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德陽監獄的暴行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省德陽監獄是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典型黑窩之一,這裏的高牆電網、武警機槍、鐵鐐電棒,象徵著中共的惡毒與張狂。2002年中共「610」總頭目親自來德陽監獄督陣迫害法輪功;2007年德陽市委書記在全監獄大會上攻擊大法、詆毀法輪功;旌陽區檢察院駐德陽監獄辦事處的鄧志偉,每年都在全監獄大會上作總結報告,最後總是號召全體幹警與所有罪犯「同法輪功鬥爭到底」,使本已經很邪惡的獄警與惡犯,在迫害法輪功學員方面更加有恃無恐。

法輪功學員在德陽監獄遭受各種迫害的情形舉不勝舉:張春寶、劉佳被穿「緊身衣」;陳禮清被打得胃大出血;王曉松被十名警察每人輪番打10至20警棍,昏迷後還用涼水潑醒接著打;吳世海被犯人張濤用木凳猛砸頭部,致使吳世海下頜裂開,兩顆牙齒當場落地;徐仁武被犯人張樹林、文科打斷拇指和鼻樑骨;龔官雷被二監區幹警懸吊三天三夜;潘虎被打聾左耳;蔣神貴被曾貴福指使犯人楊陽踢翻在樓梯上,拖進黑房昏迷了七天七夜;張耀被數名幹警做實驗無故打了一百警棍;楊友潤數次被群暴,出獄時只剩皮包骨頭;梁君華被監區長李潮勇指揮犯人用腳踩著頭群暴,打得眼冒金光;陳傳波一年之內有九個月都在禁閉室,李小波被迫害得雙目失明。

十幾年來,已知道在德陽監獄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有:曹平、沈兵、黃顯坤、林德明、李正靈、肖洪模、王增仁、李建侯、熊秀友、謝吉甫、廖遠富、魏朝海,還有一位電腦教師熊正明「被自殺」。

德陽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可以分為精神控制與肉體迫害兩個方面。一進德陽監獄,二監區(入監隊)就有一群罪犯對你橫眉瞪眼,讓人產生錯覺而恐怖;然後就由所謂「積委會」(犯人中的打手)領你去觀看那些不願妥協的法輪功學員受折磨的情形;緊接著一段時間,就要安排你去「學習」,所謂「學習」就是用「焦點訪談」「新聞聯播」的謊言給人反覆洗腦,每天都要寫「思想彙報」。如果「思想彙報」中有符合他們需要的地方,就會有「邪悟」的人來勸你寫「三書」,如果誘勸成功,邪悟者可以加分減刑,寫了「三書」的人就可以放到勞動「車間」(監區)去獲得比此寬鬆一點的環境。如果這一套對你失靈,下一步就是幹警午夜後找你所謂「談話」,一談就是幾個小時,一次、二次、若干次。「談話」多次無果,他們就斷絕你的通信,不准親人接見,甚至連衣物、被褥送來也拒收,存錢也不收,見你對此還是不動心,就會突然安排你去幹非常骯髒危險的體力勞動。

通過一番篩選,剩下來的就被送進了剛進來時看見的那些遭受肉體迫害的法輪功學員。肉體迫害最常見的方式就是面壁罰站,不管是春夏秋冬,不管是嚴寒暑熱,在二監區的圍牆邊,每天都有幾個、十幾個或幾十個不等的法輪功學員,被幹警指使著犯人強制著在那裏「面壁」。有的已經在這裏站了半年了,頭、臉、手腳就變成了油黑色。其中有一個名叫徐天福的老年法輪功學員,被一次性罰站了七天八夜,連續站了一百八十小時,甚至大白天他昏倒在地,全身失去知覺,惡警才對他所謂「搶救」,此後才放棄對他的長時罰站。

在深更半夜,二監區的走廊兩邊,還站著很多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於勁、龔官雷、楊友潤、魏兵……所有被罰站的人,都有包夾日夜輪番看管,不准閤眼。

在炙烈的陽光下,在滾燙滾燙的水泥地坪上,每天下午的13─15點,有一批光著頭、赤著足,穿著短袖衣的人在那立著,他們的頭、臉、手腳被烤起了泡,肉皮脫了一層又一層,他們就是堅守在那裏對邪惡說「不」的法輪功學員。

