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講真相救人的狀態對我的震撼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最近在和外地同修的接觸中,他們的修煉狀態對我的感觸很大。這裏我僅舉三個例子。

一、偶遇年邁的同修講真相救人

一天,我在當地的一個大集市的車站等車,見到了一個年齡七十多歲的女同修,面色紅潤,皮膚白淨,衣著整潔。我看見她時,她正在給我左前方坐在長條凳上等車的兩位大爺輕聲細語的講著真相,那兩個老人都笑著聽她講。這位同修也來到了我的面前,給我講了起來。

能在外地看到同修講真相,那份心情自然是高興,而且講到我的面前,我自然是很激動很幸福的感覺!看著老年同修這麼認真的做著救人的事,我心中油然升起了敬佩之意。離開我後,她又走到我右前方坐在長條凳上的一個中年女子面前,這名女子正在玩手機,身邊還依偎著一個八歲左右的男孩。老同修彎下腰來,向這位女子講真相。我看到,這女子抬起頭剛聽了兩句,就低下頭看手機,不去搭理同修了,同修又往前探了探身子,繼續向那位女士講真相。這時就看那女子頭都沒抬,不耐煩的舉起右手,連續做著向外煽動的手勢,意思是趕緊走吧。老同修停下話,慢慢直起身子,對女士說了句甚麼,看同修的表情好像是說:打擾了。同修眼含慈愛的看了看女士身邊的男孩,欲言又止的站直了身子,慢慢的離開了那個女士和孩子。

看著同修遠去的背影,我的心裏非常感慨。就在那一刻,我更加明白師父讓弟子們面對面講真相救度世人的意義和內涵!我沒有看到同修因為被世人的不敬和羞辱而面露難堪或是憤憤不平,而是看到了從同修眼中流露出的無比憐憫!我從老同修的面部表情和走路的神態上,看著她平和的表情,我的內心真的很震撼!

二、正念正行,在「訴江」中救人

甲同修也有六十來歲了,幾年前全家從外地來到這個城市,沒有暴露身份。這次訴江中,同修公開了自己的身份,把兩個地區的「六一零」都驚動了。家鄉的「六一零」來了一群,那陣勢是氣勢洶洶的。甲同修發自內心的想救他們,用在大法中修出的善,非常熱情的招待這一群不速之客,把為甚麼訴江、自己為甚麼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為甚麼能得到家人的大力支持,一一講給了這群「辦事人員」。幾個小時後,講的有些人眼睛也濕潤了,這些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高高興興的離開同修家,回去了。當地「六一零」也來了,問明情況,明白真相後也走了。

乙同修是一個單位的中層幹部,又是當地小有名氣的醫療專家。她平時利用工作之便和自己擅長的技術,給每一個來求她辦事、治療的人講真相,包括當地政府部門的領導和迫害機構的領導。在單位裏,大多數同事都在她這裏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在自己的住宅小區裏,她利用各種機會,給小區裏不同的人講真相、勸三退。無論是開車在路上,還是步行出門,只要有機會,就停下來講真相救人。拿她的話說:「我唯恐別人不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

這次實名訴江中,她很早就向兩高郵寄了訴江狀。後來當地「六一零」給單位施壓,單位領導派了一個新來的年輕人找她,她先正氣十足的說:「這件事你們不要參與,誰參與誰倒霉!」然後,她直接去了這個部門的辦公室,給那裏的工作人員平靜的把自己為甚麼訴江,把自己因為修煉遭到的迫害,和到目前為止自己的職稱、工資等都不能和她現在工作技能相掛鉤的事情全都講了出來,領導明白同修訴江的原因後,再也沒有找過她。

後來「六一零」又對參與訴江的其他單位的同修開始登記住址和電話,她同一辦公室的同事聽到這個消息後,一個說:「誰要是問你的家庭住址和聯繫方式,我們一概不知道」,另一個則說:「我知道你那個已經停機的號碼」,說完,大家都笑了。

三、農村同修的狀態

這次在外地,才第一次親眼見到農村同修做證實法的事。以前在網上讀到有關農村同修做證實法的事的交流時,很震撼,總有一種想親眼見見這些同修的想法。這次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親身接觸到了樸實、厚道的農村同修。看到他們放下手中的農活,就能拿起救人的各種項目。無論是電腦,還是需要有體力、耐力、技巧的其它項目,還是去掛橫幅、發資料、講真相,他們真的是「以一當十,以一當百」,用大法賦予的智慧,去圓容著師父要的!那種平和、善良的修煉狀態,讓我看到自己很多還沒修去的人心。同修不厭其煩的手把手教我技術,毫不保留的把每一個細節都給我講的清清楚楚。我的心又一次被震撼了!

我感慨更多的是,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大家都在修著同一部法。雖然我們因為地理位置的差異,交流時地方方言還有一些障礙,但是,那顆真正修煉的心,對法理的領悟、對救度眾生的那份責任、對自己對同修的負責都是一樣的。我由衷的發自內心的震撼著:「偉大的師父」 「偉大的大法」「偉大的大法弟子」!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