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四年三月八日】經常出差對我的工作來講是司空見慣的事,也使我和各地同修有了交流的機會。這次,我又得以到長春去辦理業務,真的是又驚又喜,當然同事不知我為甚麼那麼高興。長春,師父的家鄉,師父最早在那裏傳法,師父家鄉的弟子多有福份啊,他們都是怎麼做的呢?

臨行前,我和那裏的同修取得了聯繫,便興奮的踏上了北上的列車。在我還是感覺列車太慢的行程中,列車到站了,我的腳已經站在了長春這片神聖的土地上,望著這座美麗而又令人神往的城市,我感覺一股暖流和一種很強的能量場把我包圍了,這是我從未有過的體驗,我的眼睛濕潤了。

打了一輛出租車,去我要去的賓館,一路上我的眼睛好像不夠使,一直盯在車窗往外面看,生怕落下看不到的地方。長春,氣候宜人,可能是我來的季節很好,不像南方那麼燥熱潮濕,相比之下很涼爽,很舒服。一條條寬闊的大路筆直延伸,正東正西,正南正北,方向分明,路兩旁樹木整齊排列翠綠芳香,一路前行令我心曠神怡。

我這樣安排我的工作,我要以最快的速度更高的效率儘快做完我份內的工作,而且要求自己要做好,這樣便可以騰出大量時間和長春大法弟子見面交流,總體是這樣的想法。幾天時間裏我不辭辛苦的去完成要做的工作。當我認定自己沒出差錯又很滿意的做了該做的一切工作後,我開始和長春的同修聯繫,以後他就成了我的嚮導一樣。同修了解我,信任我,我想他早已把我的情況向其他同修介紹了,長春大法弟子是理智的,絕不會亂來。

我和同修說,要去師父家住的那棟樓房去看看。我們便驅車前往,同修帶我來到了解放大路一百零三號,駐足在那裏往樓上看,思緒萬千,不願離步。

同修開始給我講師父早期傳法時發生在家裏的一件事:師父到外地傳法不在家,師父突然得知家裏著火的消息,師父說:「著就著吧」。當消防車趕到現場救火,才發現四層樓從東向西著的,師父家住中間,大火從東越過師父家繼續往西燒,火被撲滅後,打開師父家房門發現室內沒燒著,只是消防車噴水滅火時淋濕了東西,而東西左右家被燒的不成樣子。許多人都親眼見到了這種狀況,都說,這家有神佛保祐所以燒不著。我聽完同修的介紹,心裏不知是甚麼感受,心想師父傳正法還有這麼多的干擾,都是舊勢力搗亂吧,但是又可以看出,甚麼樣的干擾都動不了師父的。師父要做的都是全新的,和舊宇宙毫不相干。它們覺得住這樣的房子還嫌不夠,還找麻煩。同修說,新舊不同宇宙是不同的理,我們希望我們的師父住在最好的豪宅,天下最好的豪宅。我非常贊同他的認識,說出了我想要說的話,此時想到師父傳法度人吃的不該吃的苦,我們的心酸酸的。我對同修說,我在大法網站上看到長春大法弟子把真相條幅掛在這幢樓上,那麼長而寬的條幅,這太好了,師父家鄉的大法弟子太了不起了。同修說,這裏是師父的家,掛真相條幅對邪惡更有震懾力,多次掛過。

離開師父家的住處,我們又一起來到了《轉法輪》中提到的吉林大學禮堂,也叫鳴放宮,它坐落在長春市中心朝陽區,這座建築是吉林省重點文物保護單位。同修告訴我,吉林大學現在已經搬到南校區,這裏已經變成了一所中學。我們從中學校門穿過來到吉林大學禮堂,禮堂好漂亮,那樣穩健端莊地站立在那裏,在同修的介紹下,我彷彿被帶回了歷史的時間隧道,彷彿看到了師父在這裏多次講法的身影,近兩千人的禮堂座無虛席,想聽法的人多,師父就在這裏白天辦班,晚上接著又辦班,連續辦兩期講法學習班。我想起師父講的:「我覺的能夠直接聽到我傳功講法的人,我說真是……將來你會知道,你會覺的這段時間是非常可喜的。」[1]。我情不自禁的說,幸福,幸運,極其珍貴。

隨著介紹的思緒走,我又彷彿看到在這裏召開的第一次法會。同修一直給我介紹當時的情形說,召開法會的這一天,有許多壯觀景象和奇蹟出現,當時的攝像和照片用肉眼都可以看到的。他說,天空中出現了片片彩雲,隨著彩雲的移動看到許多的不同的光環的覺者也從北門進了禮堂。後來師父看到當時的攝像時說:「他們也來了,該來的都來了,就差我沒到場了,和我到場是一樣的」。會場內有一根又粗又高的光柱,直通雲霄。參加交流會的大法弟子有的當時丟掉拐杖站了起來,會場一片掌聲,許多人都哭了。我聽著介紹,完全沉醉在其中,心中充滿感動。

