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會旺在河北保定監獄遭殘酷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三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在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四日大陸綜合消息中披露:河北省廊坊市霸州市王泊村法輪功學員鄭會旺於二零零八年被非法判刑十年,現仍被非法關押在保定監獄二監區。

最近傳出消息,北京來的「六一零」成員在督陣強迫「轉化」法輪功學員,到十月一日為止,獄方已連續五天不讓鄭會旺睡覺,還逼迫他吃大便。鄭會旺曾告訴家人說自己如果出了甚麼事肯定是他們幹的,說他們甚麼事都幹的出來,並且囑咐家人一定要找監獄討公道。」

下面是鄭會旺自訴在獄中這次遭受殘酷迫害的經歷:

在二零一六年,監獄為了轉化我,對我實施了一種殘酷的迫害。這是一次自上而下精心策劃的,從政治上、精神上、肉體上全方位對我進行的一次長期、殘酷的迫害。它具有參與人數多、迫害時間長、迫害手段殘忍等特點。他主要有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從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七日我接見完到八月二十日回二監區。第二個階段,從八月二十七至十月八日教育科包夾人員走。就是現在對我嚴密監視也沒放鬆多少。參與迫害人員以監獄副獄長馬建紅為主,上邊包括省局「六一零」頭子教育科長李洪友、楊光輝、張躍峰、王永華、田思龍、獄偵科長王勇外,還有北京來的三個人,一個叫張輝,一個是前進監獄轉化李昌、王志文、紀烈武的監區長劉慶祥(音),一個人是甚麼身份不清楚。

從我被迫害第四天晚上十點多,他們恐嚇我,說令檢察院重新起訴我,給我加刑八年。另一個是個女的在一旁幫腔作勢。還有廊坊「六一零」主任趙某、霸州市「六一零」蔡少勇等,包夾人員主要是教育人員胡士清、馬保輝、張恆、劉慶祥、劉全有、吳雪、楊力等十個人。具體迫害我也主要是這幾個人幹。以胡、馬、張為主,其中打我的主要是馬寶輝。還有鄒長付、曹旭濤、李勇等。醫院一個隊長配合他們隨時灌食和檢查我身體,以便他們安心迫害。

具體過程是:早在五月份,張教就找我說,你能不能考慮減點刑,我表明態度後,他說你這事我們壓力挺大,意思是上邊給的壓力(指對我轉化這件事)。他們精心選了我接見完這個日子迫害我,我想一個原因是我可以暫時不打電話,家裏人也可以安心,認為我挺好,沒事,放鬆警惕,因為他們怕家裏人找,他們更怕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為了不走漏消息,完成一個迫害的高壓環境,他們封鎖了教育科,教育科取消了辦公很長時間。不讓金二所有人打電話,不讓任何人接觸我,不讓包夾接見等。具體過程也是經過精心安排的,包夾人員張恆說有些方法是我們的,我們估計你肯定會寫四書,但覺得不會那麼順利。

迫害我的這套方法應該是前進監獄劉光輝這個惡警策劃好的。熬我到第四天時,他說過你就挺著吧,以後弄些電棍伺候你,看你能挺多久。其實他們的這套過程就是以熬鷹的方法為主,配以各方面身體迫害。首先給你造成一個高壓封閉的環境,給你造成一個極大的精神壓力,叫你孤立無援,再對你身體加倍迫害。

