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運的二十年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五年我家當時三口人,我從小就是常年的藥簍子,女兒生下來就有病,十八天抽風,高燒是隨時發生,醫院幾乎成了我們的家。

這些年,家中唯一不生病的就是丈夫。他一人又得上班掙錢,又得照顧我娘倆,還得幹家務。別人逗女兒說爸爸愛吃甚麼時,她張口會說:爸爸是鐵人,爸爸愛吃剩飯。就在年底丈夫生日那天,他從外地出差突然回來了,眼睛黃黃的,渾身無力。我和女兒長年的拖累,使他病倒了。

在當地住了兩個多月院後,丈夫因病情加重,又轉院到市腫瘤醫院。兩個月後,折騰成了來陣風就能吹倒的人。他的病由乙型加黃疸肝炎轉成了重症肝炎綜合症加肝硬化前期。無疑還是大三陽。每隔一天輸液維持外,還得打干擾素。那時我娘家哥哥們來醫院看他,打算轉院治療並準備給他處理後事,但不敢跟他說轉院,怕他知道病重後被嚇死,因他天生膽小。就這樣一天天在醫院挨著,醫生不准他下地活動,只能臥床。

一、最幸運的一天

一九九六年五月十三日下午四點左右,丈夫非要瞞著醫生去外面待一會兒,我倆就走出了醫院,他強支撐著走到大門口外,找了個地方歇下。剛坐那一會兒,我們認識的醫院的人正路過這裏,說:走,學功去?我問,啥功?他說:佛家功。丈夫說,不去。我不懂啥叫佛家功,但礙於面子,再出於心底裏早想找一個能祛病的氣功,我便說服了丈夫,我們就去了不遠處學功的地方。

一會兒很多人坐在地上看法輪功師父的廣州講法錄像。剛看了一會兒,我就聽明白了──發自內心的想:可找到了!咋這麼合我心!我要找的就是這個!不知不覺的心生一念:這個功我一修到底!

我們每天看錄像,看完一講就學煉功動作。到了第四天晚上,折磨了我多年的風心病、膽囊炎、氣管炎、附件炎、風濕腿、神經性頭痛、過陰等所有病,隨著從頭芯進的一股熱流,「唰」的一下,正在伴隨的高燒和所有的病狀一下就沒了。我從此再沒有了病!

丈夫在床上說,我的身體咋這麼重?手指頭都覺的那老粗。我說,是你毛衣腋下縫的「符」,師父告訴讓咱們清理,咱們聽師父的。我拿上找人給丈夫看的「符」和「大悲咒」,去了水房就燒了。從水房回來後丈夫就好了。

給丈夫治療的是腫瘤科的主任醫師,他知道我們學了法輪功,就跟丈夫說:別聽他(指師父)白唬(瞎說)。她當時說的我知道是考驗,只當耳旁風。

看師父講法錄像的第九天,給丈夫做的全項化驗結果出來了:一切項目全正常!(但還是大三陽)。當天我們就辦了出院手續,第十天回到了家。

回來後,把帶回來的所有的藥賣的賣,送人的送人。丈夫在家學法煉功,第二十六天,健健康康的上班了。女兒也隨我們一起修煉。回來沒幾天,女兒和爸爸一起高燒了三天,燒的起不來床。我的心很平靜,照常上班。從小多病的孩子,三天後一下子啥病都沒有了。

一九九七年我們又有了小女兒,丈夫先後在本地和外省醫院檢查身體,結果啥病都沒有,而且大三陽轉陰。

二、「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唄」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剛開始,丈夫因戒不了酒,加之邪惡打壓,漸漸放棄了修煉。由於我一直不會修,老走極端,還覺的自己堅定,被邪惡一次次迫害,三次向邪惡妥協,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家庭帶來了傷害。丈夫知道大法是正的,他一直都在保護我,但由於我的極端行為,結果把他推到了對立面。後來他對我又打又罵,還罵師父罵大法等,並威脅要和我離婚。我通過大量學法和看《明慧週刊》,漸漸學會了實修,學會了善。我就儘量關心他,體諒他,不直接生硬的講真相,平時把週刊放在枕邊。一點點的,他看到了大法真相,了解了正法形勢,對大法的態度也變了,對我也越來越好了。

二零零五年十月份,丈夫又一次病倒了,這回全身都是黃綠色的,人一點力氣也沒有,精神一下就垮了,再一次住進了醫院。這次他哭了,他知道這種病是花多少錢也難保命的,更何況家裏沒錢。同修勸他回到法中來,他說:我又撕書又罵大法的,有病了又想起人家來了,咋好意思再學!二小姑子回來看他,問他說,哥你說實話,第一次你得這病是咋好的?他說:「是煉法輪功煉好的唄!」小姑說,那你還煉!