第二天,同修帶我去了一個學法小組,那天剛好趕上大家坐在一起交流,難得的機會,我望著滿屋子的同修,坐下來認真聽著發言。有的同修講學習《轉法輪》的個人體悟。聽著他講,我想,這是學了多少遍《轉法輪》了,怎麼悟的那麼好,那麼深,我學的不如他。有的同修講了他是怎麼講真相的,今天又有多少人三退,一天面對面勸退幾十人,我一聽很吃驚,自愧不如。人家是怎麼做的呢,怎麼做的那麼好。又有幾名同修不好意思的說,我們今天才勸退五、六個人,他們不再說話了。有的弟子講了他向內找的一些體會,講的那麼實在。最後大家又針對一些個人解不開的問題拿出來切磋,又都各自講了自己的看法。在這樣的環境下能參加這樣的交流還是頭一次。交流是師父留給弟子們的修煉形式,長春大法弟子一直在嚴厲的環境下恰到好處的堅持著,這真是一塊淨土。

第三天,我又隨同修去和幾名同修個別接觸,聽他們講他們自己修煉的故事,也和他們個別交流,還去老年同修那裏,他出現「病業」狀態,很難過,大家針對他們的情況指出他的結在甚麼地方,都有哪些觀念和執著沒放下讓舊勢力鑽空子。「病業」中的同修欣然接受。

在和長春大法弟子接觸中,我一再告誡自己多看多聽,在許多方面都給我很大震撼:

學法發正念:長春同修把學法看成是第一位的,每個大法弟子就近都有自己的學法小組,包括外來打工的同修,每個小組都有自己固定的時間,定下來就雷打不動,個人有天大的事也不能耽誤,這不用別人提醒、告訴,完全是自覺。我到了一個聯繫人的家裏,他手抄了經文貼在牆上,我問他為甚麼這樣貼,他說,抄的這些都是我做的不好的地方,隨時看師父的法,隨時提醒自己要做好。他告訴我他一週的時間安排,他對自己的時間安排都是固定的,除非有特殊情況,但再忙也一定規定拿出兩天時間把自己關在家裏就是靜心學法,當然平時也學。長春大法弟子還有許多都在背法,七十多歲的老年同修用了兩年時間背完了《轉法輪》,集體學法時不用帶書,都能背下來。發正念也如此,時間一到,放下一切也絕不想落下一次,而且有的小組還輪流著一個小時發一次正念,如同接力一樣,不停的發,二十四小時都發,幾年都這樣堅持。如果出現邪惡集中在哪裏幹壞事,大家會有針對性的集體發正念,及時發現及時揭露,及時發正念清除。

講真相:他們講真相的方法非常多,每個人絕不僅僅一種方法,許多方法都是自己發明的,到樓道裏張貼真相的竅門也多。還有相當一部份大法弟子直接面對面去講真相,直接勸三退。有的老年同修放棄了國內外非常優越的生活條件,隻身一人回到家鄉講真相,他們那份誠摯的心,那份我一定要救你的堅持,令人敬佩。一位八十幾歲老年同修從《九評》發表到現在,每天出去講,這麼多年已經勸退了近五萬人了,這是甚麼概念哪,一個大法弟子做好了,就能救這麼多人。想想自己都幹甚麼呢,我是在全身心救人嗎?

還有一位老年同修給一位將軍講真相,怎麼也講不通,同修不放棄,終於用了兩年時間使將軍明白了,主動三退了。他的堅持就一個信念,我要救你。還有的大法弟子,我聽他給我講,他的方法主要是面對面發真相小冊子,往公共場所張貼「法輪大法好」標語,小區都發到了。受益的人們過一段時間見到他還主動向他要,要新的真相小冊子,想知道更多。張貼到地鐵裏的真相標語又高又顯眼,只要沒有了他就再貼上去。那方法太多了,悟到了就主動做,誰也擋不住。

向內找:修煉中都會反映出人的東西,有時有偏激,有時還有很多的執著,有時常人的觀念也很重,尤其老年大法弟子,我想這都是走向神過程中的正常修煉狀態,所不同的是,誰能夠及時發現自己的不足,轉變觀念,儘快去掉它這就有區別了,精進不精進也體現出來。我看到的長春大法弟子遇到問題真能找自己,不爭辯,沒甚麼好說的都是自己的錯,找自己哪裏做錯了,自己找不到,狀態不好是很著急的。當別人給指出問題來時,他要覺得說的對,會非常感激你,說,你說的對,是這麼回事,我是有這方面的執著。因為知道是為他好,知心嘛才談出來,他發自內心的接受。一個聯繫人和我講一件事,一個老年同修過「病業」關很苦,大家幫他分析指出他的觀念障礙後,他認真聽,開始挖自己有多少觀念和執著,找到後很高興,他真的想修啊,想從困境中走出來。後來聽說這個大法弟子明白後狀態也好起來,從臥床不起到能走出來講真相,變化是相當大的。長春大法弟子遇到事情能主動找自己,這方面有很強的意識。

