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大法弟子修煉體會二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六日】

一、看淡男女之情

從我大學畢業後,父母就開始給我張羅各種相親。我當時覺的相當沒勁,可是又礙於情面,不得不去應付,每每都是吃完飯,留個聯繫方式,回去跟父母好交差。後來跟同修交流,同時也向內找,發現自己對男女情這方面有執著,還是放不下,所以家裏人一次次給我安排。

後來因為各種機緣巧合就遇到了當軍人的A。當時覺的他老實可靠,雖然沒有告訴他我修煉法輪功,但覺的他以後也不會影響我修煉,加之父母那邊壓力太大,就急急忙忙選擇了他,再加上是大法弟子的姑姑為他做了三退了,就覺的這下更是沒有後顧之憂了,就徹底跌入常人的兒女情中去了。後來就是忙忙碌碌的準備婚禮,因為他職業的特殊,不在身邊,所以大事小事都是我做。

隨著結婚的日子越來越近,他卻突然有任務派出,我當時只是單純的以為,我情太重,所以師父藉這個事讓我把這顆心放下,也沒有多想,可是接二連三,我倆兩次都沒結成,我開始學法加反思。他回來見我時我根本沒心思學法,因為之前情太重,所以沒有直接告訴他我修大法,後來我覺的這件事還是需要他一個明確的態度。於是試探性的問他(因為他的手機有監聽)如果我和姑姑一樣可以嗎?他堅決的說不行。我又問:如果你不是軍人呢?他說那樣可以。我再問:那如果退了伍呢?他說以後再說。那一刻,我的心裏開始有起伏,這條路還要不要繼續走下去?最後一次,終於可以領證了,但是我的心一點都高興不起來。我走到師父的像前,默默問師父:「師父,我這條路怎麼走?我聽師父的。」我這麼問師父的原因是因為還沒徹底放下對他的情,但是我又不想放棄修煉。

結果當天晚上我倆就因為一些事鬧的相當不愉快,冷戰了半個月,雖然表面上是常人的一些事,但是我心裏已經很明瞭了,這段緣份該了結了。我把我倆的事和我爸媽說了,因為A的親姐姐是我堂哥的妻子,所以牽扯著一大家子人,而且當時已經訂了親,家裏人堅決反對我分手。鋪天蓋地的責備向我襲來,眾堂哥們讓我顧及家裏人和男方家人的面子,不要這麼不識大體。最後對我惡言相向、咄咄逼人,最後甚至開始人格攻擊。這種狀態持續了好久。後來聽親人同修說起當時的場面一點都不遜於惡警對大法弟子迫害時的那種架勢。

我知道這是一次正邪較量,舊勢力在利用他們,利用親情和男女情把我拖下去,可我的心堅定到底,我有師父,甚麼也不怕,我也不會承認舊勢力的迫害。一開始我會和他們辯解,後來我向內找,放下對家人的情,不再動心。

但之後A又找我承認錯誤,我又一次動搖了,心想如果還能走下去就繼續走,如果緣份不夠,也會再次出現別的事情。現在想來,當時對他還是有情的。果不其然,又出現了一件讓這個緣份徹底結束的事情。而這件事發生之後,所有人都安靜了,好像訂親這件事從沒出現過似的。我知道這是師父的又一次慈悲於我,看我對大法還有正念,演化出來的現象。

雖說事情結束了,我也向內找了自己的問題,可是還是因為有情,一時走不出來。師父送給我一個夢,我夢見A在我奶奶的房子裏,躺在我奶奶去世的那張床上,我過去叫他吃飯,他不吃,我就走了。等到我再過來的時候,發現他睡覺的那個屋子門口有好多髒東西,還有一隻猛獸朝他房間走去。我一下就醒了,淚流滿面,在心裏默念謝謝偉大的師尊,利用這種形式讓我徹底放下,不要繼續深陷泥沼,及時醒悟。

通過這些事,我對男女情看的比以前淡了,只想好好修煉,提升自己,至於以後的事就聽師父的安排了。

二、遠離邪黨因素

時政新聞中的一個編輯姐姐因打錯一個上級領導人的名字被領導找談話、錄音、寫檢查,歷經一週的時間後,還被開除。從當天值班主任一擼到底,最大的主任卻沒受影響。因職位空缺,當時的新聞部都把目光聚焦在我身上。而那時的我「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看大法書」。每天發正念,請師父加持,弟子不給邪黨歌功頌德。

過了幾天,主任找我談話,讓我擔任時政新聞的編輯。我內心平靜,堅定的相信我是有師父管的,所以啥也不怕,舊勢力的安排不算數。就很平和的表示,我從未接觸過這方面的工作,對政府相關人員也不認識,自己又年輕,缺乏工作經驗,所以委婉的拒絕了他的要求。主任當時也沒多說,第二天正巧我歇班,平平靜靜的過了一天。

再上班時,單位的老員工問我:你昨天怎麼過的,沒人找你嗎?我一頭霧水,問道:出甚麼事了?老員工告訴我:昨天全單位管事的都找你。我呵呵一樂,明白了。一會兒我到另一個辦公室簽到,一位主任對我說:「昨天局裏的二把手找你,都找到我們這來了,問你去哪了。」結果我的直屬主任很嚴肅的說:「她歇班了,我怎麼知道去哪了?」我知道一定是師父在管我,讓常人給擋下了。這樣單位找了另外女孩子來頂這個空缺。因為在一個辦公室,我們也就成了好朋友,她明白了真相,並在同修勸說下做了三退,為自己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從開始工作,師父就一直在管我。隨著我學法越來越多,師父把我的環境也變的相對乾淨。

我從開始做時政新聞,後來做民生新聞,一直到現在的工作。在我不精進的時候,舊勢力就會利用常人的安排讓我臨時去做歌功頌德的事。以前學法不夠,沒有悟到不該給邪黨的喉舌輸血,現在我明白了,正在考慮職業調整,離開這裏。

多年的修煉,讓我感受最深的是師父時時的呵護和關懷。而我的每一步提高都不知溶入了師尊多少的心血。弟子無以為報,只能精進實修!

初次投稿,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斧正,合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