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霸州市榮德煥女士被劫持到勞教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二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霸州市堂二里法輪功學員榮德煥女士,在家人不知道的情況下被非法劫持到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榮德煥女士被中共警察綁架月餘,家人多次找相關人員要人,但中共不法人員總是編造種種謊言欺騙,家人一直未能見她、也不知她的情況。

警察翻牆入室搶劫、綁架

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晚上兩個不明身份的人闖入榮德煥家中,說要找榮德煥的丈夫張玉春,張不在家,經家人再三逼問,二人才說是堂二里派出所的。

第二天也就是八月三十日早上六點鐘左右,堂二里派出所副所長楊得全夥同霸州市國保大隊,帶領十多名惡警,在榮德煥家人還沒起床的情況下,翻牆入室搶劫、綁架,搶走了家中的大法書籍,搶走了神韻光盤、一個半導體和兩部手機。但沒有留下任何收據,強行把榮德煥抬上警車拉走。隨後榮德煥母親追到派出所要人,他們說送廊坊了。

家人要人遭推諉、欺騙

九月三日,榮德煥母親到廊坊市洗腦班要人。他們不出來見榮德煥母親,從電話裏說不認識也不知道你要找的人。第二天榮德煥母親到堂二里派出所問楊得全:「女兒到底在哪裏?你們綁架榮德煥五天了,也沒通知家屬。」楊得全說:「我們是受上級指示,你去找國保吧,人是他們送的,我真不知道。」榮德煥母親又問楊得全:「如果一個人指示另一個人去殺人,你說殺人者有罪嗎?」楊說:「你說的有道理,但是我們和你說的不是一回事。」榮德煥母親說:「一樣的,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九月四日,榮德煥母親到霸州國保去找劉東方,劉不在。榮德煥母親到劉的隔壁正好看見了綁架榮德煥的那個人,是一個副隊長。榮德煥母親問他:「你綁架我女兒,把她送哪裏去了?為甚麼這麼長時間不通知家屬?」他說:「今天上午我去廊坊,看天冷了是不是該送衣服,可你女兒不知道她丈夫手機號也不知道她女兒的,無法通知。準備下午通知村子讓他們通知你們,那你就明天去廊坊送衣服吧。」

九月五日,榮德煥母親又到廊坊洗腦班送衣服看人,那裏的工作人員百般刁難榮德煥母親,他說:「你找榮德煥在外面等一會兒」,榮德煥母親等了有四十分鐘不見一個人影,榮德煥母親又打電話,接電話人問你找誰?榮德煥母親說:「找曹樓(廊坊市六一零頭)」,他說:「不認識」,榮德煥母親說:「找陳彬」,他說:「不認識」,榮德煥母親說:「找你」,他說:「不認識你」。榮德煥母親說:「你出來不就認識了嘛」。電話掛了再打也不接了。

下午兩點,榮德煥母親又來到洗腦班,剛打通電話,一抬頭看見她們鎮政府的曹桂軍和一名到她家搶劫綁架的惡警正在洗腦班門口站著。曹桂軍說:「來我給你接」,曹通完電話後說:「等一會兒他們就出來了」,可等了很長時間也沒出來人。曹第二次打電話,又說再等一會兒,等等又沒出來。曹第三次打電話,不知對方怎麼說的,但曹不說等等了,卻親口對榮德煥母親說:「他們(洗腦班的人)說:「洗漱和換的衣服都有,讓老太太回去吧,如果老太太不走,我們也不出去拿。」」這就說明人一定在洗腦班裏了。

在九月十日,榮德煥的妹妹又去廊坊看望姐姐,到了看守所的大門口後打電話,洗腦班裏面的人不出來(廊坊洗腦班在看守所的院裏),榮德煥的妹妹一定要闖進去,這時看門的人打電話,陳彬(洗腦班專管給法輪功學員飯裏下毒藥的惡人)出來了,他說:「你姐姐沒在我們這裏,愛到哪找到哪找」,榮的妹妹說:「前天我母親來你和鎮政府的曹桂軍說不用送衣服,甚麼都有」。陳彬說:「我們從來也不給衣服」。榮的妹妹問他:你和鎮政府的曹桂軍說的。陳彬說:「我不認識曹桂軍」。他們是狼狽為奸,卻說不認識。