丈夫聽了同修和小姑的勸說,第二天上午,終於接了同修送來的師父的經文和《明慧週刊》。下午開始高燒伴隨著拉肚子。晚上我們一起發完十二點正念,他的高燒和拉肚子的症狀全好了。他告訴我說,發正念時,他的腦子裏像瘋了一樣,差點堅持不住。第四天上午他自己主動出了院。在家學了四、五天法,就又正常的上班了,從此走回到大法中來。知道他住院的人誰都沒有想到他能好,而且能這麼快出院。

之後,我們家裏五口人每晚一起集體學法,又建立了家庭資料點,而且同修們能隨時隨地到我家學法,家裏樂融融的。

三、小女兒的修煉故事

我幾次被迫害,和家人在一起的時間不多,除被關在黑窩外,自二零零六年經常是流離在外。小女兒剛兩週歲多,就經歷了和媽媽分別。我幾次被關在黑窩時,小女兒想媽媽,有時晚上就把我照片摟在被窩裏,偷著哭完後,摟著照片就睡著了。她吃了很多的苦,卻從不言苦。在家裏和外面,總是樂樂呵呵的生活,正念的對待一切,而且能自己約束自己學法,發正念,還能幫助被干擾的同修發正念。平時能隨時隨地講真相救人。

小女兒小學、中學的同班和她能常接觸的同學、朋友,她都給講了真相並做了三退。有同學家長覺的我女兒可靠,就常約女兒去他們家,還給我女兒做好吃的,女兒順勢給他們送去真相資料,講真相,讓同學的家長也明白了真相得救。

小女兒小學一位同學的奶奶非常刁蠻,愛打人罵人,誰都看不上,平時愛大白天躺在被窩裏。一次女兒跟她孫女去了她家,她卻非常喜歡我女兒,還讓她孫女跟我女兒玩兒,說我女兒身上有正氣。女兒每次去她家,她一下就把我女兒拽在自己被窩裏,每次都把女兒嚇一跳。後來女兒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認真的跟著學,還念給女兒聽對不對。她臨終之前還念叨我女兒呢。

一次遊玩路過一地,一個老太太坐在椅子上休息,手抓一樹枝在地上寫「某某黨萬歲」,小女兒的同學和她配合講,問老太太某某黨好在哪,老太太就說邪黨如何好;她們就歷數邪黨如何壞,還問老太太聽說過沒有,老太太睜大眼睛說從來不知道,老太太明白了真相,退出了邪黨黨員。原來老太太是一名退休教師。

一次跟同學去遊玩,小女兒支開同學,請師父加持,抓緊機會給遊樂場的項目老闆講真相。老闆說:你這孩子跟一般孩子不一樣,有氣質。女兒說了她的信仰,她從法輪功那學的。老闆當時就鄙夷不屑的說:法輪功?女兒說,我覺的你和別人不一樣,原來你也和那些人一樣,(不用自己的理性認識事物,好壞不清、善惡不分),老闆一下被她的話震住了,主動過問法輪功是怎麼回事,這個老闆自然也明白真相得救了。

小女兒上高一那年,她們宿舍共九人,有一個外班的。她早想給她們班的那幾個一起講真相。一天,她請師父幫助,讓外班的那個出去住。女兒跟她班的七人講了我的故事:從我幼年得病遭罪到修煉法輪功使病好了;從我修煉前脾氣暴躁到修煉後按真善忍做變好了;從講真相救人到一次次被非法關押後流離失所。剛開始講的時候,其中平時那個愛打架、不學習的同學不聽,像睡著了。後來女兒正講著講著,睡著的那個「唿」的一下坐起來說:你媽媽是英雄,讓她煉,我支持她!這時,其他的幾個同學已經都為我哭了。女兒順利的告訴她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並給她們做了三退。從此,女兒無論去哪兒,只要她們幾個不論誰在場,到哪她們都主動或配合女兒講真相救人,有時去遠處玩,她們就一路寫真相標語。後來愛打架的那個同學,兩次找到誣告我的那個人,一頓拳打腳踢。打的時候被老師看見了,老師問她:某某某,你在幹甚麼?這個同學向老師舉舉手說:替天行道!