長春大法弟子不說閒話,都很注意修口,要說也都是圍繞著三件事去說。他們也一再囑咐我,一定要圍繞三件事去做,和三件事不沾邊的都不去管。我接觸到的長春同修話並不多,很少的話卻能說到點子上。但圍繞修煉的話題有時說起來也很熱鬧,自己對某件事的體悟啊,也是願意交流的。有一些開了天目的,坐在那裏基本不說話的,基本上是聽看。這是令人非常舒服的環境。

我接觸到一名同修,他給我講了他經歷的一件事:一次和老伴還有鄰居一起爬山,邊走邊和鄰居聊了幾句,鄰居說他有車,同修說,我也有,還是好車。鄰居說我爬山輕快。同修說,我更輕快。結果,當這名大法弟子剛爬到半山腰時,腳下一滑,便從半山腰滾下來了,當時摔得不輕,不能動了,腰疼的厲害,老伴給弄回家躺在床上,疼的一動也不能動了。他開始想為甚麼會出現這種嚴重的情況,最後想明白了,我有一堆執著心啊,舊勢力當然要鑽空子了。和鄰居聊閒天,還攀比,虛榮心,顯示心,攀比心等,他馬上向師父說,師父,是弟子做錯了,弟子有很多執著心,是各種執著導致的,這一跤把我摔醒了,求師父原諒。他想,我錯了我改,不能這樣躺著,試著動,疼的不行。他說,如果當時一念說自己起不來了那可能真的躺下了,但他想,不行,我和同修約好過三天還要出去講真相,我必須起來還要按約定照常出去。現在主要是腰疼,那我怎麼也得起來煉功。想了想,決定就煉法輪周天法,這一節有下蹲動作,對我的腰有針對性。他讓家人扶起來,晃悠悠的煉起來,開始起來摔倒,跟不上師父的口令,疼的汗水淚水把地濕了一片。他說,再疼我也煉,擋不住我,我還要多煉,那就煉八十一遍,漸漸的能跟上師父的口令了,而且越煉越輕鬆,等八十一遍都煉完之後,他感覺骨頭都是軟的,完全正常了,非常舒服,第三天和同修如約出去了。

我想,就這一關得有多少需要正悟的理在裏邊,得按著師父法講的找自己,找到原因之後怎麼對待,要的是正念,要有堅定的正信和堅強的毅力突破自己,走出關卡。法是無所不能的。

長春大法弟子整體配合的非常好,他們對我說,「我們沒有間隔」。我在和他們的接觸中也深深感受到了這一點,沒有那麼多的不好的心,不是想自己如何,都是想是不是符合法,只要在法上,幹甚麼都行,就沒有別的想自己的想法,容易溝通,更多的是心的溝通,不那麼刻意言語的溝通,說一件甚麼事馬上都明白。大家各盡所能,能幹甚麼就幹甚麼,好像他們更懂得「放棄」的理和怎麼圓容的去做好大法的事。有時他們簡單的一句話真的感動得我想落淚,那麼慈悲,大度,有容量。整體配合的好,是建立在每個大法弟子個人紮實修煉的基礎上的,才出現了整體提高的狀態。

時間總是有限的,我也該走了,最主要的是不能再耽誤長春同修們的寶貴時間,不能再打擾他們去做三件事。幾天時間裏,長春同修給了我太多的震撼,給了我太多的觸動,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自己的不精進。

我知道,修煉沒有榜樣,每個人的路也都不同,不是去效仿,但可以借鑑,不可以把心用在學習別人修煉的形式上,但可以從中看到自己的差距。師父講「比學比修」[2]。如果說學習,那我就學習長春同修修煉如初的精進,相比之下,我法學的不夠,沒能合理的安排好時間;在講真相上用心不夠,做的太少。我看到很多自己的問題,覺得要歸正的東西很多。

臨走時,我再一次的從新體驗這座城市,城市表面沒有大都市的繁華喧鬧,少了些浮躁和誇張,如同人一樣,有著更多更濃的淳樸,自然中滲透著豐富的內涵。師父家在這裏,大法在這裏開傳,得天獨厚的這片土地該有著怎樣厚重的歷史。

在來長春的火車上,候車室裏,我曾和一些到長春下車的旅客聊起來,我問他們是否三退了,結果有一些被我問到的人他們都說,「我早退了」。看到他們臉上燦爛的笑容,我當時也很感慨,長春大法弟子都做到這種成度了,偶爾碰到的人都退了,真好。

我告誡自己不要忘記,我也是師父的弟子,別人能做好,我也爭取做好,「在神的路上奮起直追」[3]。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我是誰〉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