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經歷讓警察動容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上午,在社區工作的親戚打電話告訴我,說當地派出所讓我和丈夫去一趟。

我和丈夫於二零一一年八月被公安國保和當地派出所警察抄家,繼而雙雙被非法拘留,之後都被誣判五年。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我和丈夫才從監獄裏出來。

來到派出所,一位女片警和另一位管戶籍的女警察要我們登記所在住址,並有其它的話還要詢問。沒等兩位女警察繼續說,我就對他們講起了我的經歷。

我說,退休之前,在九六年我就修煉法輪大法了。李洪志師父講修煉就是以真、善、忍修煉心性。我們單位有一個公廁,從來就沒人收拾過,髒亂差的程度可想而知。因為我修煉了,從做好人開始,於是就義務擔負起打掃廁所清潔衛生工作,而且這一幹就是十年。當時就是給錢,誰都不願幹這樣的髒活。

我退休前,是在印刷廠工作,單位每天給職工發放紙張和其它用品,都必須嚴格登記,發多少,用多少,然後回收時再嚴格的清點;但我和其他幾位修大法的人例外,不用走那樣的程序,因為在用料方面,我們是領導最信的過的人。

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健康,沒再去過醫院看過病,因此也沒讓單位報銷過所享受的醫療待遇,這不都是我因修大法帶來的讓國家受益的事實嗎?

一九九九年七月以後,我看到讓世人受益的大法真相被歪曲和誹謗,我按憲法賦予的公民有上訪權利的規定,去北京上訪,因此被拘留和勞教。我和丈夫都被勞教後,那時我女兒才十幾歲,因為沒了生活費用,自己就去酒店起啤酒蓋兒,為掙得一份收入,每天兩隻手總是被瓶蓋兒扎得鮮血淋漓。

兩個女警察神色凝重的聆聽著我的敘述。接著,我又說起自己五年牢獄之災的經歷。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上,我正做晚飯,公安局國保與派出所警察,敲開我家屋門,闖進來後就是一通亂翻,把我家的電腦、打印機、打印紙還有空白光盤一律搶走。我丈夫剛下班,還沒進屋,在樓道裏就被劫持到派出所。我們做好人,根本對任何人沒造成危害,但就因為我家的這些物品,我和丈夫被劫持到派出所滯留後,於半夜被送到市看守所。因我是在家被劫持的,外褲都沒給機會穿,腳穿的還是拖鞋。

在看守所拘留好幾個月,忽然傳訊說開庭。我和丈夫被車拉到區法庭,法官說那些電腦、光盤、打印機和打印紙都是從你家搜查出來的,就被定罪,判刑五年。我被送到瀋陽女子監獄,丈夫送錦州監獄。他被送錦州監獄我是後來才聽說的。

送我去瀋陽女子監獄前一天,警察把我拉到醫院,說是體檢。當著六、七個男人的面,一個男警察猛地把我的乳罩拽下。面對我胸前裸露的乳房,他們流露著不懷好意的獰笑……

說到這兒時,我的眼淚不知不覺順著面頰流了下來。兩個女警察靜靜的聽著我的講述,一句話也沒插進來。看見我流了眼淚,她們眼睛也濕潤起來。最後她們說:我們是根據上級的指示,把您叫來詢問一下你們這樣重點人物的一些情況,比如是否還在原來那個社區居住,是否還繼續煉法輪功……

我說:我們修煉者從骨子裏不願做壞事,做的都是以真、善、忍為出發點的好事。法輪大法經我們師父傳出以來,不僅讓中國人受益無窮,至今大法書籍被翻譯成近四十種不同語言,因而洪傳了全世界,讓全世界修大法的人以及家屬受益無窮。就是因為江澤民的妒嫉,讓世界受益的大法和信仰者蒙受魔難。如今當年跟著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悶聲發大財的高官們,不都紛紛遭報應了嗎?

兩個女警再也沒說甚麼就結束了詢問,還說:走吧,我們送送你。隨後兩個女警察就把我送出了派出所的大門。

我回來後與同修們切磋了一下,同修們說如今這樣的機會,就是大法安排我們對警察講真相救度他們哪。而做的好壞,則是我們大法弟子的責任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