榮德煥母親十一日到鎮政府找曹桂軍,曹說:「是說洗腦班裏面甚麼都有,沒說榮德煥在沒在裏面。」如果榮德煥沒在,為甚麼讓榮德煥母親回家不用惦記送衣服。榮德煥母親當日又返回霸州國保找到副隊長,問他我女兒到底在哪兒?你們翻牆搶劫,綁架,你不知道是犯法嗎?他說:「別人犯法,我們就不犯法。我們是執行公務,那你明天去廊坊送衣服吧」。

家人一直沒見到榮德煥,卻接到了《廊坊市勞動教養管理局委員會勞動教養決定書》,非法對榮德煥勞教一年。

曾遭堂二里鎮政府惡人綁架侮辱、劫持到廊坊洗腦班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五日,霸州市堂二里鎮政府、政法委孫彥賓、曹桂軍等人,非法闖到榮德煥女士家,進屋說:看看你們還煉法輪功嗎?榮德煥和她母親就和他們講法輪功真相,說:我們煉法輪功只是為了祛病健身,做個好人,你們不要再迫害好人了。三尺頭上有神靈,神佛都在看著呢,迫害好人會遭報應的。

孫彥賓用詭秘的腔調說:別著急,別生氣,不抓你們,也不送你們走,怎麼是迫害呀?說著一個人出去打了一個電話。很快,堂二里派出所很多惡警來了,闖進屋來不由分說,把榮德煥按倒在地,強行抬上警車,戴上手銬劫持到廊坊六一零洗腦班。路上,這些中共邪黨警察們用流氓的語言說一些侮辱榮德煥的話,說完中共警察們就像魔鬼一樣哈哈大笑。這就是當今共產黨徒的真實面目。政法委和本應該保護人民生命財產的警察竟然做出這違法之事,私闖民宅,用下三濫的手段綁架一個打不還手,並用最下流的語言猥褻婦女。

在洗腦班裏,陳彬說:現在飯裏不下藥(他馬上意識到失言了,趕緊又描了一句),以前也沒下過藥,我們從來也沒下過藥。真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雖然沒看見他們下藥,但榮德煥吃過飯後經常整夜睡不著覺。因為她抵制所謂的轉化,一個姓毛的所謂「公務員」,還有李漢松、韓志光、陳彬等恐嚇她說:勞教你如何如何。陳彬恐嚇說:二寸紙條我就把你給判了,不是去唐山,就是去萬莊。

榮德煥絕食抗議他們這種綁架,剝奪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強行轉化的非法行為。他們就強行給她暴力灌食。灌食過程中她差點憋過氣去,實在忍受不了這種酷刑折磨,只好吃飯,可是吃飯後就整夜睡不著覺,幾天後大腦不清醒了,稀裏糊塗的就所謂「轉化」了。回家後明白過來了,做好人,怎麼能轉化呢?往哪轉?轉成流氓和他們同流合污嗎?

榮德煥被邪黨人員綁架到廊坊洗腦班。她七十多歲的母親幾乎每天都到鎮政府要求見女兒,孫豔斌、曹桂軍等對老人進行恐嚇。老人指出是自己的女兒沒犯法,他們迫害好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在榮德煥的母親據理力爭、強烈要求下,堂二里鎮人員只好讓榮德煥的女兒到洗腦班見榮德煥一面。榮的女兒對洗腦班參與迫害的人講:母親從小教她做好人,參加工作後告訴她要好好工作對得起老闆給的薪水,結婚後告訴她要孝敬公婆。「母親做好人沒違法。」


河北省霸州市堂二里鎮政法委:楊同心,其妻子羅丹,是勝芳鎮東升小學四年級英語教師。
住址:勝芳鎮龍澤苑

堂二里鎮派出所所長:段金虎
堂二里鎮書記:左本中
堂二里郵編:065702
廊坊市郵編:065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