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悔的選擇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在父母親的勸說下,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於一九九五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捧起《轉法輪》,無怨無悔的走到今天。

在窮困中長大

我的故鄉在東北一個貧窮的小山村。我的母親在貧窮中長大,雖然沒上過幾天學,卻從小聰明伶俐,一直很要強,結婚後我父親在外地讀書,我母親跟奶奶一家生活。家裏人多,不太和睦。一九五九年五月七日我出生了,月子裏母親得了重病,不省人事。我餓的直哭,是好心的四姨每天幹完活來給我餵糖水。是我二姥姥請中醫到家看病時,求大夫到我家看看我母親,救了我母親的命。

我一歲時有了一個妹妹,因為趕上邪黨製造的三年大飢荒,沒有飯吃,母親養不活我們倆個孩子,妹妹沒有吃過一口奶就離開了人世。我四歲時有了弟弟,母親就帶我們自己過了。還依稀記的小時候母親帶我和弟弟度過的那些艱難的日子。我父親當時在北京工作,一年只能回家呆二十幾天,生活中的壓力都落在我母親的肩上。

弟弟六、七歲的時候,有一次燒火做飯不知道開鍋,把鍋蓋燒糊了,母親責怪他。別人說那麼小的孩子給你燒火,夠難為他了,母親流淚了。因為那時,母親在生產隊幹活,中午來不及做飯,都是把米先下到鍋裏,把柴火填在灶坑裏。等我和弟弟中午放學回去把火點著把鍋燒開。學校老師經常中午讓我提前回家做飯,我那時個子矮小做飯搆不著鍋台,就蹲到鍋台上去貼餅子,結果還是把餅子貼到鍋台的上面了。

我二姑父和我大伯父修煉某一佛門。大伯父被定成牛鬼蛇神,經常被拉去關禁閉,掛上牌子遊街示眾,五花大綁被批鬥,遭毒打,受盡了凌辱與欺凌。從我記事的時候起心裏就一直為我大伯父的安危擔憂,經常偷偷的跑去問別人我大伯父又挨打了沒有?二姑父被判刑十年關進監獄。我父親也因此被牽連,差點被趕回老家,下放勞動改造降工資一級。在父親的心裏留下的是苦悶、悲哀和無助的嘆息。

十三歲時我們家搬進了城裏和父親團聚。因為父親的工資很低,母親為了我們生活的好一些,在幼兒園看過小孩,在糕點廠上過三班倒,在服裝廠蹬過縫紉機,在小飯鋪賣過餃子炸過油條,後來又到醫院食堂做飯,到老了還是臨時工,多年積勞成疾,高血壓、胃潰瘍、神經官能症,因為沒有退休金,沒有醫療保險,捨不得打針吃藥,經常喝鹼面,整天昏昏沉沉的很鬱悶。也練過其它氣功,但都不能使我母親擺脫疾病的折磨。

我從二十多歲時患上了風濕性關節炎,醫學上稱之為不死的癌症。多方醫治無效,非但不好,反而愈加嚴重,脊椎變形,腰不能彎,下半截腿是涼的,夏天不能吹電扇,冬天不能摸涼水;加上腦震盪後遺症帶來的痛苦,十五年我在病痛的煎熬中失去了對生活的美好嚮往,加上人與人之間的各種矛盾使我的身心處於極度痛苦疲憊之中,三十六歲的我身心被折磨的到了崩潰的邊緣。其實那時我的心已經死了,不相信有靈丹妙藥能使我起死回生。

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一九九五年,我母親開始修煉「真、善、忍」法輪大法,在明白生命真諦的同時,在不知不覺中原來的疾病痛苦都消失了,身心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六十歲的人看上去比四十歲的人還精神飽滿,買菜做飯、操持家務、照顧孩子,對兒女的工作、學習和生活給予了全力支持,生活中充滿了祥和與喜悅。

看到我母親修煉大法以後的巨大變化,我父親也在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煉,那真是喜得大法,祛除病邪身輕健,精神足,臉上整日掛著笑。父母親都建議我也修煉法輪大法。

在父母親的勸說下,我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於一九九五年十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我捧起《轉法輪》,這一看,讓我無怨無悔的走到今天。

我像枯萎的小草逢甘露,大法滋潤著我的身心。在一個月內在不知不覺中折磨我十五年的風濕性關節炎等疾病奇蹟般的消失了,心靈得到了淨化,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

我在單位不再晚來早走,而是每天提前到單位搞好衛生打來開水,等待同事的到來。和同事以誠相待,工作任勞任怨,不再為一己之私而爭鬥,心態平和,遇事先想到為別人好,連續四年被評為工會積極分子。領導要求我入××黨,我把《轉法輪》捧給他看,我說是《轉法輪》改變了我,是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我兒子八歲跟我修煉法輪大法以後,不喝苦藥湯,扔掉藥罐子,氣管炎好了。入小學體檢眼睛視力0.6,散光200度,修煉法輪大法後,到小學畢業一直視力很好、沒有戴眼鏡,他的各門功課都是優秀。小學六年級時參加全國小學生數學奧林匹克競賽獲得一等獎,免費自己擇校進入本地最好的學校讀初中。

我七十二歲的婆婆哮喘上下樓很困難,還有其他的老年病,每天吃很多藥,看到我身心的變化,她也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兩個星期就不哮喘了,上下樓也方便了,其他的病也很快都好了,也不用吃藥了。我們互相謙讓,相敬如賓,在一起從沒紅過臉。我敬婆婆,關心丈夫,耐心教育孩子,熟人都很羨慕我們這個溫馨的家。

有人說,假如一位醫生治好了我的絕症,我會感激他一輩子;假如一位老師教給我人生的真諦,我會永遠尊敬他;假如一個人把我從毀滅的邊緣救回來,我會永生永世不忘他的恩德。我找到了我的這位恩人──李洪志師父。

無悔的選擇

一九九九年七月對法輪大法的迫害發生後,我因為不肯忘恩負義、不肯背叛我的師父和大法,堅守做人的最基本準則,做個好人,受盡了凌辱與折磨,但我無怨無悔,堅信師父,相信大法。

二零零三年四月五日,被非法勞教三年加期兩個月的我,帶著滿身的傷痕和一顆被蹂躪的心,回到家中。我捧起《轉法輪》,大法撫平著我心靈的創傷,快速的康覆著我的身體。二零零六年三月,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兩年的我,再次被迫害得了視網膜炎、子宮肌瘤,被保外就醫,我依然堅信師父,相信大法,每天學法煉功,僅僅二十多天視網膜炎就好了,眼睛不疼了,肚子裏的子宮肌瘤也消失了。大法第三次給了我健康的身體。

二零零七年五月我被綁架,遭冤獄五年,我經常雙目疼痛,頭上太陽穴和臉的上半部,特別是眼睛,經常劇烈疼痛,視物不清,雙眼視網膜脫落,心慌氣悶,心臟經常疼痛,獄醫診斷為心臟病。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三日,我堂堂正正走出監獄大門,我仍然堅信師父,相信大法。我捧起了《轉法輪》修煉法輪大法,一個月後眼睛不疼了,心臟病也好了。通過修煉,我第四次獲得心靈的安寧和身體的健康。鄰居都說,你還那麼年輕精神,可不像快六十歲的人。

今生能在法輪大法中修煉,是我生命長河中的永遠快樂和幸福!今天更加堅信師父,相信大法。修大法是我無悔的選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