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安市岳池縣唐協文過去四年的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三年六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廣安市岳池縣臨溪六村十社農民、法輪功學員唐協文和家人過去幾年曆經魔難,本人被非法關入邪惡的德陽監獄三年零六個月,受盡非人折磨。這還得從二零零八年說起。

零八年五月十七日,唐協文的鄰居、惡人揚奇華發現唐協文不在家,遂向本村專門從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村主任楊才剛的老婆彙報,楊才剛的老婆左朝芳將這件事情告訴了自己的丈夫,於是邪惡的村主任楊才剛領著惡人揚奇華到唐協文的親戚家到處查找唐學文的下落,查找未果。

妻子被嚇得喝農藥

零八年五月二十日這天,惡人楊才剛直接打電話到岳池縣610辦公室和國安大隊,要求他們立即綁架唐協文,於是由廣安市防邪辦(610辦公室)主任黃光明、岳池縣610辦公室主任黃志敏、粟姓惡人等,以及國安大隊楊波、嚴明全、楊海英等惡警,夥同中和派出所彭小春、張姓所長,宋乾龍等惡警,還有臨溪鎮上的昌靜、蒲小紅、劉飛等惡人乘坐五部小車,在六村支部書記周昌平、村主任楊才剛、村專業會計裴中平和趙仁武等惡人的帶領下,直奔唐協文家,將唐學文家裏的打印機和紙等做資料用的一切物品全部抄走,家裏被翻得亂七八糟。這些人如下山搶劫的土匪。

唐協文的妻子余恆芳從未見過這樣的陣勢,再加上惡人對她威脅說「抓不到唐協文就抓你」。余恆芳被嚇得喝了農藥。邪黨人員怕擔責任,把她拉到華鎣市人民醫院去,經搶救後脫險。而唐協文被逼流浪在外。

流浪在外遭綁架

二零零八年八月十八日,流浪在外的法輪功學員唐協文到華鎣市天池鎮發放真相資料,被天池鎮天池職業高中洗腦班旁邊住的一個皮膚白皙、身高一米七以上的中年女性舉報,天池職業高中洗腦班的惡警田慧明(後任伏龍鎮派出所所長)和洗腦班專職迫害惡人鄭愛民、杜月平等七個惡人惡警,還有當地三層板廠的幾位工人、天池湖邊放牛的中年男人一起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唐協文。

他們把唐協文扭送至天池派出所。天池派出所的張姓警察和高個子黑大漢警察及另外一名警察三人參與了對法輪功學員唐協文的迫害。黑大漢警察穿著鋼板皮鞋狠踢唐協文的背部,被法輪功學員唐協文的正念反制。唐協文被狠踢身上卻不痛,惡警反而痛得哇哇直叫,不敢再踢了。惡警折磨唐協文到夜裏十點多,兩個惡警將唐協文送到華鎣市看守所關押了一夜。次日八月十九日,岳池縣國安大隊嚴明全、楊波、楊海英又將唐協文綁架到岳池縣國安大隊進行迫害,岳池縣610粟姓惡人等也參與了迫害。八月十九日晚他們將唐協文關進岳池縣看守所,後在岳池縣看守所關押了九個月。

在看守所關押期間,唐協文遭到了在押惡人黃運中、肖江、趙慶、陳波娃、劉斌等人的迫害,獄醫何醫生也參與了迫害,不給唐協文受傷的大腳趾拆線,使其潰爛了一個多月。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底,岳池縣檢察院檢察員餘光倫等向岳池縣法院非法提起公訴。法院方面非法審判法輪功學員唐協文。他們把唐協文弄到簡易庭上秘密審判,不准群眾旁聽,不准辯護,派所謂的援助律師辯法輪功學員有罪,並指定兩個他們串通好了的人民陪審員李大華、江雲蘭旁聽,四個法警為他們助威。楊曉慧為審判長,史秀亭作書記員,餘光倫和另外一位檢方人員非法公訴唐協文。岳池縣法院同時指派的援助律師蔣祖全與院方惡人同流合污,辯法輪功學員有罪。唐協文上交了一份花四天時間才寫好了的題目為《信仰無罪,請停止迫害》的無罪辯護書,高達25,000多字,字字鏗鏘有力,閃爍著真理的光芒,駁得惡人惡警們目瞪口呆。看講理講不過,他們就來硬的,不許唐協文講話。最後610、公檢法狼狽為奸,非法判處法輪功學員唐協文有期徒刑三年零六個月。

唐協文不服判決,上訴至廣安中院,寫了將近10,000字的上訴書。廣安中院楊鈞、楊順超、楊天兵、萬軍身為執法人員,卻不為善良的好人主持公道,維持了岳池縣法院邪惡的原判,使唐協文含冤入獄三年零六個月。

在本次迫害中,廣安市610辦公室頭目黃光明及其他610成員、岳池縣國安大隊惡警楊波、嚴明全、楊海英,中和派出所張姓所長,指導員宋乾龍、惡警彭曉春,岳池縣檢察院餘光倫等三惡人,岳池縣法院楊曉慧、史秀亭、江雲蘭、李大華以及四個法警等,廣安市中院惡人楊鈞、楊順超、楊天兵、萬軍,岳池縣看守所鄭姓所長、何醫生、李性警察(外號狼狗),臨溪鎮惡人昌靜、王朝雲、蒲小紅、劉飛、黃靜怡一行惡人和臨溪六村惡人楊才剛、周昌平、左朝芳、趙仁武、裴中平、楊奇華、楊才光、塗玉花、李紹先等惡人,華鎣市天池派出所惡警,華鎣市國安大隊惡警,天池職業高中洗腦班邪惡之徒田惠民、鄭愛民、杜月平等惡人,天池職高三層板廠的幾位工人和天池湖邊放牛的中年男人,舉報唐協文的中年婦女等,要負迫害的主要責任。

