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路上找差距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七日】一位同修大姐,全然不顧自己的文化有多低,每次法會交流文章都堅持要寫。這次她又與我交流了半天,希望我給她寫寫。與她一席交流後,覺的要單獨成文確實很難,但這讓我看到了我與同修大姐之間的差距。

一、學法入心的問題

每星期集體學法,我們在一起有一段時間了。大姐讀法非常認真,有錯必糾,不認識的字,因不會拼音,就用同音字記住;別人讀法她也跟讀,其他人不認真都不行。表現在修煉上,師父的法,會時時從她的嘴中冒出來。

那天我們正好討論了對於主、副元神之間的關係問題,大姐脫口而出:師尊說「當然,主元神得功,副元神也得功,為甚麼呢?你身體的一切信息、一切靈體,你的細胞都在長功,當然他也要長功。可是到甚麼時候他都沒有你高,你是主,他是護法。」(《轉法輪》)

我相當震動。相比之下,我學法與大姐對比,我很慚愧。

二、歸正自己的問題

大姐講,前兩天她走親戚時,遇到著迷賭博而不爭氣的姪子,這次聽說他離婚後又找了一個比較漂亮的媳婦,大姐當時心裏一喜,過後很快就想到自己對親情的執著還是沒放下。於是趕快背師父的法:「因為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元神,生你元神的那個母親才是你真正的母親。你在六道輪迴中,你的母親是人類的,不是人類的,數不清。生生世世你的兒女有多少,也數不清。哪個是你母親,哪個是你兒女,兩眼一閉誰也不認識誰,你欠下的業照樣還。人在迷中,就放不下這個東西。」(《轉法輪》)

聽了大姐能抓住人的一思一念修去它,我又找到了自己的差距。我有時明明想證實法,卻對常人有很強的嫌棄心;笑同修執著於家務事,自己卻因親戚沒救而遺憾,還有分別心……我因為沒抓住一思一念去修好自己,就容易受舊勢力安排的影響,還因此耽誤做好三件事。

三、加強正念的問題

集體學法之前,要一起發正念。我感受到大姐和其他同修正念很強,而我卻正念不能持續。

在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上,大姐非常理智、清醒。比如,她比我胖很多,我們一起從外面回來,我感到很熱,她每天在外面講真相卻沒感到熱。因為她能感受到是邪惡因素在人這個空間場中的充斥,能正念做事,師父就會加持她,而我還以為天氣熱是大自然的正常變化,不能夠精進實修,沒能做好三件事。

四、關於講真相的程度的問題

無論嚴寒酷暑,大姐每天堅持講真相,她把大法弟子的責任擺在了首位,一心要讓眾生明白真相,真心三退;她認為,師父把路已經鋪墊好了,長期講真相已經形成自然,面對各種情況能智慧、冷靜的應對。

比如,她看到有倆妹子走親戚,她主動上前給她們打招呼後,講起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天滅中共、惡人遭報、三退得福報等,倆妹子很能接受,很爽快的做了三退,收下真相護身符,記住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這樣的例子很多。大姐真相講的很到位。而我講真相還有很強的怕心,還怕自己的工作不保,不敢主動講自己是煉法輪功的、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還執著於做事、講真相的數量、貪功、攬事……比如,我講真相,一般讓世人看清中共的本質,清除世人對神佛的不敬,勸了三退就行了。世人不問,我便不提法輪功被迫害的事。

在講真相中,大姐的心態是無私、無為的,能順應師父的安排去做。而我卻有很大差距。我悟到,同樣是做講真相的事情,用心不同,效果也截然不同。

我得法四年來,作為新學員與老同修之間差距很大,還有很多執著心沒能修去,甚至有的表現還很明顯,我一定誠心學習,趕上正法進程。

一點淺見,望同修批評指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