災人禍,講法輪功弘傳世界等。他認真地聽著,非常認同並用真名退了黨。我們把《九評共產黨》和各種真相期刊送給他,他都高興的收下了,嘴裏念叨著:「太好了,太好了,我得好好看看。」看到老人拿著期刊這麼高興,我們含淚離開了,這個大山沒白爬。

再進大山深處

就在我們準備要回家時,看到遠處山裏隱約的還有幾戶人家。我們想這個地方這麼偏僻,也可能不會有機會再來了,就是再累也不能落下他們。於是我們再次向大山深處走去。

這一家男主人,是個轉業軍人。非常認同法輪功,他告訴我們:以前在派出所工作時,就偷著放過法輪功學員。因此他的老伴得了癌症都好了。

我們談了法輪功弘傳世界、天安門自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最後談到「天滅中共」,他痛快的做了「三退」。我們臨走時他從樹上摘了很多海棠果送給我們,我們給他錢,說甚麼也不要,他目送著我們離去。

在這裏我們遇到十三、四個有緣人,他們明白真相後都高興的做了「三退」。看到他們得救,我們比他們還要高興。

幾年來從嚴冬到酷暑,我們走遍了全縣鄉鎮的大小村莊,不知走了多少路,也不知救了多少人。我們只有一個信念:只要正法不結束,我們就不會停下救人的腳步。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要精進再精進,真的做到修煉如初。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