身陷囹圄歷經磨難

唐協文在岳池縣看守所就被關押了九個月,到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九日,岳池縣看守所鄭姓所長、何醫生、李警察(外號狼狗)三惡警,將唐協文戴著幾十斤重的鐵輪(腳鐐刑具),用公安部發給他們的專用車──金杯車運送唐協文到德陽監獄。

上午十一點多,新金杯車路途上突然起高溫,供水系統全燒壞。幾個惡警直嘀咕,新車怎麼能燒壞呢?奇怪了!他們互相埋怨。車子壞在了前不巴村、後不著店的公路上,三惡警只好下車推著車子走。推到遂寧段加油站時,三惡警累得滿頭大汗。他們叫來汽車修理工,一檢查供水系統全燒壞了,維修花了伍千多元。他們為了趕時間,打電話叫岳池縣紀委又派來一部大車,轉運唐協文到德陽監獄。路上大車又起高溫,供水系統又出故障。他們害怕又被燒壞,只得緩慢行駛,到下午五點多鐘才到德陽監獄。

德陽監獄是四川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從九九年開始到目前為止,一直迫害法輪功學員,罪惡滔天,劣跡斑斑。張廣在十監區任監區長時,迫害死一位曹姓法輪功學員,七監區迫害死一位老年法輪功學員。這裏關押過的法輪功學員有大學生、教授、碩士、博士、縣長、教師等,彭德懷的警衛員楊守明是法輪功學員,中江人士,80左右,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受到迫害。如今監獄裏還關押著一批法輪功學員。監獄的心理醫生張紅梅也參與迫害過法輪功學員。迫害的單位有四川省司法廳,四川省政法委、四川省監獄管理局等單位。

唐協文到德陽監獄後,被送到入監隊迫害兩個多月。犯人牛紹武(軍訓員)罰法輪功學員唐協文走鴨步和下蹲、面壁、站軍姿等;犯人劉軍、林旭、黃妍、呂春元、向軍輝、何曉東、杜勇山等惡囚參與迫害了法輪功學員唐協文。

入監隊兩個多月期滿,唐協文被轉到德陽監獄六監區。六監區主管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是崔唯剛,屬下配備三名窮凶極惡的犯人吳克明、熊啟富、周漢平,此三人不參加任何生產勞動,專門從事迫害法輪功學員。

唐協文受到非人的折磨,七月天被強迫在太陽底下暴曬,後中暑;被強迫跑步跑了三天,腳丫都跑爛了;被罰站軍姿,罰走正步分解動作等,迫害持續一個多月,最後被強迫寫「三書」,不寫就一直迫害。他們換著花樣折磨法輪功學員,每週法輪功學員要寫週報告,月末要交月報告,不斷洗腦,不讓法輪功學員有一絲空閒。

德陽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模式是:每個監區都設有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惡警一名,另配一名教官參與迫害,屬下再配二至三名窮凶極惡專職迫害的罪犯,每位法輪功學員再配二名包夾負責時時處處監管。監獄教育科統領各監區的迫害工作。

同時,惡警崔唯剛派了吳克明、熊啟富、周漢平等幾個惡人,殘酷迫害成都燎原廠工程師法輪功學員李長利,迫害長達三個多月,他們輪番毆打李長利,打得李長利腰直不起來,腳也跛了,最後被強行「轉化」;成都金堂縣法輪功學員彭兵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成都設計院法輪功學員蔣宗林被迫害了幾個月,患了嚴重的白內障,他們仍不肯罷休。

二零一二年二月十七日,唐協文刑滿釋放,值日的六監區內衛警察段勇,公然指使犯人左斌、金姚福、吳克明、周漢平搶空唐協文的隨身行李、衣服、被子等。岳池縣臨溪鎮張姓鎮長和其供職於縣人大的哥來接唐協文,晚上行至高速公路時,前面大客車突然掉下一根鐵棍,砸在車子上,水箱被砸了個大窟窿,水漏完了,車子起高溫壞了。當時的場景很嚇人,鐵棍要是再往前砸一點,那張鎮長的哥和司機當場就沒命了。事後幾人回想起來很後怕,似乎也明白了些迫害法輪功沒有好下場的道理。

善惡有報是天理。惡警崔唯剛患了嚴重的頸椎病,參與迫害的心理醫生張紅梅的小女兒身患癌症,痛苦無助。明白真相的犯人們都說是迫害法輪功自食其果。那些作惡多端、仍不悔改的惡人惡警必將遭到應有的懲罰。

德陽監獄主要參與迫害唐協文和當時其他法輪功學員的惡警有:

監獄長劉遠航、白姓副監獄長、教育科長吳又三、六監區長張廣、教官王堅、惡警崔唯剛、副監區長劉奇、內衛警察段勇、惡警姚軍和徐老包等。主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唐協文的犯人有:吳克明、熊啟富、周漢平、徐敏、陳遠偉、任大東、高通洪、李傑、曾令爐、羅家鐘、左斌、金姚福、肖勇、何成敏、牛紹武、劉軍、向軍輝、呂春元、黃妍、林旭、何曉東、杜勇山、張斌、王舟華、吳應平等惡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