小女兒的同學的媽媽被派出所雇佣監視大法弟子,她跟那位媽媽說:阿姨,你那份錢不能掙。那位媽媽說,給錢還不掙?她說,要是你家的孩子沒有了媽媽,她該多想媽媽呀!那位媽媽說,也是。從此再不幹了。

我流離在外,她爸爸經常長時間出差,只有姐姐照顧她,姐姐還得照顧自己的女兒,又上著班。小女兒無論在小學、中學還是高中,都遭受過我或她爸爸被迫害給她帶來的恐懼和痛苦,因此影響了她的學習成績。考大學時,按她的說法是師父為她降了錄取分數線,幸運的考上了,還巧合的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正法修煉這塊她沒怎麼落下,訴江剛開始,她就和家人同修一起參與了訴江。

二零一六年暑假,小女兒考駕駛證練車背題,但學法、煉功、發正念、救人都沒耽誤。在開學前駕駛證也拿到了手。親戚、朋友、同學們都說她人緣兒好,最能為別人著想,甚麼都能拿的起放的下,處理事妥善。她確實是從小到大沒怎麼用家裏操過心。反而悉心的照顧家人。

學校別的宿舍同學不和,互相攀比,因個個是家裏的寶貝,都想把尖兒,不會幹活,而她們宿舍從沒打過架。在她的影響下,周圍的人都改變了這代人自私孤傲的性格。有趣的是,二零一六年暑假開學時,她同捨的同學提前去了學校,打電話告訴她說,老早把宿舍收拾乾淨了。她的同學看到她在學校打工掙錢,並且從不跟爸爸亂要錢,同學暑假也打了工並堅持幹完,同學的爸爸直誇他的孩子變了。從女兒在小學開始一直到大學,同學家長都囑咐自己的孩子,要多跟我女兒在一起,啥事向她學。同學做甚麼事只要跟家長說跟我女兒在一起,家長們都痛快的答應。由於她是在大法中長大的,遵循真、善、忍做人,所以她天性純真善良,胸懷寬廣,坦坦蕩蕩。她很多時候發正念或睡夢中能見到師父,師父有時給她橘子等水果吃,她說可甜了。她還能看到很多發正念時滅邪惡的景象,夢見過我一家人的幾生幾世的輪迴。

四、幸運的外孫女

外孫女(我大女兒的孩子)剛兩歲半多,在很早以前就會發正念,還能流利背下來清理自身那段師父講法,立掌發正念能跟著大人說。剛一週歲多時,玩兒時經常背兒歌:大法小弟子,人小智慧高,立掌發正念,神通透九霄,心隨蓮花笑,正念捧真心:問聲師父好!

在我們跟前,無論誰遇上事或她自己有甚麼事,她第一念總會說:「沒事,有師父!」或者說,「我是大法小弟子,沒事!」也這樣告訴別人這麼說。她在娘胎裏時就跟著媽媽聽法,出生後也斷斷續續的聽,因此孩子特別靈通聰明。

由於邪惡一次次迫害,使大女兒承受的太多了,造成她想精進也精進不起來,幾乎放棄了修煉。二零一五年正月中旬,孩子高燒。我又不在跟前,她心裏沒了底,給孩子吃了藥。去醫院到處化驗治療,也沒止住高燒,一直持續高燒。第四天晚上我去了她家,孩子燒的老哭。每次外孫女見到我都很親,這次看到我就害怕,哭的更厲害了。我給她長時間發了兩次正念,並告訴女兒和外孫女也發正念。孩子平靜了些,但還是不行。我想起求師父救她,又一想,讓孩子自己求師父救她呀。孩子這時正自己躺在床上,折騰的睡不實老翻身。我說:「你求師父救你」,孩子說:「我一會兒求師父救我。」說完翻身背對我。不一會兒,外孫女「唿」的一下站起來,邊站邊用小手扒開眼睛,眼都沒睜開就樂著說:「師父救我來了」。她剛站起來,由於腳腕子抽血抽青了,腳腕子一疼床又軟沒站住,又摔在床上哭了,我和她媽媽趕緊說沒事沒事,孩子又樂了,站起來讓來到床邊的媽媽抱。我大女兒一摸孩子頭,說:「孩子好了!」,大女兒趕緊抱孩子去客廳,她抱著孩子走,孩子揮著小手,往窗子方向一劃拉說:「邪惡全滅了!」我沒聽清,問,「你說啥」這時孩子轉過身去,揮著另一隻小手又一比劃著說「邪惡全滅了!」女兒說:「孩子不燒了,好了!」 孩子爸爸一摸,「哎呀,真好了!這麼快!」女兒和孩子爸爸都說太神奇了,都見證了師父救了孩子,隨後孩子就和我們快樂的玩起藏貓貓來。

去年五一三前後,一次,一位同修到我家,說她在粘貼不乾膠時手上紮了刺。外孫女馬上說「知不知道法輪大法好?求師父!」「去給師父磕頭去!」同修樂著趕緊去了師父法像前,這時我正餵她吃飯,她怕同修不磕頭,飯也不吃了,趕快跟了過去。直到同修按她說的做了,她才返回來吃飯。

我們能成為大法弟子,是全宇宙中最榮幸的,師父給予了我們最好的一切,弟子們傾盡一切也無法報答慈悲偉大的師父。弟子們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辜負眾生的期盼,在今後不多的正法時間裏,修好自己,抓緊救人,兌現史前的誓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