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故里傳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三月十二日(皇曆二月十五)是我國民族英雄岳飛誕辰九百一十四週年紀念日。這一天,紀念活動在河南湯陰縣古賢鄉周流村岳飛廟(塚)舉行。據悉,今年的紀念活動有來自全國各地的岳飛後裔五百餘人參加。我們作為岳飛故鄉的大法弟子,一行四人一早就驅車來到了這裏。

北方的二月,春寒料峭,這天的太陽被厚厚的雲層遮住,北風呼呼的吹著。參加紀念活動的鑼鼓隊在寫著「精忠報國」的大殿前表演,我們則先向岳飛及其先人們的塑像上香,隨後即分成兩組,一組穿插在圍觀的人群中發資料、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我和另一位同修則去岳廟管理辦公室講真相並洽談立碑事宜。

先向廟主講清真相

廟主是一位九十三歲的老人,他眼不花、耳不聾,看上去敦實健壯。他對我們說:「我在廟裏從事管理工作幾十年了,分文不取,只盡義務,每天三頓飯我都是在家吃。岳飛的精神就是我的精神支柱。」

我們給他談了要把大法師父的《遊岳飛廟》和《訪故里》作為碑文在廟裏立碑的想法後,他當即表示支持。在談到三退時,他說:「我沒有入過中共黨和少先隊,只入過團。在過去的政治運動中,有兩、三次我差一點兒被整死,給我把團退了吧!」

這時,我們看到來了兩輛警車,有七、八個警察來「維持秩序」,我們就向廟主道別了。

岳飛後裔明白了真相

上午十時半,岳飛的後裔們紛紛乘車抵達,他們脖子上都圍著黃絲帶,胸前戴著岳飛的紀念章,標誌十分明顯。我們很快就找到了這次紀念活動的組織者之一岳先生。

互相自我介紹以後,我就開始向他講述我們的來意:岳飛是民族英雄,受到世世代代中國百姓的敬仰。他的精忠報國的宏志,不僅是岳飛後裔的寶貴精神遺產,也是我們全體國人的共同精神財富。岳飛有一句名言:「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怕死,天下太平矣。」可是我們看看今天的中國大陸,貪官污吏到處橫行,善良百姓備受欺壓,中共的官員們從軍隊到地方,從中央到村委,大官大貪、小官小貪(還有小官巨貪),無官不貪,真像人們說的「蒼蠅大如虎,老虎多如蠅」啊!二十年前,我們的師父李洪志大師來到湯陰縣程崗村岳飛故里,寫下了著名的詩篇《遊岳飛廟》:「悲壯歷史流水去 浩氣忠魂留世間 千古遺廟酸心處 只有丹心照後人」。李大師還寫了另一首詩篇《訪故里》:「秋雨綿似淚 涕涕酸心肺 鄉裏無故人 家莊幾度廢 來去八百秋 誰知吾又誰 低頭幾炷香 煙向故人飛 」。

念到這裏,我哽咽得幾不成聲。停頓了片刻,看到岳飛的後裔裏三層外三層的圍著聽我講述,也有不少常人站在裏邊靜靜的聽著,三位老年女同修站在我身邊發著正念,有兩個警察也站在外圍。

我繼續給他們講述:當年我們的師父來岳飛廟的時候,曾經立了一通碑。可是,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下令迫害法輪功的時候,市、縣、鄉三級「六一零」(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指揮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卻把這通碑給砸毀了。我們今天找到你,就是想讓你和大家幫助我們把碑從新立起來,並且把我們師父寫的這兩首詩詞作為碑文,再刻兩通碑立起來。讓我們對岳飛的浩然正氣和精神遺產永世緬懷。

這位岳先生聽了我們的講述和要求,很受感動,當即表示全力支持。並向我們索取師父的詩詞。我從包內取出一沓事先印好的師父的《遊岳飛廟》和《訪故里》詩詞,從中取出一張給他看,誰知,周圍的人都紛紛伸出手來向我索要。我一張一張的發給大家,幾十張很快就發完了。同修又從包內抽出一沓。岳先生對我說:「全部給我吧,我把他發給每一位岳飛的後裔,讓大家珍藏。」

紀念活動很快就要開始了,岳先生要去主持活動儀式,向我們鞠躬致謝,我和同修則向他合十還禮。我被岳飛後裔中的一位約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叫到一邊。他對我說:「剛才聽了你的講述,深受感動。你能不能再進一步給我講一講關於法輪功和中共迫害等等真相?」

我就從岳飛精忠報國,為甚麼會受到奸佞臣們的陷害以及岳飛所倡導的理念「文臣不愛錢,武臣不怕死,天下太平矣」,為甚麼在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大陸行不通為切入點,深入的給他講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這種迫害與當年岳飛遭受的陷害是何等驚人的相似!他聽的很感動,緊緊的握著我的手,要我把電話號碼留給他,並表示,作為岳飛的後裔,絕不加入中共的任何組織,已經加入的都要勸說他們退出來!

我們正講的投入到時候,他突然壓低聲音對我說:「別說了!警察就站在你身後聽呢。」我說:「別怕,警察也是需要被救度的人,我們有師父、有岳飛護佑,他動不了我們。」

紀念儀式正式開始了。我和同修恭敬的站在岳飛曾祖父、母的陵墓前與岳飛的眾多後裔一起參加完紀念活動的全部儀式。

這裏的紀念活動結束後,已是中午,我和同修們顧不得吃飯,又立即趕往岳飛故里的所在地──程崗村。

把真相講到村支書的家裏

程崗村這天正逢廟會,街道兩邊擺滿了各式做生意的攤點,趕會的人流熙熙攘攘。我和同修一路發著真相資料就進了岳飛故里的大門(這天不收門票)。我們先給岳飛的塑像上香,又給一些村民做了三退,然後就打聽到村支書的家,直奔他家裏去。

村支書一家人正在吃飯,我們說明來意後,他把我們讓進裏面的一間屋子。我開門見山的對他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政治運動後,「六一零」(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就指使一些不明真相的村民把大法師父李洪志先生個人捐款立在岳飛故里的一通石碑給砸毀了。我們想和你商談一下,能否由我們出資再修幾通碑在原位置上從新立起來?

他說:「現在的形勢還不允許,暫時還不能立。你們是哪裏的?是不是在街上發傳單(真相資料)了?我看你們歲數都這麼大了,就不往上彙報你們了,你們快走吧!」我們說:「能把碑從新立起來,也是功德無量的善舉,希望你能審時度勢,在自己的職權範圍內,善待大法和大法學員,別給將來留下遺憾。」我們看他不願再多說甚麼,給他真相資料他也不接,只是催促我們快走,我們也只好告辭了。

這個結果是我們意料之中的。但是,我們重視的是講清真相的過程,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復甦世人的良知,救度眾生。

我們堅信,師父立在岳飛故里的那通石碑一定會在原來的地方從新立起來!我們想要立的、刻有師父《洪吟》作為碑文的那兩通碑也一定會立起來。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