除了「面壁」之外,還有抱頭下蹲、蹲馬步、「開摩托」等迫害方式。「開摩托」這一方式是可以說是德陽監獄的一大發明,就是讓法輪功學員做出騎摩托的姿勢,嘴裏還必須發出摩托車行駛的「嗚嗡、嗚嗡」的聲音,不許「停車」。2001年11月法輪功學員吳增輝、趙洪材、高東等被強制連續開了三天三夜的「摩托」。

毒打是德陽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家常便飯。深夜裏,時常可以聽到慘叫聲,不知哪個監區的法輪功學員又遭折磨了。

五監區是德陽監獄的「魔鬼監區」,入監隊(二監區)轉化不了的法輪功學員,往往被送到這裏。獄警吳艇海是個邪惡之首,時刻都用黨文化那一套對所有的人洗腦,煽動犯人對法輪功學員「專政」。獄警田勇是個「笑面虎」,別看他有時給一點笑容,背地裏卻要求包夾連法輪功學員的眼神都要「看嚴」。還有兩個「610」的代言人鄧德林與陳洪,所有對這裏的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具體指令都直接出於這二人之口。

2004年《九評共產黨》橫空出世,使德陽監獄的邪惡之徒膽顫心驚。於是吳艇海之流就準備對德陽監獄五監區十幾位法輪功學員進行全面洗腦,使用二十幾個警察將這十幾個法輪功學員圍個水泄不通,然後由某警察講課,宣揚甚麼馬列、甚麼共產理論。當時的攀枝花法輪功學員陳京西,是個高中語文教師,就向講課的「老師」提了幾個問題,弄得那個幹警張口結舌,當場出醜,一場計劃一個月的「洗腦」實驗,在半天之內不得不收場。於是,鄧德林和陳洪就安排了一個名叫「黑娃「的打手,領一群人在天剛黑時將陳京西捲向廁所,然後電燈「自動」熄滅,一陣醜惡的「群暴」開始了,打的陳京西遍體鱗傷,一週之內臥床難起。

五監區還有一個形像特別醜惡的殺人犯魯興凱,外號「沙舵爺」,言語暴躁,出手狠毒。被「610」代言人陳洪看中,利用他來包夾「難以轉化」的法輪功學員。2006年,陳洪安排魯興凱包夾法輪功學員謝吉甫,魯一心想轉化謝吉甫來邀功減刑,謝吉甫始終不配合。魯興凱惱羞成怒,將謝吉甫從樓梯間推了下去。謝吉甫的雙腿當場被摔斷,出獄不久,謝吉甫就去世了。

德陽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肉體迫害,除毒打外,還有無度的跑圈、關黑屋、關禁閉、關嚴管等。

蒼天難容的罪惡,接踵而至的惡報。在二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最瘋狂的時候,犯人劉德全是大組長,也就是「二監區」的第一打手,後因收受犯人的錢財被加刑兩年;犯人何可,用盡各種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廖建甫,後來哮喘病發作,差點死去;軍訓犯人邱從軍,用自己的腳去用力踩法輪功學員唐剛義的手,後來余案翻了,被弄回看守所加刑十年,用腳把蔣神貴踢翻在樓梯上的楊陽,突然間瘋了……

原二監區的監區長梁世會,是最早入監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總指揮,在觀看犯人拆舊房時,被倒塌的圍牆砸成盆骨粉碎性,十二對肋骨只有一根未斷;舉報法輪功學員廈海發正念的警察唐大富,幾天後巡邏時突然倒地,死於腦溢血。十監區的監區長羅明,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棍之一,後來鑽進了犯人王仁海的索賄圈套,被判刑三年;二監區(入監隊)警察陳平、邱真因收受犯人的錢財雙雙被免職;三監區警察黃文忠曾指使四個犯人同時迫害幹勁、龔官雷、魏兵,後因涉嫌逃犯杜遠亮的事被免職。三監區「610」惡警謝洪亮因給逃犯杜遠亮提供回見親友的方便,被記大過一次。原監獄長馬愛軍因涉嫌受賄被「雙規」,現任監獄長劉遠航因犯人杜遠亮的逃跑使一年裏所謂「成績」泡湯,引起數十名未得到實惠的退休幹警上訪、控告,被省監管局記過一次,嚇得「住院」不敢見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