那天我接見回來後不久,就有人找我說張教找我,頭天他們說有個北京來的,想跟我談談法輪功的事,我當時就回絕了。這次又來找我,我說我不去見他,不一會田思龍來了,惡狠狠的嚷道:「把他給我抬走。」幾個人上來不由分說就把我抬到辦公室。到辦公室前有一輛停在那的電瓶車,李洪友早已在這等著。因為我老喊「法輪大法好」,他命令把我嘴堵上,然後強行把我帶到了金工監舍警察休息室。室裏共有四個人,李洪友和教育課「六一零」副主任杜隊,他拿錄像機錄像,還有兩個人一男一女,男的自稱是前時監獄的劉光輝劉警官轉化過很多大法弟子,包括王志文、李昌、紀列武、李學軍,那個光盤(所謂王志文、李昌的轉化光盤),就是他們搞的。他自稱轉化了很多法輪功學員。說現在想幫幫我。當時就有幾個教育科包夾人員把我帶到金二監舍。晚上他們配了五、六個人,有胡靜強、鄒長付、曹旭濤、趙雷、王敬坡、李勇,在沒人的一個監舍(現在的閱監室),地上鋪塊木板(床板子),把我隔離了起來。晚上十點半左右,我正似睡沒睡的時候,教育科的幾個人闖進來,把我抬了起來,我一邊喊口號一邊掙扎,馬寶輝動手打我的臉,並用手巾堵住了我的嘴,一直把我抬到了金二警察辦公室。那裏沒有監控,他們開始整我,一邊謾罵一邊動手打,打人的還是馬寶輝。這個晚上以胡士清為首,怕我喊,用襪子堵了我的嘴。他們罵罵咧咧的說,人家北京警官找你談話你怎麼就不談呢,告訴你,好說不行,你罪就來了,叫你想活活不了,死也死不了,活受罪。說完了又打,期間沒有警察。當李洪友進來時,我責問他為甚麼打我,他裝腔作勢的說誰打人了?不說不叫你們打人嗎。然後匆匆離開。可見都是他們安排好的,當時打的臉,多少天臉上還有青斑。當時胡士清像老大一樣坐在那,問我「你是哪的人,叫甚麼,家裏有甚麼人。」然後說:「我就是黑社會,我一個電話叫外邊的人把你家人、你的兒子做了。」完全是黑社會那一套吧。一直到天快亮了,叫我合了會眼,可是我怎麼可能睡著呢。

第二天早上,他們把我帶到了教育科二樓團練室。這裏是一個完全封閉的區域,他們取消了教育科的一切工作專門迫害我。包夾我的人分兩個班,一個班以胡士清、馬寶輝為首;另一個以張恆為首,後分了三個班。地上還是鋪一塊木板,當時大伏天坐這光板,而且為了折磨我,有時還在床板上我屁股底下墊一個厚字典,專門硌我屁股。長時間我屁股上都是青斑、黑斑。然後還給我砸上腳鐐、手銬,並用繩子把兩種刑具綁在一起,叫你只能弓著腰坐著半伸腿都難。強迫不停地看他們拍的誣蔑大法的光盤,聲音大大的。

一天下午,他們突然說,你惹大事了,在你那搜出了很多法輪功資料,在監獄裏這就是涉嫌犯罪!你們教導員田主任都得挨處分,包夾你的人都被關起來了。然後他們小聲說:「他媳婦也關起來了,因為她老來監獄鬧,這一次這些東西最有可能是她拿來的,這是犯罪。」

晚上北京姓劉的又來了,除了跟我說了些破壞法的恐嚇的話外,就提到了在我這搜的那些東西,說一共八百多頁,根據刑法多少多少條,你這涉嫌第二次犯罪(在獄中),應予重罰。根據條例你應加8年刑。更重要的是,你這東西哪來的?你媳婦、你兒子是第一嫌疑人。監獄啟動調查程序,在你家只要搜出資料來,你媳婦你兒子就脫不了幹繫。你兒媳婦不是快坐月子了嗎,把你媳婦你兒子抓起來,就是沒你兒子的事,關他幾個月,你家裏一個人沒有,你兒媳婦咋辦?不過,我給你個機會,你只要轉化了,這些事都要從輕處理。我當然不會聽他們這一套,我知道他們的最終目的就是想用這種欺騙恐嚇的伎倆轉化我。

第三天,獄偵王勇和另一個人提審我。問我他們抄的那些東西,是不是我的,從哪裏來的。我拒絕回答。他們向我宣讀了法律多少條,告知對我立案偵查。當然也問我是不是我媳婦送的,也說了將請我家本地公安局配合調查此事。這一段時間他們多頭並進,進行迫害,熬我不讓睡覺,閤眼就用手擊身體,控制我大小便。我前列腺肥大,小便頻繁,他們叫我憋著,不行了再去。

不光這些,他們還有一個更殘忍的辦法,因為我絕食始終沒解大便,他們在給我灌食時,在食物裏加了瀉藥,而且還不叫我去大便。他們把師父的名字打印出來塞在我屁股下,把師父的名字放在便桶裏。叫我對師父不敬。他們用盡了各種手段,他們做的這一切就是為了摧毀我的意志。而且他們還把手銬銬的很緊。最後不得不把手銬毀掉才打開。

