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姐夫的康復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八日】我大姐夫70多歲了,生活在城市裏,是個獨子,幾歲時失去母親,跟著爺爺、奶奶、叔叔、嬸嬸長大,人很善良、勤快,上孝敬長輩,下愛護弟妹。所以長輩們也都很疼他。文革時他爺爺、叔叔都挨過鬥,被抄過家,邪黨人員恐嚇他要與他們劃清界限,還讓他揭發他叔叔(他沒做),但從此養成了膽小怕事、多愁善感的性格,說話做事察言觀色,恐怕傷害到誰,愛哭,給自己的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他患有心臟病、肺病、痔瘡便血、十年前,膽結石已將膽摘除、失眠做噩夢是幾十年的老毛病,頭暈。2015年8月份又查出血小板低,腿腫並有紅色斑點,醫生告訴家人是白血病前期。於是兒子帶著他到河北省二院治療,上網查找治療方法,找專家諮詢;女兒、女婿帶他到有熟人的醫院住院治療。看中醫,看西醫,但都沒有特殊療效。他也經常發脾氣,我姐也說:你要是走了,我也就不活了。

我外甥告訴了我。我一聽,就對他說:「讓他修大法吧,只有大法能救他。……你看你三姨,那麼嚴重的胃癌都好了,你們不是都親眼見證了嗎。」2009年4月,我三姐患胃癌,切了約五分之四的胃,出院後,喜得大法,沒吃一粒藥,沒打一次針,沒做化療,沒吃過任何營養品、補品,身體很快就恢復了健康,軟的硬的,冷的熱的,甚麼都能吃,並且比手術前吃得還多,身體非常好。

第二天晚上,我和我三姐帶著《轉法輪》書和師父的「廣州講法」光盤去了大姐家,只見我大姐夫面黃肌瘦躺在床上,連坐的力氣都沒有。他告訴我們他每晚都做噩夢,夢到的全是死去的人。我大姐說:「他天天晚上說夢話,喊叫,弄的我也睡不好。他暈倒了三次。」我三姐說:「你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這是救命的九字吉言,大法就是救人的,只要你相信師父,師父就管你。我這不是一個活見證嗎?」我三姐就用她的實例,講大法的美好,鼓勵他信師信法。

我跟他說:「再做這樣的夢,你就喊師父,師父就會救你。」他說:「師父管嗎?」我說:「師父管,你這麼好的一個人,師父一定會管你的。我給你帶來了一本《轉法輪》和師父的講法光盤,你看看吧。」他說眼睛花,看不了書。我說:「讓我大姐給你念,我姐也學了法,多好。你們還可以看師父的講法錄像。」

因大姐家住得太遠,我和三姐都有工作,不能隨時過去陪他們學法,都是隔一兩個月,孩子開車送我去一次。平時一週左右打個電話問候問候,鼓勵鼓勵。我大姐告訴我:自那日起,我大姐就開始給他念法,和他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我姐夫還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寫在紙上,貼在他屋裏,看見就念 。他晚上一做夢,就喊:「李老師,你救救我吧!李老師,你救救我吧!」

我姐夫還給我講了兩件神奇的事情:有一次他做胃鏡檢查,他說:「我最怕做胃鏡了,那種滋味真是生不如死,所以我在心裏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一點也沒難受。還有一次做股骨穿刺,嚇的我只打哆嗦,我就坐在凳子上,攥著拳頭,閉著眼,心裏使勁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我坐了好長時間護士也不給我做。我就問護士,『你怎麼還不給我做呀!』護士說:『老爺子你已經做完了』。原來人家早已給我做完了,可我一點感覺也沒有。我可體會到真的是師父保護著我哪。」

後來他的身體逐漸開始恢復了,血小板指數也正常了,臉色也好看了,雖然不能走遠路,但也能到外邊遛彎兒了。但是,由於他治病的心沒去,也沒堅持學法,結果更大的魔難又來了。2016年7月7日我接到大姐的電話說:「你姐夫住院了,可能得做手術,因胃裏長了東西,吐血便血。在省人民醫院住了十幾天,因他年歲大了,又有心臟病、肺栓,醫生建議保守治療……」7月13日我大姐夫因胃癌做了胃全部切除手術。進手術室前,我一直陪著他並提醒他:你甚麼也別想,就不停的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手術很順利,主任醫師親自主刀,但對術後恢復不敢保障。

手術後住進重症監護室,每天下午有四十分鐘的探視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去看他,特別驚奇的是:他做了這麼大的手術,刀口一點兒都沒疼過。第一天下午探視時我問他疼嗎,他搖搖頭表示不疼,因安著呼吸機不能說話。以後每次問他都說不疼。7月29日出院回家了。

8月9日晚上,女婿開車把他和我大姐送到我家來,因為他回去這十天,不僅飯吃的少,而且還噎,有時連喝水都噎,得用拳頭使勁捶胸,飯、水才能下去。並且醫生給的藥裏有化療藥,吃了就嘔吐,連咽口水食道都疼,人非常虛弱。他們害怕了,到我家來了。那天晚上一夜幾乎沒有睡覺,咳嗽、吐痰、背痛、嗓子有藥味兒。第二天我就讓他聽師父「廣州講法」錄音,當聽到師父講:「我敢說我們法輪功這兒是一片淨土(鼓掌)」時,他的眼圈紅了。從此以後他們兩人走上了修煉的路。

我們三人每天學法後,按師父的教功錄像學煉五套功法動作。尤其我大姐,不厭其煩的讓我教她煉功動作,每套功法儘量達到標準。大姐特別能吃苦,一上來就堅持雙盤近半小時,腿再疼也堅持煉功,不僅白天學煉,每天晚上睡醒覺,就自己打坐煉功。從她身上我看到了自己那顆怕吃苦、怕煉功的心,並下決心改正,雙盤也能達到標準了。

雖然他們在我這裏只住了十八天,但是身心卻發生了很大變化。出院時醫生叮囑我大姐夫,第一週只能吃流食,第二週只能吃半流食,少吃菜。尤其剛來時喝水食道都疼,芝麻糊、稀掛麵、麵片湯只能吃小半碗,學法後甚麼都能吃,還特別能吃菜,一切正常,他一週體重增長了5斤,臉色白裏透紅。我大姐的體重也增長了5、6斤。通過學法,他倆都說,以後可不能再說兒媳婦不好的話了,其實兒媳也挺不容易的,甚麼都給咱們買,咱以後光看人家的優點。

他倆身體的神速變化,讓我們的家人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尤其他們的兒女們,都很支持他倆學法修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