就這樣不讓我閤眼熬到第四夜的時候,第三個北京來的人物出現了。這個人晚上十一點左右找的我。大約三四十歲的年齡,白淨的臉,極其陰險,不告訴我他是誰幹甚麼的,就是不停地跟我談話。並威脅我說:「我半夜裏能進這個監獄,你可想而知我是誰,我可以讓檢察院起訴你,再判你八年,你自己考慮。我給你個機會,不要叫我下次再見你,再見你你死定了。」

四天四夜不怎麼閤眼,我已經精神不起來了。其中劉光輝還恐嚇我說:「你就熬著,以後給你電棍伺候,看你能挺多久。」當熬到五天五夜時,思想不清醒了,覺得自己要崩潰了,實在承受不住了,就違心地同意了轉化。我被迫寫了四書以後,我後悔極了,痛苦萬分,真都不想活了,真想死了算了。但我不能這樣做,因為大法不允許這樣做,這麼做會被邪惡利用來破壞法。

之後他們又叫我回二監區做揭批,然後又叫我寫了我的人生歷程和我的煉功過程兩個材料並錄了像,接著又有地方上(廊坊「六一零」主任,女的,叫趙麗華,霸州「六一零」兩個人)來驗收。說一為我「高興」,二說我轉化不夠深刻。

這一段時間裏他們始終控制我睡眠,不讓我清醒。同時北京姓劉的一直到第六天,他們覺得穩定了以後才走。

廊坊趙某走了以後,省局又接著來「領導」也和我握手「祝賀」我。張教說:「我羨慕你,這麼大領導我們都沒機會握手。」是誰多大官不知道,只知道他也是很邪惡的。

後來,他們又叫我看一本書──《天國夢》,是一本非常邪惡的書,一定出自於魔鬼之手。(註﹕此書是一名以前學過法輪功後來邪悟之人寫的,是個女的,腿有殘疾,四五十歲的年齡,家住石家莊,是所謂的作家,曾經被邪黨利用去各地洗腦班轉化那些堅定的法輪功學員)。又讓我看亂七八糟的光盤。這一段時間24小時只能睡兩三個小時覺。到八月二十日,叫我回到了二監區。他們不放心,又派了教育科,一批兩個人加二監區的三個人包夾,一直至十月八日終止去教育科。原因是我一段時間頭很痛,才告一段落。

包夾人中,馬寶輝是最壞,包夾期間就因私藏手機被關了禁閉,花了四、五萬了事。還有一惡人被打了一頓。包夾代班的胡士清年前突然休克,到醫院好長時間才搶救過來,他們均遭了惡報,這次迫害是以馬建紅為主要負責,李洪友、張躍峰具體指揮,教育科惡人馬保輝、胡士清、張恆等惡人具體實施迫害的。

河北省保定監獄:
地址:保定市七一東路77號
值班室 0312-5923095傳真5923100
監獄長 劉建華 5923001、13315272001、0312-5292801、5923000、13832224001
政委 劉章龍 5923003、13653323308
紀委書記 張彥順 5923004、13503365319
副監獄長 周彥平 5923005、13663300015
副監獄長 劉文國 5923006、13663300020
副監獄長 周合理 5923007、13663300018
政治處主任 張永傑 5923008、13582996666
副監獄長 褚寶春 5923009、15131216677、13832224013
總工程師 王志學 5923010、13903320828
辦公室主任 何 靜 5923019、13832224019
獄政科科長王曉光 0312-5298508、5298509、5923188
教育科副科長、六一零辦公室主任李宏友 0312-5923083
刑罰執行科(獄偵科)科長高宏亮、副科長王志乾 0312-5923060
一監區:0312-5923021、5923041
二監區:0312-5923022、5923042
三監區:0312-5923023、5923043
四監區:0312-5923024、5923044
五監區:0312-5923025、5923045
六監區:0312-5923026、5923046
七監區:0312-5923027、5923047
八監區:0312-5923028、5923048
九監區:0312-5923029、5923049
十監區:0312-5923030、5923050
十一監區:0312-5923031、5923051
十二監區:0312-5923032、5923052
十三監區:0312-5923033、5923053
十四監區:0312-5923034、5923054
十五監區:0312-5923035、5923055
十六監區:0312-5923036、5923056
十七監區:監區長劉躍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